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晴小宝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东山吴二

角色:徐晴小宝

简介:路有元已是中年,一连串意外打破了安稳的生活,妻子出轨、门店被妻子情人所在的公司强行收走、在医院又查出绝症,万念俱灰之下,原本老实本分的他反而豁了出去,开启了从不曾想过的历程

书评专区

无上神武:预备爆发成神么?

民国文匪:另类援G文,主角表面上是知名科学家,实际上是缓则地下党,以产学研一条龙全套事业为D的地下工作作掩护,相当于“史高治+阎宝航”的复合体。可惜,由于故事主线不能过多地干预历史轨迹,只能在一些历史细节的边角料上面做绣花文章,所以对于熟谙党史的书友来说,本书并无太大亮点。

北雄:谁推荐的啊,坑我啊,刚看了几章去逛书评区,作者最后打算的居然是让主角去给李二当狗,给曹操当狗我还能看,李二有什么人格魅力啊?杀兄淫嫂,强占弟媳的货。坑啊,随便看了下书评感觉这作者的书下主角都是没脑子那种啊。退败。。。

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

《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路有元大半个下午都在无目的游荡,心底突生的念头,不停在诞生和沉没。

最终还是决定了,与其遭受病痛的折磨,不如用这半年做筹码,与命运和生活做个了断!

他知道这或许是逃避,但似乎别无选择,如果自己在几个月之后真的陷入瘫痪,必定会拖累别人,况且,无人可以托付。

父母一把年纪,母亲又是多病缠身,自顾不暇,都说养儿为防老,不仅没尽到养老膝下,临了临了,还要父母照顾?

其实按常理说,照顾自己的第一人选是妻子徐晴,他甚至相信徐晴会承担起这个义务,无论是情愿还是不情愿,哪怕是介于周边人的舆论,要面子的徐晴也不会弃之不理,但自己有什么必要去给她增加这个负担?

再说,如果当自己瘫痪在床,又发现徐晴偷情,该怎么办?或者自己到时候根本已经没有了意识,但一想到自己变成植物人,而妻子却肆无忌惮的与另一个男人做着些什么,那真的是恶心至极。

他现在考虑的,是以什么方式送自己最后一程,是轰轰烈烈的高空坠落,还是悄无声息的葬身大海,第一种方式的缺点,是让人们最后发现自己的样子会极不体面,后一种方式又似乎过于麻烦。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至于选择什么方式,可供思考的时间就比较宽裕了。

这时夜色已起,感光路灯都陆续点亮,路有元想到在辞别这个世界之前,不能再亏待自己,自结婚之后,好像没有几天是为自己活的,也该把没尝试过的都尝试尝试,至少不能这么饿着肚子,就如那些英雄在赴难之前,总也得喝几碗酒。

徐晴电话连续打过来几次,小心翼翼的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路有元说这两天都不回去,徐晴问有什么事,路有元说,喝酒。

徐晴只道他是郁闷赌气,心里又想着明天与欧阳水见面的事,正自愧疚,不知道该说什么劝解,犹疑之间,路有元挂断了电话。

路有元用手机搜索了附近最大的夜店,也没管在什么位置,网上叫了车,让司机直接导航了过去。等到了地方,才发现这家夜店离每天上班的路线只隔了一条街,他无数次从这里经过,可从没注意这里居然还有一家酒吧,每天生活的压力,可能让他无暇顾及。

这家酒吧并不符合路有元的想象,本以为至少有个在夜晚闪着五色斑斓的招牌,门口再站着几个保安,然而这家酒吧的牌子十分暗淡,如果不刻意去找,很难发现那三哥「梦起点」的亚克力发光字。

路有元往肩膀上挪了挪背包,走进幽暗狭窄走廊的时候,他一度怀疑来错了地方。

不过这种疑虑很快便消失了,当他在走廊尽头推开厚厚的隔音门,一副只在电影里见过的场面,瞬间充斥了他的眼睛和耳朵,只是在现实里接触比在电影上看到更加有冲击力,大厅中央是一个舞池,DJ站在一个隆起的台子上喊着麦,两边的钢管上,各盘着一个女郎,如不停摇晃的黑钻石一般,无限妖娆,围在四周的男女疯狂的敲着酒瓶,跟着节奏起哄。

