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看到的《梦里老家》求最新章节

小说:梦里老家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文字之家

角色:旺当永忠

简介:“芳郊雨初霁,桑者意闲闲
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
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
”梦里老家之美,美在蓝天白云、山清水碧、桃红李白,美在小桥流水人家、粉墙青砖黛瓦、古道村落深巷,放眼望去,俯仰皆是
然而,梦里老家之美,更在于这片山水田原间生活着一群追梦不止、百折不挠的人们,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在于天人合一

书评专区

我的时空旅舍:父母出车祸,被压扁了,于是原谅了肇事司机,两章弃

我,旧日支配者:开头还蛮有意思的,后来就开始变的逗比起来了.坚持订阅了20几章还是弃了.不是说有毒,只是觉得有点干,有点无聊.

太上章:我不管作者你玄学功底多深厚,多牛逼,我要看的是小说,要的是起承转合,代入感,爽点,这部小说不及格。

梦里老家

《梦里老家》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4章

德绍想把兰香抱起来,可是兰香使劲地往地下缩,德绍不敢太用力,反而差点被兰香拖倒在地上,只好蹲下来哭着说:“兰呢,你没有错,错在我,错在我,是我害死了华娣,你快点起来,不要把身体弄坏了,你再弄出个病来怎么得了。”兰香不理他,仍然缩在地上哭着喊着:“老天爷呀,你干脆把我也一起收了去算了,让我和我的华娣一起多好哇!”“华娣呀,是妈不好,妈的苦命把你害了!”“华娣呀,你下辈子投胎一定要看清楚些,不要再投像我这种命苦之人。”“华娣呀,妈跟你说,你下辈子要变就变个小,不要再变女啦,变女让人看不起。”……

德绍蹲在地上无言以对,手足无措地陪着兰香掉眼泪,兰香的哥哥嫂嫂看德绍根本劝不住,赶紧过来帮忙,大家把她扶到椅子上又劝了一番,才劝住。德绍陪着兰香在她大哥家吃过晚饭,又赔了一阵不是,兰香的哥哥嫂嫂也帮着说了一番宽慰的话,兰香才愿意跟德绍回家。

因为担心兰香的情绪出现反复,兰香的二哥一直把他们送到家,并且当晚就在德绍家住。晚上他问了一些德绍在南昌机械安装公司的情况,德绍向他作了详细的介绍,还对他说:“我在南昌听说很多地方都成立生产队了,到时候全村人都在一起做事,大家按工分算,不需要像现在这样每家都要有男人来做耕田耙地、肩挑背扛的事了。”

兰香的二哥听了德绍的介绍之后,对去南昌当工人产生了兴趣。于是问道:“南昌那边还招人不?”德绍说:“招,我所在锅炉安装部还缺人呢。”兰香的二哥说:“那到时我跟你一起去,你帮我介绍进去。”德绍迟疑一会儿说:“介绍你进去问题不大,反正公司里缺人,怕就怕在兰香这一关不好过。”兰香的二哥说:“是不好过,我明天再和她讲讲,你在家也不能保证孩子就不生病。”德绍在家里呆了半个月后,带兰香的二哥一起去了南昌。

兰香虽然基本走出了阴影,情绪也稳定了,但仍不愿意让德绍再去南昌,无奈自己的二哥一直在敲边鼓、帮腔说话,所以松了口。

莲枝的儿子家宝,自小到兰香这里蹭奶吃,文珍也很喜欢他,经常拿咸猪油锅巴给他吃,还有华娣这个同伴一起玩,所以在家里总是呆不住,经常跑到兰香家来玩,莲枝也时常跟着家宝一起到兰香家来坐一坐、聊一聊。自华娣夭折了之后,莲枝再也不到德绍家来了,也不让家宝来。一开始文珍看到家宝在他家门口玩,总忍不住要喊一声:“家宝呢,来哟,我这里有好吃哟。”没等家宝答应,莲枝马上就说:“文珍婆呢,你不要再拿东西给他吃了,把他惯出好吃的毛病来,将来没出息得很。”两三次后莲枝干脆骂道:“好吃鬼,你头岁没吃过吗?”一把把家宝抱了回家。文珍吃了几回闭门羹后,再也不敢喊家宝来玩了。

德绍和兰香的二哥去南昌四个多月后,河边村生产队就成立了,阔嘴旺被推选为第一任生产队长,每天家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莲枝和阔嘴旺一样整天忙得不亦乐乎,有些事情阔嘴旺“吱吱唉唉”地说不清楚,要莲枝在旁边帮着说,更加不没空到兰香家里来玩,自然更不会让家宝到兰香家里来玩。

