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宠妃:太子有病我有药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爆笑宠妃:太子有病我有药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绿杨幺幺

角色:李继业李七爷

简介:豪门大户呀,钟鸣鼎食之家呀,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李十一娘:娘死爹娶妻,亲哥是纨绔,作为伯爵府七房嫡不嫡,庶不庶不受宠的商户女生的女儿如何在伯爵府弹丸之地争吃争穿争宠,争在伯爵府众多女儿中出头嫁个好相公
文旻太子:来,跟孤走

书评专区

21世纪星际走私:世界观完整, 看了几遍都不厌, 非常不错.主人公有迹可循的进步, 非常敬佩

从零开始竞选冬木市长:擅长玩梗的作者,缺点是舍本逐末,玩着玩着就把自己玩死了

无限之至尊巫师:如果之前有看过无境界的书,那就一句话总结下,从前有的毛病一样都没少。没看过的话,简单说就是作者没大纲,剧情非常容易暴走,而且是你怎么脑补都无法说服自己的那种逻辑缺陷,所以,要学会定时定点丢掉脑子。嗯,还有作者很拧巴,笔下的主角受他影响,也是摆出大佬格局,然后拧巴。干草,随时可能太监或者因为作者陷入连他都无法走出来死胡同烂尾。

爆笑宠妃:太子有病我有药

《爆笑宠妃:太子有病我有药》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2章

李满多是希望她哥不要蠢的没边,把他们偷听的事情捅出来,她心里心虚的很,看着他哥。

李继业是踉跄一步,盯着她,楞了一下,然后一把捂住脸,两步窜向他爹处,一屁股坐在地上,死死的抱着李七爷大腿,“哇”的就哭出声,“爹,你要为我做主呀,呜呜呀……”

李满多,“……”

大约他也知道跟也不想被他爹当出气筒,哭声真是震天动地,可歌可泣,别说,他哥百无一用,光演戏这一项已是称王称帝的级别。那眼泪哗啦一流,整个人简直就受莫大委屈,让她都差点就相信他有天大的冤情……

“干,干什么?”李七爷没发火,倒是被吓了一跳,低头看长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模样,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继业委屈的把口水抹在李七爷的衣服上,哭着伤心又害怕,“爹,满多她要杀我……你快救命!”

“杀,杀你……干嘛呢,你们两个。”李七爷吓了一跳,“干嘛呢?”

“谁让他偷人家的钱?”李满多将脑袋耷拉下去,哽咽了一声,声音嗲的李满多自己都快要掉鸡皮疙瘩。

李七爷楞了一下,问李继业道,“你干嘛拿满多钱,你拿了你妹多少钱?”

“五百文。”

李七爷,“……”

“五百文嘛,你们两个就,就闹的人尽皆知,丢不丢人?”到底还是觉得儿子不对,李七爷问了一句,“你干嘛拿她钱?”

“因为我没钱啦。”李继业抱着他爹大腿哭诉起来,“一个月才给一吊月钱,买根糖葫芦都不够,爹,你已经把我生的这么丑了,我再不弄两件好衣服穿在身上,猴年马月娶的上媳妇,没媳妇,怎么传递我们伯爵府七房的香火,都是满多她,不就五百文钱吗?她竟毁我容,爹,你要为我做主呀……”

李七爷头疼起来,“……”这什么跟什么!

“爹呀,他们说你生了小弟弟,就不爱我了呀,果然儿子的死活你都不顾了!”

李七爷被这哀伤的语气震的抖了三抖,咳嗽一声,“谁胡说八道,我当然是爱,爱你的,咳咳……”抬起头看着李满多,“你哥就拿你五百文钱,你干嘛满院子追着他打,成何体统?!”

“爹,你不管家,你不知道五百文可不是小数目,是我一个月的月钱啦!”李满多拽了李七爷的衣袖摇晃几下哭诉起,曲起手指头给看,“我要买纸买笔买胭脂,下个月梁小姐生辰,我还要准备生辰礼物,上个月打牌,还欠着八姐一百文,全给我哥他,他给我用完了,我哪儿拿银子还钱!嗯,果然爱柳姨娘生的儿子,不要我们了!”

