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落流年》安子君墨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安子君墨宸)全集阅读

《幕落流年》是作者“羊果”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安子君墨宸,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墨宸:没有找到适合的位置,我们只能这么心痛的彼此尴尬
         若早知今日,当初我便该……
南宫轩:即便是恨,我也要你恨进骨子里,就算是挖肉割骨,也休想将我忘掉
我离不开你,你也休想离开我若你想跑,我便折掉你的翅膀,打断你的双腿,再毫不犹豫的将你踩在脚底为什么?呵呵,当然是为了永远的留住你……
 
裴子涵:君君,原谅我的自私,不能再陪你承受这些苦难忘了我,你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不要为我伤心,也不要难过,这一刻我很快活所以,答应我,要幸福,不要为我背负仇恨
 
安子君:爱这种东西,我真是不想要了,既然你想要的是和我的距离,那我会乖乖的离开谁又愿意做个卑微的人呢?
你这么好,老天怎么舍得再折磨你如果有来生……
没有你,我的幸福给谁看?
 
白芊芊:表哥,为什么你不愿意喜欢我?
施  凌:等你老了的时候,有一天想起我,你会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选择的不是我

小说:幕落流年

作者:羊果

角色:安子君墨宸

评论专区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类似于电影世界大盗般的小说,无限yy后宫流的小说吧,情节简单有趣。

玄衍神术:实在无法强迫自己看下去。情节漏洞大,越级战斗浮夸,主角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往死里弄,作者有被害妄想症?偏偏是个女人都对他暧昧,男人都喜欢踩狗屎,女人都会往粪上插?吗的智障

神的调色盘:这作者就是《死灵博物馆》的作者吗……

幕落流年

《幕落流年》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听我说,谢谢你

话说安子君在桥上站了会,发现太阳晒的头有点发昏,四处找了找便看见河的旁边有棵枝叶茂盛的梧桐树,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蹭过去坐了下来:

“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揉着自己再次站的发酸的脚,继续天人交战的思考,也不知是太累还是太舒服,不一会功夫,她就沿着大树滑下来蜷缩在地上睡着了。

香喷喷的白米饭、肥的流油的红烧肉、酸酸辣辣的水煮鱼,还有猪肘子,腊肠……好多好吃的摆满了整张桌子~!~真香,真好吃啊~嘴里嚼着白米饭,手还不能伸出去想抓住那只猪肘子,一下没抓到,两下没抓到,咦,这死蹄子还会动不成?我还就不信了,今天非得吃到你不可!子君愤怒的甩开想缠住自己的海带丝,一个劲的往前去够那长了两只小脚的肘子,突然只听见“噗通”一声,安子君掉进了面前的水里。

冰冷的河水从四面八方涌来,猛烈的冲击让她一下就醒了过来,片刻的惊慌后子君想起了目前的状况,睡会觉也能睡到水里来,可真是走运啊,也好,就算是老天爷帮自己选择了吧。

子君停下了开始自然做出的划水动作,让自己慢慢的往水底沉去,没有空气不能呼吸,胸口好闷啊,为了控制想要上升的本能,她紧紧的抓住了水底的一块石头,心里头不停的鼓励自己:再忍忍,坚持住,还差一点就可以回去了!想想爸爸妈妈,想想刚买了还没摸透的新手机,想想一直想要的新电脑,只要能回去,就全部可以有了!

意识渐渐模糊,手已经抓不住石头了,这就要回去了么?要回去了吧。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啊,回去后我一定乖乖待在你们身边,再也不离开了。安子君迷迷糊糊的想着,就在最后一丝清明也要离开时,耳边响起“咚”的一声,随即身体便被什么东西环住猛往上扯着。只片刻功夫水的压力就消失了,耳边传来一声温柔的关怀:

“小丫头,醒醒。”

……没死?

原来是遇到好心人了,呵呵,这年头大家都怕被讹,没几个愿意做21世纪的雷锋了,安子君闭着眼睛想到。21世纪?成功了吗?子君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一张因为靠近而放大许多的脸,脸的主人正焦急的打量着自己,这人见她突然睁开眼睛,眼里的焦急退去,夸张的往后一缩,戏谑道:

“哎呀,小丫头突然睁开眼睛,吓了小爷一大跳,要是吓出什么毛病来你可算是恩将仇报啦。”

