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法医)白羽笙沈宴之最新热门小说_神探法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神探法医》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白羽笙沈宴之是作者“莓声蜜蜜”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十年前的阴森雨夜,目睹双亲惨死成了白羽笙毕生梦魔
十年后,被注入法医灵魂的白羽笙势必要将当年凶手缉拿归案
验尸骨,查迷案,慰亡灵当真相被逐一揭露,白羽笙却发现,在这民国乱世之中,比尸体更冷的是人心
迷雾散尽,沈宴之的深情逐渐将她围困其中
“白法医,最近想升职吗?
“想升到哪啊?”
“先升到探长夫人,往后生男生女都行”
“你还真不挑啊”
左手家国,右手情深,白羽笙今生之幸便是遇到了沈宴之

书名:神探法医

主角:白羽笙沈宴之

神探法医

《神探法医》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孤魂不散

“心意相通?”安永杰疑惑了:“这是什么说法。”

“我和秀秀是一母同胞,我就只是比秀秀大了一个时辰而已。”

“原来如此。”

这个年代生龙凤胎,还真是有福气的象征,就是可惜了……

“那个……能不能带我们去你妹妹当年自杀的那个房间去看看呢?”白羽笙提议道。

“这个……”关秀曾有些迟疑,:“秀秀走了之后,父亲说那个屋子阴气重,影响气运,所以不让人进了,要不我让手下的丫鬟带你们去,可以吗?”

“也行。”

关秀曾岁数不大,倒还挺迷信的。

安永杰一行人在丫鬟的带领下去往关秀秀的房间。

偌大的老宅院里,越往深走,越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安永杰问白羽笙:“怎么样?刚才的问话有什么发现吗?”

“这……不是探长您的职责?”

安永杰憨憨的笑了:“这次我可就全指望你了。”

白羽笙顿时觉得压力山大,摸了摸头:“探长,我还真没什么头绪。”

“你说,这关大小姐放着贵不可言的沈家二少奶奶不当,偏偏抛弃了沈宴之,去和个酒厂伙计相恋,可能吗?”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白羽笙开玩笑的说着,又回头问:“这个沈家二少爷沈宴之是什么来头?”

“沈宴之你都不知道?你们津海有名的财阀二公子。”

“不太了解。”白羽笙本来就不太关心这些事情。

然而对于这个案子,安永杰几乎已经下了定论:“我看多半是情杀,虽然还有很多没解开的疑点。”

“探长,当下要弄清楚的是,关秀秀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如果她就是巡捕房的那具女尸,那两年前的那个被吊死在这个屋子里,和关秀秀容貌一样的女人又是谁呢?”

“没错,这都是要弄清楚的。”

在丫鬟的带领下,安永杰一行人来到了老宅的最深处,关秀秀的闺房。

闺房的门窗都被木板死死的钉着,看得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各位请等等,我找人把木板子拆下来。”

“怎么钉得这么死?”安永杰奇怪的问。

“是我家老爷觉得大小姐吊死在了这间屋子里,有些晦气。阴气重的屋子会影响人的运气的,所以就让大少爷处理一下。”

白羽笙吐槽了句:“真会胡扯。”

众人把木板子拆完了,白羽笙等人推门进入,扑面而来的灰尘能把人呛得够呛。

放眼望去整间屋子,古朴雅致,简单整洁。

“这屋子你们收拾过吗?”安永杰将办案的架势拿了出来。

“陈设一点没动过,发生了那件事后大少爷只是让我们收拾了下就封门了。”

白羽笙转头问丫鬟:“你家小姐当年是怎么死的?你在场吗?还记得吗?”

丫鬟提起这件事,显然是有些惧怕,微微点头:“当年小姐就是在床前正上方房梁上吊死的,下人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没救了。”

白羽笙按照丫鬟的指引,前去查看。

她又问丫鬟:“你还记不记得你家小姐当年的死状?吓人吗?能确定就是你家大小姐吗?”

“我记得,是黑发披面,一身白衣,可怕到不行。当时急着把小姐放下来,现场更是乱成了一团,我记得地上就只放着踹翻了的凳子,就是安探长坐着的那一个。”

“当时你们是怎么处理的。找当地警署了吗?”

