精彩小说尽在苏州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盛晚棠陆霁渊

>

盛晚棠陆霁渊

佚名 著

现代言情 盛晚棠 盛晚棠陆霁渊 陆霁渊

“佚名”的《盛晚棠陆霁渊》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说完走出去,顺手带上了门。盛晚棠好半响没反应过来。就因为她是为了陆霁渊才受的伤,所以他突然就当人了?她心里有些怪怪的,坐在马桶上还格外的尴尬。洗澡的声音外面依稀能听见,她上厕所……外面能听到吗?而且这浴室里全是属于陆霁渊的私人物品,感觉像是被他的气息给包裹住一样...

来源:黄钰洁   主角: 盛晚棠陆霁渊   更新: 2022-12-08 18: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盛晚棠陆霁渊》,是作者“佚名”写的小说,主角是盛晚棠陆霁渊。本书精彩片段:陆霁渊冷静到近乎冷漠的接话盛晚棠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在外界人眼中,陆家主母在五年前就去世了,怎么会……步静晗听见动静转过身来,一眼看到盛晚棠,笑容存粹而热情,对盛晚棠招手:“棠棠,来!”陆家人希望看到步静晗不满儿媳而抓狂疯癫的模样,却不知道,在步静晗心中,盛晚棠就是最满意的儿媳妇盛晚棠无措的看向陆霁渊,“陆夫人她……”“听她的”陆霁渊示意盛晚棠过去盛晚棠在少时见过步静晗几次,那...

