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慕氏宅斗手记》小说免费全文阅读资源!

小说:慕氏宅斗手记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九寸心

角色:邵阳公主苏蛮

简介:前世,她糊里糊涂,被远送塞外和亲
十年为奴,生不如死
一朝重生,回到十六岁那年,一些重新开始
伊人觉得,她应该也让这些位高权重的男人们,以及心狠手辣害她致死的女人们,也试试出塞和亲,为奴为畜的滋味
什么?男人不能和亲?不好意思,男人都能入赘,和亲当然不是问题
什么?心肠太狠,要给她找个男人好把她化成绕指柔?不好意思,她喜欢个男人还不如喜欢一条狗
某人:汪,汪汪,汪汪汪!

书评专区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这行文太臃肿了,看得难受。别人是1+2+3=6,这作者是1+2+3=3+3=6。

禁典:设定不错的一本书,粮草

我乃路易十四:文笔很好,故事也精彩。但是作者在文里借主角的口表达出来的人上人思想简直可以在上等人发言bot里出一本精选集。文里表达的思想大概可以浓缩成一句话:贵族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平民不是东西。里面的贵族大多数非奸即坏,有的又奸又坏,但是好歹还是有血有肉的人,虽然我看他们没有半点贵气,更像是一群毫无节操和道德的投机者吸血鬼资本家。但是平民则是又苦又毒又蠢又奸的工具人背景板。平民和贵族的关系大概是粪坑和蛆的关系:虽然蛆很恶心,但是和粪坑比起来还算有可取之处,所以粪坑活该臭下去,让蛆在里面打滚;虽然平民很可怜,但平民更蠢更毒,所以平民活该继续被压榨,让贵族吮吸脂膏血肉。敢反抗你就是暴民,暴民是没有活下去的资格的 因为他居然敢辜负主角太阳王的仁慈,侵犯了太阳王神圣的王权,活该被吊死。妈个鸡,不想想平民的蠢和毒是被谁逼出来养出来的?投机的蠢和毒与无知的蠢和毒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而且我看不出一群体面的寄生虫比一堆被他们啃得坑坑洼洼的垃圾高贵在哪里。

慕氏宅斗手记

《慕氏宅斗手记》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2章

没有想到,她们真的还有重获自由的,这简直像在做梦一样。

当慕伊人跟邵阳公主乘坐牛车离开厄里木山时,这两个受尽磨难的女人竟然包头痛哭。

这些年来,她们受过太多的屈辱,吃过太多的苦,但骨子里的骄傲,让她们就算再怎么被折磨,也不会在敌人面前流下泪水。

而这一刻,当她们终于可以回到故乡时,心中的感动与期盼,以及对久违的故乡的惧怕,冲击着她们的心脏,让她们止不住地流泪。

太想回去了,她们拖着溃败的身体,都活不了多久了,一直咬牙坚持舍不得死,不过是想在临死之前,听到一些故国的消息。

梦想成真,不过如此。

哭过之后,邵阳公主打起了精神,终于记起去问这些救了她们的是什么人。

可惜这些人根本不理会她。

邵阳公主怀着满心欢喜,根本没有多想,以为他们只不过是厌恶自己现在面目难看身份底下。这些不屑,她早就不在乎了,所以尽管没人理她,她还是很高兴地,在尝试着跟护卫们打听汴京的消息。

慕伊人刚开始也兴致勃勃,渐渐地却觉得有些不对了,这些人对她们的态度太过冰冷防备,这根本不合常理。再说,他们千里迢迢从汴京来到厄里木,难道真的是为了签订什么协议?

是什么样的协议,要让他们顶着寒冬暴雪经历千难万险来到厄里木山?

慕伊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们,终于让她决定了这一点。

“这些人不对劲。”

这天夜里,伊人趁着所有人都睡去之后,悄悄摇醒邵阳公主,对她说。

“什么不对?”

“我们走的这条路,不是回尉国的方向。”

“你说什么?”邵阳一惊:“难道是什么人冒充?”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因为她们完全想不到他们这么做的任何理由。

“不知道他们是谁想干什么,但绝对不是想要回中原。”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伊人也不知道。

她们两个女人,一个体弱多病,一个不良于行,根本拿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伊人正发呆,却忽然听见邵阳说道:“今天晚上,我们逃走吧!”

“逃走?”

她回过头,看见邵阳正望着外面沉静的夜空,一脸的坚定,以及悲伤。

时间到了。

伊人自己也知道。

于是她笑了笑,说:“好。”

她一点都不迟疑地同意了邵阳公主的逃跑提议,好像她们商量的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逃跑,又一次的逃跑,不过大约也是最后一次了。

自从被送到蛮人手里之后,慕伊人逃过很多回。一开始是跟被送过来的女人们一起,后来就是自己跟丫鬟以及被关押的女奴。只是每次她们都失败了,那些人也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死去,最后剩下来的,就只有自己,以及一开始不能逃,后来逃不了的邵阳公主。

其实她们心里都明白,连图塔尔那次都没能逃脱,现在,即便逃走了,大概也是死路一条。

可就算是死路一条,她们也想要逃。

这是支撑她们活下去的动力,她们想回去,回到那繁华如梦一般的汴京。

只要这个梦还在,她们就会顽强地活下去。

即便再艰难再无望又如何?他们可是尉国贵女,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怎么能因为一点小坎坷就放弃?