安子君没有回答他,眼睛急急的看向四周,还是那座小拱桥,那棵梧桐,那条大街,没有回去吗?那人见她自被救上来后不哭也不闹,听到自己的玩笑话却没有一点反应,脸上也由闭着眼睛时的期待转变成睁开眼睛后的失落,全然不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该有的表情,想来必定是遇到过极大的变故了。想到此处,那人也收起一脸戏谑,轻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爹娘呢?”听到这话,安子君才抬眼看向那人,只见他不过十二三岁,头顶一个松散的发髻,随意用布条绑着,浓密的眉毛下嵌着一双宝石一般发亮的眼睛,高挺的鼻子,略略弯起的嘴角,时而有水沿着下巴滴落下来,见这小姑娘并不答话,只淡淡的打量自己,忙一边拧着长袍甩水,一边继续说道:

“小丫头别害怕,我叫裴子涵,是青云门人,不是什么坏人。”安子君看着他放在地上的长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觉得人家好歹好心救了自己,问这许多话若不出声回应一下好像不太礼貌,便开口道: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害你衣服都打**实在不好意思。”

“小事一桩,不必放在心上。”裴子涵见她终于开口,忙道。说完又觉得跟一个小姑娘这么说话有些奇怪,便又问道:

“小丫头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可好?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你爹爹娘亲要担心的。”

没想到自己一觉竟然睡到这么晚了,可是家么?这辈子恐怕也回不去了吧。子君低下头,无奈的笑道:

“在这里我没有家,也没有父母,再晚也不会有人担心的。”听了这话,子涵也不禁生出一股苍凉来,原来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怪不得身上的气质如此不合宜,生生比年龄老了一大截,哎,肯定是从小就吃了很多苦的。安子君见他听了自己的话后,就紧咬了牙一脸悲愤,不觉笑了起来,这小子倒是一副软心肠,还没说什么抹眼泪的话呢,就生出晚娘脸来,要是自己再煽情一把,说不定他得怎么样了。这样一想,心中那一抹哀愁也被抛开了,子涵见她盯着自己突然笑起来,奇道:

“怎么了,开心成这样?难道我脸上长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么?”

“额,不,嗯,是那个。”子君支支吾吾,也知道人家正在为自己伤心,自己却因为这个事情笑委实不道义,忙使劲的憋住,做出一副认真的表情:

“笑,是因为很开心。我长这么大还没遇见过像您这么好心肠的人,少侠您不仅玉树凌风,风流倜傥,还有一副菩萨心肠,救小女子于河水之中,实在是一位人中之杰,他日必定是名动一方的超级大侠。想到这里,我就很开心,所以就笑了。”听了她一顿乱说,子涵嘴角抽了抽,道:

“看不出来,小丫头嘴巴挺能说的啊。”

“嘿嘿,不敢当。安子君,大侠您要不嫌弃就叫我子君吧。”安子君一脸谄媚的笑道。

“我很好奇你多大了?”

“七岁……吧。”

“吧?”

“嗯,之前头被撞了,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他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刚扯完又想到自己之前说过没家没父母的话,忙加上一句:

“还记得爹爹娘亲都不在这里,也没家了。”裴子涵听了这话,不禁又为她的悲惨身世叹了口气。随即想到了什么,道:

“君君你别担心,我师叔医术高超,有机会的话带你去给他瞧瞧,说不定能治好这忘症,到时便可以找到其他的亲人了。”安子君见他提起师叔时满脸崇拜和自豪,不禁好奇道:

“真这么厉害?”

“那是自然,师叔医术尽得师祖真传,我师傅说当世无人能出其右,乃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神医。不过师叔生性淡泊,从不出世,只医治一些有缘人,世人皆不知道罢了。”原来是个自视清高的自私鬼,白学了一身医术却不用来治人,再高能高到哪去,高了又有什么用,带进棺材陪葬?心里虽这么想,但看子涵一脸不容他人侵犯的神圣表情,编排的话也不敢说出口了,但又不甘心就这么认了,便干巴巴道:

“既然你师叔这么厉害,肯定年纪一大把,头发胡子白花花了。说来老人家出门一趟也不容易,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胡说,哈哈,这话叫我几个师姐妹们听见了,非得撕了你的小嘴不可。”

子君“哼”了一声还想说什么,肚子却“咕咕”的叫起来,在这暗夜的小河边显得格外的大声,裴子涵愣了一下,随即轻声笑了出来。子君有气无力的斜眼看了看他道:

“涵哥哥,我已经两天多没吃东西了,好饿啊。”这身体原本就是个娇滴滴小姑娘,现下子君虽然故意干瘪着嗓子说话,可听上去还是夹杂着奶声奶气,裴子涵听了,也不再笑,拿着剑起身,边扒拉衣服便说:

“走,小爷带你吃东西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