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苏州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秋夜无风起

>

秋夜无风起

淋雨的橘子 著

奇幻玄幻 淋雨的橘子 秋夜无风起 陆秋

《秋夜无风起》是网络作者“淋雨的橘子”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陆秋淋雨的橘子,详情概述:“红衣”用一旁的紫铜火钳将炭火拨动得更旺些,随后往炉子里又加了几块新炭;“粉衣”将一件崭新的袍子挂在那屋内的黄花梨木制成的衣架子上;“青衣”将那紫檀木椅上的貂皮换成银狐的雪白皮毛,“蓝衣”将那油纸所糊成的窗户打开几分,略通了一下屋内这一天未流通的陈旧气息。但她们没人敢进里屋去,因为此时的女主人还在安...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陆秋淋雨的橘子   更新: 2022-12-07 23: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小说《秋夜无风起》,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陆秋淋雨的橘子,由大神作者“淋雨的橘子”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01太阳岛太阳岛是座很大的岛,但它为什么要叫“太阳”?因为这座岛很圆,就像太阳一样岛上本来有一群淳朴的村民,世代男耕女织,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的笑容就像太阳一样灿烂后来天降灾祸,大地撼动,整座岛天翻地覆,海上也喷射出熊熊烈火,不断有滚烫的岩浆溅射到岛上,浓烟滚滚,遮天蔽日,宛如世界末日灾祸过后,岛上的人死伤无数,房屋都被摧毁,哀嚎遍野这时一个人站了出来,说道:“这是因为我们平时不供奉...

第3章 火熄风起

01

破晓。

雨不知何时停了,天光透过一碧如洗的天空,惨淡地照在城东这所梧桐园里。

春寒料峭,屋内紫铜火盆里名贵的红罗炭依旧燃着终日不灭的炉火,暖气弥漫在屋内,还带有一股奇特的香味。

这时四个丫鬟走进来,这四个丫鬟皆以衣色为名。

“红衣用一旁的紫铜火钳将炭火拨动得更旺些,随后往炉子里又加了几块新炭;“粉衣将一件崭新的袍子挂在那屋内的黄花梨木制成的衣架子上;“青衣将那紫檀木椅上的貂皮换成银狐的雪白皮毛,“蓝衣将那油纸所糊成的窗户打开几分,略通了一下屋内这一天未流通的陈旧气息。

但她们没人敢进里屋去,因为此时的女主人还在安睡,若是被惊醒,她们可能会就此消失在这偌大的“宫殿里。

在里屋内,三面墙壁上都挂满了珍奇的宝物字画,门帘上是用金线串起来的不计其数的南海珍珠,只要一颗就够一户普通人家一辈子的花销,珠光宝气,琳琅满目。

但却很冷清,一片死寂,像一座囚笼。

有一张温暖舒适的大床,上面有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是和衣而眠的,却蜷缩着身子,口中含糊不清地发出一阵阵呓语。

她浑身不停地瑟瑟发抖,是因为寒冷吗?

绝对不是,这屋里就像夏天一样燥热,她怀中还抱着一个精致的手炉,更添了几分热气。

突然间,她蜷曲的身体猛然伸展,却将那手炉摔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响声,她被惊醒。

她翻过身来,看了一眼侧倒在一旁的炉子,不知为何看得入了迷,过了很久很久,她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她坐起身来,举目四顾,心中茫然,仿佛还迷失在刚才的梦魇之中。

她是从梦中惊醒的。在刚才的梦中,她梦见自己正坐在华丽的有些虚幻的轿子上,一直向前走着,她看着外面的那些衣衫破旧、面容憔悴的人蹲坐在路边便一阵心烦,甚至想让轿子往那些人撞去。

轿子真的撞上去了!

她看向哪边,轿子就往哪撞;她看到哪个人,那个人就一定会头破血流。她感到一阵病态的快感。

忽然轿子凭空消失,她坐在了地上,她环顾四周,发现她被一群人包围着,正是刚才她撞向的那些人。

那些人身上血迹斑斑,面目狰狞,向着她冲了过来,对她拳打脚踢。她害怕极了,蜷缩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她忽然想起来,这些人就是曾经那些被她害死的人,他们化作鬼魂来找我了?

忽然那些人又突然消失,整个世界只剩她一个人。

她无意识地向前走,走啊走,她看见了一个邋遢的小女孩,她看见过这个小女孩!

她已不记得。

她走向前去,问道“你是谁?

那小女孩答道“我是落凰呀!你不认识我了?

“你是落凰?那我是谁?

“你是彩雉啊!