德绍很快就把兰香的二哥介绍进了南昌机械安装公司的锅炉安装部,两个人工作上互相照应。工作之外,德绍带着兰香的二哥一起参加学习,还教兰香的二哥听普通话、说普通话。日子长了,他们两人也会利用工作之余的休息日或节假日去走一走八一大桥、逛一逛八一广场。德绍已经对南昌的方位比较了解了,能听得懂一些南昌本地话,和人交流时还能试着说句把两句南昌话。

锅炉安装技术上,兰香的二哥不像德绍当初来时学习得那么快,好在有德绍带着进入情况要容易得多,对公司的工作生活节奏也慢慢地习惯了。每年上半年的端午左右和下半年的中秋节左右,德绍和兰香的二哥会抽一个人出来请假回趟家,到两边家里走走,说说情况,再把几个月来的几十块钱工资拿回家。遇有婺源老乡请假回家,德绍和兰香的二哥就请他们帮忙带斤把红糖、几尺布或是1套卫生衣什么的回家。

有一年中秋节和国庆节挨得很近,只间隔4天,德绍从公司请假回来,在家里过了中秋节后,把兰香和兰香的二嫂接到了南昌。到了南昌后,德绍和兰香的二哥带她们坐黄包车、走八一大桥、逛八一广场,直到看了国庆节期间的各种庆祝活动后,才把她们送上由南昌到九江的火车。

生产队成立后,河边村的生活更加有规律了,每天早晨先是听到莲枝对阔嘴旺的叫骂声,接下来听到的是阔嘴旺扯着嗓喊:“唉唉…起起…起来啦!唉…犁犁田的唉…犁田啦,唉…拾拾秧的唉…拾秧啦,唉…莳禾的唉…莳禾啦,……”。阔嘴拉完屎从主屋大门进、后门出,来到水井旁向全生产队的社员发布开工的号令。莲枝在外面憋了很久才有机会进东司,急急忙忙地冲进去,很快就解决了,等阔嘴旺在水井边“唉唉”地喊两遍,莲枝已经从东司里出来了,在东司门口骂道:“吃下死的东西,就这么一句话,唉唉,唉半天也唉不清楚。开工啦!犁田的犁田,拾秧的拾秧,莳禾的莳禾啦。”生产队的社员们听到莲枝清脆爽亮的喊声,就像军人听到军号一样,雷厉风行地行动起来。

河边村生产队在队长阔嘴旺和他的老婆莲枝的双重领导下,轰烈烈地运转着,办大食堂、撤大食堂、丈量自留地、斗牛鬼蛇神、和依山村生产队统队、河边村分两个生产队,建生产队大仓库、在龙水河边开挖渠道安装水轮泵、开荒新田、开荒茶园。

阔嘴旺家门口的葱盆、蒜盆、竹杈和笐竿就是在这个时期建设起来的。

头年年底通水沟时,阔嘴旺借机把水沟往德绍家墙基方向攒了一点,志焰、文珍和兰香都没怎么在意,以为是大家通水沟时无意为之。第二年年底通水沟时,志焰参加集体劳动,听到阔嘴旺站在他家门前说:“唉唉,这一段水沟不知道为什么,唉唉,老是不走水,唉,导致整条沟的水都流不动,唉唉,造成积污积水,全村都臭轰轰的,要再往那边改点,唉唉。”

“旺呢,不能再往那边改了,再往那边改就更歪更不走水了,这里原来是笔直一条线的,去年他们通沟的人没注意到给弄歪了,所以导致水走缓了。” 志焰从人群中站出提醒道。

“唉,焰爷呢,唉唉,你也是没什么争得,唉唉,这是村里的公地,唉唉,有什么好争的呢,唉唉,你要从全村的角度来考虑,唉,不能老想着自私自利,唉唉。” 阔嘴旺对志焰批评道。

“旺呢,讲话要讲道理,不能冤枉人,我没有自私自利,这条沟按照你说的那样再改的话,就更歪更不走水了,这是明摆着嘛!”志焰对阔嘴旺给他扣自私自利的帽子很不服气。

“水沟歪不歪不重要,如果修过去了水还是流不动的话,明年再改回来就是了。关键是焰爷呢,你不要抱着以前旧社会当甲长时的思想,想把那块地占为己有,这是要不得的。” 莲枝从家里走出来扯着嗓门说道。

