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举从六岁搬迁开始(白子沐君不悔)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科举从六岁搬迁开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白子沐君不悔是《科举从六岁搬迁开始》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荣归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穿越到耕读之家,上有爷奶、爹娘、叔婶要奉养,下有七个姐姐要备嫁妆
为躲边关战乱,举家迁回老家,一路还丢了两姐,自己也差点一命归西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在这科技不发达的异世,白子沐想了想,好像只有科举一条路了

小说:科举从六岁搬迁开始

作者:荣归

角色:白子沐君不悔

评论专区

地上最强生物:渣诚祝好船

香江七十载:越看越憋火,主角既不是有野心要上进的枭雄之辈,又不是恣意享受的花花公子,庸庸碌碌磨磨唧唧,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简直浪费穿越名额。亏得作者常常在文中流露出对套路和各种主角的鄙视,我呸!

美漫法神:dnd 魔兽 漫威设定我都很懂怎么办?对于这个作者只能黑了,我也很绝望啊

科举从六岁搬迁开始

《科举从六岁搬迁开始》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平安归来

看到有人来,小男孩直招手,小女孩陷得比男孩深一些,只有两手和头在外面了,看她神情,比男孩镇静多了。

这些人一看到两孩子,还没等白子沐出声提醒,就跑了过去,这下好了,一下子又陷进去两人,不过幸好在边沿处,人很快被人拉了上来。

他们很快想到办法,找到一些树藤,几股绑在一起,把藤往女孩那边一丢,“君小姐,你将藤抓好,你一手拉藤一手拉小少爷,我们将你们拉上来。”白子沐暗自一惊,这女娃姓君,有意思。

君不悔点了点头,白子沐心里疑惑,这位领头的没毛病吧?男孩大些相对劲也大些,应该将绳丢男孩才对,怎么丢女孩,这小女娃能将男孩和藤抓住?他看男孩也没反对,按道理说,这年纪的男孩,正是耍帅充能的年纪啊,越看越奇怪。

“严头领,你应该把绳丢给你家少爷才对啊?”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小叔问出侄子的疑惑。

严头领淡然一笑,眼里带着骄傲,道:“看着吧,等会儿你就明白了。”

只见君不悔一手抓住了藤,一手抓住男孩的手,这边过来的人用劲拉藤,趁着这力,她竟然将男孩从泥里生生拔出,往岸边一丢,在小屁孩惊呼声中,被人稳稳接住,君不悔也顺着藤被人拉上了岸。

白子沐看得嘴都合不起来,这是人吗?这是人干的事吗?这女娃的劲也太大了吧?君不悔是天附异丙,异于常人啊!白子沐心里大恨,他做为穿越人士,怎么没这天赋呢,苍天不公啊!

还有,刚才他让君不悔喊他沐哥哥,明显占便宜,是谁给他的勇气这么要求,人家不会打击报复他吧?现在他反悔还来得及吗?

“喂,小屁孩,把嘴巴合起来,不悔妹妹天生神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男孩危险一过,顶着一身臭泥,跑过来插着腰对着白子沐就说,欠揍样咋这么让人讨厌呢!

白子沐也不是个被人欺的主,直接怼回:“我就大惊小怪了,怎么的,碍你事了?”给了对方一个白眼,“二叔我们到那边去,离胆小虫远点,太臭了,不但身上臭,还嘴臭,受不了啊!”

噗——,这话让身后跟着的小叔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你——”小屁孩气得瞪着白子沐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白子沐生怕这位没气够,决定再补一刀,“胆小虫,你身上这么臭,去河边洗要到下游。”

“我在哪里洗,你管不着。”小屁孩还不服气了。

“我只是提醒,你想啊,你都这么臭了,在上游洗会把水弄臭,你还要吃喝呢,万一喝了被你洗臭的河水,那臭是由内往外的臭,是臭上加臭。”

“你,你——”小男孩捏着小拳头,眼红的瞪着白子沐。

本以为小屁孩会冲过来的,不想这位沉默了半天,“哇哇——,太欺负人了!”这位直接哭了,糟糕,话说过头,把人气哭了,白子沐转头吐了吐舌头。

小屁孩哭得一发不可收拾,声音在夜晚显得特大,他们的领头走过来,二话没说给了小屁孩一个公主抱,走入夜色中,隐隐还能听到小屁孩的哭声,还在囔着说他太欺负了人。

君不悔是自己走的,走时对着白子沐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示威般抬了抬她的小拳头就走了。

二叔点了点侄子的小鼻子,“你啊!”一切尽在不言中。

夜深人静,车队中间一辆结实不显眼的马车里,一穿着青色衣裙,薄施脂粉,风姿绰约,容貌极美的小妇人,二十五六岁,眉眼间有着淡淡的忧愁,正透过马车薄纱望着外面。

她旁边睡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七岁,女孩六岁,马车口处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老嬷嬷,她拍了拍小妇人的青葱般玉手,安慰道:

“夫人,你要想通些,就算你留下来,又能为将军做什么呢?你留在这里将军还得分心在你们母子身上,怎能安心打战?”这位夫人没说话,只是看着外面,眼里的伤感更浓了,嬷嬷叹了口气又劝,“现在边关太危险,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小少爷打算,小少爷是将军唯一的骨血,你是一个母亲,必须坚强,好好将小少爷养大,这样才对得起将军的一片苦心。”

嬷嬷说到这里,眼睛都湿润了,她拿出帕子擦了擦,小妇人这才回过头来,轻叹了口气,她姓苏,闺名容华,年芳二十四,所嫁之人是国公府嫡长子余长安,现为关北府镇守边关君将军的副将,生一子名余青平,今年七岁。

因主将君老将军被皇上调离,再加上边关越来越乱,丈夫让她尽快离开,晋朝京师情势紧张,出于各方面的考虑,家里人一致决定让她带着孩子回淮南府夫君老家。

夫人轻声道:“黄嬷嬷我早就想通了,我相信长安他会平安回到我们母子身边的。”

她摸了摸了睡在她身旁女孩,眼里带着慈爱,黄嬷嬷这才高兴的点点头:

“夫人能想通就好,”这时小女孩将盖在身上的被子踢了,嬷嬷笑着上前将被子盖好,叹道:“今天幸好没事,要不然我们怎么向君老将军交待。”黄嬷嬷又整了下小女孩的头发,“你看这孩子长得多好,既漂亮又懂事,天可怜见,这孩子从小没了双亲,祖父又不在身边,祖母带着年幼的孙儿又在京城,没人照顾,秦王妃是君小姐的亲小姨,相信一定会照顾好她的,我们一定要将君小姐平安送到秦王妃身边。”

“这次长安派了一些将士护送,还雇了队镖局,回乡应该没问题。”夫人看了看后面,“黄嬷嬷,那边是不是我前几天答应随我们一起走的三家人?”

黄嬷嬷回道:“夫人,正是这三家人,他们都是回老家的。”

她的夫人从小就心肠好,对周围的人也很和善,这次边关危机,将军让夫人带小少爷回老家,顺带将君老将军的血脉君不悔小姐交给秦王妃,这三家人之所以能跟她们一起走,也是夫人慈悲同意的。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