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思顾将军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丑王难娶:王妃请上轿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乔木

角色:顾云思顾将军

简介:顾云思三岁丧母,有了后母便有了后爹,四岁被强行送离京城,送往“后”爹老家乡下贱养着
当她再次站在京城城门口仰头看着那高大中带着几分肃穆的城墙的时候,她告诉自己
顾云思,你要记住,血债,就要拿血来偿!只是……最大的金大腿怎么稀里糊涂的就被她抱住了?

书评专区

幻想乡的琐碎日常:居然完结了。。。

七根凶简:以老子骑牛过函谷关,封印了七根凶简为开始.女主从多年前的凶杀案被迫入局到渐渐遇上伙伴组成小队去封印七根凶简.情节跌宕让人欲罢不能,最叵测的是人心,作者更深层次的揭露恶.但是更多想说的是善恶一念间全在于人心的抉择.人之初性本善

我的魔物娘军团:故事尚可看,文笔不能忍,抽风式的描述遍地可见,神经病的梦呓

丑王难娶:王妃请上轿

《丑王难娶:王妃请上轿》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2章

夏荷到底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惊慌绝望过后也勉强冷静下来:“夫人本想亲自来迎,只不过大姑娘到底是晚辈,夫人若是来了反倒是惹得大姑娘落人口实。夫人慈母心怀,大姑娘定能感受的到。”当家做主的可是夫人,往后大姑娘可是要在夫人手底下过活,所以想自己日子好过一些,大姑娘得了台阶就该顺势改口,为夫人正名,彰显母女和睦才是上策!

夏荷这话说的已经够明显,只差直言让顾云思改口。

顾云思微微颌首,好似接受到了她的暗示:“夫人心善!”

夏荷尚未扬起的唇角顿时凝固,惊愕过甚不免就有些情绪外露,瞪视着顾云思的双眼之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

这就完了?夸一句心善算什么?她都退了一步了,这时候不是正该也顺势下坡才是吗?心里有什么龌蹉不提,可为了顾家的颜面,这时候就该展现顾家内宅安宁,母慈女孝不是吗?

一句“心善”有什么用?

夏荷几欲抓狂,她现在严重怀疑往些年顾家老家那边送来的关于大姑娘的那些消息都是造假的。分明说这位大姑娘性子怯懦,不善言辞,而且最是胆小不过。可眼前这一位何处与怯懦搭的上边?牙尖嘴利,心思颇深,而且她根本就是胆大包天!

“大姑娘……”夏荷恨的要死,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放低姿态,“这些年夫人一直都挂念着大姑娘,就连给大姑娘准备的院子都是夫人亲手布置的,就怕大姑娘住着不习惯……”

夏荷被顾云思打了个措手不及,耳畔又是有人在不断的冷嘲热讽,她着实害怕办砸了差事会断了自己的前程,更有甚者会毁了自己的小命。是以说话做事,几乎已经失去了惯有的分寸。按照她原本的心思,自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等话来。可是情急之下想要修补犯下的弥天大错,却不料错上加错,没更正问题,反将自己和背后的主子推进了自己挖的大坑当中!

顾云思什么都没说,只是抬眸有些错愕的看了夏荷一眼。周边围观之人将她眼底闪过的那一抹委屈和难过看的清清楚楚,而后她垂下眸子,唇角似乎都往下落了一分。

此时此刻已经不需要她再开口多说什么!夏荷本意是为顾家继室开脱,试图彰显继室对原配留下之女的看重,从而好证实继室的大度。可是,她拿捏顾云思在先,以下犯上在后,发现犯下错误威胁不成之后试图开脱却措辞不当。说什么挂念多年,若是当真挂念,为何不早早将人接回?再者,若是真看重,为何来的只是个丫鬟?长辈不能来,同辈之人何在?

最最可笑的便是说什么为了让被扔到乡下多年的原配之女住着习惯,是以继室亲自去布置院落。说起来好听,可同样也说明了顾家早已没了元配嫡女的容身之处。不然的话,为何连院子都要重新布置?

顾云思没有趁机再落井下石,更没有试图趁这个机会再给顾家继室按上罪名。过犹不及!今日做到这份上已经足够,她只是个被扔在乡下多年刚刚回京的原配之女,之前之事权当做她心中有怨气,做到这份上只会给顾家继室脸上抹黑,她倒是可得到不少同情。然,孝道为重,若是她做的太明显反会让人觉得她过于咄咄逼人,于她无利!

“可能回府了?”顾云思的嗓音略微有些不稳,面容却是平静,“回去迟了怕是劳累夫人挂心,再者……”说着她朝周围看了一眼,其意不言而喻。

夏荷有心想要修补错处,可事到如今她心知也只能尽快回府。多说多错,不想一错再错最好就是死死的闭上嘴!饶是心中对造成这一局面的顾云思暗恨,几欲生吞了她,可到底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牵强的陪着笑脸应下。

看热闹的人自不会拦下,看一看倒也罢了,这时候再出头那就是上赶着得罪顾家了。

那继室为了面上好看,前来迎她的马车是她惯常乘坐的那一辆,甚为宽敞舒坦。夏荷此时哪里还想看到顾云思这张脸,干脆坐在了车辕上。

只余下顾云思一人,怔忪了片刻,嘴角倏然勾起一道嘲讽的弧度。

她不想知晓这世间为何当真有灵魂一说,也不想知晓为何前一刻她还是个死了三年的鬼魂,下一刻却又站在了三年前自己被接进京的这一刻。在她死的那时候她就不再信仰神佛,倘若真有神佛,为何好人早亡恶人却能坏事做尽之后依旧享受荣华富贵。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相信。她只知道,从这一刻开始,她只信自己!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是吗?既然好人当不得,她就当个恶人罢!

顾云思垂眸看着自己的指尖,她在乡下虽然不会被人使唤,可是被人怠慢实属正常。这些年大多数时候都是她自己在照顾自己,相较京中那些娇养着的姑娘贵妇们,她的手自然比不得那些人娇嫩。她记得为了这个,还曾被人讥讽过一回。当时她除了伤心之外,满满当当的就是自卑。如今想来倒是自己蠢笨了,当时只需稍稍做出点姿态来,便可牢牢占据上风,只不知此事日后可否会再次上演。

收回目光,顾云思的眸色愈发的冷冽。她并不会遗憾为何不早些回来,如此她也可早作安排,在城门口这一遭事就足以狠狠打击那继室一回。能回来便是好事,何况今日之事她也算是赚足了好处。

但凡是有权有势,尤其是京中的这些勋贵人家,最为看重的就是那一张脸面。当年顾将军哪怕是娶了继室也没人说他半个字的不好,面子里子都有了。当年她被送离京城之时,顾将军和这位继夫人可没少下心思,欺负她年幼又无人为她撑腰,“名正言顺”的将她送走明面上还不让人挑出半点错处。这一次将她接回京本是无可奈何,纵容丫鬟将她堵在城门外想必也是有出口怨气的缘故。依着她原本的性子自然是要被那继室给算计了,那继室万万想不到反倒是被她给倒打一耙。

哪家还没个仇人?城门口发生的那点事情在她踏进顾家的大门之前,该知道的人也都会知道。至于事后坊间会如何流传,是否又会以讹传讹,夸大言辞,那就不是能轻易控制得了的了。

不过如此一来,她也算是将那继室给得罪彻底了!想到此,顾云思弯了弯唇角,无声的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来。她们本就是不死不休的死敌,得罪又如何?

来日方长,鹿死谁手犹不知,尽管来战!

继续阅读《丑王难娶:王妃请上轿》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