“老爷夫人自然是伤心欲绝的,可小姐人已经没了,又是这么不光彩的死,老爷就让人给小姐办了葬礼,入土为安了。”

“你家小姐葬在哪里了?”

“就葬在了离村子不远的后大山上,老爷说了,不想让大小姐离家太远。”

“那行,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再和你家少爷沟通的,多谢了。”

“是。”

丫鬟下去了之后,白羽笙又在屋子里简单的转了几圈。

房梁实在是太高了。

“探长,能不能拿梯子来,咱们看看房梁。”

安永杰知道白羽笙想要看什么:“都已经过去了两年了,还能有痕迹吗?”

白羽笙满怀信心的点了点头。安永杰命人找来了梯子,结果上去一看,光秃秃的一根房梁,什么痕迹都没有。

“探长,这条房梁可没吊死过人。至于死在这个屋子里的人到底是怎么死的,有待调查。”

“如果是一心寻死的人,没痕迹也正常。”安永杰说,然而这一推论被白羽笙所推翻。

“无论是自杀还是谋杀,吊死都是一种极痛苦的死法。先是知觉模糊,然后再是全身痉挛,浑身上下开始抽筋,全身挺直,最后才能进入假死状态,眼球突起,呼气停止,甚至是大小便溢出。这一套儿下来,最少要折腾三分钟。整条房梁上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更不可能因为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失。”

“这还不算,最诡异的是,探长看看房梁的高度,再看看满屋子的凳子的高度,哪个凳子能给一个自杀的人踮脚?”

安永杰目色如雾,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所在,若有所思:“要是站在这张床上的话,倒是能把尸体举上去,装成自杀。”

要么就是丫鬟对当时的情况陈述错误,要么这件看似自杀的案件本就是错了。

“探长,当年的死者已经下葬两年,如果现在能开棺验尸的话,或许能知道更多。”

说到这里,安永杰显得略微有些为难的说:“就算发现疑点表明当年死者并非自杀,可从中找不出当年死者和眼下这具尸体的关系,关家恐怕不会同意的。”

安永杰考虑得很周全,谁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的孩子被挖坟掘墓?

“那好吧。”

他拍了拍白羽笙的肩膀以示打气:“你也别气馁,查案子,就是要学会另辟蹊径。我们此行掌握了不少线索,当年关秀秀抛弃沈宴之一心奔向酒厂伙计这件事就是一切的开端,不妨从这里开始捋一捋,找到沈宴之和酒厂伙计来问话。”

安永杰当探长多年,老成持重,思维缜密。见过了大风大浪的安永杰也不是吃素的,这是稚嫩的白羽笙所比不了的。

“探长,对不起,是我操之过急了。你请我来是为了破案,我总想着不要让你失望。”白羽笙恭敬诚恳的实话实说。

安永杰笑容可掬,不以为然的说:“这算什么,再难缠的案子也会迎刃而解。”

“是,探长。”

“探长,白姐姐,这里有发现。”小铃铛刚刚一直在现场的柜子里翻找,终于有了新的发现。

“怎么了?”二人闻声走了过去,小铃铛说:“这里有些一厚摞子账本,我看不太懂,你们来看看。”

潮湿的账本压在柜子里,账面上的字迹都已经不太清晰,甚至有些黑绿色的霉点子。

“这么看来,关秀秀应该是在这个家里管账啊。”安永杰皱着眉头,边看边念叨着。

“其实也不一定,这种大户人家都有账房先生专门记账。但主人谨慎行事,以防账房先生从中作假,也会让信任的人记第二份账,为的就是查账。我舅舅就是这样做的。”

白羽笙的舅舅白昌义也算是商界响当当的人物,白羽笙外公那辈儿是殡葬业起家的龙头,她从小被舅舅捧在手心儿里长大,是名副其实的白家大小姐。

“不管怎么说,关秀秀生前应该也是参与到了关家酒厂的经营上。”安永杰指着账目一点点的看,可是进展不多,有些看不懂。

“小白,你来看看。”

“好的。”白羽笙上前与安永杰共同查看,马上发现了问题,她笃定的说:“探长,这账恐怕有问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