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昊蓝雨欣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近身狂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海派山人

角色:唐昊蓝雨欣

简介: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绝世高手,兴中医,立国术,废西学,奉旨泡妞
他让中医走向世界,他让功夫成为传奇
他就是近身狂医,一个立志要救治一国的狂妄男人

书评专区

就是个道士:力量层次比较小时,写的挺有意思的,有些反套路的剧情也写的不错,文字有些干,但是有特色,两百章后就不行了,有些腻,反套路想写的有趣还不让人腻,有点难,世界观和设定前期挺不错的,写的有些味道,一百五十章后却有些空洞,期待后面有突破 , ~(后面并没有什么突破,降星,已删)

苍青之剑: 听说全是妹子队友,是后宫向就看了,没想到实际上有些矫情。 每次都能看见作者说和章节吐槽里都会强调,后宫不绿,但实际剧情看的是真的难受,总有种绿色边缘徘徊的感觉。 举例子,比如最小的那个妹子,是被贵族推到床上差点被X的时候用枪反杀。 讲道理,这种剧情真的很毒了,一个成年人强X12岁左右的小女孩,成年人都动手打人了,她拿出枪+开保险+对准的过程中那贵族是掉线了吗?毕竟原文中说反抗过,但是没成功,所以怎么被枪反杀的?太强行了,细想根本就不合理,最重要的是也没必要设计这种强X未遂的剧情吧,这都9012年了。 再说家里势力很大的修女妹子,表白男主被拒,预言里说要等10年才有机会,要她不要随便嫁人,不然不会幸福,而此时男主一心要回地球,预言的意思是他回家后还会回来,我感觉都能看见抢亲之类的套路了…… 最开始的吸血鬼妹子也是,好好地就跟个死人的超我在记忆里,差点玩一出霸道皇帝爱上我,不是黑,原文就这样,什么这个妹子跟其它妖艳XX不一样啊那种。 当然看完这个剧情,我也知道作者想表达什么,通过吸血鬼妹子拒绝这个死皇帝,体现她更喜欢男主什么的,但描写过程还是太矫情了。(毕竟在某种程度上她是以皇后的身份参加宴会的) 魔女那个妹子设定也很奇怪,她有男性恐惧症,是小时候看见她妈跟3个黑奴那啥产生的。然后还有抖M副人格,副人格还表示小电影看多了,代入都腻了,具体代入什么也不说…… 最后败退在24章斯巴达,剧情跟前面根本接不上,前一章还说有个小女孩死了,下一章换地图搞斯巴达了,一脸懵,不知道是不是和谐了章节,这么久了也没补上? 看评论剧透,后面还有男队员啥的?要加男队员你早干嘛呢,前面全妹子队友,后期加了个男的进去,这谁顶得住啊。 真是怕了老是强调“不绿不送”的作者了,总强调这个反而慌得很,正常来说不是应该尽量避免类似的剧情么,非要搞一些幺蛾子,然后告诉你不会毒的,这谁放心的了?

主角不可以选择恶毒吗:又在排行榜刷到了。这本书的女主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突然疯来。就是看不出别人对她的好,就是要故意使坏。1、设定不太合理。女主明显美得可以让别人接受她做下种种坏事,却一味让女主不知道自己有多美,反而觉得自己啥也不行。刻意没有任何人赞美女主的美貌。2、换成通俗易懂的故事,就是富二代女主,美不自知,有强大的母亲和师兄照顾,却任性妄为,把别人的善意当恶意。娇纵愚蠢,资质平庸。拿着一手好牌,却觉得别人和世界反欠几个亿一样。3、女主不是不可以邪恶,比如江玉燕就很有魅力,而本文女主,就是拿着金碗要饭。

近身狂医

《近身狂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五章 母女花的守护神

蓝海龙一声令下,六名体格壮硕的保镖从衣服里取出铁棍,在客厅里胡乱打砸起来。

安慧茹的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般倾泻而下,她哭泣道:“蓝海龙,这些都是你大哥的遗物,你真的就忍心毁掉吗?”

蓝海龙拿起一个青花瓷瓶,呵呵笑道:“我记得这是你和我大哥初识时买的花瓶吧?”

安慧茹扑上前去想要抢夺,却赶不及瓷瓶落地的速度。

啪嚓一声,满地的瓷片让安慧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她瘫坐在地,只是抓着地上的一块块碎瓷片,呜咽的哭泣起来。

一旁的王妈,也被一名保镖推倒在了一旁。

就在这些保镖大肆打砸的时候,唐昊的声音响了起来:“真是灭绝人性啊,这世间怎么还会有你这样的畜生呢?啧啧,真是让小爷大开眼界。”

唐昊的话,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安慧茹转过头,望着身体单薄的唐昊,喊道:“唐昊,你快走吧,这是我们家的私事,和你没关系。”

唐昊瞟了安慧茹一眼,轻声说道:“虽然这是你们家的私事,可我这个人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

唐昊凝视着一脸狰狞的蓝海龙,嘿嘿笑道:“更不会放过那些令女人流眼泪的人渣!”

