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医仙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都市至尊医仙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青椒茄子

角色:杨皓方俊杰

简介:他是至尊强者,妙手医仙,两年后重回都市,却看到曾经的仇人和自己的老婆举办婚礼……一个个敌人被他摧垮,但也有一个个美女朝他扑来
——醒掌杀人剑,醉卧美人膝,这是一个王者归来纵横都市的故事

书评专区

白学时代:真的服了你们这群人,如果这本书真的有问题的话,可以去举报啊!别在这唧唧哇哇!如果喷精日的,麻烦你们去喷那些去过日本旅游的或去那里学习、工作的,当着他们的面去喷精日,再不然去动漫贴吧,日漫贴吧,轻小说贴吧、日本贴吧和所有有日漫名字的贴吧里说帖子里去看动漫、轻小说和去过日本的都是精日,看看不把你们喷死!有人想说国漫也包括二次元,对啊,但又有多少写呢?谁都知道,写国漫的95%都会扑街,既然扑街那还不如让作者写日漫,最起码能留住一部分人!还有,既然喷小说精日,那好,手机里的摄像头,汽车等物品都有日本建造,那好,你们去把那些东西扔了,别再用了,用了也属于精日!照你们这么说污客和起点宅文都是精日?

网游之极品领主:网游类小说是毒草的代名词,普遍缺乏逻辑性,找了N次,终于挖掘到一本可以看下去的种田争霸类网游小说,不知道为什么这书评分这么低,评论人数这么少。在我看来普遍是毒的网游小说中这本小说起码能上7分。比同类的网游之精灵道士和网游审判要好看点,希望作者再接再厉!

