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我的驱魔生涯》小说免费全文阅读资源!

小说:我的驱魔生涯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流月年华

角色:冯老爷子倪歌

简介: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鬼呢?
倪歌蔑视:“没有鬼,我这驱魔人难道是装饰!”
举头三尺有神明
看风水,抓厉鬼,我倪歌身边从来不缺这些事情
地宫厉鬼出来了吗?呵呵那可是修炼的仙丹哈!

书评专区

我的美利坚:文笔又水又差……小说时间段是南北战争后美西战争前,男主出游伴随着五十个西装墨镜保镖。注意到没,这是什么时代的画风,然后墨镜是什么时间的玩意儿?这是披着架空历史皮的爽白文

佞:猪脚具有一切贪官的特点,具有一切奸臣的潜质,作为一个以爽为主的网文猪脚不会讨喜,但是和本书的题目确是很呼应,很准确!适合功力深厚的老读者看

唐砖:唐砖(作者:孑与2,字数:446.4万字)题材:历史 穿越 屠版文 生活流 凡人流主角经历及性格:云烨穿越至李世民时期,野外结识程咬金之子,献上粗盐提纯法和土豆,获得进入统治阶级的通行证,和一般种田文差不多,就是不断献出科学技术、开办学院,推行格物(自然科学)….因为是大唐,自身强大国力和主角各种开挂,全书基本顺风顺水、主角从少年顺到结婚生子顺到年老退休。主角全程舔李二、太子皇子都是主角基友,观音婢充当母亲来管教。背靠大树好乘凉、脚踢蛮夷,拳打棒子日本。情节:B+文笔:A-感情:B-人物刻画:C新意:C压抑度:S++总评:B-评:作者孑与2,起点白金作者,其作品日常屠版,但我看了两本只想说:“就这?”。1.感情戏完全垮掉了,且雷点很多,送女都是日常操作了。2.新意约等于零,这情节和《初唐房二传》也太像了吧,都是无脑跪舔皇上,献上各种发明,脚踢日本,拳打高丽。(至少晴了大大的感情戏还是在线的)3.人物约等于智障,男主日常圣母婊,权谋争斗什么的都是过家家。4.从《唐砖》刮起来的妖风使历史文这个领域出现了大量换皮tvb言情剧,带坏风气,差评。5.只剩下点文笔了。女主方面(来源:http:\u002F\u002Ftieba.baidu.com\u002Fp\u002F6973915513(@堇耳淼川 #6))1、李安澜(雷),受冷遇的公主,长得和主角前世妻子一样,第一次见面主角抛弃前期的多智形象,化身猪哥(很崩)。权力欲望大,前期看不起没实力的主角,之后主角发达又后悔了,下药把主角强上并怀孕,为了追求权力脱离皇宫要求父王将自己嫁到南边土人,并笃定主角会帮她。2、辛月 仕女 主角名义上的正妻3、牧羊女 突厥女人 傻傻的 被主角放在外面管理草原产业4、叮当 李安澜侍女 暗恋主角 后期作者想起来拿一章收了(戏份很少)其他雷点(粗略):1、武曌被送给了狄仁杰,武曌在这本里算主角徒弟(萝莉),描写还算多,虽然算不上女主。(算不算送女因人而异)2、有个日本女反派,设定的很漂亮,一直和主角做对,该女和男主对峙过程中也有点被折服的意思。文中也明文多次强调她是处女,我以为她最后会被主角收了。结果,最后的下场是和侍女2人落于海外荒岛,被一个主角之前的对手捡到,主仆2人被绑在架子上破处,那反派还感叹流落荒岛都能捡到两个处子。结局以老太太的样貌和主角相见。

我的驱魔生涯

《我的驱魔生涯》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三章 县长儿子的怪病

“这事情说来话长。县长的儿子李宝富,一个月前上咱们这乌龙山上游玩,回来后整个人都变了。白天发呆,晚上就在房子里蹦蹦跳跳。医院说是精神分裂。不过今天看到你的本事我确不这么认为了。”二舅邹着眉头说道。

