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苏州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李星河李震

>

李星河李震

我的长枪依在 著

军事历史 李星河 李星河李震 李震

完整版军事历史小说《李星河李震》,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星河李震,是网络作者“我的长枪依在”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若殿下不便作答也可以不答......”太子听罢慢慢平息情绪,一张精瘦的脸拧在一处,定定看着桌面良久才开口:“我的意思,我更想要魏朝仁死!”说完他站起身来,面目阴郁,似乎心中难受,也不说什么转身推门而出,昂首挺胸大步走出小院。“恭送殿下!”方先生躬身行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试探虽然危险却也是值得的,他...

来源:陈擎   主角: 李星河李震   更新: 2022-12-07 01: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李星河李震》,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星河李震,作者“我的长枪依在”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思”德公咀嚼一会:“好一句秒语,人生种种,却有如此”“没那么妙,我真的种花了,所以有感而发罢了”“你这纨绔子也会种花?”老人好笑的道,显然不信李震又喝了一杯,这老头很有趣:“哈哈,纨绔子弟就不能种花了吗”“也是也是,老夫孟浪了”女孩在一边安安静静的为他们温酒,老人端起酒杯:“看你这几日的作为是想重整这酒楼吗?”李震...

第56章

方先生拱手“殿下英明,这样的做事次序是最好的,不过……在下还是想知道一件事。

太子不在乎的道“什么事尽管说,只要能成事我什么都告诉你。

方先生犹豫一下开口问“是羽承安更盼魏朝仁死,还是陛下更盼魏朝仁死呢?请殿下宽怀为在下解答……

“你问这干什么?太子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站起来,神色有些慌乱高声质问道。

方先生连忙拱手“在下只是想问问,若是殿下的意思自然会竭尽全力筹划,若只是讨好羽承安大不必着急,可以慢慢来。若殿下不便作答也可以不答……

太子听罢慢慢平息情绪,一张精瘦的脸拧在一处,定定看着桌面良久才开口“我的意思,我更想要魏朝仁死!

说完他站起身来,面目阴郁,似乎心中难受,也不说什么转身推门而出,昂首挺胸大步走出小院。

“恭送殿下!

方先生躬身行礼,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试探虽然危险却也是值得的,他现在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即使贵为东宫之主,未来的皇上,太子也摆脱不了失败者的阴影啊。

越是装作自信的人越自卑,越是装作不在乎的东西越在乎,看来他的计划是对的。

…….

