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苏州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重生官途

>

重生官途

佚名 著

军事历史 罗兴邦 罗立凡 重生官途

主角罗立凡罗兴邦的军事历史小说《重生官途》,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佚名”,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老板,你的意思是让我对付计闵这些人,你们去香港玩?”祁长生瞪着双眼,张着嘴,看怪物似的看着罗立凡。“有什么问题吗?”罗立凡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这是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我必须要去香港,没空跟计闵玩,所以他就交给你了!”“老板,这也算考验!我还是不要这样的考验好了,你带我去香港玩几天吧。”“你不是...

来源:迈步书城   主角: 罗立凡罗兴邦   更新: 2022-12-08 01: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重生官途》,讲述主角罗立凡罗兴邦的爱恨纠葛,作者“佚名”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跟罗立凡相撞的不是别人,正是下午曾向罗立凡问图书馆在哪的那个怯怯的女生下午匆匆一瞥,看得不甚仔细,如今近在眼前,虽然灯光昏黄,却丝毫不妨碍罗立凡的欣赏,不知是跑得急还是因为被罗立凡搂在怀中的缘故,脸色艳若桃花身材娇小玲珑,眼中羞中带怯,真欲让人心生将其抱入怀中好好怜爱“请……请你……你放开我”她脸色越来越红,怯怯的道“啊!”罗立凡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抱着对方,两人的姿势有些暧昧,慌不迭...

