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武安侯全本免费阅读摄政王的法医狂妃

书名:摄政王的法医狂妃

主角:长公主武安侯

简介:世人皆知尚书府出了未婚先孕的三小姐,能让死人开口,能破惊天奇案
慕名而来的皇子贵胄哀戚戚,如此美佳人,竟然被某个臭男人捷足先登
宋溪可怜巴巴叹息,自己好好的一个千金小姐不当,还上了贼床?可这床也爬了,肚子也大了,爹不疼没娘爱,那就带着肚子里的小包子跑路呗!
宋溪惨兮兮,“大爷,娃儿给你,古德拜!”
臭男人笑的腹黑,“小野猫,下了床就不认人了,嗯?”
宋溪望天,怒了!不是说摄政王杀人如麻残酷无情吗,这没脸没皮的又是怎么回事!

摄政王的法医狂妃

《摄政王的法医狂妃》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7章 亲自教她

说罢他看向了玉无忧,今日玉无忧之举实在不像他平日里的作风,虽不知他来之目的,容连还是有礼道。

“见过殿下。”

玉无忧轻轻点头,眸光朝着人群中某处望去,瞬间收回,缓缓闭眼再也不置一词。
月杀见此,立即放下纱帐,看向容连。
“容少将,此行多多叨扰了。”

容连心中一凛,立即明白了其自然。
他轻轻抿唇,随即扬手。

“启程!”

——

荒山比宋溪想象的远,这么徒步,直接走了有五六个时辰才到。

在她身后还跟着了一个背着小锅的少年,不时的叫她。
“猪哥哥,等等我啊。”

宋溪打趣道。
“大少爷,你当是出来野炊?
还自带锅炉。”
安之毓笑着有些蠢。
“看来猪哥哥还不了解我,等歇着了我做些美味佳肴让你一饱口福。”
“哦?
少爷身份还会做饭?”
“哎,其实我并不是想来武选,我的愿望是做京城第一大厨,可家里人不听啊,特别是我那儿世子哥哥,每每总是数落我,说不好好读书就早早娶亲。
我又不是他,干嘛那么早娶亲,为了逃离他们,没办法出来躲一段时间。”
原来如此,宋溪一拍他肩膀。

“不错,有志向。
来,我拉着你走。”

看着宋溪伸出来的手,安之毓感动极了,直接握上。

“咦,猪哥哥,你人长的又黑又瘦的,这手倒是白皙光滑呀!”
“贫嘴!”

——

队伍在天黑之前顺利到达目的地,京郊荒山。
摄政王身子尊贵,自然不会跟着他们露宿野外,早早就在远处搭起了帐篷,自己快活去了。

安之毓看去,咂咂嘴。
“猪哥哥,你看!
他们才是来玩儿的。”

宋溪看一眼他,好笑道。
“也不怕被人听到和蔡猛一个下场,白痴!”
说着,宋溪还赏了他一个爆栗,疼得小子哇哇直叫。
虽说和武安侯府的人不对盘,可宋溪倒是喜欢这安之毓的小脾气。

“大家今日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明日一早卯时开始训练!”

在郊外的日子,自然比不上家里。
一个个年轻小伙子们都躺在了草地上呼呼大睡,这是以前定下的规矩,来了荒山就如同来了地狱,根本没有舒适的可能性。

宋溪有些小洁癖,跟着这些汗臭味得男人们睡个大通铺,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趁着都睡着了,自己独自跑到了一处山脚抱膝而坐。

她任由着夜风吹拂,似乎极其享受此刻的安静惬意。
今夜月色正好,却在这时,一道黑影从自己身后悄无声息罩下。
宋溪眯起眸子,手摸上了腰间匕首,无论是谁,她都要以最快的速度一刀毙命!

“宋姑娘。”

可是这一声宋姑娘,瞬间让她宋溪浑身紧绷!
她想也没想,直接抬手向后刺去!

有人轻巧一取,双指一夹,匕首一定!
宋溪也对上了那人的眸子。

“月杀,怎么是你。”

月杀脸上带着笑。
“姑娘还认识我就好,我这次来是受主子之托,带姑娘前去一叙。”

宋溪心中叹息,玉无忧怎么就像一个牛皮糖样粘人,甩都甩不掉。
可若是她闭门不见,又怕他变本加厉,何不如直接去问个明白,他到底想作甚。

“好,请带路。”

月杀见宋溪如此爽快,心中不禁高看她几分,到底是个有勇的女子。

“走。”

——

只是出乎宋溪预料,月杀并没有带她去玉无忧所住的帐篷处,而且去了一条河岸边。

“姑娘,我只能送到这了,你请吧。”

宋溪点头,“麻烦了。”
说罢随即转身,就见河岸边正站着了一抹身影。

夜风很大,河水中浪涛一个跟着一个,瞬间卷起了几个巨大的漩涡,狂怒地冲击着堤岸,发出哗哗的响声。
那人玄衣黑发,发丝被风吹起,遮住了半张脸。
月光下,只看得清他惑人侧脸。
身姿挺拔如竹,像是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感觉到身后有人,男子并没有转身,直接道。

“来了,就过来。”
似乎见宋溪一直没有动作,玉无忧转过头,宋溪步子猛地一滞。

“你病了。”
即使是黑夜,宋溪也察觉出了他那苍白唇瓣和无力声音。

玉无忧冷笑。

“你都自身不保了,还有空关心别人。”

宋溪脸色清冷,轻哼。

“我的事与殿下何干,倒是摄政王殿下你这身子骨不似之前了,恐怕吹不得风吧。”

这是赶人走吗?
玉无忧冷冷勾唇,“有意思。”

说罢他转身,盯着河水波涛。

“杨秦,御林军统领杨温之子,擅用长枪,曾打败过漠北勇士呼延烈。
培志阳,郡公之婿,刀枪剑戟皆会,五年前同御林军共击退匈奴五万人之多。
而这仅仅是武选中的凤毛菱角,还有江湖之士武功如何不可而知,特别是那个叫弑天的人,不可小觑。”

“而你,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竟然敢贸然来参加武选,也不知是谁给了你勇气,还有你那个表哥,竟也不劝,愚蠢至极。”

说到这,男子似乎有了些微怒,使得宋溪摸不着头脑。

“照说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碍着殿下什么了?
大不了我在武选中被打死,殿下不还少了个烦心人吗。”

“哼!”

一声冷哼落下,男子玄袍一甩,也没见他如何动作,竟然就已到她的近前!
两人之间距离只剩一寸!

宋溪皱眉,正想说什么,却被男人捂住嘴巴。

“嘘,别说话。
你知道你有多大胆子吗,本王现在真想一只手捏死你……”

“捏死我,不就脏了殿下的手吗?
若殿下今夜找我来就为了斗嘴而已,那我就走了。”

说着,宋溪就直接转身。

“站住。”

男子眸光深幽,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了宋溪的脖子。

“你看,你是多么的弱小。”

宋溪瞪大双眼,怒视他。

“放,开,我!”

玉无忧给了她一个欠扁的表情,使得宋溪心中火气瞬间暴涨!
她知道,玉无忧不会杀她,也正是因此,她才这般的不惧!

女子嘴角一扯,身子直接朝后扬去,顺势躲开了男子这一刻的钳制!

玉无忧冷笑,眸色一改方才冷漠,忽地激动起来。

“来,继续,若你今夜碰着了本王的一根头发丝,就放你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