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绾陈管事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邪王专宠小毒妃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云九

角色:绾绾陈管事

简介:她是将门嫡女,也是狼族最后一人,倾尽全部,助心爱之人登上帝位,换来的是心爱之人与亲妹妹的背叛,连自己的亲生儿女也惨死
一朝重生,回到十四岁,继母亲妹恶毒无情,渣男故技重施,她欲单枪匹马斗恶人
但是,那七皇子,天生桃花眼,迷倒万千少女,腹黑纨绔,却偏偏钟情于她
且看二人携手,如何颠覆万里江山?
“要娶我容易,江山为聘

“好,天下归你,你归我

(这是一个扑倒与反扑到、暖宠、双强的故事

书评专区

异闻录:诈尸了?上一次看还是几年前太监的时候?。现在变成什么了?年刊,季刊?

低调术士:写的是“中国版”术士,因为想看国术类小说找到了这本书,在一票无限制开后宫、装逼、直冲玄幻的风水相师类小说中显得特别清新。人物塑造和情节推动可谓是内敛的装逼,国风的术士框架也搭得像模像样,文笔至少能让人读下去,差不多写到无敌就及时完本了,粮草。建议没什么耐心的人从主角进入北大起读。

道术达人:虽然早就知道有纯为手机阅读服务的特殊分段风格,虽然我自己也倾向于写短句子,但是……习惯于pc阅读的我,果然还是无法接受这种过于手机化的分段法。基本水平三星,分段无法接受减一星,二星。(建议手机阅读)

邪王专宠小毒妃

《邪王专宠小毒妃》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2章

梅子村。

一道哭声从南宫家的庄子上传来。

“小姐,您不能死啊!”小茴摇晃着床上之人的手臂,大声哭喊着。

“郎中,我们家小姐还有救么?”一妇人问,她一脸担忧,眉眼中却尽藏得意。

郎中摇着头,“准备后事吧。”

“郎中,求求您,救救我家小姐,我给您磕头了。”小茴死死拽住郎中的衣角。

妇人一把将小茴的手扯开,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口中却是,“小茴,郎中已经尽力了。”

接着,她微笑着对郎中说,“郎中,我送送你。”

妇人跟着郎中出去。

由三块木板搭建而成的简易床上,躺着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穿着露出脚踝和手肘的衣裳,浑身是泥,而且衣裳还是破烂的,她躺在床上,像是一根干枯的柴。

“小姐,您快醒醒,不能丢下小茴!”

“我要杀了你们!”床上的小姑娘突然翘起来,吓得小茴往后一缩。

南宫夭夭看着小茴,喊了一声,“小茴。”

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稚嫩了,低头一看,自己的手也变小了,再观察周围一眼,这里不是天牢,天牢常年不见光的。

她不是在天牢里死了么,而且,小茴早就已经死了,因为偷南宫绾绾的金镯子,被活活打死的。

“小姐,您怎么了?”小茴重新回到南宫夭夭的身边,她方才不是因为南宫夭夭死而复生才害怕,而是,南宫夭夭方才散发出来的仇恨和怒火,让她有了压迫感。

“小茴,我这是怎么了?”南宫夭夭觉得浑身疼,四肢仿佛不属于她似的,喉咙像是被火烧灼一般。

“小姐,您不记得了?”小茴不可置信。

南宫夭夭摇头,现在她满脑子都是司马玄和南宫绾绾的背叛和狠毒,还有对眼前之事的疑惑。

小茴单纯的眸子里,闪出一丝愤怒,“小姐,陈管事的儿子要欺负您。您在逃跑过程中,掉下了土坎,就晕过去了。”

南宫夭夭记起来了,但是,这件事是很多年以前的事,彼时,她还在乡下庄子上。

难道,她方才只是在昏迷中做了一个梦么?

“小茴,今年是哪一年?”南宫夭夭问。

小茴一阵担忧,她心想她家小姐不会是傻了吧,她按下心中的疑问,“小姐,今岁是明贤二十三年,七月初八。”

明贤二十三年?