第48章

罗立凡不想当滥好人,所以当他从祁长生处得知黄少良欲将自己等人送与叶武朋当顺水人情时,他怒气冲天,欲将锦江市闹个底朝天。
罗立凡想到为了扶父亲上位在怀中县乃至怀中地区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如今自己又将在锦江市准备大闹一场,自己仿佛成了官场杀手了,不知道如果其他地方的领导弄清楚真相后会不会对我实行禁足令呢?
不过,这也怪不得我头上啊,实在是别人惹到我头上,才做出反击,要不然谁愿意跟一帮官油子斗智斗力呢!
打定了主意要闹一场,不过从什么地方入手,又闹到什么地步这些都要好好考虑一下。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
这次对付计闵等人,罗立凡自然要让祁长生动手,他估计祁长生手中握有不少大杀器,这这些大杀器扔出去,就足够计闵喝一壶的了。
距离香港股灾没多长时间了,罗立凡不可能呆在锦江跟计闵玩而误了在香港股灾中大发横财。
“老板,你的意思是让我对付计闵这些人,你们去香港玩?
祁长生瞪着双眼,张着嘴,看怪物似的看着罗立凡。
“有什么问题吗?
罗立凡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这是给你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我必须要去香港,没空跟计闵玩,所以他就交给你了!
“老板,这也算考验!
我还是不要这样的考验好了,你带我去香港玩几天吧。
“你不是说有人来势汹汹,避往北方才有一线生机,香港好像并不在北方吧,我们都去香港了,会出人命的!
罗立凡一脸笑谑。
“这个,这个有可能是我看错了,我重起一课再看看!
祁长生说完,忙闭上双眼,妆模作样的掐着手指,嘴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睁眼,讪讪的笑道,“这个大凶之兆是有的!
搞不好也确实会出人命,北方也确实有生机,不过克应之期不是这两天,而是半个月内。
这应卦之人恐怕不是老板你,而是那个邢远跟我。
老板水命,正逢冬季水旺,香港之地四周皆水,旺相十足,恐怕老板这个冬天将发大财了。
“哦,是嘛?
这次你没有胡说八道?
罗立凡心中一动,祁长生说了这么多,有一样应该说中了,自己这个冬天要发大财。
香港股灾赚上一笔应该没问题,这确实是笔大财啊。
“老板,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祁长生强烈抗议,只是罗立凡并没将他的抗议放在心里,祁长生有能力,但现在的他满嘴跑火车,罗立凡对此比较窝火。
两人正聊着,蒋安平进来对祁长生说有人找他,祁长生忙匆匆离开房间。
“立凡,你是不是准备带祁长生和邢远两人一起前往香港?
“伯父,祁长生就不去了,至于邢远,再说吧,看他自己的意思。
罗立凡明白蒋安平问这话的意思,蒋安平对祁长生有很深的戒备心,或许是蒋安平的性格跟祁长生格格不入的关系吧。
“恩,那就好,现在创业时期,虽然辛苦一些,但有些事情还是要亲力亲为的好。
这样才能最快熟悉业务,完全掌控自己的场子,将来即使有人想要搞手脚,也难以造成大损失。
蒋安平说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伯父书读的不多,有些道理虽能明白但苦于说不明白,立凡不要见笑。
“伯父这话说哪去了,伯父话糙理不糙,这些都是你积累的经验,是宝贵的财富。
罗立凡这话是真心的,蒋安平刚那番话确实有些表述不怎么得力,但大致的意思罗立凡是听懂了,蒋安平讲的是一个公司的核心凝聚力。
蒋安平见罗立凡认同自己的话,很高兴,聊了半个多小时,出去的祁长生才回来,蒋安平见状告辞离开了罗立凡的房间。
祁长生这次也不等罗立凡发问,便向罗立凡提起出去见的人,原来这次来找祁长生的不是别人,是市委书记计闵的人,但不是黄少良。
计闵让人来见祁长生,是希望找个时间跟祁长生谈谈的,对此祁长生并没拒绝,两人相约在明天早上见面。
按祁长生原来的做法,一旦决定跟计闵分道扬镳,他便视计闵为陌路人,再不会跟计闵接触。
但他听了罗立凡的计划后,不得已改变自己以前的习惯。
“你猜猜计闵找你会谈些什么?
罗立凡问道。
祁长生想也不想的回答“估计是让我再重新考虑一下,继续当他的狗头军师吧。
另外,如果我坚持立场,他则希望我将从前的事情全部忘掉,这符合双方的利益。
罗立凡缓缓摇了下头,“我觉得作为市委书记的计闵应该不会幼稚到这种地步。
不要小看了官场上混的任何人,在国内,一流的精英都在官场上混着,所以官员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计闵找你来,恐怕是为了合作吧,合者两利,这是计闵希望看到的情景。
“合作?
祁长生很快明白罗立凡的话中之意,“计闵想让我扶他最后一场,但他能给我什么?
“你的人头和政法委书记叶翔的人头!
他能拿得出手的就只有这两样了,不过还可以算上一个人头,那就是邢远的人头。
只要你能帮他,你的人头和邢远的人头可以安安稳稳的顶在你们的肩膀上,叶翔的人头会滚下来。
你不能帮他,则完全相反,你和邢远的人头滚下来,叶翔的人头平稳的顶在肩膀上。
其实,你没得选择!
祁长生伸出三个手指,“老板,我有三个问题想请教。
说着,也不等罗立凡回答,事实上罗立凡的沉默就已表示答应,“第一,根据我的卦象显示,我和邢远半个月内有煞气南来,此是大凶之兆,必见血,甚至会有性命之虞。
如果我跟计闵合作,那这卦象岂不是错了?
“我不知道你术数水平到底如何,但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
想要你们人头的,不是只有计闵一人,还有叶武朋等人。
祁长生点头,显然认为罗立凡回答在理,这个问题他也已经想到,“第二,计闵有什么能力砍下叶翔的人头,叶翔是锦江市本土势力的代表,在锦江市根深蒂固,上又有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长力挺,计闵能决定他的生死吗?
“这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很复杂。
长话短说吧,中央对各省的本土势力膨胀深感不安,因此希望在各省官员配置上进行一次微调,旨在打击各省的本土势力。
这是大趋势,岭南省的本土势力逃脱不了被打击的命运。
要想快速打击本土势力,在短时间内出政绩,又不引起反弹,只有选择好下刀子的对象和时间。
叶翔父子显然是最优秀的对象,计闵或多或少能看出一些东西来,因此他只要抓住这次机会,还真能决定叶翔的生死,给自己政绩上添上浓厚一笔。
听着罗立凡的分析,祁长生一时间入了神,等罗立凡说完,良久他才叹了口气,“老板,我发觉你有些变态啊,你真的才是十八九岁的大学生吗,我怎么感觉你像是活了几十年的老妖怪呢?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大学毕业后步入官场,到底会走到哪种地步?
“少说废话吧,你继续问你的第三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最为关键,我也最想知道。
老板你在说话过程中,至始至终将你自己与我跟邢远两人分开。
事实上,我跟计闵、叶武朋等人之间并没直接的冲突,反而是你们跟叶武朋有过节,叶武朋他们也很想要你们的命吧。
“你对我的出身来历很感兴趣?
罗立凡眯眼,“我可以告诉你,叶武朋等人真要想与我不死不休,他根本没这个机会,锦江市也要一大批人头落地。
我有这个自信,所以我从没将叶武朋几个当成是我的对手。
罗立凡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这个自信到底源自哪里,罗家吗?
好像不行,罗兴邦还没回罗家,还是罗家弃子一个,罗立凡也自然如是。
再说罗家在岭南省的影响力也不大,估计罗立凡二姑夫出面能勉强保证罗立凡在锦江市的安全吧。
罗立凡的自信更多的是建立在自己是重生人士之上,他对大势的了解没有一个人能与之相比。
比如,岭南省原省委书记提前退休,接任省委书记一职的是从中央空降下来的林国昌。
祁长生默然,罗立凡最后一个问题的回答令他不是很满意,撇了撇嘴后离开罗立凡的房间。
晚上,罗立凡几人商议,决定明天一早离开锦江市,启程前往香港。
祁长生和邢远两人都留在了锦江,邢远是因为没有手续,不能前往,至于祁长生则是罗立凡希望他留在锦江。

《重生官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