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这个诸天不一样》求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这个诸天不一样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陌子烟灰

角色:莫方苏砚安

简介:
我也曾在北凉与徐凤年共饮绿蚁酒
也曾在书院看过那遮天蔽日的极夜
亦是同范闲在那朝堂之上斗酒诗百篇
给那只小怪兽一个完美的婚礼
也与叶凡共面黑暗动乱
踏天的伟岸也有幸一观……
行走在诸天万界之中,只为红尘炼心,我本想与世无争,你们却非要逼我,那没办法,我只能先拔剑把你们砍了再说
雪中,将夜,庆余年,龙族、遮天,仙逆……
ps:第一个世界原创(作者头铁),希望读者大大们都能看看,总也是心血啊!

书评专区

火影之喜当爹:昨天刷起点书单在一堆火影同人里发现唯一能入眼的一本,重生佐助他爹,相比同行主角不那么猥琐(TM想看点正经点的主角那么难,一个个都是我立刻想他赶快被人打死的臭屌丝),文笔也还行。一上来就开了万花筒,就不知道怎么刷永恒。目前正在三战,刚打服砂忍,期待后面 ,干粮+ ,顺便推荐下书客的日在火影和火影之传说,很好的火影同人

欧克暴君:就你还绿色瘟疫?当你的人类去吧,一星好评送给你

退役神探:作者的超警美利坚还是挺牛逼的,半本仙草。坚持那种风格还不错,这本嘛…差。

这个诸天不一样

《这个诸天不一样》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莫方看着眼前这所临时住所,一座有些破旧的的小草屋。

叹了口气,让他这么一个生性懒散的人这么费尽心力的布置一切,真的是太难为他莫方了!

但是每每想起在不远的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莫方还是不得不强打起精神,饮了一口仅剩不多的酒,提起放在脚下的一大包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的布囊,向着草屋走去……

“……”

时间过得很快,莫方端着一盆大骨肉,蹲在门槛上,看着不远处的白云夕,就着美色,大口吞咽着碗中的肉块。

“.……”

“你为什么要帮我?”

闻言,莫方停下筷子看了眼白云夕,翻了个白眼,便是转过身接着对付碗里的肉。

白云夕并没有被气到,反正是接着用淡淡的语气问着:

“看你的样子,对我的身份应该是相当清楚,你这么惫懒的人会主动找麻烦的事?仅凭一囊未满的酒?”

白云夕心中疑惑不少,所以她便也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没有为什么,想帮也就帮了。”

莫方看着已经空了的碗,满足的摸了摸肚子,砸吧砸吧了嘴,有些回味,又是拿起一旁的酒囊,刚想打开,却是突然想起,里面的酒早在数个时辰之前便是被自己忍不住的饮完了!

又是想起要不是被某位“豪横”的女侠抢走的那些,想来应该是可以撑到现在的,嗯~,应该吧……

明明答应了的,结果还是抢了“我”的酒,想到这里莫方就有些气愤,不过好在,没酒喝的日子也没有几天了……

看着莫方那一脸“不想说话”的表情,白云夕也是没有再度开口,只是在心中默默道:

“看来你的秘密不少呢!我等着你把秘密讲出来的那天!”

“………”

莫方:“?呆??很呆??阿呆”(灬°ω°灬) ???

“……..”

时间逐渐流逝,天穹之上逐渐被夕阳的余晖布满,灿烂的红光唯美而又孤独。

但,此刻的莫方的是完全没有在意眼前的风景,看着天上盘旋的苍鹰,听着响亮的鹰鸣,把视线转向远处的地平线,尘埃飞扬,一队身着黑甲的精锐骑兵缓缓出现在地平线之上。

莫方看了眼白云夕,仰了仰头。

白云夕臻首轻抬,小嘴微启:

“玄甲军精锐——玄甲卫!”

“玄甲卫,十二人为一小队,带队者为队长,即是指挥,通常也会是整个小队中实力最强者,而后两个副攻手,持盾执矛,可辅攻,单主守!再之后又是两人,手持狼筅,负责阻敌!再后,便是四名长枪手,左右各二人,作为进攻主力!最后两位则是手持镗钯,保护侧翼!以及最后的后勤队员!”

这是玄甲军内最常见、也是最实用的队列,但世间知道这队列的人无数,但,唯有玄甲卫可以做到,让世间褚国都因为忌惮他们,而特地训练针对“玄甲卫”的军队。

但,无论如何,玄甲卫一直都是战场上的绞肉机。从来如此。

白云夕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叹了口气!

