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苏州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夫君大我十二岁

>

夫君大我十二岁

此君甚可爱 著

古代言情 夫君大我十二岁 姜晏宁 陆司昀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夫君大我十二岁》,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姜晏宁陆司昀,由作者“此君甚可爱”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哇!哇!~”马车将将停稳,姜晏宛先一步下车,姜晏宁探了个头出来,就发出连连感叹。每年的花灯会上,总能看见许多稀奇古怪的花灯。但总不过就那么几种,也说不上特别惊艳。可时隔一年再次看到,姜晏宁仍是觉得有趣极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姜晏宁陆司昀   更新: 2022-12-08 08:1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夫君大我十二岁》内容精彩,“此君甚可爱”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姜晏宁陆司昀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夫君大我十二岁》内容概括:——姜家的女儿,注定是要进宫的这是姜晏宁自小就明白的道理六岁那年的正旦盛宴上,作为襄南侯府的嫡次女,姜晏宁跟着姐姐姜晏宛一同入宫赴宴,也是第一次见到了继皇后,和当时年仅八岁的雍王殿下小雍王见她的第一眼,就很喜欢她自此竹马伴青梅,他从未掩饰过,对姜晏宁那独一份的偏爱姜晏宁还记得,她与姐姐一同跪在大殿上当时,坐在圣上身旁的继皇后,身着正红绣金的凤袍,戴着一顶金灿灿张扬肆意的硕大凤冠,抬手一...

第6章 花朝灯会的意外(一)

正月十五的花朝灯会,是每年里最热闹的一天。

姜晏宁前些时候宫中醉酒而归,虽惹得曹大娘子不快,可连着许多日,一直躲在姑祖母的宜兰苑里,没再兴起半点风浪。

到底是亲生的女儿,曹大娘子心中挂念,也就不忍心再苛责了。

老父亲做主,带着全家人出动,早早用过晚膳后,一起上街去看花灯。

“哇!哇!~

马车将将停稳,姜晏宛先一步下车,姜晏宁探了个头出来,就发出连连感叹。

每年的花灯会上,总能看见许多稀奇古怪的花灯。

但总不过就那么几种,也说不上特别惊艳。可时隔一年再次看到,姜晏宁仍是觉得有趣极了。

四哥哥姜清伦伸手去扶自家小妹下车,细心牵着小妹的手腕,叮嘱她看着脚下,“看着点,小心踩空了。

姜晏宁倏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就追着一个个灯笼,往人多的地方挤去。

“看好她!老爹急得大喊,人这么多,生怕孩子丢了。

姜晏宛回个头的功夫,刚刚还跟在身后的小丫头已经钻进了人群里。

急忙招呼三弟四弟,“清佑,清伦,你们跟紧她,别让小五走丢了!

“宁儿!宁儿!

曹大娘子跟随夫君下车,已经看不见女儿的身影了,焦头烂额地朝着人群里呼喊着。

“夫人,夫人啊。姜崇晦拦下要去追寻女儿的妻子,苦苦劝说,“放心吧,有佑儿和伦儿跟着她呢,丢不了的。难得出来一趟,就让孩子们好好放松放松吧,你我也到处逛一逛,找个清净点的地方等着他们就好。

曹大娘子蹙起眉头,无可奈何。

花朝灯会上人山人海,喊破了喉咙,声音也淹没在了人群里,只得作罢。

姜崇晦为免夫人扰了孩子们的兴致,牵起曹大娘子的手,走向了和孩子们完全相反的方向。

可一回头,就看到曹大娘子的心思仍记挂着小宁儿,不时向小宁儿他们的方向张望,试图在人群里,看到小宁儿的身影。

他轻叹了口气,从路边的摊子上取下一个面具,挡在曹大娘子的脸上,遮去了她的视线。

“侯爷!曹大娘子面带娇羞嗔怪道,紧张得看了看周围,生怕被人瞧了去,握紧的拳头轻轻推了夫君一把,“真是的。

“夫人,夫人你看那边!那边有卖甜酒酿的,你之前不还一直念叨说,想念家乡的甜酒酿么,走,过去看看。

姜崇晦生拉硬拽地把曹大娘子拖走了。

姜晏宁这边,早就跟三哥哥和四哥哥一起玩疯了,笑闹的声音一同淹没在了节日沸腾的气氛里。

她沿着小路走到了河边,一个一个地欣赏着廊下造型各异的花灯。

转过身,又去小摊子上找乐子。

“小宁儿。四哥哥在摊子上发现了一个极丑的面具,扣在脸上,去吓她。

“啊!姜晏宁冷不丁地,毫无防备果真被吓了一跳,伸手掐了一把四哥哥的腰窝,瘪着嘴不甘心地抱怨道,“讨厌!

