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大唐:摊牌了,我是皇二代》小说免费全文阅读资源!

小说:大唐:摊牌了,我是皇二代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杨老三

角色:李枫李靖

简介:作为大唐最牛皇二代,很烦啊!找我老爹提亲的国公、朝廷大臣,在朝堂上打了起来
长安城的富豪们,拿所有家产当彩礼,求我纳他们最漂亮的女儿当小妾
各国的皇帝、国王,纷纷派使者来到长安,要跟大唐联姻,要把最漂亮的公主嫁给我
只因为我是大唐第一才子、大唐第一书画家、大唐第一国手、大唐第一战神、大唐第一风水师、大唐第一翻译官,大唐第一……

书评专区

斗米仙缘:剧毒,一只能修炼能传功的鸡,那不得是妖了?想要逃跑很难么?竟然在斗鸡场混得都要被凡人宰了,作者能搞出这水平的剧情,能想象以后有多白了

重生之我变成了蛆2:WTF,身为一个高素质工兵,我轻易不会被雷倒。这本书的评论、评论的评论、目录就已经让我失去了勇气。建议老八的厨师来这本书中找点食材。附一下优书避雷指南。1.《重生之我变成了蛆》8.4分下饭文。2.《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8.6分温馨日常流3.《最长的一梦》8分甜文4.《我的26岁女房客》6.6分经典甜文……己未癸酉 赏金 五亿贝利(斜眼笑:)

大隋国师:过于暴力,子弹都不够用了。

大唐:摊牌了,我是皇二代

《大唐:摊牌了,我是皇二代》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程明玉在诗词歌赋方面,虽然比长孙婷差了远,但也能品得出,李枫这一首诗,绝对是一首极品诗。

甚至于,眼下流传的那些诗词,似乎没有一首能比得上李枫这一首诗的。

长孙婷再也没有任何怀疑,立即说道:“李兄如此才华,必能对出下联,这报名用的五十文钱,在下替李兄出了。”

鱼儿果然上钩了,李枫心中暗暗得意,表面上却急忙推却:“不可,不可,在下万一输了,这五十文钱岂不是打了水漂?”

长孙婷笑道:“无妨,五十文钱而已,在下还是能掏得起,纵输无妨。”

李枫故意沉吟一下:“既如此,这五十文钱是在下借孙兄的,若能拿到群玉楼奖励,在下定会双倍奉还。”

“若是在下输掉,愿打下欠条,日后必还。”

“叮,恭喜宿主完成第二个任务,奖励宿主书画技能加30。”

立即,李枫就感觉到,他在书画方面的造诣,又飞升了一个大层次。

究竟能到什么地步,只等写出来字,画出来画之后,再看效果。

群玉楼的上联挂出来,已经有好一会儿了。

也有一些自命不凡的读书人,交了报名费,进入群玉楼中。

当然,作弊的人也大有人在,就是有钱人和穷书生的合作。

有钱人是有钱没学问,穷书生是有学问没钱,然后,有钱人给穷书生钱,穷书生帮有钱人对风芊芊的下联。

对不中,一文钱没有。

但如果对中了,这一贯钱全都是穷书生的,有钱人只要陪风大家一起共餐的机会。

于是,无数穷书生每到初六这一天,或者前几天,都已经被有钱人给租用了。

甚至于,一些真正有才的穷书生,被一些真正有钱的富商给长期包租了。

群玉楼的老鸨,就站在一楼的大门口,拿着一方手帕,脸上堆着笑容。

每报名一人,老鸨脸上的笑容就多一些。

二十个人之后,老鸨的笑容就很灿烂了,就算这二十个人中真有人猜对,群玉楼也能是个不赔不赚。

不过呢,每一张下联被送入一楼西南角的屏风之后,丫鬟喊的都是一个字:“差。”

差,意思就是没对上,然后这个人就只能垂头丧气地出去,或者离开,或者等着看热闹。

李枫是第三十二个进去的,进去之前,他又向长孙婷和程明玉拱了拱手,后二人也祝福他一下:“祝李兄旗开得胜。”

