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逆世为凰》小说免费全文阅读资源!

小说:逆世为凰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凌尘

角色:夜青玄夜明澜

简介:前世,她心爱之人与她庶姐联手,杀她兄长,害她孩儿,灭她母家满门!重活一世,她不再天真软弱,任人蒙骗,誓要让那些谋害她和她亲人的恶毒之人以血还血,以命抵命!别忘了,她是医门司家的和谋士世家容家两家的培养出来的女子,手中银针可救人亦可杀人,心中谋略可治国亦可覆国!可她千算万算终是没算到,前一世那个被她忽视、伤透的男人,才是这世间最爱她、可为她付出一切之人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那般笃定:若雪衣有任何差池,本王定让他整个夜氏一族陪葬!夜青玄,原来当年你敢如此决绝地说出这句话,是因为,你并非夜氏族人
既如此,念着前世恩情,她便助他拿下这万里江山!

书评专区

大道独行:挺有意思的修仙文7.0分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这本书能写到170W 作者也不是一般人 奈何文采在网文这个要求不高的行业中也是垫底的 再加上各种小白自嗨龙傲天 只能说天雷滚滚

我家客人你惹不起:蝙蝠侠来过之后,就变成跟各种二代们一起装B打脸的模式了…………….

逆世为凰

《逆世为凰》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006章 庶姐开刀君配合

刚刚走到落玉轩外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阵清脆如铃的笑声与男子的说话声,只听一道醇厚的男子嗓音道:“没想到咱们的表妹还会这么一手,占卜异术都学会了。”

继而是女子娇嫩的声音:“等表姐来了,我一定要让表姐好好教教我。”

“半吊子教半吊子,能教出什么来?”

雪衣闻言不由扑哧一笑,却故意板起脸入内,喝道:“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方才说话的男子顿然收声,朝着身侧的容璟瞥了一眼,容璟会意,不慌不忙道:“容曦,还不快给你表姐道歉?”

容曦水嫩的脸上顿然露出一抹“凭什么”的表情,水灵的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两位兄长,“明明是大哥说的,为什么要我道歉?”

那身着锦蓝色袍子的年轻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道:“罢了……有这么个妹妹,我容毓认栽了。”

看着兄妹三人各异的神色,雪衣忍不住低头浅笑,心头飞快地掠过前一世他们被害致死的惨样,那一块块残肢断骸犹如一根根针,狠狠地扎在心上,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无知所致,而这一世,她断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雪衣,你怎么了?”三人之中,容璟心思最细,很快发现雪衣神色不对。

雪衣摇摇头,太息道:“我只是觉得,似乎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了,此时再见,不由激动。”

容毓将雪衣眼底一闪而过的戾色看得清楚,脸色稍稍一沉,却不点破,转而笑道:“是有好久不见了,这一次除了陪三弟来参加鸿鸳宴,也是为了来看看你和姑母。”

说话间,雪衣已经在他们中间落座,敛秋和桂妈妈也端上了茶水和糕点,兄妹四人边吃边聊。

小雪衣一岁的容曦边把糕点往嘴里塞边道:“表姐,今天你可见到了那个苏语郡主?漂亮吗?”

雪衣朝着容璟瞥了一眼,只见容璟悄悄摆手示意,她想了想道:“美若天仙。”

容曦立马跳了起来,哇哇叫道:“当真?早知道我就跟着去看看了,都怪大哥和三哥,说什么也不让我去!”

容璟无奈地摇摇头,端起杯盏递到她面前,“喝点水,小心噎着。”

“不喝!”容曦扭过身去,“喝了水就吃不下糕点了。”

闻言,三人都觉有些无言以对,相视一眼,连连叹息。

桂妈妈和敛秋在门外看着她们的三小姐与容家二位公子和小姐聊得开心,都稍稍放了心,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听得里面雪衣轻轻哼了一声,继而是杯盏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三小姐!”两人慌忙奔进屋内,正好看到雪衣俯身吐出一口血来,容毓和容璟眼疾手快,闪身上前一左一右将她扶住。

雪衣神情痛苦地瞥了一眼容曦刚刚端在手中的杯盏,容璟立马抬手将杯盏打落,“不能喝!”

容毓也毫不含糊,立刻吩咐桂妈妈和敛秋将雪衣扶进里屋,而他刚一放手,就与容璟相视一眼,突然俯下身去,露出痛苦神色。

不出一刻钟,三小姐雪衣和容大公子、容三公子中毒的事情就传遍了司府,司文苍、容霜、左云以及司颜佩等人纷纷赶到落玉轩,彼时雪衣已经昏迷不醒。

司文苍上前给雪衣把了脉,脸色骤变,二话不说,当即写了张方子交给敛秋去抓药,而后转身又要来给容家兄弟诊脉,却被二人婉拒。

容毓道:“我和三弟情况并不严重,倒是雪衣,她这是怎么了?瞧着,像是中毒。”

虽然容毓是晚辈,然毕竟是容家长子,司文苍自是不敢怠慢,“你先别急,雪衣虽然中了毒,但并不致命,稍后服了药就没事了。”

“果真是中毒?”容璟神色一凛,上前一步,“好端端的,在自己家里怎么会中毒?”

容曦满脸担忧道:“我一直跟你们在一起,为何偏偏就我没事?”

一句话像是提醒了兄弟二人,看了一眼摔在地上的杯盏,沉声道:“茶水有问题!”

