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特种狂龙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都市最强特种狂龙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经年

角色:吴胜苏筱鹏

简介:被敌人称为“麒麟”的最强兵王,因履行承诺来到都市,成为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展开了一段浪漫的爱情风流史
本以为能过着轻松惬意的潇洒都市生活,谁曾想树欲静而风不止,服役时得罪过的暗黑势力接踵而至,为了保护身边的朋友和爱人,他不得不挥起铁拳,走上铁和血的杀戮之途……最终逍遥花丛,直至称霸都市!……

书评专区

星际游轮:几乎所有煞笔作者都认为身体是最重要的科技只是外物,而科技要走机甲,要修炼CNM,脑残

吞噬星空:玄幻类网文的巅峰之作品。很多年依然记得追更看这本小说的爽快和愉悦之情!也开创了起点的订阅记录!这部作品开始创作的时候正是打怪升级文的高热时期。现在大家审美疲劳,阅读欣赏转变,因此而认为老套路不能给高评分无疑是有点刻舟求剑了!经典爽文没有明显缺点,唯一可以稍微说不足的就是因为连载的写法,造成悬念稍有不足。龙空文青小资多,对于连载大众爽文评分过低。个人认为网文出于网络,生于大众,还是应该是大众的体验感为主要评论依据。个人评分:9.3! 文学角度评分网文几千本也许,也没一本值得评分的,这种评分在龙空没有意义。这一点与豆瓣电影评分是不同的。网文的功能第一位是娱乐,电影是复合功能。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有读者说因为女作者写的所以家庭关系很可怕,我倒觉得这很写实。就算是在普通家庭里,父母也会有比较偏爱的孩子的。至于可怕什么的——因为嫉妒或者扭曲的性格就把婴儿往楼下摔的新闻看过没?不是说别的,在重男轻女的社会里,天差地别的待遇决定了很多人内心会被嫉妒或者不平扭曲,人一旦穷困,对生存资源的争夺很容易让本来善良的人们面目全非起来。所以这种一开始夹杂着小心思小算计又有着浓厚亲情家庭关系非常真实。就算是现在也是一样的,难么多豪门恩怨,不就是为了资源分配和财产吗?我倒是觉得写种马文开后宫还以为大家和谐相处的人才可怕,如果自己的父亲有那么多小三小四和私生子,有几位大喊后宫最萌的男读者能欣然接受呢?

都市最强特种狂龙

《都市最强特种狂龙》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二章 还敢到家里来

“溜你大爷,滚!”

拿到钱包后,三角眼子顿时露出狂喜的笑容,不耐烦地朝着吴胜挥手驱赶。

吴胜却没有离开,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对面两个。

见吴胜还站在原地,三角眼眉头一挑,咧着嘴骂道:“还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没你的事了,快滚,否则打断你狗腿!”

“怎么没我事啊,好歹我也帮你了一把啊,你也给我分点呗。”吴胜抬手搓搓手指,微笑着说道。

“骡子,给他点教训,让这小子长长记性!”

男子朝着身边肌肉男使了使眼色,然后开始翻钱包,从里面摸出一张张百元钞票,不时吐出舌头添着嘴角,发出啧啧的感叹声。

骡子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五大三粗,左右晃动着脖子,颈骨咔咔作响,肌肉虬扎的两条胳膊环抱着,展示着他强悍的身体素质和力量。

骡子站在吴胜面前,咧着嘴冷笑,冷不丁的挥出一拳,重重地砸在吴胜脸面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嘿嘿!

岂料吴胜并没有喊痛,而是发出一阵冷笑。

骡子心下惊然,低头一看,却见吴胜的脸面并没有被打爆,反而他的拳头被震得隐隐作痛,就好像是砸到一块钢板。

“准度练的不错,可惜力量太差。”

吴胜颇为失落地摇摇头,猛地抬手抓着骡子男的脸,然后用力往墙上一按。

咚的一声重响,骡子的脸直接撞在墙壁上,鼻梁骨整个塌陷,鼻血从两侧喷出来,痛得他哇哇大叫。

“靠,非揍死你不可!”

骡子挣扎着爬起来,血水模糊的眼睛睁开一道缝,窥准吴胜所在的位置,怪叫一声,挥拳砸了过来。

见骡子凶神恶煞地冲过来,吴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先是闪电般转身,然后飞起一脚踢中骡子的腹部。

下一秒,骡子整个人像一枚发射的炮弹般撞向对面墙壁,直接把墙壁撞出一个巨大凹陷,无数的裂痕以骡子中心朝着四周蔓延。

“唔唔……”

骡子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粗壮的身体有大半个陷入墙壁里,血水沿着他的嘴角不停地滴落下来。

三角眼本打算看一场好戏,哪里料到强悍的骡子竟然被吴胜一脚踢飞,而骡子竟然连对方的身体都没有碰到。

“我的妈呀!”