画妖师:《画妖师》是否抄袭了《长安十二时辰》?非常有趣的问题。1.我喜欢看网络小说。(优书网)2.我喜欢看影视作品。(知乎)3.我本人是法学科班出身的。现在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这个问题了。首先,大陆知产法中对于文学作品抄袭的判断标准,采”相似+实质性接触“标准。具体展开如下:对侵权作品的认定应遵循长久以来国际上公认的公式:“接触+实质性相似”。如果被控侵权作品的作者曾接触过原告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同时该被控侵权作品又与原告作品存在内容上的实质性相似,则除非有合理使用等法定抗辩理由,否则即可认定其为侵权作品。至于被告利用侵权作品的行为侵犯何种专有权利,则需要结合被控侵权内容的特征和被告的行为加以具体判断。独创性与侵权认定具有密切的关系。成果具有独创性是其构成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前提,任何人只能就自己独创的内容主张著作权保护。在著作权侵权诉讼中,即使被告的成果与原告的作品实质性相似,但若被告能够举证证明该部分并非由原告独创,而是源于第三人,那么原告的诉讼请求也不能成立。具体到小说创作领域,实际上,对于一部小说或一部戏剧而言,能归入“思想”范畴的绝不仅仅是这部小说或戏剧的主题思想。从无数具体的细节,到作品的最终主题思想,这是一个由下至上的“金字塔”形的结构。从金字塔底端的每一句话的文字表达,至金字塔顶端的主题思想之间,可以有一个不断地抽象和概括的过程。我们可以首先对处于“金字塔”底层的每一个段落进行抽象和概括,提炼出每一段的主要意思;然后对每一段落的主要意思进行再抽象和概括,提炼出每一小节的主要意思;接着再对每一小节的主要意思进行抽象和概括,这样又可以提炼出每一章的主要意思,由此最终提炼出整部作品的中心思想,也即到达了金字塔的顶端一一故事的主题思想。在这一从“金字塔”底层到顶端的渐进过程中,随着抽象和概括程度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具体的因素被排除出去而在由下至上的递进关系中,被抽象和概括出的内容相对于下一层次的是“思想”,相对于上一层次却可能是“表达”了。在“金字塔”的底层和顶端之间,总会存在一个分界线,在这条分界线之上就是不受保护的“思想”,而在这条分界线之下就是受保护的“表达”。即使应用“抽象概括法”,要准确地划定“思想与表达”之间的界限,也需要就个案进行分析。对于故事情节究竟是“思想”还是“表达”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目前国际上得到较多认同的结论是:如果故事的情节,包括事件的顺序、角色人物的交互作用和发展足够具体,则属于“表达”的范畴,将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换言之,如果作者创造出了一个被充分描述的结构( sufficiently elaborate structure)时,就有可能作为“表达”受到保护。但是,在具体的作品中有哪些情节属于“思想”、哪些情节属于“表达”,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或者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还是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分析。但无论如何,“思想与表达”之间的分界线绝不在“金字塔”的最底端,即认为只有每句话才属于受保护的“表达”,否则,就会得出只要变换措辞重述一部作品,如上文提到的以“同义词替换”的方法对一部小说进行改写,都是在使用“思想”,因而不构成著作权侵权的错误结论。同样,这条分界线也绝不在“金字塔”的最顶端,即认为只有作品最为抽象的主题思想才是不受保护的“思想”,往下的层次均是受保护的“表达”,否则,著作权保护的范围就会过于宽泛,会影响后人对作品进行合理的借鉴。另外补充一种判断标准:如果一种“思想”实际上只有一种或非常有限的表达,那么这些表达也被视为“思想”而不受保护。这就是著作权法中的“混同原则”。与“混同原则”密切相关的一个原则是“场景原则”(译自法语 Scenes a faire)。上文在讲解“思想与表达的分界”时曾经讲道:故事情节,包括主要事件、故事结构、故事发展顺序等,都有可能被当做“表达”而受到著作权保护。对故事情节更细致的设计和描述, 自然也是有可能受保护的成分。而“场景原则”是指在文学作品之中,如果根据历史事实或者人们的经验、观众的期待,在表达某一主题的时候,必须描述某些场景、使用某些场景的安排和设计,那么这些场景即使是由在先作品描述的,在后作品以自己的表达描写相同场景也不构成侵权。这种情况在历史作品中特别典型。作者要描述某一历史事件,往往必须描写事件发生地点的情况、风土人情、历史背景,等等,如西方有关吸血鬼的恐怖电影大都带有夜间坟地、棺材、猫头麼等场景,这些都是所谓的“标准场景”,如果不加使用就无法创作出特定的历史小说或戏剧。如果后一部同题材的作品仅仅借鉴前一部作品中的这些“标准场景”,并不会构成著作权侵权。参考文献:[1]王迁.知识产权法教程(第五版)[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下面回到《画妖师》和《长安十二时辰》两部作品当中进行具体考察。《画妖师》的故事情节:郭洵为神咤司都尉,上峰布置下任务,限三天之内把妖魔抓出来。此时,一个非富即贵的老人出场(实际上为直指鹤衣使者),想要把水搅浑。郭洵提议让罪犯左道妖人帮着缉拿凶犯。老人座下少年 李狸儿负责监察此案。于是两人释放妖人李蝉出狱(穿插的要素:百鬼夜行图、双鸳鸯眼)。之后李蝉提出三个条件(1.不能过河拆桥;2.五品以上的灵应法;3.清河坊的烩羊肉,白鹿里的神仙酒)。之后三人去吃饭并听闻了神女祠的消息,故往之。在此地,李蝉见到了熟人,决定夜晚去谯楼扮做打更人,一探清河坊。夜里, 李狸儿先行撤退(甩锅),李蝉穿墙而过看到神女桥头的蛤蟆精, 李狸儿也入了鬼市。后三人爆发冲突,李狸儿不知道为什么不除妖,反要以人饲妖。之后李蝉出逃。PS:总结前段剧情之后我知道这本书我不会再看下去了……多线叙事+文青之气满满,四个字来形容:黏黏糊糊。天宝三载,长安城内上元节西市开市人声鼎沸,一队狼卫趁机冒充商队混入西市,欲图不轨。靖安司司丞李必奉命追查狼卫,但秘密抓捕计划失败,狼卫首领曹破延逃脱。李必派檀棋前去大牢带犯人张小敬,委派张小敬继续追查,并向其讲明利害关系,答应事成之后恢复他的自由之身。张小敬对崔六郎的尸体进行解剖,从体内发现一张长安城的舆图,于是猜测狼卫今日有大的阴谋。张小敬刚想去捉拿曹破延,崔器向他透露了李必的真实目的,李必把众人支开,只留下张小敬,告知自己想做主宰万民命运的宰相,虽不能免张小敬死罪,但可让他再当一日不良帅。李必向何执正汇报张小敬抓狼卫之事,无意中得知圣上决定把皇权交给右相林九郎,于是派檀棋搜集林九郎的不法之事。张小敬对图格鲁紧追不舍,并放烟报信,此时曹破延来找狼卫麻格尔接头。新丰县丞吉温从靖安司的暗桩那里得到了太子的又一罪状,林九郎得知后想趁机废黜太子。张小敬对图格鲁穷追不舍,图格鲁只好挟持了一个小男孩,扬言自己有长安城的舆图,逼迫百姓把张小敬强行赶走。李必得知狼卫被打死,舆图丢失,怀远坊里正被杀,何执正来找他兴师问罪。兵奴奉何执正的命令革去张小敬的官职,并把他抓走。兵奴发现了焦遂的尸体,李必猜到是狼卫所为。相同之处:1.调用罪犯查案;2.羊肉汤。不同之处:1.《画妖师》魔改大唐背景;2.三个条件;3.三人团队和两人团队。PS:大案发生、人物地形了解不属于具体的情节,更类似于一种惯常的套路。综上,个人认为相似之处还是太少了,并不构成抄袭。=================画妖师(作者:小鸽哥)题材:古典仙侠 悬疑情节:B+文笔:A-感情:B+人物刻画:B+新意:B+压抑度:B+总评:B+简评:1.看不下去,叙事结构一点都不网文(并不是复杂,主要是视角切换造成的),适合影视剧改编。2.关于是否抄袭,麻烦仔细研究一下这篇回答上面的部分,建议不要轻易下结论,抄袭与否是理性判断,而不是直观的感受。3.后悔了,以后再也不做这种傻事了,太费功夫,喜欢的麻烦点个赞,谢谢。