路有元过了好一会,还是适应不了这种嘈杂,觉得浑身闷热,喘不过气。

一个年轻女孩走过来,看穿着应该是服务员,媚笑着打招呼。

路有元没听清,大声问女孩有没有安静点的地方。

路有元刚问完就觉得好笑,来这里居然还要找安静,着实有些奇怪。但女孩却并不诧异,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路有元跟自己走。

女孩把路有元引到了二层,这里果然清净了很多,虽然还是有些欢呼声不时传上来,但两个人的正常对话已经清晰可辨。女孩盈盈笑道:

“二楼是卡座,不过有最低消费哦,哥哥一个人还是有朋友啊?”

女孩见路有元没有表示反对,就给他找了个四人座位,笑吟吟的等他坐好,拧身从腰里摸出一个手机模样的点单器,开始介绍酒水。

路有元咬牙点了两千八的套餐,这毕竟有可能是自己最后的晚餐。不过谢绝了女孩要给他找几个小姐姐陪酒的好意,女孩指了指旁边的几个卡座,都是男男女女在推杯换盏,意思似乎是你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喝酒有什么意思?

路有元认真的告诉她:“哥们儿不想晚节不保。”

女孩咯咯笑了起来,凑近路有元的耳朵说道:“哥哥,只是陪着喝酒,又没让你干什么,不过我懂你这种类型,你要想找更安静的地方,那边还有房间。”

说着起身朝着斜对面包厢的位置努了努嘴。

路有元被女孩近距离的香气弄得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说:“不用,不用。”

路有元望着女孩去拿酒的背影,暗骂自己无用,都已经是将死之人了,怎么还他妈这么没出息,被一个女孩搞的这么被动,常言道,大不了一死,说明死是最后一道底线,如果死最可怕,那么现在的自己应该再无所畏惧。

对,再无所畏惧。

他挺了挺腰,将背包摔到座位上。等点的东西端上来,把果盘里插着的牙签一根根拔下来,将水果和看上去像是花生豆的小食品不停的往嘴里塞,女服务员微蹙娥眉,如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路有元在咀嚼的百忙之间喝了一声:

“退下!”

女孩吓了一跳,刚才看上去焉焉的人,间隔了几分钟居然变得戾气十足,收起笑容不敢再玩笑,鞠了一躬走开了。

路有元喝了口不知名堂的酒,一股辛辣穿喉入胸,但辛辣过后,竟觉十分畅快,将酒瓶用力拍在桌子上,感到周围有不少目光都看了过来,他酝酿了一下,用恶狠狠地眼神逐一杀退,然后自顾自的往嘴里填着东西,实在是太饿了!

但他总感觉还有一双眼睛始终在看着自己,他咀嚼着几颗西红柿抬头寻找,果然,离自己不远的卡座上,一个穿白色上衣、戴着眼镜的男子正手里拿着酒瓶佯装喝酒,与路有元的目光对视之后,似乎突然兴奋起来,低头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提了瓶酒晃着走过来。

路有元有些近视,加上几口酒喝下去,更加恍惚,只觉此人有些面熟。还没等他仔细回忆,那人已经走到跟前,用拿着酒瓶的手指着他试探着问:“路有元?”

“贾义?”

路有元也认了出来,这是他初中同学,当时在班上算小型富二代,在学校是有名的小痞子,初三那年,组织社会青年恐吓了没收他违禁小说的老师,没等毕业就被学校劝退了。

可这厮不是去了海南吗,还经常在群里发一些体现生活惬意的照片,不是美女就是沙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路有元不太喜欢这种人,本不想理他,但贾义却一拱腰坐到了他对面,看到他笑嘻嘻的热情样子,路有元也不好说什么,问他不是在海南吗,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留了这么个发型?

贾义摸了摸自己头顶扎起的小辫,又看了看路有元的发际线,哈哈笑着说:“这个嘛,比起你的发量确实奢侈了些啊,”

看路有元没笑,又觉得有些尴尬:“其实是生意需要,是不是很有范儿?”

“什么生意还跟发型有关系?我记得你家不是搞食品的吗?”

