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看到的《竞技之不忘初心》求最新章节

小说:竞技之不忘初心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观海雲远

角色:五五开Dopa

简介:重拾梦想,再铸传奇
历经磨难,不忘初心
一场高端排位中,神秘玩家怒抢五五开中单,却在游戏中单杀Dopa以百分之八十多的胜率上王者,原本想给女朋友一个惊喜,没想到——

书评专区

道果:设定蛮有意思,就是高潮太多,打斗场面一个接一个,阴谋层出不穷,有张无驰,光紧无松,看着颇累,要是作者控制下节奏,放松下,这本书就更上一层,爽点更十足了(目前放下,但没有捡起来的冲动)。完结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花了1个多月的时间看到最新更新,说实话前面几个故事挺想弃文的,我忍了好几次,前面的大概是描述用词有问题让人觉得女主很白,看着很不耐烦,再有就是特别讨厌那个校医大叔,这货出场率那么高以快穿文的尿性我以为是疑似男主……他还在寻找末世大BOSS那个故事里制造病毒(我并不知道后面,看到这里很不适所以这个故事直接跳了)想着反正是快穿就跳了好几个不感兴趣的故事,到大概苦逼女主伤不起那个故事开始,基本没有不适感了,后面看起来简直一发不可收拾,感谢@微凉啊推文幸好我没错过本文,只想说喜欢快穿文的都不能错过本文,个人仙草

神秘之劫:看了书评再去看了前几章,弃,首先书评里低质量书评占了大多数,一个气运梗养了一大批烂梗小鬼天然孝。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印象,再去看文,可惜的是并未有出彩的地方能扭转我的观点,因为有对部分粉丝行为的厌恶,所以先入为主的对这本书评分较低,而我偏偏不想迁就别人给出“客观”的评价,所以给一分,正常是2.5到3分。书也没更多少,我评一星就和部分粉丝评五星差不多的意义,懒得公正客观,反正他们玩他们的梗,我厌恶我的补充一下吧,打高分的理由无外乎“流水线里的精品”,恕我直言,网文发展到现在,即使过去出色的作品淘汰掉了许多,依然很是攒下了一批优秀的网文,一部“流水线产品”再怎么精品,也不该获得高分,分数是路人看书的依据,这本书除非非常对胃口,不然并不具备强推给他人打发时间的价值,

竞技之不忘初心

《竞技之不忘初心》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6章

“号外号外!传奇路人王Dopa惨遭神秘代练狙击饮恨败北!”

“五五开麻辣香锅双排偶遇国服神秘大腿!”

“国服神秘代打单杀Dopa!无数粉丝看到了中国电竞的曙光!”

“‘我为静静上王者’到底是何方神圣?千万国服玩家翘首以待!”

“据不可靠消息,有不少名叫‘静静’的妹子撸友在看到昨天那场排位后感动得泪流满面。”

“……”

第二天,Dopa在直播中被人单杀的消息就铺天盖地般传播在各大游戏贴吧,论坛,多玩盒子,掌上英雄联盟。有做好事不留名的兄弟将Dopa被单杀的那个短暂视频剪辑成每周精彩Top,发布不到一天立刻荣登榜首。背扛吧英雄联盟吧无数的大手子纷纷将这个十秒种左右的视频作为自己的签名档。更有甚者,还在视频里配上‘你是凤儿我是傻’的灵魂歌声,被无数人转疯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欢喜有人忧。

“有玩家透露,Dopa在输了那场排位后神情沮丧如丧考妣,并扬言希望能再次遇到那个‘我为静静上王者’的玩家,一雪前耻。”

“呵呵!败军之将,何足言勇!”

“草尼玛说谁呢?我大Dopa就是叼!一个垃圾冰鸟靠防御塔侥幸杀了Dopa一次而已嚣张什么啊?小人得志!人Faker在比赛里还被人单杀过呢,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有Dopa的粉丝见不得自己的偶像遭受如此的‘屈辱’,开始反击。

“哟哟哟!被人单杀还尼玛理直气壮,脑残粉该吃药了!”有人立刻开喷,殊不知自己已然成为了‘我为静静上王者’的脑残粉。

“我大Dopa是韩国的路人王!”

“Dopa被冰鸟单杀。”

“我Dopa有两个帐号登顶国服!”

“Dopa被冰鸟单杀。”

“我Dopa高端局里单杀Faker!”

“Dopa被冰鸟单杀。”

“草泥马比——”

“话说那个‘我为静静上王者’到底是谁呀?这么好的露脸机会,也不出来怒吸一大波粉。”有网友开始为那位神秘玩家规划接下来的发展轨迹:“然后开个直播,卖卖饼,草草粉,大把的软妹币不就来了吗?”

“草,你懂什么?信仰!信仰懂吗?你以为都尼玛跟你一样俗啊?”