都市至尊医仙

《都市至尊医仙》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4章 永远惹不起的存在

“老夫山南形意门拳师谢远山,请报出你师父的名号!”谢老踏前几步,看起来不快,眨眼间到了杨皓身前。

“区区方家都能让你效力,你配问我师父的名号?”杨皓冷笑一声。

“嚣张狂妄的无知小儿。”谢老鹰隼般的目光盯着杨皓,满脸的不屑,神态冷傲。

杨皓抬了抬眼皮,面色波澜不惊:“自己退回去。”

“在老夫面前,你算什么玩意?”谢远山鼻孔仰起,派头十足,满脸的轻蔑之色。

他当杨皓是内劲武者,只要不是半步化境的高手,以他内劲大圆满的实力没必要看重。

杨皓才多大年纪,不可能练到半步化境!

“不识好歹。”杨皓斜视他一眼。

鹰视狼顾,寒芒冷冽,谢远山一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犀利的眼神,浑身不由的一懔。

“一巴掌就能抽飞的货色,给你台阶,你却不下。”杨皓一只手插口袋,一只手微微抬起。

“找打的蠢货。”谢远山脸上的傲色更浓了几分,这小子太狂了,就算内劲大圆满也没实力一巴掌抽飞他。

他猛然踏前一步,全身的骨骼噼里啪啦发响,气势强盛到了极点,大厅中弥漫着恐怖的威压之气。

杨皓不动如松,气定神闲。

谢远山看了一眼,勃然大怒,身体前冲,一拳轰出,空中响起一道鞭炮炸裂般的炸响!

一拳爆空!

拳势凌厉威猛,劲气汹涌澎湃弥散开来,地上的保镖们连滚带爬的躲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

方俊杰激动得脸色涨红,拿手指着杨皓怨毒的嘶叫:“等着被打残!”

谢远山的拳劲很快如雷鸣般砸到杨皓的身前,然而,杨皓仅仅抬起一只手往前一托,凶猛的拳势戛然而止。

杨皓一巴掌扇过去,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倾泻而出,谢远山整个身子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只一巴掌,谢远山就被抽飞出去!

谢远山捂着肩膀,半边肩膀已然垮塌下去,嘴里喷出一道红色礼花般的血箭!

瘫在地上不断抽动,谢远山心脏几欲爆裂,他可是内劲大圆满的武修!

