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无穷间》尹尘明亮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此去无穷间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山山白鹭

角色:尹尘明亮

简介:又名《我在人间做神仙》《不珍惜生命要受罚的呦》
佛系神使*深情反派 躺平少女因为不珍惜生命,死后被罚做了一个领人投胎的神使,由此打开一个神奇世界:从小梦见的守护神竟然是真的?小巷口出没着等她度化的魂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她分配到的特别任务对象,竟然是预言里毁天灭地的神秘大反派——诶,等等,这反派怎么搞的,笑容满面,还对我这么配合,不对啊??这不是你的人设!
有无之间是心间,所爱之人在人间

书评专区

[db:评论1]

[db:评论2]

[db:评论3]

此去无穷间

《此去无穷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8章

他一回头,尹尘已经出手击中了野鬼,手里攥着忘川,眼睛还没来得及闭。

她直到后来都没忘,自己手中这柄忘川第一次出力,是怎样在闹市当中,一处简陋的小巷子里,度化了一只最渺小的魂魄。

野鬼身外那一层肮脏的“烟气”登时破碎,恢复了本来面貌。出乎意料地,那是一个没有残障、完完整整又苍白透明的人影,正露出抱歉的微笑,定定看着她。

未闻灵神凑过来,意外地被尹尘灵气的波浪冲得一个趔趄,还得侧了侧身稳住平衡,这才啧啧惊道:

“这灵气,这力度,野鬼都不带挣扎的!嘿,没想到咱们尹尘灵卿丢三落四爱空想,一出手还真不含糊。”

尹尘在他的夸赞声中走神,看到那两个初中女孩拎着排球,和空中的魂魄擦肩而过,踩着周末上午的阳光走出了巷口。

而被度化的魂魄看着比未闻还小,最多不过……十三四岁。粗略算算,他年纪大概能和那两个女孩子同窗,说不定还小一岁。

要不是此身已成恶鬼,他本来应该一边抱怨着作业太多,一边暗戳戳暗恋着一个这样的女孩子。甚至有可能,他本来就会和这两个女孩一道回家,打闹在阳光下。

皮一句滑头话,讨两道笑声,回家挨妈妈一顿骂。

虽说魂魄不灭,但恶鬼被灵气击溃后会失去意识和行动能力,直到被神灵——也就是灵神和灵卿——引入轮回。所以他们一旦被彻底度化,短时间内跟死了没什么区别。未闻灵神唏嘘两下:“被度化是好事。尹尘,帮忙扫扫烟气,造孽太多,会挡住轮回的路的。”

这次尹尘主动地拿起了忘川,她忽然想:

拂尘拂尘,但愿真能帮这些恶鬼,灭得平生罪,拂去世间尘。

正常情况下,灵气走过的地方不会再有邪祟接近。尹尘功德圆满地呼出一口气,转身却看见度化一个,来了一群;滚滚的烟气像沙尘暴一样,从四面八方翻涌过来。

完全反常地,这些烟气浓到极致,从浅灰变为深黑,转瞬汇聚成形,变成了一只又一只的大头小怪,苏醒过来,露出尖牙。

尹尘:“怎么这么快!”

未闻伸出胳膊肘撞尹尘:“现在你知道它们学名叫做‘烟祟’了吧。”

所谓烟祟,是一种烟气凝聚成的小怪。‘烟’指烟气,‘祟’则是带来灾祸的精怪,顾名思义,这东西会让人无故心生烦恼,带来大大小小的厄运和疾病。

尹尘纳闷地看了看手里的拂尘忘川:“是我没度化干净吗?”

未闻摇摇头:“坏就坏在,你明明度化得干干净净。也就是说这些东西是新来的。普通街道一年也闹不了一次烟祟,但现在一分钟就来了一堆,源源不断地有烟祟来找高其光,恭喜你,这是百年一见的反常。”

这有什么可恭喜的?凭你是喜乐神就能不注意场合吗?

这些烟祟作为信号预示着很大的麻烦,但它们本身倒对灵神构不成威胁。未闻一挥手把烟祟散了个干干净净,这附近总算是海晏河清了。他眨眨眼睛:

“但我比较好奇,咱们来之前,高其光是怎么生活的?”

说话间随着黑烟散尽,烟祟簇拥着的一个东西露了出来。

那是一块悬空的白色木牌,来不及看清具体长什么样,倏忽一晃,就不见了。

“就是它!”

两人翻过巷子尽头的围墙,回到高其光家门口,只见四周空空,木牌不知道飞往何处,未闻咬牙道:“让它跑了!”

尹尘喘气:“那是什么?”

“鬼君令,召集附近的所有野鬼和烟祟。一旦服从,就会被鬼君收归座下,变成鬼使。”

未闻顿了顿:“果然,昨天失踪的灵卿我召唤不到,可能就是在鬼君令下阵亡了。野鬼烟祟之类,来一个两个没关系,源源不断的话,谁也敌不过的,唉,也是可惜了。”

尹尘心咚咚跳:“我还没问过,灵卿阵亡会怎么样?”

未闻:“放心,也不会怎么样,阵亡了就是打碎神格,掉进轮回呗……你还好吧?噢不好意思,忘了你宁愿魂飞魄散也不进轮回了。”

尹尘忽然觉得自己输不起了。

她光顾着说,冷不防脚下一个踉跄,绊住一个东西。

是一枝从地底伸出的树根。这树根枯木逢春,眼看着生出一只新碧的绿芽,风一吹变作暖暖的白雾。

雾里开门,从中探出一个人来,笑意温和,正是知悯灵卿。

知悯左右环顾:“附近烟气波动得厉害,不像普通野鬼出没,连非见灵神都惊动了,派我来看。你们刚才在追什么?”

尹尘也想知道,看向未闻灵神。

未闻则斟酌着瞅了知悯片刻:

“忧惧鬼君出世了。”

继续阅读《此去无穷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