姜清伦吃痛,只得递上面具赔罪。“我是觉得,这面具最配我们家小五了。

“胡说,我哪有这么丑!姜晏宁跺着脚地撒泼,实在是因为四哥哥选的这个面具… …太丑了!青面獠牙,像个恶鬼一般。细看之下,又好像没那么丑了,竟还有些说不出的好看。“这是什么呀?

寻常的面具她都认得,却从未见过这样子的。

“这是般若,是从遥远的海外传到我们这里来的。三哥哥介绍说,可看起来他并不喜欢这般若面具,反倒挑了一些相较之下好看温和的面具,拿给了姜晏宁做选择。

“那我就要这个!

姜晏宁戴上了般若面具,转个身的功夫又钻进了人群里。

姜清佑跟在后面付钱,再回头可就看不到姜晏宁了。

“宁儿!小宁儿!姜清佑急得大喊,茫茫人海,哪里还有姜晏宁的影子。

“小宁儿呢?姜清伦举着糖人回到姜清佑身边,却不见了小宁儿的身影,于是问道。

他不过去买了个糖人的功夫,怎么都没有想到,小宁儿会在这个时候跑没了影儿。

二人急得团团转,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商量好了分头寻找等下汇合,就一头扎进了人群里。

姜晏宁举着面具玩得正兴起,全然没有意识到眼下的境地,她随着欢闹的人群走上了廊桥,将般若的面具戴在脸上。

与那些不认识的人玩闹在一起,别提有多开心了。

过了廊桥,她渐渐察觉到了什么。

放眼望去,从所站的一处往前,整条街上都挂着形态各异的有趣花灯。

兔子灯?

这是……刺猬?刺猬灯?

她瞧瞧这里,摸摸那里,一双眼睛被整条街上各式各样的花灯吸引住了,看丢了魂儿。

小马!她嘿嘿笑着,这花灯竟是小马儿的模样,真有趣,像是真的小马一样呢!

姜晏宁凑近了些,点起脚尖,想要从上面看进去,瞧瞧这小马灯的灯骨是怎么扎起来的。

忽而又像是听到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姜晏宁抬起头来,睁着一双大眼睛四处寻找,谁?是谁在叫她?

不远处,雍王元睿就站在那里。

这一刻的惊艳登场,他可是准备很久的。

满街的花灯,少年的他站在人群里,穿着一件松石绿的锦袍,披着一件霜白的毛领大氅,望着他心仪的姑娘,笑得格外温柔,灿若星辰。

“姜小五!他如此唤她。

姜晏宁只觉得眼熟,乍又想起,这不正是前些时候进宫,见过的小雍王殿下么!

皱了皱眉头,显然,并不惊艳于此番“偶遇。

明明是难得的好日子,终于可以喘口气好好玩一回了。

怎的就在这里,还遇上了雍王?!

即使如此,姜晏宁还是很得体地走了过去,站在雍王面前,回忆着进宫那日,阿姐曾教过的规矩。

该怎样行礼来着?是哪只手在上面?

从宫里回来都多少天了,她早就把那些礼数忘了个精光,现下窘迫地揣摩着,好像……又怎么都不对劲似的。

“臣女……襄南侯,襄南侯之女——姜晏宁,见过雍,雍王殿……

“才几日不见,你怎的就好像不认识我了似的?雍王疑惑地问。

正旦盛宴分别至今不过半月。

想这半个月来,他日日都在书房里琢磨,亲手设计出各种花灯的图稿,又亲自盯着匠人们制作。

几次累得趴在书案上睡去,梦里也都是姜晏宁看到花灯时的如花笑颜。

“啊?

姜晏宁被问住了。

她怎会不认识雍王呢?要真是不认得他,又怎会上前来打招呼。

可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但有一个问题,让她十分在意。

姜晏宁怔怔地看着小雍王殿下,“那,雍王殿下……是来寻我的吗?

“不然呢!雍王气得大叫,憋了满肚子的话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涨得小脸通红。“我们不是说好,正月十五花灯会再见的吗?你都忘了?真是个……没良心的!

有……约过吗?

姜晏宁一脑袋问号,丝毫想不起来有这回事了。

《夫君大我十二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