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田园女首富,傻夫碗里来》求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田园女首富,傻夫碗里来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宝大人

角色:陆无双陆大为

简介:开局一个傻相公,多事婆婆,病秧子小叔,这可怎么破呀?哼,我陆无双不带怕的,不就是穿越吗!种田经商,住大屋,做地主,谁说女子不如男?呸,没有她玩不转的……

书评专区

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我看了很多很多书评,一些我都不能理解的观点我也在努力的去理解。后来我发现了,粉国民的基本上不知道,中产阶层,根本就没机会享受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影视剧情的美好生活,田园诗歌,别说是中产,上流阶层都没几个能如此享受的。更过分的是现在很多穿越魔法世界的小说,他们很多把正统西幻视为正道,不容许有半点偏移,他们许多人很习以为常的说:“我是一个普通人,想杀杀人,想开后宫,想不管这个世界如何,我只要我享受就行了。”我时常对此没法进行任何谴责,因为这些人不是向上的去想,那太累了,正常人并没有深切体会到压迫时,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哪怕知道,也不屑一顾。生活是漫长时间中慢慢磨掉尖刺,磨掉尖刺的过程中是痛苦的。

非凡洪荒:时隔两年再看了一眼目录,我决定再等两年看结局

探虚陵现代篇:续集,突破不大,反复,降一级,待填

田园女首富,傻夫碗里来

《田园女首富,傻夫碗里来》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苦枥白蜡树,又名:苦树,苦枥木,秦木。

若这些名称都很陌生的话,秦皮,是比较熟悉的名字。

秦皮味苦、涩,性寒。主治:清热燥湿、收涩止痢,止带,明目。用于热毒泻痢、赤白带下、目赤肿痛、目生翳障。

是一味治疗腹泻的良药。

陆无双一个学基础化学的懂得这些,全是耳濡目染,毕竟有一个要常常帮她查资料写小论文的生物系死党,知道这些不奇怪。

她怀疑容宁得了痢疾。

这不是没有根据的,发热呕吐,大便频血,腹部剧痛,舌苔黄燥,这些都是痢疾的病状。

所以才这么急着上山找药。

真是幸亏知道这些,要不然痢疾在古代可是个大病,说死就死了。

可孙氏不相信,拿着新鲜的秦皮仍在地上,骂陆无双:“你一个粮食换来的媳妇还懂得治病?别笑掉大牙了。我看你巴不得我家阿宁有个好歹,心思真恶毒,还说得了痢疾,你才得了痢疾,郎中都说那只是发热,你凭什么说是痢疾?在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痢疾这种病一发就死,不是说着玩的,孙氏怎么可能会相信自家小儿子得了痢疾,而这种病的到来通常都是灾难,身边的人都要遭殃,被外人知道了一家子被赶出去村都不是没可能,孙氏怎么可能允许陆无双瞎说,眼神恨不得撕了她。

婆婆的反应这么大是陆无双没有预料到的,一时间看着孙氏,觉得代沟不是一般的大。

但人命关天,又到了这个地步,不能证明自己的话就等着受磋磨吧。

她沉默了片刻,没放弃,眉头皱的紧紧的:“我知道你更相信郎中的话,但郎中治了阿宁一个多月了,阿宁有起色吗?”

“他现在更严重了,你心里清楚,还在死守着郎中开的药,等到阿宁有个好歹后悔的就是你。”

“小浪蹄子,你敢咒我家阿宁,看我怎么收拾你,真当我气性好,”孙氏团团转这在院子找东西,瞅见笤帚疙瘩就拿起来朝无双打,眼睛都红了,边追着打边骂,“我叫你咒阿宁,叫你咒阿宁。”

陆无双哪见过这么泼妇的阵仗,抱着头满院子跑,气的大骂这怼回去:“老巫婆,不信我的,有你后悔的时候。你儿子要是出了事都是你这死老婆子害的。”

“容宁就是得了痢疾,”无双躲在容鲤背后大喊。

孙氏左闪右闪的要打她,听喊的这么大声,急呛呛的骂:“在胡说八道一句,我提脚就把你卖了。”

