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忆卿周永安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法医狂妃:王爷你好毒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半凉

角色:裴忆卿周永安

简介:一朝穿越,天才女法医竟沦落为阶下囚
堂堂嫡女不受宠,爹爹不亲,继母恶毒,庶妹陷害,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水深火热
初见她,他是天璃国最尊贵的钺王:“难为你爹娘,定然失望透顶了
”未料一语成谶,她去哪哪儿出事,走哪哪儿死人……跟我玩心机?看我斗智斗勇还得斗笑里藏刀杀人不见血的钺王殿下!

书评专区

师父驾到:还行。

重启平行人生:对接触过少女时代韩娱的书友来说,女主=金泰妍。女主们都是对男生没兴趣的设定,对男主的调戏捉弄却只会皱眉瞪眼撇嘴。bug目前看到的有两处,一处是女主角之一的班长,一开始说后来出国没联系了,后面又说没事一起出去玩,另一处情敌坐在敞篷跑车里戴着安全带,却能被主角按着头,脸在方向盘上撞个不停。人物的描写很细致,影响剧情推进的前世描写却半遮半掩,发生冲突只会写因为前世,却不写前世发生了什么。喜欢的会说是细腻文艺,不喜欢的会说是矫情做作,根据书友个人喜好不同,干粮与粮草都可

邪风曲:邪风曲时期的血红,就宛如是高配的耳根,同样的愤世嫉俗,同样的热血叛逆,也同样的喜欢秀文笔,只不过耳根秀文笔会让人尴尬,而邪风曲的秀文笔,却是华丽的文字、充分的情绪挑动和娴熟的故弄玄虚,其场景动辄数十上百万修士斗法:上千法宝交相辉映、神通如报菜名一样的乱砸,高手如下饺子般陨落,有一种独属于血红的酣畅淋漓的爽。作为历史仙侠,邪风曲魔改的历史虽然细节上假大空,但也是尽可能的去迎合了历史框架,照应了更多的神话传说元素。可以说在历史仙侠小说里,可能会有很多细节比邪风曲做的更好的作品,但要论元素的丰富程度,已经很难超越邪风曲。阅读体验:★★★☆文本价值:★★★☆

法医狂妃:王爷你好毒

《法医狂妃:王爷你好毒》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8章

沈洪生不自觉便回答了她的问题,“负责之人一共有五人,分别是钺王妃两姐妹,叶琉璃和方暮灵,还有曾家小姐曾颖之。”

两姐妹?裴忆卿脑中快速调出了有关死者姐妹的记忆,她的眉头微蹙,旋即道:“可有这两位小姐的问询记录?”

“自然是有。”

裴忆卿心头微动,“我可能一观?”

掌管着这些资料的林郁知下意识要拒绝,可刚要说出口就浑身一凛,忍不住征询地望了莫如深一眼,见莫如深依旧面无表情,可是却也没有开口拒绝。

多年的官场经验让林郁知小心翼翼地做出了判断。

裴忆卿拿过本子,认真地看了起来。

莫如深果然没有出声阻止和反对,林郁知不觉暗暗松了一大口气。

而拿到问询笔录的裴忆卿又陷入了那种老僧入定的状态,一页审讯记录她看了很久很久,在场的人,除了钺王殿下神色平静全无波澜,其他人都隐隐显出了焦灼之态。

裴忆卿并非故意拖延时间,她只是……我凑这字是繁体的也就算了,还写得跟鸡爪似的是什么意思?

裴忆卿忍着满脑子的槽点,连蒙带猜地坚强地看着,看完了白家两姐妹的笔录,她还趁机把其他人的审讯记录看了。

终于把资料看完,裴忆卿赶紧闭上了双眼,让自己的眼睛静一静。

同时,脑中一遍遍演练,一个大致的故事终于在脑中勾勒了出来。

她在睁开眼时,眼睛灼亮,唇角带笑,“或许,我猜到凶手是如何行凶的了。”

浑身瘦弱邋遢,可整个人却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运筹帷幄的自信光芒,委实把众人镇住了。

莫如深却是神色平平,“猜?那你可得猜准些,毕竟你只有一次机会。”

呵,一脸面瘫地说出这么满满嘲讽腔的话,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裴忆卿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可是刚翻了一半,就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赶忙僵硬地把白眼收了回去,把自己整得跟智障似的。