李七爷是新鲜小幺儿,可是被长子女儿如此说,也不能不当一会儿事儿,赶紧道,“好了好了,多大的事儿,吵什么!不就是钱吗?”李七爷板着脸教训,“你们,你们可是伯爵府的孩子,这么小家气,成何体统?”他摸摸衣袖,从口袋拿出一大把碎银子来,大约有七八块,十来两的样子,捡起两块大的递给李继业,大约有三四两,“拿去买新衣服吧。”

“谢谢爹。”李继业顿时眉开眼笑。

看着李满多可怜兮兮的望过来,捡起一块小的,大约半钱银子塞给她,“不许再打你哥。”

李满多翻了一白眼,这重男轻女也太直接了些。算了,蚊子腿虽然小,也是肉,看在银子份上,她道,“这次的银子算是还了,下次你再敢动我银子,我就捶死你!”说完一扭头,冷哼一声走出去。

“嘿!你这死丫头!”李七爷看着长子,小声问,“她才多大,你多大,你就让她追着你满院子跑?!你出息呀。”

“她力气大!捶人特疼,还会拿针扎,爹,你可别惹她。”

李七爷恼,“她还反了不成,爹都敢拿针扎?!”看着儿子这干瘦样儿,又免不得心疼,掏出银子又塞给他一块,“去买点好吃的。”

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李继业将银子揣回去,看着李七爷却有些尴尬,“谢谢爹的银子,那我也走了。”

说完一行礼,咚咚的跑过去,追着李满多回了东厢,到了门口,见着姜婆子端着碗面过来,李继业一下子就抢过来。

姜婆子叫,“九哥,那是你爹的面。”

李继业道,“我爹去新姨娘那儿,哪儿有时间吃,我最近瘦了不少,我爹说给我补补,多谢姜妈妈啦。”

“唉,我说……”

姜婆子还要说什么,李继业将堂屋的门一关,姜婆子说什么,只当听不见。

李七爷,“……”嘿,这家伙,他怎么有种自己被算计的错觉。他摇摇头,他将剩下的银子一卷,大步的往外走走。

姜婆子问,“七爷,我再给煮。”

“不吃了。”

姜婆子咬牙又恨了,一眼,暗自骂了一声,“吃,吃你个肠穿肚烂!黑心烂肺的滑头!”

李继业从端着面进屋,一关上门,李满多就过来搜去,他也没反抗,主要是,反抗不过,高举着双手端着面,叫了起来,“哎哟,吓死我了,那老没良心的要知道我们偷听,肯定得动家法,瞧着那穷酸样,哎哟喂……啧啧……还是老妹你聪明!一招苦肉计,救我们于水火中,还顺带坑了几块银子回来,老妹,你简直是我的榜样。”

“你也不赖呀,闻声知雅意!”李满多才不管李继业的马屁,从他怀里掏出银块,问道,“还有一块?!交出来。”

李继业不承认,“哪儿有?没,没有了。就这几块。”

“你当我聋子吗?!”李满多从另外一个包里搜出来,瞧着最后一块都比她那块大一点,忍不住就牙疼,这活生生的简直就是重男轻女,心都偏北景山那边去了。

回头一瞧他哥跟狗见了骨头一样眼巴巴的看着她手中的银子,将银子用帕子裹起来,对着他道,“这些都是留着给你娶媳妇儿用的,你呢,我警告你,你吃吃喝喝,走狗斗鸡我不拦着你,可要敢去嫖,敢去赌,你自己掂量一下?”

李继业脸瞬间就耷拉下来,“我去,我也得有银子呀。”别瞧着他光鲜,最值钱的就拿衣服,身上真是白板。

李满多想起了刚才李七爷给她的那块银,拿出来,粉儿大方的递给他,“拿这个去买吃的吧,好好补身体!”

李继业眼睛一亮,“妹,还是你对我好。”

“赶紧吃,吃完,去把柴劈了!”

李继业,“……”

李满多去藏银子,走了两步又回头过来对着李继业道,“你这破嘴,什么时候把个门,什么老没良心,别人听着,你还当不当孝子了?!”

“我也在这里说说。”李继业嘟囔一声。

李满多道,“你肚子这么大,装句破话都装不下?”

李继业,“……”

继续阅读《爆笑宠妃:太子有病我有药》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