这夜无风无声,大雪悄然而至。

慕伊人拉着邵阳公主,速度缓慢地在雪地上移动。她们尽可能地小心,但这雪地太过亮堂,她们的速度又很慢,没过多久,就被人发现了。

有人叫了一声:“谁在那里?”

然后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他们追了上来。

“你们两个想要去哪里?”

“抓住她们!别让她们跑了。”

听到动静,更多的人追了上来。

这里不是平地,伊人跟邵阳跑的速度慢,很快她们就被年轻健壮的护卫们追上了。

“我们奉大人之名,带你们回乡,你们跑什么?”

护卫严厉地呵斥。

伊人呵呵冷笑:“回乡?这里出去就是厄尔哈里顿,你们以为我们不知道尉国在哪一方?”

“你!”

侍卫无话可说了。

这时候,他们的领头人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身材清瘦,白面清须,是个十分儒雅的中年人。

他走到两人面前,深深地看了伊人好一会,忽然道:“慕伊人,果然是你。”

这人认识自己?

伊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的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下巴,非常可怖,而且她的头发早就白了,跟从前那个秀丽娇美的慕伊人哪里还有一点相像的样子?而这个男人却认出了自己。

伊人看着男人,仔细回忆半晌,终于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你当然不认识我。”男人叹了一口气,说:“但是,你的命实在太长了,慕伊人,你不该活着。”

说完一转身,便退到了后面。

然后,慕伊人跟邵阳就被侍卫抓了起来。

“我跟你们无冤无仇,就算要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你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杀我?“

慕伊人连声质问,可惜男人只是看着她,不作回答。

很快,她们就被架到一个山崖上。

“你错就错在,不该是慕伊人。”

最后男人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慕伊人跟邵阳公主就被从山崖上扔了下去。

这山谷看不到底,掉下去除非被树枝拦住,否则只有死路一条。然而慕伊人跟邵阳公主两个倒霉的女人,一如既往没有被上天眷顾。

陡峭的山崖石壁,很容易地磕破了她们的头颅和脊骨,当她们的身体终于不再坠落,停在山谷深处时,邵阳公主已经气绝身亡了。

慕伊人比她好不了多少。

她还睁着眼睛,却也浑身是血。

呆呆地望着清灰的天空,黎明依旧遥不可及。她呵呵笑了两声,可惜声音嘶哑,很不动听。

其实她们早就知道,逃不逃都是死,她们活不了几天了,但总不甘心,忍不住想要试一试。

可惜奇迹并未出现,她们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了。

伊人尝试着动了动手,想要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

毕竟要死了,还死的这么难看,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可惜她的手已经动不了了,只能自我安慰地想,难看就难看吧,反正以她现在这模样,即便在地府遇到熟人,也不会被认出来的。

是的,她现在满头白发,由于常年忍饥挨饿,整个人显得枯黄又苍老,再加上脸上一道黑黄的刀疤将整个脸都毁掉了,看上去简直如同鬼魅。

任谁会相信,这就是曾经名动京城的慕家大小姐呢?

好在没有被玄黎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大概在他心中,自己早就死了吧。

这样也好。

伊人再也支撑不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最后她想,最大的遗憾,大约就是人生苦短,从未顺心恣意过吧。

“大姑娘生的白,这鹅黄的花色,更衬的大姑娘娇嫩秀气。”

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吓得伊人立刻睁开了眼睛。

抬头一看,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愣了半晌,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应。

夏日将临,府上要做新衣裳,针线房的宋妈妈把新到的料子送来给主子们挑。老太太太太们都挑完了,这会轮到大姑娘,就只剩下一些嫩绿粉红鲜嫩的颜色。

左右她年纪小,也正适合穿鲜嫩的颜色,而且听她身边的绿意说,大姑娘正想做一件轻薄的夏衫,用这两匹鹅黄的散花缎子正好。

宋妈妈眉开眼笑好话不断,把伊人夸得仿佛天上有地下无了。

她是府里的管事妈妈,出了名的嘴巴甜,不论对着谁,都能说出一朵花儿来。

都知她不过是惯例奉承,自然不会有人把这几句好话当真。

伊人盯着她好半晌,才终于懵懵懂懂地反应过来,这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地方,自己好像是来过。

她这样盯着面前的女人,宋妈妈见状,奉承的就更加起劲了。

然而慕佳人就在一边,见慕伊人坐在那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又听着宋妈妈源源不断的好话,便觉得刺耳不已。