“我是彩雉?我不是彩雉!

“就是你!你看你这一身打扮,你就是灰溜溜的彩雉!

她往自己身上一看,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竟已变得破烂不堪,又看向那个小女孩,一身华冠丽服,贵不可言。她看向那张脸,这不正是她自己的脸吗?

她惊恐万分,忽然身后传来震响,她扭头一看,发现一架轿子向着她冲来。

就在此时,她被那沉重的响声惊醒了。

02

我是落凰。

她摸着自己还在怦怦乱跳的心,自言自语道。

她看了眼周围的富丽堂皇,眼神中满是恐惧。

落凰突然想起了他,眼中流露出希望。

他是谁?

只有无。

落凰从床上爬起来,这是她住进“宫殿里起的最早的一次;她走出门去,这也是她第一次没有换上新的衣裳。

可是,无在哪?

以前只要她一打开门,无就会在门口等着她,可是后来她却把无赶走了,因为她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她已不再需要他。

她沿着长廊走着,却没看见一个仆人,是都有事忙吗?她没心思想这些,她漫无目的地走着。

不知不觉间,她走到了这华丽府邸中最不堪的一角。

这时有人推门走了出来,是彩雉。

看见落凰来此,她连忙跪下行礼,随后静待那早就习以为常的谩骂。

可是今天,落凰没有骂她,而是看着她那一身褴褛的衣衫,如同发疯一般,大声喊道“你快滚开!你快滚开!我才是落凰!我才是!快滚啊!

彩雉不知为何会这样,只得慌忙逃开。

待她走开后,落凰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她费尽力气勉强站起身来,推开那扇简陋的门,走进了这间屋子。

她看见了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她看见了他!

那人坐起身来,他也看到了她。

她的眼里瞬间有了光芒,有了希望。

他的眼里有欣喜,有意外,掩盖住的却是失望。

他一动没动,她却靠近过去。

她带着哭腔道“你怎么在这?你可知道我在找你?然后她搂住了他。

他能说些什么?他什么也没说。不知抱了多久,她松开了手。

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知道他数了一百个数,每次遇到这种事情,他总会在心里数数。一、二、三……

无已经不记得她多久没这样抱着他了,我在她眼里究竟有多大分量呢?无这样想道。

落凰此时却看着无,说道“你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有谁能拒绝?又有谁会拒绝?

但无没有回答。

落凰握住了他的手,却说了句让他心底一颤的话“如果以后我非死不可的话,我希望,那个动手的人是你,好吗?

无看着她,终于要开口说话了。

这时门突然间打开了,变故发生了。

火。

烈火。

熊熊烈火。

彩雉飞快地跑了进来,大喊道“走水了!快出去。

他们三人一同跑了出去,只见那华楼绣阁燃起冲天的大火,不时冒出阵阵黑烟。原本澄碧的天空,此刻也好像披上了一层面纱,空气中飘着布帛字画燃烧后的片片余烬。

落凰看着被烈火吞噬的楼阁,心中却有一种异样的快感,火光照在她脸上,仿佛映照出一抹疯狂的残忍。

但她的心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

所幸刚下过雨,周围的屋顶上还有积水,火势未能蔓延,只烧毁了那间最华丽的屋子——落凰的“宫殿。

化为一片废墟。

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

03

谢春风来了,尽管他不喜欢这个他名义上的妻子,但这边出了事,他也无法置身事外。

然而当他看到落凰的时候,眼神里却浮现出一丝讶异,随即敛藏下去,佯作关心道“落凰,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落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谢春风见状,便命令手下的人去清理残骸,没多久,总管陆秋来报,说是找到了引起大火的罪魁祸首,然后命仆人提过来一个已被烧的不成样子的漆黑的手炉,正是落凰平日所执的那一个。陆秋道“家主、夫人,小的已查明,正是这手炉引起的大火,所幸人员没有较大伤亡,只有一个丫鬟红衣当时没能逃出来,葬身在火海中。

落凰看着这个乌黑的东西,听过陆秋的话,又看了看谢春风,仿佛明白了什么,便道“原来是这炉子的缘故,当时我不小心将这手炉扔在地上,竟忘了收拾起来。不过红衣那丫头怎么会在屋子里呢?这个时候她不应该去和另外三个丫头整理我今日出行所需了吗?

谢春风道“既如此,便将另外三个丫头召过来问话。陆秋闻言,便派了个下人去通知。

那三个丫鬟惴惴不安地走了过来,陆秋问道“半个时辰前,你们三人身在何处?红衣为何没有同你们在一块?

