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汤四爷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大迷踪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角色:阿木汤四爷

简介:传说中的九龙拉棺是否真的存在?后颈刺着毒蛇纹身的神秘组织来自何方?一把诡异的蛇形古刃,一场跨越千年的生死博弈!从古玩店走出的少年,能否背负起沉重转动的命轮?所谓的摸金传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

书评专区

道法的世界:这里是属于道法的世界?没有花俏艳丽的金刚不坏?有的,仅仅是繁衍到巅峰的道法?这简介跟ps严重分裂呀,而且给人一种为了强行不让战斗力崩坏就一刀切的感觉

覆汉:强行喂*,既然那么喜欢曹操就把天下给他就是了,自己这边这么多为你战死的将领和兵卒都没见你怎么样,别人死了个将领天下豪杰–与你不死不朽的竞争对手都是你兄弟,你把追随你的人放在哪里,他们都是工具人,给点甜头就必须听话? 只有不断反抗你的人才是英雄,对自己人严谨对敌人宽容,可真是个英明的独夫,就这样的主角简直比董卓还可恶,恶心,恶心!

在柯学世界装好人:减2星,完全成了脑补文,不过主角做什么,柯南一众npc都能给予脑补解释。而且金手指过大,削弱了事件改变的难度,就和拿着修改器玩单机一样,刚开始还蛮爽的,玩着玩着就不想玩了——————————————————————————5星,虽然还有很多不足,但比通篇一律的走剧情要好很多,有些人说圣母的我也不以为然。在我看来,现在喷圣母的一群人,很多是当年龙傲天的拥趸,现在换了一身伪装,隐藏在群众里煽风点火。原本只打一集酱油的凶手和死者,也被赋予丰富的人生,有些会将几个不同案情中的人物串联起来。缺点是节奏把握不足,有些任务看的人很没有耐心了,可就是不结束;再就是拯救人生后对主角的曝光度不足,或者说是收尾刻画有些生硬,导致读者感受不到足够的爽点。

大迷踪

《大迷踪》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一章蛇形古刃

阳春三月的嘉州城,古朴而又宁静。

我叫汤昭,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沏一壶铁观音坐在“古玩斋”门口的树荫下面,摇着小蒲扇,看夕阳慢慢划过天际。

古玩斋是我自己开办的古玩店,我是古玩斋的少东家。

虽然我今年才二十出头,但我在古玩界也算是浸淫了十几年,因为我从小的玩具就是各式各样的古玩。耳濡目染,自然也对这门行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也懂得不少古玩知识。

其实我的祖上并不是搞古玩的,我的爷爷在七八十年代,是政府派驻彝族地区的一个官员,具体是什么单位我也说不上来,只知道爷爷的工作是收购当地彝民的各种土产品,然后给他们换取外面的柴米油盐等生活用品。

在收购过程中,常常会从当地人手里收购到一些古物。当地人并不知道古物的价值,但凡能换钱的东西,他们都拿出来当掉了。有些彝人喜欢喝酒,嗜酒如命,酒瘾上来的时候,甚至能拿玉镯子换一壶酒喝。

爷爷是个有眼力价的人,遇到喜欢的古物都会自己掏钱买下来,天长日久,爷爷的手里自然而然收购了一大批古玩,光是古钱币家里都有好几大口袋,更有很多玉扳指,青铜器皿,或者翡翠玛瑙等等。

等到爷爷退休的时候,这些古玩已经堆满整整一屋子。

我当时高考落榜,也没什么工作,眼珠子一转,干脆变废为宝,在岷江河畔开了家古玩斋,把爷爷家里的这些宝贝全都拿到店子里。

因为我从小就接触这些东西,门门道道的知识还是很丰富的,所以做起这门营生也算是得心应手。

随着这几年嘉州城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游客越来越多,我这家古玩斋的生意倒也做得红红火火。

别看我年纪轻轻,我在这一行的名气还是挺高的,道上的朋友都尊称我一声“汤少”。

这天风和日丽,我刚刚沏上一壶茶,店里的一个小伙计便慌慌张张跑过来,那模样就跟大白天见了鬼似的。

半晌,他结结巴巴告诉我一个极其震惊的消息,老爷子快不行了!

伙计口中的老爷子,自然便是我的爷爷“汤四爷”。

我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手中的紫砂壶咣然落地,摔得四分五裂,滚烫的茶水把我的脚趾都烫出一片水泡。

二话没说,简单跟小伙计交代了几句,我匆匆忙忙开着车,往一百多公里开外的峨边县城疾驰而去。

峨边县的全称是“峨边彝族自治县”,是一个彝族聚集地,爷爷在这里工作了一辈子,习惯了这里的山山水水,退休以后就在峨边县城安了家,并没有跟随我到市里。

这里距离市区有一百多公里的盘山路,相比市区的喧嚣,这里显得宁静质朴,爷爷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氛围,每逢节假日,我都会回去看看老爷子。

我清楚地记得,前不久过年的时候,老爷子还是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怎么一转眼的工夫,老爷子就快不行了呢?