“…………”

就在网上骂战一片,无数人寻找那个神秘玩家的时候,有一个人从早上醒来到现在的心情犹如坐了一趟紧张刺激的过山车。

这个人的名字叫孙凡,是一个中等规模代练工作室的小老板,手底下有几个一区超凡大师打手。此时这个长相还不错的年轻男子正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略微紧张得接着电话:“哎哟刘总!我也是早上起来才在网上看到的消息,还真不知道那个神秘代打是哪个庙里供的菩萨。我已经问过下面了,那个单子还真不是咱们工作室接的,小弟我骗谁也不能骗刘总您啊!瞧您说的,我们和代练之间确实有保密协议,可这么大个事儿咱想兜也兜不住啊!我手底下要真有这么一尊大神,还能错过这么绝佳的广告机会?早就给刘总您牵线了,如果事情成了,那也算为刘总尽了点绵薄之力。生意人嘛,这点利弊还是分得清的。那行!要不您再去别的工作室问问?”

孙凡挂掉电话,长舒一口气,这个刘总可是一支LPL战队的BOSS,咱这种工作室小老板平时哪有机会接触到这个层面的人啊,现在好不容易通上电话还不得小心伺候着。

唉——都是昨天那场高端排位引起的!

要说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呀,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说难吧,每个英雄加上被动一共五个技能谁都会操作,有人从接触这个游戏不到三个月就打到了最强王者段位。说简单吧,这个游戏涉及到玩家的基本功、走位、意识、操作、套路、反应、手速、团队配合以及自身的游戏天赋,不少人玩了好多年还是处于段位的最底层。

放眼望去,各大服务器上亿的玩家基数,真正能单杀Dopa,Faker这类明星玩家的有几个?因此,真正的高手就成了各大俱乐部战队竞相争逐的对象。

从早上到现在,自己接了有十几个战队负责人的电话。有LPL的、LSPL的、二三线职业战队的、甚至还有一个网咖战队老板的。孙凡心里忍不住一阵鄙视,就算你们网咖养得起那尊大神,可是难道你不觉得让一个能单杀Dopa的人去你们那狗屁网咖战队是资源浪费暴殄天物吗?他清楚,今天有不少的工作室同行也都接到了这类的电话。真不知道哪个犊子会这么好运气,能遇到一个这么碉堡的代练。单杀Dopa,排位八十多的胜率上王者,在他眼里这不是一个单纯的大神代练,而是活脱脱一棵摇钱树啊!

孙凡郁闷得叹了口气,开始对不知道哪个运气爆棚的同行羡慕嫉妒起来。突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该不会是林兄弟吧?要说那个未曾谋面的林兄弟啊,水平确实不错,工作室接的为数不多的高端局单子都是他打的,并且胜率也不低,都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交单。可是要说单杀Dopa,他觉得有些不大可能。再说林兄弟跟咱们的工作室合作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不会再去别的地方接单子的,他从之前的合作中也相信林兄弟的为人,更何况自己给出的价钱算得上是业界良心了,林兄弟根本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这么一想,孙凡又郁闷了——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此时的林初阳刚拆了石膏绷带从学校的医务室出来,活动了下右手,心情一片大好。身体康复,阳光普照,有关心自己的兄弟和包自己一个月早餐的壕室友,还有什么理由去悲伤呢?失恋?让它见鬼去吧!

“回首依然望见故乡月亮,黑夜给了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林初阳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到那头班长陈剑飞的声音:“卧槽!小林子你在哪呢?石膏拆了吗?”

“刚拆呢。”林初阳说。

“拆了你赶紧来超人网咖啊!”陈剑飞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昨晚不是说了让你顶替胖子吗?现在都尼玛九点五十了,说好十点比赛的。”

“啊?”林初阳愣了一下:“班长大人我还以为你开玩笑呢,我这水平怕是不成吧?再说了,胖子不也跟你们一起去了吗?让他上场也是一样的。”

他是真心不想掺合到这个层次的友谊赛中,尼玛不公平啊!

“唉——本来胖子这个不要脸的菜比上场人也够了。”陈剑飞在电话里很是焦躁:“可是昨天参加比赛的一个男同学说是有事来不了了,估计是被虐怕了,卧槽,鄙视他!你赶紧过来吧,就差一个人了。我朝思暮想的清雅妹子和咱们的陆大班花也都在,现在正嘲讽咱们男生呢,说咱们连一个队伍都凑不齐,太气人了!林兄弟啊!算哥们儿求你了,总不能让兄弟我再踢一次电源线吧?人都有防备了。”

林初阳脑补了一下陈剑飞现在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人爽约的男同学哪有你们几个脸皮那么厚啊?算了,事关兄弟的下半生幸福,帮帮他吧。

呃——其实主要是想见见陆大班花陆秋蝉——的ADC有没有几个渣室友说得那么凶残。

“行吧。”林初阳爽快地应允:“没多远,我马上就到。”

林初阳挂掉电话,向超人网咖走去。

秋蝉妹子,我来了!

继续阅读《竞技之不忘初心》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