“现在,你还要帮我吗?虽然你这几天的布置不少,且这里也不是玄甲军的主场。但,这可不是你可以毫发无损从这离开的原因!”

莫方看着白云夕有些认真的脸,却是轻笑出声,同时心底也是暗暗腹议:

“没错,玄甲卫确实强大,一如我曾知道的那般,但最后活生生将他们番号都给屠没了的,还是你这个战场上的——“血衣”啊!”

白云夕看着莫方笑出声来,秀目一凝,最终却是没有再说什么,直接用脚一挑,将地上一直放着的包袱抓在手中,接着从中拿出一个异常精美的小瓶子,毫不在意的直接扔给了莫方。

莫方十分帅气的接住瓶子,先是疑惑的看了看白云夕,见后者微微点头,这才打开盖子。

盖子才拔出,马上就有一股显然是上了年份的酒香就有逸散开来。

莫方眼睛一亮,抬头看了看白云夕,又看了看手中精致的酒瓶,眨了眨眼睛!

白云夕瞥了一眼故意卖萌的某人,语气不带半点波动的说到:

“别装模作样了,要喝就喝,毕竟这也有可能是断头酒!”

“哈哈!”

莫方毫不在意白云夕的话语,直接笑嘻嘻的抿了一口酒,看着远方已经走过一半距离的“玄甲卫”!马蹄践踏大地的声音已经入耳!

但,莫方脸色不改。缓缓的站起身来,活动身体,伴随着骨头碰撞发出的“嘎嘎”声,他自信的声音传入白云夕的耳中。

“你说这话我可是不太认同,毕竟我这辈子还没有打算这么早就结束!”

话语刚落,莫方便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连串东西绑在了身上,走到白云夕面前直接拉住她向身后的山林中奔去。

“……”

被牵住了手,虽然晓得事出有因,但,白云夕还是感觉有些异样,不知是不是身上的伤实在没有好,白云夕的心跳好像要比平时快上那么些许!

莫方现在可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其他的,此刻他的脑袋已经开始了飞速运转,而他整个人似乎也受到了影响,眼中的懒散包括其他一切感情都是开始消逝,最后莫方那双本来就黑的眼睛,在这时也是变得黑暗与深邃……

背后的白云夕像是察觉了什么,毕竟是曾经的超一流高手,就算是身受重伤,但起码以前的眼界怎么都是还在的。

白云夕在莫方刚开始发生改变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只是她选择沉默,暗暗的观察一切,眼睁睁的“看着”莫方身上属于人的那部分开始消失,到最后完全变成了一件冷冰冰的兵器,不,或许应该是冷静的——野兽!!!

——

没错,莫方现在的状态很是奇特,一半是因为他一直隐藏的另一面,而另一半则是他从那枚玉简上获取的东西——“猎杀者的本能”!

嗯,没错,就是你想的那种技能类的东西,但这个要衰一些,因为这玩意是“一次性”的!

这是那朵彼岸花上落下的一缕异常猩红的气息。莫方当发现这东西的用处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想要怎么才能把这东西利益最大化。

根本都不用犹豫,从知道这东西用处之后莫方就已经下了决定——“来多少,杀多少”!

“……”

当莫方带着白云夕消失在山林中的时候,“玄甲卫”也是冲到了小屋前。

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人。

十二人都是干脆利落的翻身下马,迅速分散,隐隐将小屋给包围了起来。

这时,一个脸上带着一道伤疤的粗壮汉子打了一个手势,众人看见点了点头,默默将手中的兵器紧了紧。

而后伤疤脸汉子向着身后一个脸特别黑身材又显得非常瘦小的男人做了一个手势。

黑脸瘦子点了点头,拿出一个特制的哨子,有规律的吹了起来,声音清澈。

而后空中便是传来一声清彻的鹰鸣,声音传来的方向,赫然就是莫方和白云夕离开的方向。

黑脸瘦子看了眼疤脸汉子,又是点了点头。

疤脸汉子看见却是皱了皱眉,又是仔细的观察了一圈眼前的屋子!