她热切地笑了笑,凑到跟前,说:“这缎子可真好看,让我也瞧瞧。”说着就自顾自地拿手摸了上去。

这原本是个很正常的动作,谁知道她突然惊讶地叫一声,一不小心把桌子上的茶杯给碰倒了。

茶水溅得到处都是,伊人挑的缎子,自然不能幸免。而且由于缎子颜色浅,被茶水污了这么一大块,就再也不能裁衣裳了。

一来就跟自己找茬儿呢!伊人秀眉一皱,想也不想就说:“若是手脚不好,就不要跑出来丢人现眼,滚出去。”

慕佳人被吓了一跳,立刻红了眼睛,泫然欲泣地说:“都是妹妹不好,姐姐不要气我。”不过她嘴上说着抱歉,脸上却惭愧的意思都没有,还道:“不过姐姐什么料子没见过?听说在京城的时候,连给姐姐做鞋子,用的都是容绣坊的水阳缎,咱们家这种残次缎子,想来姐姐也不会放在眼里,自然也就不会跟妹妹生气了对吧?”

迎着她秀丽娇俏的脸,和那挑衅的眼神,伊人愣了愣,然后不可思议地低头打量自己。

年少纤细的身体,活力健康的颜色。

没有白雪皑皑的雪山,没有生不如死的磨难。

而面前这女孩,也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她的庶妹慕佳人,她不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时的样子,面前的她跟自己一样年幼稚嫩。

自己居然还能见到她,是在做梦,还是又活回来了?

她忍不住心跳加速,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痛顺着皮肤传达至心脏。

真的不是做梦?

慕伊人忽然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老娘居然回来了!我他妈的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这笑声十分癫狂,把宋妈妈跟慕佳人都吓傻了。

笑了一会,她又开始哭:“狗皇帝,老虔婆,我要你们血债血偿……让你们也长长老娘受的苦……”

哭着哭着又开始笑。

宋妈妈看着不好,赶紧跑出去叫人去了。

绿意着急不已,直抓着伊人问她到底怎么了。

慕佳人也被吓着了,缩在一边终于不敢动弹了。

过了好一会,慕伊人忽然又收了癫狂之态,然后便见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一脸温柔地对慕佳人说道:“原来是因为妹妹从来没有穿过容绣坊出来的料子做的衣裳,多大点儿事?妹妹何不早点说出来,省的姐姐猜不到你的心思,还让你把长辈们的好意毁了。罢了,绿意,去我屋子里去取一匹容绣坊的缎子来,灰色那匹最是优雅庄重,与妹妹最般配不过了。”

这态度变得委实有点太快,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在伊人的催促之下,绿意这才飘飘然地处拿了会缎子出来。

宋妈妈叫了人终于又回来了,一回来就听见她说这话,心里便开始犯嘀咕,大姑娘这些年果然被那位娇惯的厉害,这脾性,可真是有点吓人。

可再吓人,她也不能躲着,还得努力凑到跟前问她到底哪儿不舒服。

伊人这时候只想自己一个待着好理一理思路,根本没心思理会她们。只胡乱挥挥手,对他们说:“好了,我刚才想到一些事情有些着相了,没什么事,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宋妈妈只好带着人又退下了。

慕佳人颠颠儿地跑来找麻烦,结果弄得自己下不来台,真是又羞又气,走时还得捧着一匹老头老太太才能穿的暗灰缎子,让人看见都好笑。

“该!”等慕佳人走了,绿意以为自家小姐刚才那般失态,是因为被二姑娘刺激到了,便解气地朝门口吐气:“这几日她天天儿在老太太跟前说姑娘坏话,害得姑娘又被罚抄经,又被扣月银,这会拿了我们的料子,看她出去怎么见人!”

她们姑娘不缺银子花,根本不在乎那几个月钱。但日日被人惦记着,见天儿背地里说闲话,也实在恶心人的很。

索性这慕家里女孩子不少,跟慕佳人合不来的也有那么好几个。这会她巴巴地跑来,讨了一匹灰缎子回去,也少不得要被人嘲笑一番了。

要知道那料子虽是灰色,却不能拿出来给家里老爷子老爷们做衣裳穿。因为这料子是贡品,上面的花色有规制,等闲人家不能穿到身上,穿了就是逾越。这些慕佳人不懂,可家里的大人却是明白的。

就是怕到时候那偏心的老太太又要找借口教训自家姑娘,说她故意给二姑娘那花色的料子。

想到此处,绿意觉得应当提醒姑娘一下,一回头,却发现伊人手支着下巴正在发呆。

她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那匹料子姑娘原本是准备拿来给谁做衣裳的。可惜那人不稀罕,自家姑娘只能自己伤心,连汴京都不想待下去了。

想到那些事,绿意终究把快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自从回到赟都之后,自家姑娘一直这样恹恹的,动不动就发呆。家里喜欢为难她的老太太,以及喜欢找麻烦的二小姐这些人,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大约是因为自家姑娘的心,早就在汴京扎下根了,如今面前坐着的,不过是个表面完好的壳子而已。

要等多久,自家姑娘才能走出来呢?绿意忧郁地叹口气,默默地退了出去。

继续阅读《慕氏宅斗手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