王府。

阿娇一边磨墨一边看着窗外的夜色,书房外的老柿子树落光了叶,光秃秃的伫立在积雪中。

“爷爷要写什么?阿娇磨好墨后问专心致志的爷爷道。

“还记得与那小子初遇之时他说的话吗。

德公放下手中笔道“若是每个人下意识之下的偏差不断叠加,上达圣听之时就会天差地别。

我从官这么多年,多少能隐约感觉到那些看不见的掣肘之害,但却难以言明,想要根除却无从下手。

可李星河那日一席话却令老夫茅塞顿开,回家之后便开始拟写奏折了,想要将其中道理利害明言与圣上,必能造福百姓,巩固社稷。

可惜很多话都是听他说着容易,自己下来细想却没那么通透了,所以想想停停直到今日才写个大概。那小子真是奇人,难不成世上真有生而知之之人吗。

德公说罢喝了一口香茶抚须感慨“还有他后来说的应对之法,如何拿捏人心,让人吐露真言,令人叹为观止,听他一席话,胜读十年之书啊。

“世子说话似乎总有参不透的道理呢。阿娇也同意的道。

德公点点头“可惜啊,若是他不那般散漫不羁,又无防患于未然之心,必是国之栋梁。

听着爷爷遗憾的话,她又想起之前何芊在酒楼说的。

她说那陆游大师真迹的字和世子房中挂着的好像一模一样。

爷爷和自己都认为她看岔了,那怎么可能,陆大师的手笔是大家之作,寻常人就是临摹也临摹不来。

但她却在何芊讲述中注意到另外一件。

何芊还说世子是酒徒色鬼,小小年纪就和两个丫头住在同一个院子里,不讲分位,不尊礼法,无耻下流。

世子好酒她是知道的,他总喜欢让她斟酒,自己都习惯了。

世子好色她并不知道,至少世子在她面前从未表现出来过,即使自己坐在他身边,他也从未有什么不妥的举动,目光总是那般坦荡自然。

可又听外界传言世子最喜欢出入烟花之地,流连红粉之间。

她虽心中抵触,但也知道那些传言应该是真的,像世子那般洒脱不羁之人……

大概会放浪形骸吧,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想着想着又想到他身边两个叫秋儿和月儿的丫鬟,一个文静大方,一个活泼动人,

想必正是如此世子才会不看她一眼吧,越想心里越感觉堵着什么。

……..

李震早起晨练,照常跑步和隔壁陈钰打招呼,然后站桩。

李震已经能感觉到他差不多可以开始练了。

其实八极拳的发力方式和攻击防御招式早在他脑海中,他尝试了一下打出了一套出来。

不过八极拳不是一种防身拳,而是杀人拳,把身体当武器,招招狠厉。

这种拳法很适合李震以前的身份,一个搏命之人。

但现在不适合了,他更需要的是防身的打法,可惜他不会,他只会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打法。

看来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少与人动手。

这么想着李震结束了晨练,没过多久赵四就来了。

昨天给了他一贯钱后一改来时的凄然,欢天喜地回家了。

今日一早早早的就来,接着做工,李震闲着没事就去看他做木工,也监督不要做走样了。

按照这个进度过年之前应该是能喝上小灶蒸酒的,只不过到时估计要费很多炭维持温度,不然这天寒地冻的粮食估计都不能发酵。

想着李震让月儿给他找来笔纸,又开始画起图纸来,反正酿酒要两口锅,不如顺带再打一口涮羊肉用的铜锅吧。

正午未到,潇王府却迎来两位特殊的客人。

之前有人登门拜访,但都是严毢帮李震接待的。

可今天这两位不一样,拜访的名刺送上之后严毢直接就送到他这来,上面清楚用鎏金字体写着明德公、王越。

李震一愣,他确实好几天没去望江楼,也没见到德公老头了,可他怎么自己跑来了,就不怕影响不好吗。

毕竟他身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这么随便来王府也不怕别人多心。

想归想,既然是明德公来了严毢自然应对不了,李震拍拍赵四肩膀,吩咐他好好干之后出门迎接,只留下一脸感动的木匠。

王府外停着两辆马车,装饰华贵,前一辆紫黑色,后一辆是淡的青色,帘饰粉红,一看就是女儿家的车。

德公和落后半个身位,藏在他身后的阿娇已经下车等在王府门外,除去车夫也没带什么侍从,真正的简装出行。

李震出来抱着手也不行礼,摇摇头道“你就这么上府也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德公一挥衣袖“老夫拜访好友故居,会有什么闲话,你难不成想让我在这吹风说话。

“哈哈,好好好,那快进来吧,我这人向来尊老爱幼。李震说着做出请的手势。

德公很不客气,大步进了王府,阿娇跟在他身后,一声胡服裘装打扮精致,向他行礼。

李震随意点头应答后就跟在爷爷身后,不得不说古人礼仪还是很周到的嘛,随意拜访都打扮得这么漂亮。

两个车夫从车后取下两个大盒子也跟着进来。

德公在李震带路下一边走边说道“我次来是来谢你的,有些恩情你不知道,你也莫问,问了也不适合说。

总之你可能只是无心之举,但总归帮到老夫,故而聊表谢意。

李震被说道一头雾水,虽然不知道哪里帮他了,但别人欠着恩情不总是好的么。

“二来嘛……老夫想请你赴梅园之会,我知道你那性子我要是不来你绝不会去了。

《李星河李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