那三人一齐道“半个时辰前,我们三人和红衣刚才夫人的房间里出来,便要去香坊准备香料,红衣说她有东西落在房里了,若让夫人看见,免不了一顿责罚,于是她就回去取了,我们也没放在心上,谁知她后来一直没回来,然后我们就听见有人喊走水了,便赶忙逃了出去,后来就被带到这边了。

落凰道“听你们这么说,便是红衣那贱人折返回来纵的火,想要谋害我是吗?

谢春风却反驳道“落凰你这话说得不太妥当,谁又能料到后来发生的祸患呢?若真是红衣那丫头放的火,她自己又怎么会葬身火海中呢?不要妄加猜测。

谁知落凰又转问陆秋道“陆总管,你真的确定是这一手炉引起的大火,莫不是有人偷偷纵火,就算不是红衣那贱人,你又怎知没有别人想害我?

陆秋面不改色道“夫人此言何意?整座府里都是对谢家忠心耿耿的人,又岂会心生反意,谋害家主夫人呢?

此时谢春风又道“我看落凰你是受这场灾祸影响,所以心绪很乱,还是先去别院歇息吧。我会安排人将这阁楼重建的,保证比原来更加富丽堂皇。

落凰点了点头,道“兴许是我想多了吧?只是可怜红衣那丫头了,平日里有她伺候我,倒真给我省了不少心,不知她家里还有什么人,一定要好好补恤他们。又对陆秋道“陆总管这件事可要记得,莫要让她们受了委屈。

陆秋听出她话中有话,不去反驳,只是连连称是。

落凰正要离去,忽然想起那黑不溜秋的手炉,接着又道“对了,将那团黑东西给拿回别院去,我要好好看着它,以此来提醒自己莫要再犯同样的错,不知春风你意下如何呢?她说这话时,却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着谢春风。

谢春风好似没注意到,只是满口答应道“你既有此意,那便拿去吧,只要不嫌这东西脏了你的屋子就好。

落凰随即让彩雉拿过那个乌黑的手炉,跟在她身后,而无走在最后面。

04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谢春风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陆秋开口道“家主,这次事情没有成功,已经打草惊蛇了,不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谢春风却笑道“陆总管,你平常可以说是足智多谋,想必现今已有主意了,何必要问我呢?

陆秋道“你就少调侃我了,我本来就已经打算事成之后就去外出游历,怎料……他的话只说到一半,但谢春风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都没想到这天衣无缝的计划会落空,若按他们预想之中进行,此刻谢家便可挂起白幡了,这毒妇甚至到死也不会知道是谁动的手,更何况那个冷血无情的杀人机器。

可是不知哪个环节出现了差错,她竟还好好的站在那里!

谢春风感叹道“或许是天不绝她啊!

陆秋接着又道“但我们不能就此放弃,必须要除掉她,免得她再去祸害更多的人。

谢春风道“我明白的,只是这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可惜啊!若是直接动手,又没人能制止住无,终于等到那毒妇将无赶走,这次计划又没有成功,以后很难再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陆秋道“大……家主你若肯用毒药,那冷血兵器说不定早已是一抔黄土了。

春风摇了摇头,道“他虽杀人如麻,但却是受那毒妇蛊惑,怎能下毒害他呢?

陆秋听完,怒道“他是受人蛊惑,难道那被他杀害的那些人就只能白白引颈受戮吗?为了你的计划,我还欺骗红衣说会让那二人受到应有的报应,到最后毒妇没死,红衣却去了,你还不肯杀那冷血杀手,九泉之下你让我怎么去面对她呢?

谢春风驳斥道“她不过是一个丫鬟,死了就死了。更何况,是我给了她这个机会报仇,就是骗了她又能如何?

陆秋无语凝噎,却在心底叹了口气,然后道“既是如此,我也不多劝了,只是敌人已有防备,往后行事要更加谨慎,小的还有事,就先走了。话毕,拱手行礼,便退下了。

谢春风站在那一片废墟前,忽的走上前去,捡起了一小截焚烧后的木炭,他拿起来看了看,勉强辨别出上面依稀可见的纹路,他将这块木炭扔了回去,很快便消失在不计其数的木炭中。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已沾染了一层黑,却依旧能看到手心的颜色。“啪嗒一声,一滴雨点滴落在上面,他抬头一看,发现那天空已变得和他的手一般黑了。

雨点不断地落下,他收起思绪,向着谢家的方向走去了。

大哥是什么时候变了的呢?

此时的陆秋正向着外城走去,这个问题却止不住地浮现。

《秋夜无风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