我明白了二舅的意思。二舅是县长的秘书,说明白了就是依靠着县长才有权利。

几分钟的路程,车就开进了县委家属大院。县长的房子是一座二层的复式楼。

下了车,我顺着二舅所指的大门一看,心里顿时有些疑惑了。

“倪歌,怎么了?”二舅看我停下脚步,连忙问道。

“还不确定,我们进去看看吧。”我摇头说道。

二舅看了我一眼,转身敲响房门。开门的是一位三十多岁一脸悲切的县长夫人。

“付秘书,你来了,老李他刚去办公室了。”县长夫人嗓音沙哑的说道。

“我是来看看宝富的,这是我外甥,刚从青云观回来。”二舅将我引荐了出来。

县长夫人凝视了我一眼,又疑惑的看了看二舅,脸上露出几分犹豫。

我微微一笑:“大姐,你这大门,每天晚上十二点是不是就会莫名其妙的响起敲门声。宝富应该也在敲门声响起后才会变得狂躁吧!”

我的话让县长夫人的表情顿时将信将疑起来。旋即一咬牙抓住我的手:“大兄弟,宝富就在楼上,你来看看吧!”

这县长夫人犹如抓着救命稻草,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就往二楼的卧室里带。

打开门,就见屋子里一片狼藉。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被五花大绑的绑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瞪得溜圆。我们三人的到来也没有引起他丝毫的反应。

县长夫人刚要走过去呼唤,我赶忙伸出手拦住低声说道:“你们先出去。”

县长夫人和二舅对视一眼,相继走了出去。

我缓缓的走到宝富的身边。目光仔细扫过,终于发现一根褐色的毛发夹杂在这宝富鬓角头发之中。

看见这根毛发,我的心里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情了。

出门,看着县长夫人和二舅急切的目光。我微微一笑:“大姐,别急,今天晚上你准备好火盆和灯笼。再去买两只公鸡,这公鸡一定要家养的土鸡。等到夜里,我再过来。”

“这些都没问题,不过这公鸡是不是家养的该怎么分呀?”县长夫人问道。

呵呵!“县长家里的,这你就不操心了,我来准备,今天晚上我和倪歌一起来。”

出了门,和二舅约好晚上。我便往集市上走去。

到目前为止,除了师傅留下的一本《布衣神术》,身上连个家伙事都没有。晚上要做法,自然要备上一些东西。

小县城的闹市不比城市的繁华,却也是五脏俱全。特别是关于辟邪安家的东西尤其丰富。

集市上,买了些朱砂和黄表纸。再往前走,一溜地摊全都是些铜钱,罗盘一类的。小贩更是卖力的推销。

“上好的青铜罗盘!高僧开过光的,便宜卖了,十块钱一个!”

“辟邪铜钱,辟邪桃木剑。货真价实,青云观出品,买一赠一。”

对这些,我只有呵呵了。罗盘用青铜,高僧开光哪个不是天价。铜钱和桃木剑就更离谱了。那铜钱上还有红色的粉末,明显是刚出炉的。桃木剑的材料和桃木那是没有丝毫的亲戚关系。

就在我打算回去的时候,忽然在一个摊位上看见了一面破旧的铜镜。这铜镜上满是斑驳甚至在镜面上还有一条细微的裂缝。上面裹着厚厚的灰尘,被摊贩随意的丢弃在脚边。

真是宝物蒙尘呀!虽然这铜镜上面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却依旧不能掩饰他曾经是一件法器的历史。这铜镜角刻画着符文。光看着符文的落笔就是大家之手。虽然是残破了。却是那些假货没有可比性的。

“老板你这的东西贵不?”忍着激动,我走上去搭话。

那摊贩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白了我一眼:“你这后生是怎么说话的?我这的东西都贵,你看看这些可都是古董来着!”

呵呵!我笑着蹲下身子,随手拿起摊位上一面铜镜。“这个怎么卖呀?”

老板随口说道:“三千!”