说到这里,唐昊的身体像是离弦之箭般冲向了蓝海龙。

“给我狠狠的打!”蓝海龙瞧见唐昊不要命的扑上去,也是勃然大怒,他从一名保镖手里夺过一根铁管,也是迎了上去。

“给我滚开!”唐昊来到第一名保镖身前,右腿呼的一声扫在了这名保镖的腰间,看似轻盈的一脚,却将这名保镖踹飞出了七八米之外。

随后,唐昊将地上的铁棍捡起来,想都不想的使劲一抡,狠狠砸在了第二名保镖的面门上。

眨眼的工夫,三名保镖已经躺倒在地,蓝海龙内心一惊,他没想到蓝家还会有身手这么好的保镖。

蓝海龙大声喊道:“安慧茹给你多少钱聘请你?我给你翻倍,不,五倍!我给你五倍的报酬!”

唐昊咧嘴一笑,这幅笑容在蓝海龙看来如同恶魔的微笑,唐昊冷笑道:“你的钱还是留着住院用吧!”

唐昊一把扯住蓝海龙本就没有多少的头发,狠狠朝着身下一带,随后膝盖猛地朝上一顶,噗嗤一声,蓝海龙一张本算英俊的脸颊顿时鲜血淋漓,断裂的鼻骨令蓝海龙忍不住哀嚎起来。

唐昊将蓝海龙的头按在地上,一脚踩住了蓝海龙的胳膊,他冷笑道:“华夏国的传统,欺辱兄嫂视为不遵纲常,当受水淹之刑,今天水淹之刑就免了,我略微给你一点教训,好让你记住什么是天理伦常!”

唐昊高高扬起手里的铁棍,冲着蓝海龙的手背狠狠砸了下去。

啪!!!

“啊!!!”蓝海龙的喉咙里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唐昊毫不手软的继续抡起铁棍,又是连续挥砸了两下,蓝海龙的右手手骨尽碎,剧烈的疼痛,使得蓝海龙双眼迷离,口吐白沫,身体不住的抽搐着。

一旁的魏桂花与三名保镖早就看傻了,他们这辈子都没见到下手这么狠的人,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唐昊抬起头,冲着魏桂花咧嘴一笑,吓得后者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唐昊冷笑道:“给我带着这个人渣滚出这里,你就庆幸我没有打女人的习惯吧。”

魏桂花还想说几句场面话,不想唐昊的脸色一沉,喝道:“滚!!!”

魏桂花吓得一个激灵,屁都不敢放一个,和剩余的三名保镖抬起倒在地上的人屁滚尿流的跑了出去。

待到这些人离开后,唐昊缓步走到了安慧茹身边,他低头望着安慧茹还是捡拾碎瓷片,不由轻声说道:“不要捡了,蓝夫人,只要你的回忆里有这个花瓶,那它不就是完整的吗?何必非常执拗于一个花瓶呢?它只是你回忆的承载体,花瓶碎了,记忆又不会碎?”

安慧茹捡拾碎瓷片的手停了下来,她的玉手看不出一丁点岁月的痕迹,纤细白嫩,腕白肌红。

安慧茹望着手里的碎瓷片,似乎想清楚了这个道理,她轻叹一口气,将碎瓷片又轻轻的放在了地上,起身叹道:“你说的对,是我太执拗于回忆了。”

安慧茹如水般的眸子凝视着唐昊,眉眼中的万般柔情,似是要融化唐昊的心扉,她齐声说道:“刚才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唐昊笑了笑,说道:“你们既然聘用了我,我当然要做事啊,这是我的分内事。”

安慧茹轻声道:“没想到你还会功夫,你到底是什么人?”

唐昊思考了一会,开口说道:“我从小在道观里长大,每天就是跟那些道士练些强身健体的拳脚把式,倒是让夫人见笑了。”

安慧茹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你现在也看到我们蓝家的处境了,以后这样的事还会经常发生,凭你的本事,没必要跟着我们受气的。”

唐昊哈哈大笑道:“受气?夫人你尽管放心好了,我家老头子说我从生下来那天起,我就是让别人受气的主,有我坐镇在这里,你们一定绝对不会再受气了。”

不知为何,虽然才是刚刚结识唐昊,安慧茹心里竟然有一种极为空灵极为舒心的安全感,自从她的丈夫去世以后,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看到唐昊,安慧茹依稀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那个风华绝代的年纪,那时曾经也有一个唐昊般男人这样保护过她……