我心急如焚,汽车在盘山公路上飞驰,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淌。

我从出生起,就没见过爹娘,爷爷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所以我对老爷子的感情十分深厚。如果老爷子真的就这样撒手人寰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

经过三个多钟头的奔波,终于在夜幕时分抵达峨边县城,见到了老爷子。

屋子里没有开灯,竟然点着一盏很古老的煤油灯,老爷子裹着大衣蜷缩在椅子上,面容显得十分苍老。

我哽咽两声,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走过去,发现老爷子低着头,表情凝重,手里把玩着一件奇怪的物事。

那是一把一寸多长的匕首,浑身乌黑,雕有蛇鳞状花纹,刃身细长,是一个很奇特的蛇形。把手刻着一颗蛇头,蛇头高高扬起,显得非常狰狞。整把匕首散发出一种古老而肃杀的气息,让我感到一丝森冷的寒意。

“爷,这玩意儿是……”

我露出疑惑的眼神,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家里有这样一把奇怪的古刀。

老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说不出是冷笑还是什么,反正表情有些古怪,声音沙哑的说了句:“蛇形古刃!”

蛇形古刃?!

我怔了怔,问老爷子是不是刚收购回来的,没想到老爷子却说:“有人送的!”

话音落下,老爷子反手将这把蛇形古刃倒插在桌子上,我这才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病历单。

我深吸一口气,伸手拿起那张病历单,一颗心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放下病历单,大脑有些空白。

跟我的沉重比较起来,老爷子反倒显得很轻松:“有什么好说的,天要亡我,我不得不亡!”

昏黄的煤油灯下,老爷子的注意力始终放在那把蛇形古刃上面,深邃的眼神里面,仿佛藏着很多秘密。

我试探着问了几次,老爷子却只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他们来了!”

他们来了?

他们指的是谁?

老爷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继续询问的时候,老爷子只是摆摆手,不作任何回答。

直觉告诉我,老爷子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遗憾的是,还没等我弄清楚这些疑问,老爷子便驾鹤西去了。

老爷子走的很匆忙,我回来不出三日,他就走了,走得很安详。

走的时候,他的手心里面紧紧攥着那把蛇形古刃,听他手下的伙计阿木说,老爷子临走的最后一句话,仍然是那句“他们来了!”

他们来了!

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爷爷临终都念念不忘?

这个所谓的“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阿木是老爷子最亲近的伙计,忠心耿耿跟着老爷子十数年,但即便是阿木,也揣摩不透老爷子这句话的含义。

老爷子这辈子的履历很简单,十多岁去当兵,回来就参加工作,在峨边县城一干就是三十多年。除了单位工作以外,还经营着一家杂货铺,卖的都是些土特产,生意还算不错,阿木一直在帮他管理杂货铺,是他最亲近的伙计。

老爷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没事钓钓鱼,下下象棋,生活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我实在想象不出,人生如此平淡的老爷子,背后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阿木是老爷子的心腹,我向阿木询问有关于“蛇形古刃”的事情,没想到阿木对于蛇形古刃竟然也是一无所知。

阿木很肯定地告诉我,他跟着老爷子不下十年,但却从未见过这把蛇形古刃,这绝对不是老爷子的东西。

老爷子之前跟我说过,这把蛇形古刃是别人送的,难道他口中的“他们”,指的便是送他蛇形古刃的人吗?

那些人是谁,为什么会送给老爷子这样一件奇特的礼物?

有人送礼会送一把刀子的吗?

这件事儿好像怎样说都说不通啊!

“这把蛇形古刃是什么人送来的?”我问阿木。

阿木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几天之前,我陪四爷去钓鱼,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杂货店的一块老腊肉上面,插着那把蛇形古刃。我还记得,老爷子当时看见蛇形古刃的表情很奇怪,好像……好像很惊讶,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我觉着有异,但不管我问他什么,他都不说话,成天拿着蛇形古刃把玩,就跟中了邪一样!”

回想起老爷子之前的精神状态,确实就跟中了邪一样,难道那把奇怪的蛇形古刃是一件邪物?

我连忙问阿木那把蛇形古刃去了哪里,阿木告诉我:“我看四爷临走都把那东西攥得死死的,所以当做陪葬品一块儿放在棺材里了!”

老爷子的丧事是阿木去打理的,老爷子很传统,非要打口棺材土葬,我们自然遵从他的遗愿。

老爷子走了,我的心里空落落的,想哭又哭不出来,反正难受的要命。

病历单上,肝癌两个字触目惊心,我原本以为老爷子还能拖上几个月,但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快就咽了气。

老爷子留下的东西并不多,值钱的东西早两年都被我拉去了古玩斋。

在整理老爷子遗物的时候,我在一口大箱子下面,发现了一张压箱底的老照片。

那是一张黑白照片,因放的久了,已经开始发黄,有的地方还起了霉斑。

看上面的日期,照片拍摄于二十年前,八十年代末期,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

照片上有十多个人,穿戴的很体面,而且每个人都背着包,精神抖擞,表情肃杀,显露出一种要去干大事的感觉。

老爷子当时还很年轻,也出现在这张照片里面,站在后排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这原本是一张很普通的老照片,但是照片上的水印白字却吸引了我的注意,字迹虽然脱落模糊,但依稀还是能够分辨出:某某考古队黑竹沟留念!

继续阅读《大迷踪》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