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张卓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一池青青

角色:尤二姐张卓

简介:一觉醒来,他从一名苦哈哈的社畜变成了荣国府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琏二爷,身旁还躺着娇嫩美艳的尤二姐
此时尤二姐已经怀了他的骨肉,但也因为如此,引得群狼环伺,危机四伏
他当然会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和女人,也会树立威信,夺回本属于自己的地位
不但如此,他还要复兴家族,带领整个家族重新回到巅峰

书评专区

材料为王:计算机专业知识可信的作者,可以凭此笑傲IT相关小说。听说作者身体不好,没法持续写作,太可惜了。

北洋反动派:只有我注意到书名前面有空格吗 404弃

秩序剑主:谁家打的太极拳?奇幻小说开局第二章就来个太极拳,对不起,现在是2019年了,不是吃红薯也能涨魔力的年代了

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

《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4章

4.幕后主使

樱桃回道,“是的,净虚师太,你进来看吧!”

张卓咧咧嘴,真巧,自己送上门来了,还省了道麻烦。

净虚师太虽然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但是跨进门来看到地上躺着的死猫时,也没控制住脸色一变,脚下步子都跟着乱了。

她赶紧低头,双掌合十,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只小野猫是痷里的常客了,经常会过来讨吃的,没曾想会往生在这里,打扰奶奶休养了。”

张卓冷笑一声,“你不看看这小东西是怎么死的?一句‘往生’就算了?”

净虚既不瞎也不蠢,她当然知道这猫死于非命。

“二爷恕罪!今日痷里做法事,实在人多口杂,要查也没处查去。”

这师太倒是精明,一上来就立刻撇了个干干净净。

而且言语态度之间,并没有太把张卓放在眼里,不过只是表面上敷衍而已。

张卓在心里感叹,要是今天是王熙凤的房里也这样死了一只猫,恐怕这师太此刻头都已经磕成两瓣了。

哪里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说些没意义的屁话。

他不想跟她耗费时间,只转头吩咐樱桃,“去!跟师太去取了痷里所有人员的名册过来!”

贾琏虽然平素并不理家,但是一些常识他还是知道的。

这馒头痷既然是贾家的产业,那造册的方式应该也是遵循贾府那一套。

每一个人员进来都会详细备注清楚,诸如从哪里来,谁介绍的,家中成员情况等等。

净虚听了这话,也没有表示任何反对,而是行了礼后,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儿,樱桃就捧着厚厚一本册子回来了。

张卓直接翻到最后几页,查看新进姑子的情况,尤其是在厨房里做活的姑子。

其中有个刚来不久的姑子,名叫智善,刚好也在厨房做事,是秋桐的娘家亲戚。

秋桐?张卓眼前一亮。

“樱桃,去把智善叫过来,就说府里链二爷要见她。”

樱桃答应着,忙忙地跑着去了。

尤二姐现在稍微好了一点,但虽然不吐了,脸色却还是很不好。

张卓安慰她,“别怕,我会找出凶手,替你做主的。”

两人正说着,樱桃已经领着智善进来了。

那姑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脸上怯生生的,神情间都是恐惧,一进门“扑通”就跪下了。

张卓颇为头大,只能无奈地揉揉眉心。

这些人动不动就直挺挺地跪下去,也不管膝盖痛不痛。

但是此时体内贾琏的思想跑出来告诉他,膝盖当然是痛的,但是比起小命来说,膝盖的疼痛简直不值一提。

张卓冷眼观察了一番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求饶的智善,这小姑娘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胆量下毒的角色。

说不定给她一包毒药,她能吓得全都撒到地上去呢!

但他还是冷起脸来,喝道,“你和秋桐什么关系?是不是她让你下的毒!你老实说!”

那小姑娘听了这话,头磕得更响了。

“二爷饶命!我不知道什么下毒的事。我家里穷得吃不上饭了,秋桐表姐跟我娘说了,让我到这里来,可以有饱饭吃,我就来了,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也是个可怜人。

但是可怜并不代表就无辜。

“你最近有没有见过秋桐?”

智善带着哭音,“见过,前几日她来过痷里上香。”

可以可以。

“她是不是趁机给了你毒药?”

张卓问完这话,才发现这个逻辑不通。

秋桐肯定是恨不得尤二姐一尸两命的,但是她并不能事先知道尤二姐会来痷里。

在贾府里晕死过去的人是凤姐,她才最有可能提前知道将会把尤二姐送过来。

但是以凤姐的智商和手段,她万万不会和秋桐合作。

这种合作太容易授人以柄,太危险了。

果然,智善大喊着冤枉,“表姐没有给我毒药,她只是给了我一盒油脂膏,因为我在厨房整日洗菜,手开裂得厉害。”

张卓低头朝地上看去,果然看到小姑娘手上都是干裂的血口子。

他在心底叹了口气,现代社会里,这么小的女孩都在学校里读书,而这里的女孩,这里的女孩,却很多已经嫁做人妇,生子劳作,就这样过完悲苦的一生。

而这智善,虽然暂时还是俗家弟子,但大概率也只能一生孤苦,老死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终究还是不忍心,挥挥手让对方站起来。

但语气依然严厉,“今天先饶你一命,待我查清真相,如果此事果然和你有关,到时就乱棍打死拖出去喂狗!你老家父母和秋桐也都脱不了干系!”

智善听了这话,本来已经站了起来,立刻就地又跪了下去。

“二爷饶命!我爹娘年纪大了,一切都和他们无关。”

这话听着也太蹊跷了!

张卓让樱桃关了大门,起身走到智善身旁,压低了音量,指着地上死猫,“你看看这只猫怎么死的?死得好不好看?那桌上的点心还剩了不少,要是都喂到你嘴里,你说你会不会死得跟这猫一个样?”

智善浑身筛糠一样地发着抖,“二爷饶命!我真的不知道那里面有毒药!是秋桐表姐的丫鬟杏子昨天送了一袋面粉过来,说府里最近会有人过来住,让我提前做了点心备着。还说这个面粉是府里特制的,做的点心只能给府里的人吃,不能给别人吃,不然就要打断我的腿。”

很好很好。

这杏子一定有问题!

现在赶回去让她交代出幕后主使者是谁,差不多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兴儿赶着马车,抄了近路,一路飞奔朝贾府而去,也正因为如此,路上才没有遇到张卓。

他刚进了小院子的门,正气喘吁吁的,迎头就撞上了凤姐。

凤姐朝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天要塌了还是怎的!看你一副急慌慌的样子!”

兴儿抿抿唇,不敢不说实话。

“尤……二奶奶的丫鬟去痷里的厨房要来一碟子点心,但是那碟点心有毒,猫吃了立刻就死了,我赶着回来报信。”

王熙凤捏紧了手中的丝帕,霍地站了起来。

“是谁这么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继续阅读《红楼:我成了荣国府主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