李枫笑道:“孙兄和程兄放心,在下必胜无疑。”

说罢,李枫转身,仰首阔步向群玉楼里走去。

这个群玉楼,李枫以前不知道路过多少次,别说进去了,连想一想的念头都不敢有过,没想到今天竟然是大摇大摆进去,而且是会群玉楼的头牌风芊芊。

哈哈哈,有系统傍身的感觉,真的好爽。

但是,李枫心里还没爽完,就被老鸨给拦住了。

老鸨,其实一点也不老,也就是三十四五岁的年龄。

三十四五岁,在这个时代,喊她一声老婆子,绝对没毛病。

可是,在后世,三十四五岁的女人可就一点也不老了,被称为熟/妇,成熟到让男人流口水那种。

这个老鸨,不但不老,更是熟得能让男人垂涎欲滴那种。

只不过,老鸨看向李枫的眼神,不太友善,上下打量一下,一叉腰:“小子,群玉楼最近不招小厮,就算招,也不招你这种地痞混混。”

李枫笑眯眯道:“妈妈误会了,在下李枫,是来应对下联的。”

“你……”老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看了看李枫的衣服,“地痞混混也敢冒充读书人,你进过私塾的门吗?”

李枫将手中的一小吊钱抛给老鸨,笑道:“妈妈何必管在下进没进过私塾的门,只要这钱是真的,在下能进群玉楼的门不就行了嘛。”

老鸨接过这吊钱,果然是五十枚,登时又眉开眼笑:“是是是,李公子请进。”

然后,老鸨又给两个打手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看紧点李枫,万一李枫不怀好意,突然闯到屏风后面,吓到风芊芊。

群玉楼外,长孙婷和程明玉已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长孙婷微微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成功?”

程明玉看着长孙婷一脸发呆的样子,嘻嘻一笑:“婷婷,你不会是春心萌动,看上这个李公子了吧?”

“去你的,明玉,你再胡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长孙婷啐了程明玉一口,红着脸,“我只是觉得,这个对联确实很难,李兄若是太大意,只怕会失利。”

程明玉丝毫不害怕长孙婷的“威胁”,故意酸酸说道:“哎呦呦,我怎么觉得,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啊。”

“人家刚才写的那首诗,可不是给你长孙婷的,而是群玉楼的风大家。”

长孙婷登时俏脸通红,啐了程明玉一口:“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只是欣赏他的文采,又不是喜欢上他了。”

长孙婷的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暗想,我今天是怎么了,有点失态啊。

这首诗,虽然精彩绝伦,但未必是他即兴而作。

或许是他迷恋风芊芊,费尽心思,花了好长时间,才做下这首诗。

嗯,如果他真能马上对出风芊芊的上联,才能证明他是真有才华。

程明玉的心思显然不在这上面,因为她的爱好跟长孙婷不同。

长孙婷擅长吟诗作对,这方面的本领,在长安城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程明玉呢,也懂吟诗作对,却不太精通,她最擅长的是书法。

当朝皇帝李二也擅长书法,曾对程明玉的书法赞赏有加,说是整个长安城的书法大家中,程明玉绝对能进前五。

长孙婷心思不宁地等着李枫进去后的结果,而程明玉则是在考虑,七天后的国子监书法比赛,她写哪几个字呢?

国子监,是大唐的最高学府和教育管理机构,只有达官贵人的子女,或者寒门中特别有才华的学子,才有资格。

每一段时间,国子监都会举办一些比赛,例如书法啊,绘画啊,诗词啊,棋艺啊等等。

这些比赛,全民都能参与,其目的也是为了遴选人才。

不久前,因为皇帝李二喜爱茶道,国子监的比赛就多了一项茶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此时在群玉楼里,李枫已经坐下,大叫一声:“一张纸怎么够,再来一沓。”

继续阅读《大唐:摊牌了,我是皇二代》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