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诱爱

>

诱爱

徐放著

本文标签:

小说《诱爱》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霸道总裁文,它的作者是“徐放”。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说完,她起身,欲要离开。好似那件事情与她而言不过是少时做过的一件抢夺玩具的平凡事,到了杨珊哪里便是念念不忘的过往了。杨珊原以为姜慕晚会心怀愧疚,毕竟杀人未遂。可她没有...

来源:ywqd   主角: 顾江年姜慕晚   更新: 2023-03-11 13:10: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主角顾江年姜慕晚的霸道总裁小说《诱爱》,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徐放",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次日,c市商报娱乐报整篇报道皆是华众新任副总姜慕晚有人更甚是扒出了姜临与前妻华蓉之间的过往,那段年轻时爱的轰轰烈烈的过往一旦被人扒出来放在阳光底下,不是令人羡慕,便是成为众人口头津津乐道的趣事儿c市老一辈的企业家,提及华蓉与姜临的婚姻,年长之人,少不得暗叹一二与姜临同辈之人,皆是一句:"可惜了"便一笔带过姜临与华蓉的新闻未曾飘多久便被下下来了,但即便是未曾多久,姜慕晚也......

第十四章:得顾江年者得c市


争锋相对,谁、更甚一筹?

顾江年的心狠手辣与姜慕晚的残酷无情有着鲜明的对比。

双峰并峙,比的是谁更为阴狠。

倘若姜慕晚此行入驻c市,未与顾江年见面到也罢,偏生见到了。

每每见到顾江年这么号人,她心底总会痛恨这人当初的多管闲事。

机会一旦丧失,你想再反手杀回去,得多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亦或是,不止。

既然如此,那便怎么着都要让对方陪着一起痛的。

澜庭酒楼的大厅内,初时还好,渐渐的、有三五成群的商界人士从包厢出来,人声肆起,姜慕晚冷冷睨了顾江年一眼,俯身提着包,转身离开。

隐隐的,转身离开的她能听见后面有人在与这人打着官腔问好。

姜慕晚将出澜庭酒楼大门,便见付婧从前方过来。

快走两步,迎上她,话语温温:“如此快?

“中途碰见顾江年,对方提前走了,她淡淡开口。

付婧恩了声,细长的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哒哒作响,漫不经心:“c市哪家姑娘能攀上顾江年,此生便是无忧了。

“若能与顾江年喜结姻缘,即便是联姻,也能给对方打开半壁江山。

猛然间,前行的人步伐一顿,侧眸望向付婧。

后者疑惑,似是不知晓她为何停下来如此瞧着自己,讪讪问道:“怎么了?

姜慕晚心中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随即淡淡收了视线,温温道了句:“没什么。

得顾江年者得c市,这话、本身不假。

夜晚,温凉的风从巷子口吹进来,夹着淡淡的花香送过来,姜慕晚一手提包,一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漫不经心往前去,身旁,付婧拿着手机在查看短信,修长的指尖在手机上操作了一番,似是在回短信。

而姜慕晚,此时早已游神太虚。

华众实权一手握在姜临手中,而姜薇,身为财务总监更甚是一手把控整个华众的财政大权。

从内,有什么动作必然瞒不住她。

从外,姜临只怕是早已有所堤防。

姜慕晚此时的境遇,说句前有狼后有虎不为过。

四月的风缓缓吹过,不暖不凉,但却足以让人醒脑。

这不算长的巷子里,姜慕晚与付婧二人在前,顾江年与萧言礼在后,两拨人距离不远不近。

直至行至路边,姜慕晚步伐微微顿住,暂停了数秒。

侧身回眸。

就着巷子里昏黄的路灯深深忘了眼顾江年,仅是这一眼,让后方的三人停住步伐。

未曾言语,仅是一眼,便让空气凝滞了。

片刻,只待姜慕晚上车,萧言礼才温温开口:“听说姜临花大价钱找私家侦探去首都准备查她一番,却空手而过,你说、如此人,养在身边,只怕是连觉都睡不好。

姜慕晚这些年在首都的生活是空白的。

无迹可寻。

虽说萧言礼很奇怪付婧为何会跟在姜慕晚身边,可好奇又如何?

不依旧是查探不出?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顾江年冷嗤一声,算是对这件事情做出回应。

这日晚间,姜临应酬结束,未急着归家,反倒是将车停在了城北路,等了许久。

那跳动的双闪在马路边颇为耀眼,不久,一男子上车,不过数分钟,又下车。

来去之间极快。

身后,一辆出租车内,姜慕晚与付婧看看前方车辆的动静。

直至结束,二人仅是对视一眼,那一眼、看穿所有。

“真被你猜中了,付婧撑着脑袋靠着车窗,缓缓揉着鬓角,望着姜慕晚的目光星眸流转。

“意料之中,后者回应。

如果是她,会做的更过。

“找人盯着杨浒那边,一有动静就通知我。

次日清晨,被降职的杨浒一进办公室,便被招商办的人拦住了去路,二人来势汹汹,因着先前打过交道,是以都认识对方。

对方未曾多言,一开口便是城东和市北街的案子,杨浒显然是没想到,他都被降职了,招商办的人还来找他。

周旋一番才得知这二人已经找过姜慕晚,被姜慕晚以不清楚为由给推过来了。

如此,杨浒显然是未曾想到。

“姜副总那边如何说的?杨浒冷声询问。

“姜副总说,杨总虽说离了总部,但还在华众旗下,这个案子,从哪处起便该从哪处落,招商办的人开口。

姜慕晚这话无疑是在将锅赤裸裸的甩给自己。

杨浒若不计较便不是杨浒了。

当日下午,杨浒便直奔梦溪园,彼时,杨珊正与梦溪园的几位太太喝着下午茶,见杨浒气冲冲来,显然不悦。

但梦溪园的太太各个都是顶顶识相的人,见眼前气氛不好,起身,告了辞。

哪怕眼前的咖啡才上上来,哪怕甜品未动一口。

且临走时还不忘深深瞧了眼这个急匆匆而来的人。

杨珊今日约着梦溪园的太太来,不过是想借着姜太太的身份去传播传播姜慕晚的是非,可这是非还未传出去,便被不请自来的杨浒给打断了。

总归是有几分不高兴。

“有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说?杨珊不轻不重的将手中咖啡杯搁在玻璃桌面上,没什么好语气。

杨浒看了眼一旁的佣人,后者会意,转身离开。

见人离开,杨浒才拉了拉裤腿坐在沙发上,望着杨珊没好气道:“那个姜慕晚将上任就反将我一军,这事儿能在电话里说。

一听闻姜慕晚的名字,杨珊便没了什么好脸色,正襟危坐,望着杨浒:“你好好说。

杨浒言简意核的将今晨之事道了一遍。

杨珊听闻,面色明显不佳,端着咖啡杯的手狠狠抖了抖。

“她倒是厉害,杨珊显然也是被气的不行。

“我被降职明显是为了给姜慕晚让位子,我这位子如今都让出去了,她还不放过我,这不是赶尽杀绝吗?杨浒想想就气愤难耐。

一个分公司的老总哪里比的上一个总部的副总?

处在姜慕晚的位置上,生个气跺跺脚下面的人都要抖三抖,现如今好了,仰仗他人鼻息生活。

杨浒怎能不气?

“再如何你还是这姜家的主母,她姜慕晚一回来就给我们杨家下马威,这不是抓着我们把我们按在地上打脸吗?

杨浒这话,无异于煽风点火了,且这煽风点火正好压到了杨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