唉,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样了。

自己怎么了?安慧茹心中一惊,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开口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劝你了,蓝家是你保住的,蓝家的大门也永远为你敞开,不管你是离开还是留下,我都会感激你所做的事。”

经历过刚才这番事,安慧茹也感到有些心神疲惫,她揉揉太阳穴,语气有些娇弱的说道:“唐昊,我先上楼去休息一会,王妈,客厅就先拜托你了。”

“好的,夫人。”王妈也已从惊吓中恢复了过来,赶忙应声道。

望着安慧茹娇弱的背影,唐昊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一个家庭不管再怎么有钱有势,如果失去了身为顶梁柱的男人,还是会像大海浮萍一般飘摇不定。唐昊下山以前,答应了老头子秘密替中海蓝家解决此次危机,也不知道老头子亏欠了人家多少东西,连帮忙都要搞的偷偷摸摸的。

唐昊本想帮忙收拾客厅,可是王妈早将唐昊当成了蓝家的救星,死活不让唐昊插手,万般无奈之下,唐昊再次回到了别墅的小院里抽烟。

唐昊的烟丝来自于卧龙山,这不是普通的烟丝,而是一种叫做蚀龙草的叶子,蚀龙草的功效有很多,最大的功效,就是唐昊如今在练习的天目,练成了天目,他可以进行短时间的透视,并且拥有夜间视物的能力。

他坐在花坛上刚抽完第一颗烟,就看到一辆法拉利跑车突然停在了他面前,车门打开,一名妙龄少女从车里走了出来。

妙龄少女大概一米六五左右,长长翘翘的眼睫毛,眼睛像小猫儿一样可爱动人。小巧的鼻子下有一张樱桃小嘴,肤色是纯纯的牛奶色。再加上她那张清纯的脸庞,纤细的腰肢,白皙的修长美腿,看上去如同天使身边的俏美精灵,让人赏心悦目。

“咦?你就是我姐夫吧?对不对?对不对?”妙龄少女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很欣喜的跑到了唐昊身边。

“我可不是你姐夫。”唐昊嘿嘿笑道:“你是蓝总的妹妹吗?”

妙龄少女撅起粉粉的樱桃小嘴,哼哼道:“我可不叫‘蓝总的妹妹’,我有名字的好不好,我叫蓝雨墨。”

蓝雨墨想了一会,大大的眼睛又开始闪烁出八卦的光芒,她又好奇的问道:“喂,你和我姐好多久了?你俩一块洗过澡吗?我姐的胸部大不大?”

“呃……这些还是你自己去观察吧。”以唐昊的接受力,都感觉有点架不住这个小妖精的胡搅蛮缠了。

蓝雨墨背着手,围着唐昊转了两圈,嘻嘻笑道:“姐夫,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唐昊倍感无语道:“你可不要乱叫,要是让你姐听到,她可是会生气的。”

蓝雨墨鼓着嘴说道:“你们……你们都那个了,难道还不让我说啊?安啦安啦,我不说就是了,不过呢……”

蓝雨墨那双大大的眼睛滴溜溜转动了一圈,嘻嘻笑道:“姐夫你要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

唐昊蹙眉道:“什么聚会?我什么都不懂,陪你过去不是给你丢人吗?”

蓝雨墨连连摆手道:“不会不会,只是我一个学长组织的聚会,你只要跟着我就可以了,而且那个地方很偏远,我一个人过去会害怕的,好不好嘛,姐夫~~~”

蓝雨墨抱着唐昊的胳膊撒起娇来,蓝雨墨的声音是那种可以令人心颤的糯米音,一番恳求后,唐昊感觉整个人都快酥化了。

这种可以渗入人骨髓的独特嗓音,太让人难以消受了。

唐昊享受了一番蓝雨墨的撒娇,无奈的说道:“别再晃了,我就陪你参加一次吧。”

“万岁,姐夫你太好啦!”蓝雨墨欢呼雀跃了一下,冷不丁的在唐昊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一记香喷喷的吻,让处男身的唐昊差点又按捺不住体内的火气。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姐夫你等我哦,我上去收拾一下。”蓝雨墨说完,像是一只欢快的小燕子般跑进了别墅里。

过了不久,一身白色连衣裙的蓝雨墨羞羞答答的朝着唐昊走来,她那副清纯的模样,看的唐昊有些心潮澎湃。

这个年纪的女孩,才真正称得上花季少女吧?

青涩、懵懂不失韵味,一对大白兔似乎想要挣脱衣襟的束缚,蓝雨墨每迈下一层阶梯,大白兔便跳动一下,令人浮想联翩。

继续阅读《近身狂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