“唉,那是老爷子的生意,如今家道中落了,”说着喝了口酒,然后有些得意的继续说,“兄弟现在搞设计,这个发型可以提高艺术层次。”

贾义可能连初中课本的汉字都没怎么认全,说起话来却刻意拿捏着,有种不着四六的滑稽。

路有元不怎么热情,贾义倒也不在意,拿起块西瓜边吃边问,“哎,说说,你怎么样?现在在哪里发财?”

“我?发什么财,就在龙华五金城开了个店铺糊口。”路有元在思索着让他快些离开的说辞。

“龙华五金城?哪个龙华?”贾义突然放下了西瓜,吐掉了嘴里的西瓜子,似乎有些吃惊,抬起胳膊肘指了指,“不是前面那个要拆的龙华吧?”

路有元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娘,敢情全世界都知道了。可听段有信说,希望集团昨晚才组织户主开的协商会议,这小子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嗨,两个月前就知道了,干我们这行,那你知道的,那就是得靠信息化,不瞒你说,兄弟眼下的项目就是在那里,希望集团财大气粗,托了个关系,准备那啥,那个。。。分一杯羹,对,分一杯羹。”

路有元没心思听他拽词,不过在以前毫无瓜葛的希望集团,今天已经听了多次,之前从不知道这个弹丸之地,还有这么大一公司,不由好奇心起,忍着性子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转到正题,问贾义,希望集团到底是干嘛的。

贾义擦了擦嘴,抽出一支烟递给路有元,自己又点上长吸了一口:

“这个希望集团就是原来的苍力公司,做健身器材的,头两年收购了两家房地产公司,大老板叫希立望,于是改名叫希望集团,人家现在这摊子铺的可大哦,从盖房子到文化娱乐,有信贷公司,听说还要拍电影,真是齐头并进,叫多元化发展。”

路有元有些不解:“一家做健身器材的小公司,怎么有实力去收购房地产公司?”

“你能这么问,说明你对这个经济学还有些了解,”贾义故作欣慰的点了点头,“这里面确实有些内幕,但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

还没等说完,贾义突然脸色一变收起笑容,接着低下头,就像正在交头接耳的学生看到了老师。

路有元扭身去看,只见从他的卡座旁边,连续走过七八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人,最前面的那个人走的不快,没看到正脸,但相错之间,似乎有五十多岁的年纪,身后跟着的都是身形魁梧的年轻人,步伐稳健有力,却无一人肯超过他。

直到用余光目送他们进了前面封闭的包厢,贾义才抬起头拿起酒喝了一口,又警惕的往身后瞭了瞭,朝路有元使了个不要再看的眼色,凑过去低声说:“这是地下拳庄的老板!”

刚巧下面大厅一阵喧哗,路有元一脸懵的问:“什么地下钱庄?”

贾义咂了下嘴,示意不敢高声,说:“地下拳庄,打黑拳的!你要说是地下钱庄,也不算说错,确实是跟钱庄一样。”

关于‘打黑拳’这个词,路有元在电影里看过,但那多数是早前年代,离自己实在是太遥远,莫非在当今文明社会,还存在这种传说中的行业?

“打黑拳不是违法的吗?”

贾义略带轻蔑的看了一眼路有元,苦笑着摇头说道:“为什么要设法律?如果所有人都按规矩做事,还要什么法律?”

“可这个行当这么小众,怕是也赚不了多少钱。”路有元对这行确实很陌生。

“在台上玩命的人赚不了太多,赚钱的是台下掌局的人,”看路有元还似乎有些不信,贾义咧起一边的嘴角,“你刚才问我,为什么一家小公司能在两年内收购两家大公司,你说这小公司的钱是哪里赚来的?”

路有元一下领悟了什么,“你是说,希望集团暗地里是。。。”

“我可没说!”贾义挥手止住了他。

这时候,跟贾义一起来的伙伴招呼他回去,贾义起身又丢给路有元一支烟,叹了口气说:“有元,从你上来坐下吃东西开始,我就看得出你很少来这种地方,如果经常来的话,会让你发现这个城市的另一面。”

临走时拍拍路有元的肩膀,又恢复到开始那种拿捏的语调:

“送给你古人说过的一句话,你看到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

继续阅读《过了今夜, 就是明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