三角眼吓得跟针扎似的跳起来,尖叫一声,想要逃跑,却被吴胜伸手按住肩膀。

一股巨大的气量从吴胜的手底涌出,无论三角眼如何挣扎,都无法移动身体分毫,就好像肩膀上压着千斤重量。

“跑什么啊,我们还有事情没谈好呢。”吴胜露出邪魅笑容。

“大……大哥,我错了,钱都给你!”

三角眼登时吓得跪倒在地,想要口袋里摸钞票掏出来,却因太过害怕,双手抖的厉害,怎么样也取不出来。

吴胜最恨的就是栽赃陷害,难以抑制的愤怒令吴胜血脉偾张,右手猛地抓着三角眼的头发,直接一记头槌撞击他的脸。

这一击力道极大,不仅三角眼的鼻梁彻底断裂,就连满嘴的牙齿都撞得蹦落,鲜血四溅,痛得他哇哇乱叫。

三角眼双手捂着脸,血水沿着十根手指流淌下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眼前黑影一晃,整个人倏的一声倒飞出去,同骡子撞在一起。

哗啦!

整堵墙壁瞬间被撞塌,三角眼和骡子两人被砖块湮没,仅能看到他们俩的手从砖块中伸出来,无力地抓着。

用手机报警之后,吴胜将其扔在地面上,起脚踩得粉碎,转身离开,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

江州位于江南省最富饶的地区,中间有一条著名的大江横穿而过,河运商务极其发达,人口将近七百多万,在华夏国算得起准一线的大都市。

如果不是照片上有详细的地址,想要从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里找到战友的妹妹,恐怕堪比大海捞针。

花费整整二十多分钟,吴胜终于顺利地来到战友的家。

可是出现在他面前的并不是普通的民房,而是一座前有草坪车库后有游泳池的二层独幢别墅套房。

吴胜顿时犯了迷糊,他记得苏筱鹏曾说他的家是很普通的啊,正因为家里穷,所以才被家人送来当兵的。

为了慎重起见,吴胜再次核实了地址,没错啊,地址所指示的位置正是这幢别墅所在的位置啊,连门号牌都是一样的!

百思不得期解,吴胜只得按响别墅门的电铃。

“来了来了,谁啊?”

一个和善的女子声音响起。

别墅门打开,一个系着围裙体态略显胖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吴胜面前。

中年妇女看到吴胜,立即露出警惕之色,好奇地问道:“请问你找谁?”

“阿姨您好,请问这里是苏筱鹏的家吗?”吴胜礼貌地问道。

听到苏筱鹏这个名字,中年妇女警惕的眼神顿时放亮,重新审视着吴胜问道:“对啊,你是大少爷的朋友吗?”

大少爷?

好嘛,这个混帐苏筱鹏,竟然敢骗我说他是穷困人家子弟,还说的那么栩栩如生,说什么全家有时都轮流穿一条裤子!

“我是筱鹏的战友,今次是专程来替他回来探望的。”

可是想到苏筱鹏惨死在眼前的场景,吴胜心里又是一悸,他连忙不再去回忆那个片断,免得失神落泪。

见吴胜是苏筱鹏的战友,中年妇女连忙打开别墅门,神色欢喜地引着吴胜进屋。

绿油油的草坪,豪华的落地玻璃窗,院中还栽着几棵棕树,将灼热的阳光遮挡住,撑起一片片荫凉。

“请喝咖啡。”

安排吴胜坐在沙发上,中年妇女给他倒了一杯香气浓郁的咖啡。

吴胜连忙道谢。

“请问家里就您一个人吗?”吴胜好奇地问道。

“不,我和小姐住在一起,老爷和夫人现在旅居国外,半年才回来一次呢。”

中年妇女又端过来一盆点心,笑容慈善温和地说道。

“小姐?筱鹏的妹妹吗?”吴胜连忙问道。

“对啊,小姐这几天都因公事出差,今天好像就要回来吧。”中年妇女抬头看了看挂在瓷白墙壁上的钟表,满脸期待财嘀咕着。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汽车的引擎声。

中年妇女脸色大喜,连忙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是小姐的车,她回来了!”说着,中年妇女神色欢喜地迎了出去。

不多时,外面就响起一个年轻女子愠怒的声音:

“今天真是倒楣,李婶,你等会泡一缸柚子水,我拿份文件回公司,回来我要泡澡冲冲晦气!”

听着外面女子的声音,吴胜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皱着眉头,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啊!