“莲枝呢,这是村里的公地,每天人来人往,大家都要从这里经过的,我哪里敢占哟。”志焰被莲枝这么一说立马偃旗息鼓了,轻轻地嘀咕了一句后就不敢再吱声了。

之后几年,那条水沟每年都往德绍家墙基方向改一点,直到贴着德家墙基为止,原来笔直的水沟在这里拐了弯,水流缓慢了,经常有积水。这对阔嘴旺来讲却正好,只要看到家口的葱和蒜略微泛黄了,就从余屋里拿一把长把粪勺来从沟里舀两勺沟水泼到铁锅里,过两天葱和蒜就绿油油的了。

兰香和村里的其他妇女一样,正在进行着两场争先恐后的竞赛。一场是每天按照生产队的安排参加集体劳动,争先恐后地抢工分。另一场是遵照人多力量大的指导思想,争先恐后、接二连三地生孩子,各家在生育年龄范围内的已婚妇女都在这期间你追我赶地生孩子。开金家又生了两男一女,顺发家和进祥家都生了两女一男,进兴家连着生了三个男孩,……。仙来家老大四斤都当生产队的会计好几年了,可是在四斤头个孩子满月不久,仙来的老婆却为四斤生了一个妹妹。兰香也生了两胎,都是女儿,德绍给大的取名叫建英、小的取名叫连英。两个孩子出生,德绍接到他表姨发过去的电报后,都只是买了两斤红糖回来,在家里住三天,看几眼孩子给孩子取个名字,连抱都没抱一下就回去了。

只要村里有人家生了男孩,文珍就跑到人家家里去凑热闹,经常把人家的孩子抢来摸摸抱抱,逢人就讲:“我家兰啊,百样都好,就是生孩子只生一样不好。”志焰虽然嘴上不说,但也时不时地唠叨一两句:“呜,看来我老子在汪庙坞还是睡得不自在,他睡不自在,这个家里的人丁估计是旺不起来喽,哎!”

德绍过年或是请假回来时,村里的人难免会围着他问外面的见闻,有时也会开开玩笑、聊聊天。他经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自嘲道:“哎,我这个人啊,各方面都可以赶在前头,但就是被耽误在被窝里这事真是没办法。”德绍说这话,表面上像是在说自己,但实际上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地有怪兰香没有为他生出儿子的意思。

兰香还没出生就没了爹,长到7岁时又没了娘,现实的境遇早就把她据理力争的勇气打磨得一干二净了,她也早就养成了遇事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到万不得以不与人争辩的秉性。就算华娣因耽误了看医生而夭折了,兰香也只是在德绍身上哭闹了一阵,而从没与志焰和文珍两位长辈争吵半句。德绍、文珍和志焰含沙射影地说一些怪她没生出男孩的话,她从没有回过一句嘴,有时实在委屈得受不了,禁不住掉下眼泪来,但滴了几滴眼泪后,就迅速把眼泪擦干了继续干活,去做更多的事、做更重负荷的事,反正就是不能让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停歇,这样她会觉得更好受些。这是她一个人完成全家做水库的任务后,总结得到的经验。

当全村的妇女都接力赛似地生孩子时,莲枝却是个例外,自生了家宝以后,她的肚子就没有了动静。莲枝是能人,她嫁入河边村不久,村人就在心里形成了这个共识了。自阔嘴旺当上队长后,莲枝遇事有想法有主张、办事精明干练的才华得到了进一步展现,在发动群众方面比阔嘴旺更有号召力感染力,在处理矛盾问题时比阔嘴旺更有决断力说服力。

莲枝本人也很好强,各方面都不愿意落后于人,所以当家家都生孩子,却始终不见莲枝的肚子往外鼓起,村里人虽然嘴上都不说,但心里都在猜想着她那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以莲枝的聪明伶俐,她早就知道村人的心里有这个问号,但她从没有和谁解释过,每天依然风风火火地帮衬着阔嘴旺吆喝着全生产队的社员,每天早上还是会在争东司时将阔嘴旺大骂一通。

三月初十,河边村生产队开始采春茶。初九晚上,阔嘴旺把全村劳力都吆到大仓库里,召开了动员大会,号召大家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春茶采摘制作大会战中来,争取在产量和质量上都实现新的突破、上新的台阶,并对生产队的劳力进行分工编组、下达任务。

继续阅读《梦里老家》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