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子歆许倪阳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哭包校草的腹黑小祖宗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蔓野

角色:许子歆许倪阳

简介:【双腹黑\/女A男O+甜宠+反套路,驰名双标】
医学院的许晚是个蛇蝎美人,骂人揭短处揍人挑痛处,偏偏成绩好的一批,让人无可奈何
张扬亲眼目睹过许晚的暴力输出,他决定离她远点,可故事的发展偏的离谱
某次,一新生告白张扬,许晚强势回复:“有主,我的!”当天晚上就把张扬按在了床上,哪知这货平时的可怜兮兮都是装的,一个翻身就把两人调换了位置
许晚冷笑,两指狠狠按住张扬身上的麻筋……
张扬:早知道就学医了…

书评专区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如果自嗨是种病的话.这作者大概是癌症晚期了.

非典型的穿越者:主角的定位太高,居高临下实际是抽离在情节之外,失去了和角色的互动性。大量篇幅都是在balabala原本剧情怎样怎样现在剧情怎样怎样,象开着作弊器的单机游戏,无聊的很。

太平客栈:还不错,目前给四星粮草

哭包校草的腹黑小祖宗

《哭包校草的腹黑小祖宗》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6章

许晚不动声色的观察曹希源的一举一动,当那双浓眉皱起时,许晚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乘势而上:“所以,我们能不能加个微信?以后张扬有情况你也可以和我说一声。”

曹希源看了许晚一眼,语调上扬,简直和张扬一模一样:“微信?”

许晚笑的人畜无害道:“对啊,毕竟张扬不想见我,更别说加我了。”

“好吧。”

看着微信页面上的添加好友的信息,许晚笑的更加真心实意。

正要走时,曹希源来了句:“你和许子歆认识?”

许晚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她还以为曹希源能很有耐心呢。

那次在食堂吃饭曹希源看许子歆那种热切地,欢喜的眼神不似作假。更何况自那次之后,他们总能在二食堂看见他们,要知道二食堂离信息院可是很远的,而且他们每次都好巧不巧的坐在他们旁边。

曹希源看许子歆一眼扒一口饭的动作一度让许晚认为许子歆是摆在桌上一盘很下饭的菜。

这灼热又略显变态的视线许子歆当然也能感受到,拿筷子的手都在哆嗦,最后害怕到点外卖或者和许晚一起出去吃。

自那以后,他们遇到的次数也变得寥寥无几。

许晚不太相信作为“痴汉”的曹希源会放弃,所以,就在刚刚看见曹希源的那一刻,许晚脑子里已经绕了无数个弯。

曹希源喜欢许子歆,而她和许子歆是好朋友,她加他,就相当于给无法过河的他数块木板,只要他后续工程做的好,那么……不仅河能平稳过,墙角也能挖的倒。

不过,这要看许子歆愿不愿意给他机会了。

医务室内。

“刚刚我看见了许晚,”曹希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好友,啧啧几声摇了摇头,一脸的痛心疾首:“你不知道人家小姑娘有多可怜,脸都哭花了。”

张扬瞥了眼好友故作夸张的表情,翻了个白眼:“你就放屁吧!”

能一脚就翻过去比她高几个头的墙,敢一个人风风火火来找他,他就不相信她会流泪!

“我加了她微信,她好像住在城北的北乐首府,还挺有钱。”

兰昭市城北的北乐首府,城南的昭南第一城都是富人区,属于有钱人的地界。许晚和许子歆住在城北,他们两住城南。

一南一北,相聚兰昭,真是……孽缘!张扬如是想。

“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加到我家子歆的,到时候请你喝酒啊!”曹希源拖着下巴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张扬:……傻×。

许晚回宿舍打算洗脸睡觉,这课她是不打算去了。辅导员找就找,不就是觉得她是靠“成绩好”进来的,而不是靠“有钱”进来的吗。

大不了到时候一沓票子甩她脸上,也省了这些破事。

至于检讨,那东西……

许晚:【亲爱的弟弟,在?】

许倪阳:【有屁就放。】平时喊全名,一有事就一口一句亲爱的弟弟,渣姐!

许晚:【帮忙写个检讨呗。】讨好.jpg

许倪阳:【你在想屁吃?】

许晚:【我帮你送过饭。】面无表情.jpg

许倪阳:【不写。】冷漠.jpg

许晚:【我帮你送过饭。】

不管许倪阳怎么说,许晚就只回“我帮你送过饭”。

终于,许倪阳答应了,但看到他姐发的检讨要求,注明要写明高潮及5000字以后,身形一抖。

【你他妈到底是打人还是杀人!5000字!还高潮?我上哪给你整去!】

……

对面好像死了一样,没有了消息。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许倪阳觉得自己还是太单纯,如果他像他姐一样没脸没皮,他何至于沦落至此?

许晚回到宿舍就看到两个舍友坐那里,看她回来一脸的嘲讽。

舍友甲阴阳怪气道:“有些人就靠着一张狐媚子脸,到处勾Ⅰ引别人的男朋友。”

舍友乙长得就一副尖酸刻薄的样,说话也毫不客气:“可不就是,天天盘算着怎么勾引别人,这样的出门就该被车撞死!”

许晚:这两人吃了炸药了?

洗了把脸,床刚爬了半个就被人忽然推了下来。

许晚毫无防备得摔了个屁股蹲,后背狠狠的撞在了对面床铺的楼梯上,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抬头,入目的是一张小巧碧玉的脸,虽然没有许子歆这么好看,但也能看的过去。

许晚沉着脸忍着痛站起来拍了拍身子。

她说平时这三个人像个连体婴儿一样形影不离,怎么今天就只剩下两个了,她还以为这位去厕所了,没想到在这儿等着给她最后一击呢!

她记得这个舍友叫王幽冉,能记得她纯属是因为这位舍友在她入住宿舍的时候和她说了一句:“我叫王幽冉,是寝室的室长,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可以找我啊。”

当时许晚感觉她说话挺温柔的,就是有点假。因为她和她说这些的时候,特的选了另外两位不在的时候,简单点来说就是作秀。

没想到啊,说话这么温柔心却这么狠吗?这楼梯总共五级台阶,她到了第四层才把她推下来,也不怕她摔死?

舍友甲乙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许晚翻了个白眼。

既然这么喜欢看戏,那她请他们再看一出免费的好戏。

迈步向前,一个巧劲,把盘坐在床上的王幽冉拉了下来。当然,她还是很好心的,为了防止王幽冉磕到脑瓜子,许晚另一手“温柔”的揽住了她的腰,华丽转身,随后把她狠狠的怼在了刚刚她摔的地方。

“啊!”王幽冉一张脸不知是吓得还是疼的,煞白的像个死人。

舍友甲乙盛气凌人的气焰已经熄灭,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许晚会这么胆大,这可是会死人的!

许晚勾唇,一张脸美的不可方物,捏着王幽冉的下巴,迫使她看着她,声音冰冷:“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懂?”

王幽冉像丧失了语言功能,一张嘴张张合合始终说不出一句话,眼泪啪啪的掉。

许晚嫌弃的松开了手,抽了张湿巾仔仔细细的擦着葱白纤细的手指。

“你们两呢?要感受一下吗?”许晚说的漫不经心,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继续阅读《哭包校草的腹黑小祖宗》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