第29章

泡过水的膝盖伤势加重,盛晚棠感觉膝盖的痛觉比昨天更明显。
“嘶——她差点没站稳,被陆霁渊一把扶住。
“乱动什么!
男人冷声呵斥人的时候有些凶。
盛晚棠眨了眨眼,很无辜,还有点尴尬“我要去厕所……陆霁渊将她打横抱起来,一路抱到马桶旁边才放下,“好了叫我。
说完走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盛晚棠好半响没反应过来。
就因为她是为了陆霁渊才受的伤,所以他突然就当人了?
她心里有些怪怪的,坐在马桶上还格外的尴尬。
洗澡的声音外面依稀能听见,她上厕所……外面能听到吗?
而且这浴室里全是属于陆霁渊的私人物品,感觉像是被他的气息给包裹住一样。
宛如猎物进入了猛兽的地盘,等待伏诛。
盛晚棠绝望的捂住脸,依旧想不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伤口为什么重新包扎了,自己为什么会在陆霁渊的房间里,还被换了一件衣服。
“叩叩叩!
陆霁渊等了一会儿就敲门,怕她在里面出了事。
“盛晚棠?
“别催!
盛晚棠按了马桶水按钮,快速洗了手,开门看到男人站在门口正要伸手抱她。
“诶诶!
等等!
盛晚棠突然感觉轮椅也不错,“我可以坐轮椅。
她实在不太习惯被一个男人亲密的抱上抱下。
看出她的别扭,陆霁渊来了点兴趣,似笑非笑的倚靠着墙壁,“陆太太在害羞?
盛晚棠瞪了眼他,冷静反问“你是我先生,我有什么好害羞的?
陆霁渊捏着她小巧的下巴,指腹摩挲了两下。
过了两秒,意味不明的点了下头。
随即又将盛晚棠给横抱起来,往外走,“轮椅在外面。
陆霁渊今早还有一个重要的晨会,急着出门,把盛晚棠交给门口的女佣。
叮嘱女佣“看好她。
女佣想起昨天晚上盛晚棠差点出了意外,心有余悸的点头“是!
我们一定看好太太!
林管家送陆霁渊出门,笑容欣慰中带着点揶揄,故意问“四爷,太太昨晚睡在您的房间?
陆霁渊看了一眼林管家,理所当然的反问“她是我妻子,不该住我房间?
林管家“……四爷,您好好想想,新婚夜的表现不是这样的。
盛晚棠洗漱完,喝着女佣端来蜂蜜水,努力回忆昨晚断片之后的事情。
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女佣殷切的说“太太,四爷还是很疼您,昨晚都是他亲自在照顾您。
盛晚棠揉着额角,问“昨晚发生什么了?
女佣笑着说,“您昨晚在浴室睡着,是四爷第一个发现您,着急的喊医生来。
还好还好,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女佣继续说“您还跟四爷撒娇,说伤口疼不给治,四爷一直很耐心的哄您。
盛晚棠顿时“???
“咳咳!
盛晚棠差点被蜂蜜水呛到,“我什么?
他什么?
“您……撒娇啊……您不记得了吗?
女佣尽职尽责的帮女主人回忆,“你还是窝在四爷怀里撒娇的,四爷哄您说给您买包,您说您不要包,要买奶茶。
对了,您还主动亲了四爷!
说道最后,女佣一脸“磕到了的促狭。
盛晚棠听到奶茶的时候已经一脸生无可恋,最后还听到一个亲。
如遭雷劈!
再一看女佣,确定佣人没说谎,自己也没听错。
她捂住脸,有些自闭“你……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她不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了!
假酒害人,诚不欺我!
盛晚棠简直无颜面对陆霁渊和女佣,借着卧床养伤的名义,干脆在自己房间不出去。
当天傍晚,盛晚棠从沐如依处听到了一个消息。
陆家有两家依附陆天华一家的旁支出了事。
一个被查出商业犯罪,家破人亡。
一个一夜之间资金断链,倾家荡产。
“是谁动的手?
盛晚棠问。
“没确切消息,不过有人猜是GT集团出的手。
沐如依在电话里说。
作为一家全球顶尖的跨国公司,GT集团的确有那两家人一夜崩盘的能力,也有和陆家主脉相抗衡的实力。
可是,动手的理由呢?
而且恰恰是那两家在老宅针对陆霁渊的旁支出了事。
这……仅仅是巧合?
盛晚棠没来得及细想,门外传来女佣的敲门声。
“太太,先生回来了。
盛晚棠想也没想钻进被窝闭上眼。
女佣没听到里面的回应,怕又出事,打开一条门缝看,女人正窝在床上熟睡,又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四爷,太太睡了。
女佣下楼给陆霁渊报告。
陆霁渊将外套丢在沙发上,随口问“她今天在家做什么?
女佣说“太太几乎都躺在床上养伤。
陆霁渊点了下头。
难得乖一次。
“四爷。
林管家面色凝重的走过来,“夫人闹着要见您和太太。
林管家是陆霁渊母亲从娘家带来的佣人,他口中的夫人只有一个人陆霁渊的母亲,步静晗!
极少人知道,那个外界以为已经病逝的陆家主母,其实还活着!
“她怎么会知道的?
陆霁渊的脸色瞬间更加阴沉。
步静晗神志不清多年,他和盛晚棠结婚的事情消息不应该传到她的耳朵里。
“是老宅那边有人故意把您结婚的消息透露给了夫人。
陆家那几个人,就算步静晗神志不清了还是不放过她!
或者说,他们拿在陆家老宅耍威风的陆霁渊没办法,就拿步静晗开刀!
林管家问“四爷,夫人那边……陆霁渊点了一支烟,烟草的味道勉强压着阴翳,“去告诉她,她儿媳是盛晚棠。
等盛晚棠伤好了,我带她过去。
“好。
林管家点头又问,“您要上楼看看太太吗?
陆霁渊摇头,“我马上去一趟法国,把盛晚棠那个伤患给我看好了。
“是。
得知陆霁渊出差,盛晚棠非常高兴,从卧室挪到了客厅,不用担心再见到他后原地社死。
至于女佣,她已经放平心态。
反正别人眼里她和陆霁渊是夫妻,只要不是现场上演“动作大片,其他的都不用尴尬。

《盛晚棠陆霁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