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婆种田:山里相公太腹黑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肥婆种田:山里相公太腹黑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花花弄雨

角色:涂明萱涂家

简介:一朝穿越到古代,涂新月发现自己成了死肥婆
不仅又胖又傻,还被表妹和未婚夫联手设计,嫁给了村里最穷的书生!
没事,她可是21世纪的特种兵军医!还有灵泉在手!渣男背叛?一巴掌啪啪啪打脸!极品亲戚?一脚送她们上一天!说她丑的?她摇身一变美瞎对方的眼!
只是,她本想安静的种种田,发家致富
那俊俏的小相公还一不小心权倾了朝野……

书评专区

通天之路:幻想修仙的经典大作。无罪又一个巅峰大神,纵横网的当家花旦。很长时间支撑了纵横网的接近半壁江山,可见其功力。通天之路我故意留着一直没看,而是每天锻炼的时候带上耳机听有声小说。那半年真是一个愉快的回忆。依然是修仙升级爽文,不同之处在于作者高超的文笔以及情节处理能力。世界构筑完善,引人入胜。悬念贯穿始终,让人为之探寻。缺点:无罪这样的大神如果花时间仔细打磨这部作品其实可以写得完全脱离升级打怪的套路。后期加入一些科幻元素可惜展开不足。大后期情节不够丰满。个人评分:8.8(有声可以给9.5)无罪仙草你能行的。

井口战役:很少见这么用心的科幻了,作者构建了一个个合理的文明,分析他们停滞或者发展的原因。主角是一个人,一个凡人,尽管许多人称他为神。很多小说中主角拥有强大的力量后早就凌驾一切称王称霸,而本书中从未有过,主角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伟大之处,只是见不得一个文明的堕落。全省的着眼点从不在个人的爱恨情仇上,是整个文明,历史上。由时代所选择的结果从不因某个英雄改变。举个栗子:一起穿越的其他人混入贵族,在上流社会中博弈,引起一幕幕的爱恨交织,合纵连横。而主角只是和农民一起种地,炼钢…十年之后,胜负自见分晓。这个主角是我很少见到的真正把自己当做凡人中一员的,拯救而不以拯救者自居,创造而不占有,战胜而不杀戮,只为推动演变

前桌女生竟是我的头号黑粉:蘑菇是有灵气的作家,这在网文作者中是少见的

肥婆种田:山里相公太腹黑

《肥婆种田:山里相公太腹黑》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所有人都以为余氏这不过是小小的一摔,却没有想到,这一摔竟然摔出了大事。

苏子杭将余氏抱上来的时候,余氏的后脑勺被石头磕出了一个好大的洞来,不要命的往外面冒着血。她的手臂也被扎进了一根尖利的木条,看起来触目惊心,恐怖极了。

小小的大叶村里面藏不住事儿,余氏快要摔没命的事情一顿饭就传满了整个村子。

苏家大门口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村长得了消息,寻了村头的李大夫过来。

“麻烦让一让,让一让。”村长扬起声音大叫道,两边的人顿时如同潮水一般被分开了。

他大步走进院子里,苏子杭从房间里面急奔出来,拱手道:“多谢村长了,李大夫快里面请,我娘她……”

余氏的情况很不好,头上的血算是止住了,可是右边的手臂却鲜血淋漓,瞧那样子,多半是废了。

村长知道事情紧急,也不和苏家人多寒暄,连忙送李大夫进去。

窄小的房间里面,余氏躺在木板床上,已经昏迷不醒。她的脸上身上全是血,唇色白的像鬼一样,一双手却依旧死死的抓着一张纸。村长将纸用力扯出来一看,却是涂新月的庚帖。

昨天老涂家弄错新媳妇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如今瞧着这庚帖,也猜出了其中的来龙去脉。

村长咳嗽一声,将庚帖悄悄放在桌上。刚抬起头来,却正好撞到一双明亮的双目。

却是穿着一身红布衣的涂家大丫头正蹲在角落里,见他看过来,连忙扬起头露出一抹傻兮兮的笑容。瞧着她那满脸跟鬼一样的胭脂水粉,村长嘴角微抽。摊上这么个媳妇,也难怪余氏吓得掉下了田埂。

涂新月毕竟是个傻子,村长也没理会对方,转头去找苏凤仪他们调查情况。

已经转过身的他,却没有发现,墙角的少女眼中忽然露出一抹精光。

“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余氏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滚下田埂?”村长站在苏凤仪面前,还没把话说完呢,一直没说话的苏凤仪忽然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老二家的摔倒要怪我咯?她自己没长眼睛,凭啥怪我!”