她对着这人呵呵干笑,“我猜事情一向很准,一开始我就猜钺王殿下是我的救命菩萨,这不,我就猜对了嘛。”

他淡淡接话,“那你猜猜本王这时在想什么,猜对了有奖,猜错了,略施小惩。”

莫如深说着话,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只是那笑,却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那么友善。

尤其是最后一句略施小惩,格外落地有声。不知为何,他口中的略施小惩,大家都有志一同地觉得不会小到哪里去。

众人纷纷对裴忆卿投以自求多福的眼神。

裴忆卿:……

她不就顺嘴奉承了一句嘛,怎么反倒是把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这个腹黑小气的男人,摆明是逮住了机会给她找茬。

不过,她裴忆卿可不是吃素的!

裴忆卿看着他,笑得一脸讨好乖觉,“这还用猜吗?王爷您自己不就告诉我了,您在想对我略施小惩啊。”

裴忆卿说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一脸“大家都知道钺王你还来考我这一定是在开玩笑”的理所当然。

莫如深:……

众人:……

她若是猜对了,自然是不会被罚,反而还会有奖。虽然裴忆卿根本没有奢想过那所谓的奖。

而她若是猜错了,那岂不是说明,莫如深没有在想罚她?

既然他承认了他没有这个心思,她岂不是也避过了他惩罚的血雨腥风?

裴忆卿内心狂笑,这小机灵鬼,怎么抖了那么一把好机灵呢!

莫如深的神色微顿,目光在裴忆卿狡黠的脸上停留片刻。

片刻,他轻呵一声,指尖漫不经心地一粒粒数着腕上的佛珠。

乘风和虚影目睹全过程,对裴忆卿那满是笑意的脸简直没眼看。

姑娘,谁给你的勇气这么下这位爷的脸?就不怕一个不小心就血溅当场吗?

显然,裴忆卿沉浸在这次对阵成功的沾沾自喜当中,没有闲心去想血溅当场那么血腥的画面。

“想要什么奖?”莫如深再度开口,声音淡冷,没有什么起伏。

裴忆卿听到这话,心头喜意更甚,但是她好歹没忘了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为了洗清嫌疑,她十分不舍地忍痛用出了这次难得诓来的奖励机会,“那便请你配合我破案,你什么都不需做,只需从旁观看,我定会向你原原本本地还原案发现场。”

一得意忘形,她便又“你你你”的叫上了,半点尊卑自觉都没有。

对她有意无意的无理,莫如深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好,本王拭目以待。”

一个时辰之后,一场大戏正缓缓拉开帷幕。

死者“白婉容”正手持丹青认真作着画,突然,一个黑影缓缓靠近。

凶手左手握着一柄锋利匕首,在“白婉容”抬头的瞬间毫不留情地朝着她刺去,下一瞬,“白婉容”倒地身亡,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而那凶手却并没有离开,而是……

很快,疑犯“裴忆卿”发现尸身,惊慌失措,她的第一反应却是把死者胸膛上的匕首拔掉,然后拔腿就跑。

整条画墙呈东西走向,周围无任何遮挡,她没跑多远,便被随后出现的“叶琉璃”和“方暮灵”看到,她们疾步去追,一边追一边高喊,很快越来越多的人被引来,“裴忆卿”被抓住。

而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那名真正的凶手,就在这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混入了闻讯赶来的人中,惊骇又愤怒地指责“裴忆卿”的恶形。

暗处的莫如深和周永安一行把整个过程完完整整地看在眼里,所有人都惊得半晌无言,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见。

莫如深的眸光一片深邃,一股醍醐灌顶的感觉袭遍了全身。

裴忆卿望向他们藏身之处,勾起了唇角,冲着他们挑衅一笑。她的面色很苍白,可是她给人的感觉,却是明媚而张扬,熠熠生辉。

众人现身,重新回到裴忆卿面前,除莫如深以外,其他人都依旧一副吃惊讶异回不过神来的模样。

看着他们的神情,裴忆卿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

但,也只是一半而已。

她毫不吝惜地麻溜跪下,对着他们几人恭恭敬敬地磕头行礼,声音恳切,“民女请钺王殿下,请各位大人重查此案!还民女一个清白!”

继续阅读《法医狂妃:王爷你好毒》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