武道修炼,修出气劲算是刚入门,修为分为内劲、内劲小成、内劲大成、内劲大圆满、半步化境、化境大师、化境宗师,再往上便是世人仰不可及的神通境大宗师。

方明德近乎石化,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

普通人连内劲武者都难以遇到,内劲大圆满的存在已是很难想象的高手。方家在松天的强势正是得益于谢远山的存在,可谢老被人一巴掌抽飞了。

方俊杰脸上的狞笑骤然僵住。

大厅中死一般的沉静,一道道惊骇的目光投在杨皓的身上。不过,他们只看出杨皓手劲奇大,却不知谢老乃是内劲大圆满的高手,更不知这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

“谢老,你怎么样?”方明德从震惊中惊醒,急匆匆跑到谢远山身前,看到谢老的惨样,瞳孔猛然一凝。

谢老竟不敌杨皓一巴掌,这小子的实力岂不可怕到了极点?

谢远山脸色惊骇,一边咳血,一边颤巍巍的站起身,盯着杨皓,颤抖着声音道:“你是什么人?小小年纪修到这地步,师父是谁?”

在他看来,内劲大圆满的强者也不可能一巴掌将他扇飞,杨皓必然是半步化境的存在。

才二十多岁的年纪,这委实不敢想象。

“我是谁?你永远惹不起的存在!”

杨皓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将整个大厅震得嗡嗡响:“你山南谢家祖师爷都不配问我师父,再敢插手我和方家的事,绝不轻饶,滚!”

谢远山腾起一股怒火,随即颓然的叹了口气,朝方明德耳边低语:“我先回去疗伤,这人的来历非同小可,你尽量拉拢,不要跟他为敌。”

说着他就出门去了。

方明德清楚谢老的实力,如今谢老伤退,方家在明面上挫败不了杨皓,只能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今天的事纯属误解,俊杰以为你两年前就死了,不是存心和你作对。”

“我来了,你儿子不但没取消婚礼,还让这些人修理我,你也带了个老东西来,这是误会?”杨皓冷然讥笑。

方明德没了上位者的气势,颓然道:“婚礼取消,我也不再追究你,罢手言和。”

所有人都呆掉了,松天巨头大佬,方家家主朝一个背着蛇皮袋的家伙低头了!

若不是亲眼看到,他们都以为这是幻觉。

方家家主何时向人低头过!

一些人将目光转向杨皓,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这人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否则方明德不至于落入颜面扫地的境地却只能憋屈求和。

“你也配和我言和?”杨皓的声音很轻,却让方明德冒出一身冷汗。

“你还想怎么样?”方明德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杨皓一声轻喝:“跪下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他竟要方家家主跪下!

那是跺跺脚松天都要震动的巨头。

全松天有几个人不惧方明德?

杨皓竟要方明德跪地,这是猖狂到了什么地步?要把松天的天给捅破!

“你,你敢!”方明德脸色狂变,这家伙太疯狂了,狂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杨皓,他是松天大佬,你想找死?”有宾客高声大叫。

“什么大佬,蝼蚁样的东西!”杨皓爆喝如雷,一股磅礴劲气席卷过去,直接压住方明德的身体。

扑通!

方明德重重跪地,腰都被劲气力量压弯掉了。

所有人都脸色大变,雕像般呆立当场。

谢老和杨皓的武斗,一般人是不懂的,可方明德跪地的一幕,如惊涛骇浪冲垮每一个人的神经。

方明德是松天一流豪族的家主!

是无数人需要仰望的巨头,此时竟跪在二十多岁的杨皓面前。

这就像一个皇帝突然跪在人们眼里的乞丐面前,强烈的冲击力让在场所有人目眩,内心天翻地覆般的震撼。

这是要翻天了!

松天要变天了!

秋母简直不敢相信,她竭力想要巴结的方明德,秋家得罪不起的人物,真的跪在了杨皓的身前。

杨皓踏步而上,一步落下,地面随之一颤。

在方明德身前停步,杨皓低眼俯视,如一尊神明站在云端俯视蝼蚁:“在家等着,不用多久,很快,我会登门讨回一个公道!”

说着,杨皓悠然轻笑,直接走向秋月盈:“老婆,回家洞房。”

秋母、秋父、汪蓉和所有的宾客呆若木鸡。

大厅中安静如沉沉的午夜。

在一道道震骇的目光下,杨皓一把抄起秋月盈,公主抱走下礼台。

继续阅读《都市至尊医仙》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