唾沫星子四处乱溅,村长连忙仓惶后退两步。

到了这种时候,苏凤仪讲话竟然还这么难听,守在床边的苏子杭紧紧抿着嘴唇,俊脸上闪过一丝恼怒。

苏凤仪又冷笑道:“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子杭的话你总该相信吧。你倒是问问子杭,今天我有没有动她娘一根手指头?”

坐在一边紧皱眉头的苏家老太太也开头道:“是老二媳妇不长眼睛,关凤仪什么事?村长,你这是审问犯人呢?”

“哪能呢,我只是随便问问。”村长连忙摇头。苏家老太太向来泼辣,要是自己再问,待会肯定会闹起来。现在余氏还昏迷不醒呢,还是紧着对方的伤势比较好。

余氏手臂里面的木条已经被他拔出来了,现在李大夫正在给她手臂上药包扎。

“李大夫,我娘怎么样了?”苏子杭忍不住问道。

李大夫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没说话。

苏子杭心中一紧,一直蹲在边上的涂新月也有点担心。方才她看了李大夫治病的手法,还算是专业,从拔出木条到上药都没出什么差错。可她离得远,看不清楚那根木条有没有伤到余氏的经脉。余氏心地善良,对她不错,涂新月不想她出事。

她紧紧的盯着李大夫,等对方说话。

却不曾想,李大夫还没开口呢,苏家老太太忽然道:“摇头是什么意思,是要死了?”

苏子杭脸色一僵。

苏凤仪却瞪大眼睛道:“什么?要死了?不行不行,娘,老二媳妇不能死!”

她神色紧张不似作假,边上的人都意外的看着苏凤仪。没想到,苏凤仪看起来狼心狗肺的,对余氏还有这份心。

却听苏凤仪继续道:“娘,她要是死了,以后谁给我们洗衣服做饭啊,还有谁去下地干活啊!”

此话一出,苏子杭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躲在边上的涂新月更是抽了抽嘴角。

奇葩,还真是够奇葩的。好歹也相处了十几年,这苏家一大家子却把余氏当牲口一样使唤,事到临头,还想着她像头牛似的继续为苏家卖命呢。

李大夫神情也不好看,他叹气道:“余嫂子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只是她这手……就算是保住了命,手也废了。”

苏子杭面色灰败。

边上的苏家老太太和苏凤仪也有点震惊。

李大夫继续道:“余嫂子虽然保住了命,可是脑子和手毕竟伤的厉害,往后半年只怕汤药都离不得口。”

这要是放在富贵人家,每日不过是多喝口药的事情。可落在一穷二白的农民身上,可就不一样了。

苏家老太太顿时皱眉:“我们家可没这么多钱倒贴给她看病。”

“就是就是,这病我们不治了,手废了就废了,管她呢!”苏凤仪也连忙道:“我们苏家的老底都被子杭娶媳妇给掏空了,眼下哪有多余的闲钱。”

“不治了,不治了,一只手又不是不能干活!”

小破屋内,苏凤仪和苏家老太太连连摇头,十分嫌弃的说道。平常说什么相互扶持一家人,可到了节骨眼上还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苏子杭脸色铁青,望着奶奶和大姑那张冷漠的脸,坚决的握拳道:“这病一定要看,药也一定要抓。”

苏凤仪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老鼠一样,差点没跳起来,冷笑道:“子杭,你别太过分了,我们苏家养着你读书吃白饭已经够辛苦了,眼下还要给你这个残废老娘治病……”像是想起了什么,她那双精明的小眼睛在小破屋内搜寻了一圈,而后猛然落在了角落里的涂新月身上,尖声笑道:“是了是了,眼下还有你这个傻子媳妇,也要靠着我们苏家养着。抓药的钱,我们说什么也拿不出来,难道要为了给余氏一个人看病,把全家给饿死吗?”

被点名道姓的涂新月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听见苏凤仪说没钱的时候有点想笑,方才这老货进门的时候怀里明明就揣着一包钱。只不过,涂新月忍住了没说话。因为她想看看,自己这个便宜相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性情。眼下面对两个忘恩负义的吸血鬼,会不会怂下来。

毕竟,交换了庚帖,自己现在已经是苏家的媳妇了。涂新月可不希望,自己将来的相公是个怂包。那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继续阅读《肥婆种田:山里相公太腹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