很快,李婶带着年轻女子走进别墅大厅,李婶还满脸欢喜地指着吴胜介绍道:“小姐,你看谁来了!”

当吴胜跟年轻女子的眼睛对视在一起时,两人几乎同一时刻呼喊了一声:我去!

原来站在吴胜眼前的年轻女子,正是他在火车站遇到的白领美女,想不到她竟然就是苏筱鹏的妹妹,苏筱颖。

下一刻,苏筱颖直接拎过放在旁边的扫把,举着就砸向吴胜:

“好个胆大包天的臭流氓,在火车站还不够,竟然还敢到我家里来,看来我不打死你!”

然而身为兵王之王的吴胜岂是苏筱颖能够打得到的,但他心里却暗暗叫苦,老天怎么这么不开眼,他偏偏担心什么,事实却偏偏往那个方向发展!

“你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那样的!”吴胜只得边躲避边说道。

“解释你妹,今天要是让你走出大门,我苏筱颖今后还有什么脸面活着!”苏筱颖抓着扫把不知疲倦地追打着吴胜,高跟鞋踩在高级地板上的声音清脆悦耳。

见两个绕着沙发转了十几圈,李婶实在是看不下去,连忙上前将苏筱颖给抱住,劝道:“小姐,你和这位先生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李婶,你放开我,我和他没误会,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苏筱颖拼命地挣扎着,一双杏眼怒气冲冲地瞪着吴胜。

“可是他是大少爷的战友啊,是专门来探望我们的啊!”

李婶也被搞得有些糊涂,只得将吴胜的身份报了出来,希望能有些缓和。

听到李婶这么一说,一脸盛怒的苏筱颖突然安静下来,眼神迷惘好奇地盯着吴胜:“李婶,你刚才说什么?”

见苏筱颖冷静下来,李婶连忙介绍着吴胜:“小姐,这位吴先生是大少爷在部队的战友,今天是专程代替大少爷回来探望我们的。”

吴胜见苏筱颖终于冷静,不由得暗松口气,看来这误会终于是有机会解释清了。

“呸!我哥怎么会有这么臭流氓战友,一定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我哥的事情,假装是战友来勒索我们的!”

然而事情并非吴胜想的那么简单,苏筱颖压根就没有相信他,再一次挣扎着抓着扫把要扑向吴胜。

吴胜见事情还真解释不清了,突然想到他还有照片,于是连忙将照片掏出来摆在苏筱颖面前道:“我真的是筱鹏的战友,这是他交给我的照片,现在物归原主、”

拿出照片的那一刻,吴胜心里暗骂苏筱鹏脑子有毛病。

他妹妹都都二十三四岁了,出落的这么亭亭玉立,偏偏要随身带一张初中时期的照片,这女大十八变,他怎么能认得出来啊!

苏筱颖美目瞟了眼那张皱巴巴的照片,柳眉登时一坚,一把抄过来,恨恨地骂道:“臭哥哥,我有那么多漂亮照片不带,他偏偏拿我初中最丑的一张,真是气死我了!”

说着,苏筱颖就把那张照片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然而就在她扔掉的那一刻,一阵好似野兽怒吼的声音爆起,苏筱颖和李婶两人吓得赶紧捂住耳朵。

吴胜却像拾荒的乞丐一样趴在垃圾筒旁边,将那些揉成一团的照片捡出来,小心翼翼地将它捋平,用掌心压实。

“你喊什么,神经病啊!”

着实被吴胜刚才那一声喊吓了一跳,苏筱颖顿时翻了翻白眼。

吴胜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将照片上的灰尘给吹去,尽量将每一道皱折给捋平,这可是他的好兄弟苏筱鹏最心爱的一张照片,也是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

见吴胜像擦拭稀世珍宝地用手指抚着照片,触摸着照片中的自己,苏筱颖顿时涌起一阵异样的感觉,但还是用傲慢的目光盯着吴胜,问道:“说吧,我哥让你过来找我做什么,是不是想让我给你一笔钱或者安排个工作?”

眼睛里涌动的泪点渐渐散去,吴胜在苏筱颖的身上看到苏筱鹏的影子,神色坚毅地说道:“不用了,你哥哥早就给我安排了一项工作,当你的贴身保镖,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你的人身安全就由我负责!”

“什么,我的人身安全由你负责,你是不是在搞笑?”

苏筱颖见一个脏兮兮的素昧蒙面过的陌生人竟然开口要负责自己的人生安全,顿时觉得无比荒唐。

心道苏筱鹏究竟犯什么混,竟然让这么一个奇葩过来找自己,简直荒谬。

继续阅读《都市最强特种狂龙》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