额!“我说老板你真的把这个当古董卖呀!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到旁边几百搞定的了。”

这老人这才认真的看看我:“我说后生呀,这古董是绝对的真货,你要是诚心想要的话,这样吧,五百一个。你看怎么样,可着这条街,你也找不到第二个价钱了。”

我摇摇头:“这价格,还是高了!我就是拿着去充当下门面。再说了你这个也做的太不像了。”

说着话,装着不经意的,我伸手将老板脚边的铜镜拿了起来:“这个还算是蛮旧的,就是镜面裂了。得了,老板给个价。”

没想到这老人直接一把抢了过去:“这个不卖,后生呀,这可是老汉我的镇宅之宝。”

我摊摊手,无奈的站起身:“那算了,看来我也只有在其他地方随意淘一个差不多的了。”

老汉的反应其实也让我挺无奈的。心里虽然想要,不过既然别人不卖那也就是说这东西和自己没什么缘分。

老汉见我真的站起声,扭头就要走的时候忽然就开口了:“后生呀,看来你也是识货的,这样吧,这东西虽然我老汉也舍不得,不过要是价格合适卖给你也没什么。”

也是我经验不够,这老汉哪里是不卖,分明是钓高价罢了。

我转过身微笑着说道:“那老板说个价我听听。”

老汉摸摸下巴,嘴角闪出一抹老狐狸般的狡黠:“呵呵,这东西你要是三千给我的话,我就卖给你又如何。”

“您老和三千有仇是吧!这铜镜哪里值得了这价格。我这只有六百,你看要是合适我买了。”我没好气的掏出钱包,仅有的六张红票子外加十几块钱零钱,一并当着老汉的面打开抽出,放在了摊位上。

老汉装作肉痛的说道:“这那行呀!这铜镜他怎么也得小两千吧,这才六百多实在是太亏了!”

我叹了口气,伸手就要拿起那六百多元钱。就在这时,老汉忽然很是敏捷的先我一步把那钱拿在了手上。

“算了算了,看你这年轻后生也不容易,我就吃点亏给你的了!”老汉一脸肉痛,心里却是乐开花了。这铜镜在自己家也扔了有些年头。自己早就找人看过。不过是大路货。再加上上面有裂纹,更是卖不出去。

呵呵,我心里也很是开心,没想到就这样拿上了。拿起铜镜放进口袋里转身离开。

桃木剑是买不上了。不过可以让二舅弄些桃木棍子也不是难事。

离开市场,刚想拿出电话,就听到后面有人喊道:“哎!这位兄弟等一下。”

我转过身却见到一个穿着中山装,略显婴儿肥的中年人。

“兄弟,你在集市上买的那面铜镜,可以转卖给我吗?”那中年人见我转身立即急切的问道。

一说铜镜,我还以为碰到仙人跳或者老板反悔了。现在看来这中年人也是个识货的主。

“抱歉,不卖。”我微笑拒绝正要离开。

那中年人却是一个健步挡在我面前:“兄弟,那铜镜你拿着也没有什么用处,我可是有大用的。这样这铜镜我出双倍价格。”

我有些不悦的皱眉:“我再说一遍不卖。”

“任何人都有一个背叛自己的价格,十万,把东西给我。”

这声音很好听,却有些冰冷,有些高高在上,戏弄人间的感觉。再看说话的人,是一位绝对的美女。鸭蛋脸上精致的五官。虽冰冷,却依旧掩饰不住那份绝世的魅惑。

就连我也不由得有点失神。不过片刻便冷静了下来。“不卖。”

“二十万。”这冰美女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见我依然没有搭理的意思再次开口:“五十万,你不要太贪了。这五十万就是你一辈子也挣不到吧。”

呵呵,我洒然一笑:“我不贪,所以也不会卖,莫以为钱可以解决一切。”

那婴儿肥的中年人却是脸色难看起来:“兄弟,有些东西是你不配拥有的,有些人也是你得罪不起的。”

一阵无形的压迫在这中年人的话音落后猛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无量天尊!”我猛然一声道号念出。灵力运转。压力瞬间消失。再看这中年人蹬蹬退后数步。额头上大汗淋漓。

哼!我心里有些恼火。这人也太猖狂了。我若是普通人被他的气势一压,最少也要大病一场。要知道修练玄学的人,精气神是朝着实质化的方向演练。用气势压人自然是指全方面的碾压。普通人哪里承受的住。

“兄弟别生气,是我莽撞了!对不起。”这中年人赶忙惶恐的道歉。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中年人再看看那个冷冰冰的女人:“莫要把自己看得人太高了。”

说完话,我转身就走了。自己可不想和他们有什么因果。那胖子是玄学界的,面相上变数太大。那冷冰冰的女人额头灰暗之气弥漫,直达天宫,在额头上形成一道奇怪的印记。

继续阅读《我的驱魔生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