司文苍当即让人将茶水仔细检查了一番,最终确定,茶水里确实被下了东西,石云花的花汁!

司颜佩撅着嘴道:“不可能,石云花的花汁根本不可能让人中毒,更别说是像三妹这样吐出血来,若要石云花花汁有功效的话,需得与别的药材……”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左云一把抓住,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让她说下去。

她不说,容家兄弟却没那么容易放手,转而看向司文苍,容璟道:“姑父,这石云花是什么东西?怎么才会出现雪衣这般中毒的症状?”

“这……”司文苍犹豫了一下,下意识朝着四周的墙壁上瞥了一眼。

突然只听守在床边的容霜惊呼一声:“雪衣!雪衣你怎么了?”

众人望去,只见雪衣又俯身吐出一口血,却依旧昏迷不醒。

容家兄弟不禁急了,“姑父,您倒是说句话,到底是什么东西害得雪衣至此?”

司文苍没有说话,目光落在墙壁上的那幅秋菊图上,两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而后容璟走上前仔细看了看那幅画,又贴近前闻了闻,皱了皱眉,“好浓的香味儿,这是什么味道?”

容霜回身看了一眼,声音颤抖道:“是木香。”而后她泪眼婆娑地看着司文苍,似是在等他回答。

司文苍无法避开他们的目光,点点头道:“确是木香。”顿了顿,突然冷喝一声:“佩儿!”

司颜佩吓得一颤,惶惶走上前来。

“啪!”话音未落,一记耳光便狠狠落在司颜佩脸上,她捂住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司文苍,“爹爹,你……”

司文苍道:“这秋菊图是谁作的?”

司颜佩咬咬嘴唇,道:“是女儿。女儿是想这两日容家公子会来,这落玉轩要好好整理一番才是,所以就将这张图拿过来挂了起来。”

“那这石云花花汁又是怎么回事?”

“我……”司颜佩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连忙回身向左云看去。

左云上前一步道:“老爷,就算这段时间佩儿在研究石云花的花汁功效,也未见得这就是佩儿下的,也有可能是别人做的……”

“咳咳……”床上的雪衣轻咳了两声,容霜一惊,连忙喊道:“雪衣,你睁开眼睛看看为娘好不好?”

雪衣缓缓睁开眼睛,脸色苍白无比,毫无血色,她似是没什么气力,只能依靠在容霜的怀里,看了看司文苍,道:“爹爹,你们方才的话……我都听到了,爹爹,是不是石云花的花汁和木香相遇,才会产生某种药效?”

司文苍心知避不开这个问题,挥手屏退所有下人,而后沉沉点了点头,“没错,你中的毒确实是石云花的花汁和木香合在一起产生的毒,不过,这种配药方式寻常人并不知晓,这是大药方里的初级配药之法。”

闻言,雪衣顿然鼻子一酸,流出泪来,泪眼婆娑地盯着司颜佩,“姐姐,我知道你喜欢澜王爷,今日在鸿鸳宴上,虽然最初是我与澜王爷配在一起,可是后来……后来我已经扭转局面,将你和澜王爷推到了一起,你为何……为何还要这般对我?”

“司雪衣你胡说什么?”司颜佩顿然跳起来,瞪着雪衣,“我何时给你下毒了?从鸿鸳宴回来之后,我根本就没见过你。”

左云也跟着撇嘴道:“雪衣,你可别乱说话污蔑人,可能是你自己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怎么能怪我们佩儿呢?”

雪衣咽了口气,转向司文苍道:“爹爹方才可是说,那石云花花汁加木香这个配药之法,是大药方里的秘方?”

司文苍点了点头,雪衣又道:“我们司家有个规矩,不管男孩女孩,过了十六方才开始接触大药方里的秘方,敢问爹爹,姐姐可是已经学了这个秘方?”

司文苍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却又没办法躲避,只能点了点头。

容璟原本俊俏的面容骤然冷了下去,“雪衣年方十五,如此说来,眼下整个司家就只有姑父、仲卿表哥还有颜佩妹妹知道这个秘方。”

容曦连忙插嘴道:“可是仲卿表哥正领兵在西岭杀敌呢,姑父总不可能去害表姐的吧,这么说……”

她突然用手捂住嘴,狠狠瞪了司颜佩一眼,“你……你下毒害我们!”

容毓和容璟连忙一左一右将她拉住,“曦儿不得无礼!”而后又转向司文苍道:“曦儿不懂规矩,姑父莫怪。”

话虽如此,可三人中毒已是事实,且下毒之人只可能是司颜佩,司文苍就算想要包庇,然有容家兄妹在此,他也是无计可施。

因此,不由越想心里越气,突然他喝道:“佩儿,你这逆子,还不快向容家公子和小姐道歉!”

司颜佩心中委屈,自然不服,“我又没有下毒,为什么要道歉?”

“啪!”司文苍心中恼火,又一巴掌扇过去,“自己做错了事还不承认,大药方里的秘方无人知晓,不是你还会有谁?”

“我……”司颜佩只觉有口难辩,眼泪哗啦地拉住左云哭个不停。

容毓拉住还想要挥手的司文苍,摇头道:“我们都没什么大碍,道歉就不必了,我们相信颜佩妹妹可能也只是一时疏忽,只是雪衣她……”

司文苍朝着雪衣看了一眼,眼底神色复杂,犹豫了半晌,突然厉声道:“来人,将二小姐关入思错阁,让她好好反省反省,静思己过,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出来!”

继续阅读《逆世为凰》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