紧接着,疤脸汉子眼中流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机,左手猛地向前一挥,几乎就在同时,弩箭出鞘、长矛脱手、弓箭出鞘的声音同时出现,而后本就破旧的屋子里便是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洞。

“……”

当疤脸汉子再次握拳做出停止的指令时,房屋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箭眼。

疤脸汉子便是这支“玄甲卫”的统领,姓赵,名字却是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只记得当自己无数次从战场上活着下来后,身边的人便是喊他——赵阎王!

他感觉蛮喜欢的,也就去了个字,“赵阎”这名字也是一直用到现在,当然从身后这个黑脸瘦子总是叫自己“疤脸赵”后,他就觉得名字这东西没有意义了。

而在他身后的黑脸瘦子便是副统领,同时还是队伍中的“后勤”!他也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名字,直接就是喊“泥猴子”喊到现在!

但,在战场上向来雷厉风行的“赵阎王”此时却是难得的出现了犹豫,他在犹豫是否需要进去眼前这个破旧的屋子里。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里面一定藏着危险,贸然闯进绝不是什么好事,本来泥猴子已经确定人已经离开,绕过屋子继续追击就是了。

但是,由想起离开军营时,将军的再三命令:

“不论如何,她一定要死!她不能回去,她如果回去了,那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想到这,疤脸赵就有点头痛,就算是明晓得眼前的就是一个“陷阱”,他们也必须踩进去,因为他们不能留下一丝其他的可能性,但如今时间又不足,目标很有可能已经离开,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想到这里,疤脸赵眼里就露出一丝决绝,看着眼前的房屋,打出了前进的手势。

众人都是完全没有犹豫,将手中兵器换过,套上头巾,罩住口鼻,便是小心翼翼的向着房屋摸进……

离小屋最近的是两个长枪手,自然也是他们最先来到小屋的门口。

两者对视一眼,又是向着身后做了一个手势

紧接着从身上拉出一条极细的黑线,线头带着一个镖头,长枪手一顿,瞄了一面身后,直接将手中的镖头掷出,不带犹豫的便是闯进了屋内,后者同样也是紧随其后,只留下完全没入身后树内的绳子不断摇晃着……

“直到,某一刻绳子突然绷直,屋内也传来凄厉至极的惨叫声。”

赵阎猛地抓住背后的兵器,却又没有拔出来,手臂上暴露的青筋和他此刻脸上冰冷的神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但他能够忍住,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忍住,当他从愤怒中醒过来,准备再度下令的时候,虽然时间极短,但,眼前众人的位置已经发生了变化。

“给我停下!”

一声怒吼从赵阎口中传出。

但,总归还是慢了些,身边的另两位长枪手包括一名侧翼已经是到了屋子门前,就在他们听见赵阎怒吼的时候,猛然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刚刚有多冒险。

当即,三人马上便是打算退出来,这个时候莫方耗费数天的真正成果显露了出来。

“pong~pong~pong~”

接连的三声巨响,震耳欲聋的同时,一股热浪夹杂着无数的铁器碎片猛然席卷至众人身前。

最先反应过来的“泥猴子”,一拍旁边的马儿直接将其拍到在地,而后躲在马的身后,将其当做肉盾。

赵阎紧随其后,举起身后两人的盾牌,将三人保护在其后。

“……”

但是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离得最近的三人直接倒地,满身鲜血伴随着密密麻麻的血洞缓缓的浸湿了衣服。

除了他们,其余众人有个倒霉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无数的碎片中,其中一片,直接划过了他的喉咙……

其余人等也是背上不同程度的伤势。

“马儿痛苦的嘶吼声,房屋燃烧噼啪声,队友垂死时鲜血涌动的声音,以及一直沉默的众人!”

赵阎眼中的理智逐渐消散,怒火将要吞噬他的心智,身旁的众人也是等着他一声令下,便是去将仇人“剥皮抽筋”!

赵阎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就在这时,身后的泥猴子沉默的低了低头,缓慢的将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拔出的长剑缓缓入鞘,剑鞘与剑刃之间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而这也将众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泥猴子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赵阎。

赵阎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怒火给完全吞噬,冷静、理智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赵阎把拳头松开,看了一眼眼前的众人,缓缓道:

“给我求援!!!”

这四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赵阎说完便是闭目低头,看似没有了任何气势!但,泥猴子知道,这个战场上的“阎王”的杀意已经快要溢出来了!

“.……”

“…………”

而,这个时候,不知多远处,本在奔袭着的莫方,听见背后隐隐约约的轰鸣声,冷酷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

继续阅读《这个诸天不一样》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