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声香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权色声香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狗尾巴狼

角色:李忠夏老爷

简介:夏商一觉醒来,穿越为华朝扬州富商之子,与将门嫡女秦怀柔达成三日之约
其后赏风月笙歌,品南北香食
这就是高级知识总监夏商穿越古代给自己制定的终极目标

书评专区

网游之游戏始祖:伪网游,伪穿越,伪游戏,伪无限流。猪脚穿越未来,在游戏里经历的故事。实际游戏没毛卵用,在游戏里会进入第二层游戏的各种副本来经历从穿越开始到未来的漫长时间。就是一个披着游戏皮的无限穿越。想看未来网络游戏中猪脚做任务装逼打脸泡美女的正统网游小说的人绝对会傻眼(我绝对不会说我看到一半就傻眼了的)。纯当个穿越小说看吧。剧情任务斗智都不错,粮草。

二十面骰子:先放着回头写评语

亡者之厅:西幻幼苗,设定太多太复杂,剧情不够有趣,待观察 我就觉得这书会崩,设定太多了,看了根本记不住,毕竟看小说是为了放松,搞得太复杂,读者看不下去的

权色声香

《权色声香》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4章

剑光现,房中气氛瞬间冷了几分。

夏商猛然惊醒,就看一陌生女子持剑直刺身侧床上,顿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是个经历过职场风云的人,处变不惊,当即翻身抓着床上的被子,把被子连同被子里的女人一起拖到了自己怀里,这才让迷蒙中的雅芝躲过了穿心一剑。

惊魂之际,心头暗叹此女好生凶险,不敢与之正面冲突,二话不说抱着被子就往外冲。

刚一出门,却又跟急急赶来的李忠撞了个满怀,直把李忠撞翻在地。

夏商来不及解释,大喊:“忠伯快跑,有贼人!”

“我……我……我是贼人?!”秦怀柔听到此话,气得浑身发颤,“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我跟你们拼了!”

李忠不知房中情形,还道是少夫人撞见少爷跟妖女在房中行那苟且之事,大喊:“少夫人,一切以大局为重。”

大局?

现在还管什么狗屁大局?

先前发生的一幕可比捉~奸在床严重千倍万倍!

而且秦怀柔好心来探望,却被夫君称为贼人,换作哪个女人接受得了?

今日之气比被撵出夏家还要难忍!

根本不管李忠的劝阻,提剑朝夏商追了过去。

秦怀柔出身将门,自是习得一身武艺,可此时实在是太过气愤,以往的招式功法忘得一干二净,只顾追逐着一通乱砍。

如此一来夏商倒也躲得过去,两人追逐着在不大的院里不知转了多少圈,直把被子里裹着的玉人儿晃了个头晕目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少说也有一炷香时间,两人都有些跑不动了。

秦怀柔万般委屈无从发泄,丢下长剑靠着篱笆哭嚎起来。

被追了那么久,夏商也渐渐感觉出对方并不是匪徒贼人之类的,对方似乎认识自己。

“姑娘,你莫急着哭,我纵有万般不是那也要讲明白吧?还有,最近一场大病叫我忘了之前种种,所以姑娘是谁我都还不知晓呢。”

秦怀柔一听立马把眼泪憋住了,之前忠伯也说过夏商失忆的事情,只是屋内情形太气人把这事儿给忘了。现在一想,自己贸然举剑追着他砍,任谁都会把自己当作贼人才是。

想到这,之前被夏商称作“贼人”的怨气消了一丝,可他怀中的妖女却不得不给个说法!

“你称我贼人之事且不论,我亦不计较你跟风尘女子同宿一间,可此女竟让你席地而睡!你堂堂男子,夏家独苗,如此大辱怎受得住?你叫我如何面对夏家列祖列宗!”

夏商把怀里的女人放了下来,感觉有点儿不对劲:“什么叫你如何面对夏家的列祖列宗?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

话音刚落,李忠跑了过来:“少爷呐!这可是您明媒正娶的夫人呀!”

夫人!

夏商顿时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但若对方真是自己的正牌夫人,那先前的种种表现就比较合理了,照此看来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可这位夫人未免也太彪悍了些,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差点儿就把万中无一的美女给刺了个透心凉。

不过……

说到美女……

这位正牌夫人却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五官堪称绝配,眼神干练锐利,一看便知是果决能干的人,加之气血不善,脸色惨白,一强一弱的对比犹显了几分异于常人的风采。虽不及雅芝那般惊艳绝伦,却也是万千花丛中最特立独行的一枝。

相貌之外,更惹人注目的是她高挑的身材,追逐时已脱掉了披风,单薄的衣裳才展现了完美的线条,倒葫芦似的线形带着与身俱来的强大气场,若在现代那绝对是惊艳世界的名模,身姿之性感,雅芝不及其三分。

夏商顿时傻眼儿了,这么正的老婆说休就休?脑子被驴踢了?

当然,夏商不是见一个就喜欢一个的类型,但若有一位这样性感撩人的老婆倒也不是不可以……虽说现在有些误会,但感情这东西可以慢慢培养嘛。

夏商脑子里飞快闪过了一些念头。

秦怀柔却不知夏商的心思,见他一直不说话,心下叹息一声:“罢了!你说的对,夏家之事与我何干?我已被你撵出家门,从此再不是夏家之人,你愿意如何便如何吧。这里有一百两银子,好自为之。”

“少夫人!您可不能走啊!”见秦怀柔要走,李忠一个箭步上来,直接跪在了秦怀柔的面前。

“李忠!你这是干嘛?”

“老奴今日就撕下这张老脸,求少夫人看在往昔情分上留下来。”

“情分?我和他还有什么情分?”

“纵使少夫人跟少爷没有情分可言,可夫人终归是夏家的人!少爷没有写休书,那就不算真的休了夫人。夫人现在还是夏家的少夫人。打从夫人委屈求全嫁入夏家的第一天起,老奴就知道夫人是深明大义的好女人,将来一定能成为夏家的顶梁柱。如今夏家已至生死存亡之际,您可不能撒手不管呀!老奴求您了,就算您有万般委屈都先忍着,一定要帮夏家一把,纵使不让夏家恢复往日光景, 至少为夏家再续一续香火呐!”

说至情深处,李忠不禁老泪纵横,惹得秦怀柔也跟着垂泪。

“李忠,你别说了。”

“老奴要说!少夫人生是夏家人,死是夏家鬼,只有少爷在的地方才是夫人的家!这是天地为证的事,夫人躲是躲不过的!您面前就算是刀山油锅夫人你都得趟!”

作为一名看客,夏商也不禁动容。

到底是什么样的观念能让中年汉子对一个自己讨厌的小主子忠心耿耿?

到底是什么样的枷锁才能锁住一个对自己没有丝毫情感的女人离开的脚步?

或许这才是古人真正的面貌吧,坚守着那些看似愚昧的东西,却能轻易地融化一个现代人的心。

“我有话说!”

夏商低着头轻声打断了两人。

目光都集中在了夏商身上。

“前日昏迷时,我曾做了个梦,梦中有人问我‘有鸟止于阜,三年不飞不鸣,是何鸟也?’,我如此回答,‘三年不飞,飞将冲天;三年不鸣,鸣将惊人!’。”

继续阅读《权色声香》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