南宫夭夭记得,她死的时候,是明贤二十九年。

她的誓言应验了,她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她十四岁的时候。

重生一世,她一定要为自己和一双儿女报仇雪恨,让司马玄和南宫绾绾血债血偿!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她因为摔到在土坎里,头碰到了石头,晕死过去很久。

今生,她借这个机会重生。

前世,欠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她,南宫夭夭,是南宫将军府的嫡女,因为出生时脚踩七星,且生母去世,还被道士说是天煞孤星命,于是就被其父亲丢入狼窝。

没想到的是,两月以后,她竟然神奇的出现在南宫将军府的门口。

她父亲和继母认为她是妖怪,并取名夭夭,将其单独关入一个院子抚养,在她五岁时,将她送到了庄子上。

前世,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她的继母将其接回府中,代替南宫绾绾出嫁,直到南宫绾绾和司马玄一起欺骗她,并残忍杀害她和她的孩子。

她和他们誓不两立!

南宫绾绾、司马玄,南宫夭夭回来了,今生,你们的噩梦开始了!

小茴看到南宫夭夭的脸色不停地变换,时而青紫,时而惨白,她问,“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小茴是从小陪她长大的侍女,对她很熟悉,她不能让其察觉出她的异样,便说,“摔一跤,头痛。”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喧哗声传来。

“快点,把这丧门星拖出去喂狼!”

“管事,您忘了,连狼都不吃她的肉的。”

“那就直接扔到乱葬岗!”

最先进屋的是方才送郎中出去的妇人,也就是陈管事。在她身后,跟着几个婆子,离得最近的婆子手中拿着一破草垫。

南宫夭夭看了一眼,就知道,陈管事是要拿破草垫将她丢到乱葬岗去。

她眸子一寒,锐利的目光扫过众人身上。

“啊!”陈管事见南宫夭夭坐在床沿边,她身后的人早就吓得退后几步。

她问,“你是人还是鬼?!”

南宫夭夭冷冷一笑,“我当然是鬼!”

她是从地狱而来的幽灵。

陈管事见小茴在一旁偷笑,知道南宫夭夭是死而复生了,她带来的人太过于胆小,早就吓得魂飞魄散地逃跑了。

“南宫夭夭,你现在脾气见长了,敢装死了!你以为你装死,我就能同意我儿子娶你?扫把星,你做梦!”

陈管事破口大骂,一个庄子上的管事而已,竟然敢对她如此口不择言的谩骂,就因为其身后的人是她的继母,南宫将军夫人。

“陈管事,你一个奴婢,谁给你胆子直呼主子的名字?”南宫夭夭厉声责问。

陈管事欺负南宫夭夭习惯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南宫夭夭反击过,所以,她愣住了。

“陈管事,是你儿子不敬我家小姐,时常欺辱小姐,如今你还要侮辱我家小姐,你太过分了!”小茴气不过,她说完,才发现自己是不是闯祸了,平时只要她们主仆反击,后果肯定是要遭毒打的。

她本能地站到南宫夭夭身前,护主她的主子,并抬头,看着陈管事,“还要打我们?来啊!”

陈管事作势,就要上前去掐小茴,并骂道,“你这贱蹄子,敢顶嘴了,看我打死你!”

南宫夭夭一把将小茴拉到自己的身后,今生,将由她来保护小茴。

她顺势一脚踢向陈管事。

陈管事猝不及防,往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

“南宫夭夭,你竟然敢打我?”陈管事不可置信,南宫夭夭一直以来都是逆来顺受的,今日怎么这么反常。

她盯着南宫夭夭,看模样,还是那个浑身充满野性的绝世美人,可仔细一看,又像是多了一些什么,阴森的冰寒。

就是那种感觉,像是没有活人气息一般,让人望之而生畏。

南宫夭夭就那么站着,不言不语,死死地盯着陈管事的眸子,她身上的冷意源源不断地释放,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低。

“南宫夭夭,你给我等着!”陈管事落荒而逃。

“哇,小姐,您今天太厉害了,竟然把陈管事给下吓跑了。”小茴一脸的崇拜。

接着,又担忧地说,“小姐,陈管事肯定会为难我们的,不如我们逃走吧,我们出去要饭,也比在这里强。”

南宫夭夭摇头,重生一世,她要报仇。

她现在首要任务,就是要回到京城,强大自己,找司马玄和南宫绾绾报仇。

但是,在离开庄子之前,她一定会找陈管事母子报仇。

前世的时候,陈管事的儿子,马小四仗着他的娘是管事,总是喜欢欺负庄子上的人。

马小四嗜赌成性,贪财好色,有几次,险些夺走了南宫夭夭的清白。

而陈管事知道这件事以后,还认为南宫夭夭想要勾引马小四,对她进行毒打和辱骂。

他们母子欠她的,她要加倍收回来!

继续阅读《邪王专宠小毒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