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承彦周正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傅少的秘宠娇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迟禾池鱼

角色:傅承彦周正

简介:未婚夫和姐姐的背叛,父母偏私
她最为狼狈时,他从天而降来到她身边
这个随便跺一跺脚都能让江城震三震的男人却对她说,“嫁给我,我可以给你所有人都无法企及的幸福!”
婚后:
“二爷,太太的姐姐欺负她!”
“签了她的经纪约,让太太去当她老板!”
“二爷,您爷爷拿钱让太太离开您!”
“太太拿了吗?”
“拿了,但太太说不够!”
“那你再给太太送过去
”男人顿了顿,“去问我爷爷要!”
“二爷,有人说太太配不上您!”
“嗯,的确配不上,是我配不上她!”
后来江城人都知道,傅承彦有个妻子,宠的无法无天,宠的丧心病狂
却没人知道,那年夏天,当他从那片林荫下经过,而她扑了他满怀,那一眼,便是万年!

书评专区

大明金主:金鳞开作者的新文,还在连载的幼苗。穿成明朝正德末年一个家境贫寒的少年身上,男主机敏多智,放弃读书搞商业,目前抱上了徐阶家族大腿。缺点依旧是比较干,缺少细节描写, 情节不够有趣。

骨傲天不需要妹妹:蘑菇新书,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粮草傲娇冷面总裁男,秋田犬,暖男,傻白甜,神经病,还有永远不能缺少的碧池。恩,标准配置在蘑菇的小说里,女人只分为傻白甜,碧池,以及…白莲花一般的碧池。男人也被精确地划分为三种。精英直男,逗逼,暖男。他的书里,有趣味,有感动,有思索,但是没有爱。代替爱的是被知识解离,被理智压抑,被现实扭曲的情感需求,渴望,冲动喜欢煽情,时常矫情,不信真情。渴望的同时又没办法确信。忍不住寻求却始终质疑。所以每本书里都藏不住这份矫情。不过还挺好看的就是了。 接回复

我欲封天: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这本书里体现到了极致。不论主角修炼了多少年,境界提升到了多高,始终不改屌丝中二气质,反而愈发浓厚,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下,主角保持并升华这种屌丝中二初心,实在难得。而且主角从头到尾只爱许清一个人,爱的那么深沉,对其他七七八八的女配都是只用语言和行为去撩拨二从不动心负责,最多给个分身去圆那些爱的死去活来的女配心中的执念,不愧为男人的楷模。尽管自带的宝物是一面能复制一切的铜镜,可主角从来没有滥用郭哪怕一次,每次都是不得已而为之,比那些系统流强到不知哪里去了。最大的遗憾就是主角的仙根和魂灯太少了,应该各自修炼999条才对。从这本书上架到现在这么多年,我还是舍不得看完。

傅少的秘宠娇妻

《傅少的秘宠娇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江城,秋意正浓时,刚下飞机的时暖拿了行李从机场走出来,深深吸了口气,正是暌违已久的熟悉的感觉。

一年了,她代表公司出国进修整整一年,现在终于回来了。

想想过几天就是她和傅习城在一起三周年的纪念日,她不分昼夜的工作,就是为了能提前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她立刻打车去了傅习城的公司,只是刚从正门口进去,前台的小鱼便一脸错愕的看着时暖,“时总监?你回来了?难道是特意回来参加总经理的婚礼么?”

时暖蹙眉,听不懂小鱼在说些什么,“总经理的婚礼?小鱼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傅总经理和你姐姐的订婚宴啊!”

“你说什么?”时暖错愕,脸色的喜色没了,“你说谁的订婚宴?”

小鱼看着时暖那张脸,似乎意识到自己大概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不由的咽咽口水,“总经理和你姐姐……”

“在哪里?”

“金……金逸酒店。”

时暖脑子一轰,转身就走,“师傅,去金逸酒店。”

时暖在金逸酒店门口下车,还没进去,就看到酒店门口放着一张大合照,傅习城搂着穿着一身典雅礼服的时薇,两人对望着彼此,眸子里都是情意。

时暖在来的路上还给自己心理建设,他傅习城可是她时暖的男朋友啊,怎么可能跟她姐姐订婚呢,可偏偏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时暖走进去,正巧看到傅习城低头在时薇耳边说着些什么,惹得时薇脸颊羞红。

这一幕,看得时暖立刻猩红了眼。

真是可笑啊,她交往三年的男朋友跟她的亲姐姐趁着她出国的这段时间里,都要订婚了。

时薇正和傅习城给宾客敬酒,余光瞥到了突然出现的时暖,她的脸色瞬间泛白,挽着傅习城的手不自觉的捏紧了。

傅习城也看到了时暖,只稍稍怔愣,随即给了时薇一个安抚的笑容,走向她,“小暖,来参加我和你姐姐的订婚宴吗?”

男人温润柔和的声音此时却犹如一柄利刃直穿时暖的心脏,她咬牙,“你和我姐姐的订婚宴?傅习城,你对得起我吗?还有你时薇,你就那么缺男人吗?你明明知道傅习城是我男朋友,你们竟然……”

“混账东西。”突然一个巴掌过来,打得时暖脸颊生疼。

时暖捂着脸,眼眶泛红,“妈!”

“别叫我妈啊,有你这么做女儿做妹妹的吗?你姐姐今天订婚,你不祝福就算了,还跑来捣乱,你诚心的是不是!”蒋玉咬牙切齿,狠狠的瞪着时暖。

时暖心口一窒,“妈,你在说什么啊?傅习城他可是我的男朋友啊。”

“什么你的男朋友?习城是你姐夫,你怎么什么都要跟你姐姐抢?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哈哈!时暖突然笑了出来,她看着蒋玉,她的母亲,竟然可以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她转头看向傅习城,“傅习城,你说,你到底是谁的男朋友?”

傅习城拧眉,看着时暖那张脸有些彷徨,不过手臂间传来的力道瞬间让他清醒过来,“小暖,对不起,我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姐姐。”

时暖听着傅习城不平不淡的话语,心里仿佛刀割一般的疼。

真是好样的,真是讽刺极了。

“傅习城,你记住了,是我时暖不要你的。”时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不上前去撕了这对狗男女,“我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异心。”

继续阅读《傅少的秘宠娇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