被拽的站不稳的容鲤一把被推开,就见陆无双猛的抓住孙氏手里的笤帚疙瘩,满眼愤怒,声音铿锵有力的道:“要是阿宁用了秦皮还是不见好转,别说把我卖了,你就是杀了我,我都没二话。”

卖身契都在人家手里,可不是说卖就卖了,孙氏绝没开玩笑,但无双也没开玩笑,杀人的话岂是随便说的。

孙氏一时被镇住。

无双趁机道:“秦皮就是苦树,是很常见的一味药材,就算没有病吃了也无碍,阿宁已经病入膏肓了,您为什么就不能试试呢?你不试,阿宁好不了,你若试了,他有一半活命的机会。”

将人甩开,无双拽了拽本就有点小的衣裳,更加沉静道:“十天,阿宁要是用了秦皮不见好转,你就转手把我卖了,我没怨言。”倒是不在冲动的说什么杀人的话。

“我不信你会医术,”孙氏摔了笤帚,眼睛红了又红,余光盯着陆无双看。

其实不得不承认,这个买来的媳妇说的有道理,要不是阿宁真的不行了,她也不会叫人千里迢迢的买个媳妇回来冲喜。

能好好说话就行,无双松口气:“我不会医术,只是知道有这么个偏方罢了,这是我家以前隔壁落魄书生说的,我还跟着他认了几个字呢,像这种偏方我知道好几个。”

这话传达了连个信息,一,她的偏方是读书人给的。二,她认字。

孙氏一下子就抓住重点:“你认字?”

陆无双重重点头。

“那你爹娘咋舍得把你卖了?”孙氏还是不太信。要知道这十里八村都没几个认识字的人。

“认字又不能当饭吃,”无双苦笑,捡起地上的秦皮,“我拿去煎药。”

孙氏张张嘴,没阻止。

蹲在墙角守着小药炉子扇风。

容鲤站在一边看,冷不丁的蹦出来一句:“你好凶。”

啪,陆无双把扇子摔了,指着他咬牙切齿:“你娘打我,你就站在旁边看热闹不说,还有脸说我凶?闭上嘴吧,兄弟。”

“我不是你兄弟,”容鲤躲开她的唾沫星子,从容淡定的道:“谁叫你惹娘生气的,活该。”

“求求你了,滚吧,行吗?”陆无双真想掐死这火上浇油的傻子,要不是看在这货没帮着他娘打自己,无双都不想跟他说话,滚字都欠奉。

好心被当成驴肝肺,她真的要被气死了好吗。无论如何都在这个家里尽快站稳脚跟。

陆无双都要气的喷火了,容鲤这点眼色还是有的,离她远远的,躲在屋子里看她熬药,见褐色的药汁倒在碗里,他急忙拿住拐杖出来。

跟着去了容宁的屋子。

都看着陆无双站在床边吹药,只下一秒她就沿着碗沿自己喝了起来。

呕,苦的她差点吐,脸都变形了。

“呵呵,”容宁捂着嘴巴笑。

孙氏也白了她一眼。

容鲤瞅了瞅药,知道它很苦。

但无双不得不这么做,只有她自己喝了,孙氏才能彻底相信她。

这不,孙氏脸上紧绷的神色好多了,任由无双给容宁喂药。

“一勺一勺的喝是不是很苦啊?”

皱着脸的容宁点头。

无双吹着汤药安慰:“真是勇敢的好孩子。等我吹凉,你一口气喝下去就没这么苦了,长痛不如短痛嘛,是不是?相信我,只要坚持喝药,不用十天你就能好转。”

“真的吗?那我不怕药苦了,”容宁笑的弯这眼睛,“谢谢嫂子。”

下午外面的事他都听见了,这个新嫂子为了他挨打了,娘不相信她。

但容宁心里暖暖的。

无双面对这样的笑容心里发酸,也终于有人相信她,脱口道:“我一定会让你好转的。”

继续阅读《田园女首富,傻夫碗里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