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爽曹叡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雪客

角色:曹爽曹叡

简介:站在你面前的,乃是大魏帝国的守护神,魏文帝曹丕的左膀右臂,魏明帝曹叡的手足兄弟,孙权的女婿,蔡文姬的好友,毒士贾诩的忘年交,司徒王朗的老板,司马懿的死对头,司马师的情敌,俗语“曹爽之心,路人皆知”的主人公,运动健身理念的创始人,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者,卑弥呼的领路人,著名的教育家,改革家,军事家,诗人,宣称“拳头大者,为国为民”的小曹同学

书评专区

三寸人间:本以为仙逆是耳根的开始,却没想象到是巅峰

鬼气凛然:以前看的,爽文,可惜tj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自嗨作品,这是本毒草。

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

《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屏退了左右,丁仪这才接上刚才的话茬儿,“主公息怒,臣也是担心隔墙有耳。方才臣说魏王殡天之日不远,是想让君侯趁此机会,结交鄢陵侯。”

曹植笑道:“三哥何须结交?兄弟中,三哥与我最亲,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就行了。”

“既然君侯这么说,那臣就直言了。”丁仪正襟危坐,神色凝重,连语气也变得铿锵起来,“鄢陵侯手中握有长安十万大军,现在就驻扎在洛阳城外,如果鄢陵侯能和主公一条心,那大事尚有转圜的余地。”

“你是说,让三哥带兵攻下邺城?”

“当然不是,且不说鄢陵侯的十万大军能否打到邺城,若是前去攻打邺城,主公打算用什么理由呢?”丁仪分析的头头是道,“无名之师定然到不了邺城,因此,臣的意思是,在洛阳,就把事情给定下来。”

“如何定下来?”曹植连忙追问。

“如今,世子还在邺城留守,大王肯定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召世子前来。消息从洛阳到邺城,最快也得两天。因此,从大王殡天之日到世子接到消息之前,主公有两天的时间来控制洛阳城以及丞相府的那些属官。”

听到这,曹植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丁先生,你也知道,父王手下的那些属官,大多数都是支持二哥的,他们是不可能给我机会的。”

“主公,机会不是靠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争取的!”

丁仪说这话的时候,仅有的一只左眼死死地盯着曹植,仿佛要把他自己那份坚决传达给对方。

“目今洛阳城中,除了司马懿,陈群,桓阶之外,还有灵寿亭侯曹真也是二哥的人啊,就算三哥支持我,那他们怎么办?”曹植依然不自信。

“哼!”丁仪冷哼一声,“主公难道忘了当年董卓入主洛阳之时了吗?当董卓之强盛,即使是四世三公的袁绍,也只能拂袖而去,不敢与其争锋,而后董卓行废立之事,朝中上下,敢面刺董卓者,皆身首异处,就连魏王也只得屈身于董卓之下,才得以保全。如今之事,主公正可效仿当年董卓故事。”

“不可,此一时彼一时也。”邯郸淳插了一句,“当年灵帝已崩,少帝年幼,董卓入主之时,正值内忧外患之际,主少国疑,董贼方可行废立之事。而今世子年长,久居邺城,已深得民心,如果此时君侯与鄢陵侯行废立之事,恐天下震动,魏国社稷不存矣。倘若世子于邺城自领王位,发矫诏命各州郡出兵勤王讨逆,彼时,君侯十万大军,立于不义之地,是非成败,已是洞若观火,还望君侯慎重。”

“子淑之言,乃迂腐之见也!”丁廙也开口说道,“主公既能联合鄢陵侯入主洛阳,更可效当年李斯,赵高之故事,一纸遗诏,废了世子之位,收其兵权,主公于洛阳自领玺绶,则大事可成矣。”

“不然,世子受封已历三年,五官中郎将府属官已遍布魏国上下,北方各州,也都是世子一系,二位想当李斯,但世子不是扶苏,五官将府的那些属官也都不是蒙恬之流,还请君侯三思啊!”

“邯郸淳!!”丁仪怒喝一声,倒把曹植吓了一跳。

“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当初主公在邺城接待你时,典礼之隆重,礼节之周到,前所未有。直至今日,主公待你也甚是礼遇,不想你今日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猪狗不如!”

邯郸淳的脸涨得通红,但却没有反驳一句话,等丁仪骂完了,邯郸淳长跪而起,朝曹植弯腰作揖,然后又起身离席,再拜,最后跪拜叩首。

行大礼之后,邯郸淳方开口说道:“君侯待某之恩,如天之高,在下九死不能报也,今日诀别,在下有愧于君侯,还望君侯保重身体。”

说完,邯郸淳便再度起身,一脸的决绝,似乎要以死明志。

“先生且慢!”曹植赶紧叫住,“先生不必如此,如果先生要走,我也不强留你,我素知你忠心,怎奈我这临淄侯府终究太小,盛不下先生,日后先生飞黄腾达,莫要忘了我便是。”

“君侯既出此言,在下唯有一死。”

说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撞在了身后的门柱上,震起一蓬浮灰。

眼看邯郸淳倒在地上,鲜血顺着额头汨汨的流淌下来,曹植愣住了,一瞬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下人将邯郸淳抬下去医治,这次的夜谈也就不了了之了。

丁仪兄弟二人各自回府,一直到除夕这天,兄弟二人才再次现身。

彼时,留守洛阳的百官都前往魏王行宫拜见曹操,宗室大臣早就到了,曹爽自然也不例外。

他和曹叡二人,就在行宫中陪曹操一起吃的年夜饭。

不得不说,这时候的年夜饭,还真是比较讲究的,也可能是曹爽所处的地位和场合的缘故。

年夜饭上,竟然能够吃到牛羊肉,香酥的芝麻烧饼,只不过这时候被称为胡饼,还有曹操本人最喜欢的半岁的小鹿肉,以及兔子肉等一些野味儿。

在汉末魏初,捕杀野生动物还是合法的,只要你有本事,杀狼虫虎豹都是允许的,但前提是不能在上林苑等一些皇家猎场里动手。

素菜有被称为芜菁的青萝卜,被称为胡瓜的黄瓜,《长歌行》中的“青青园中葵”,在宴席的素菜中也占据了一定地位。

宴席结束之后,还有水果奉上,看着盘子里躺着的几颗橘子,曹爽忽然想起来《三国演义》中左慈掷杯戏曹操的情节,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这个疑问也只能留在心里了。

也就是在宴会结束之后,到守岁之前,百官前来拜见曹操的时候,曹植才在这里见到了丁仪两兄弟。

曹植很想上前问问他们二人这几天去干什么了,但作为魏王公子,他必须和曹叡曹爽他们一样在行宫守岁,不能离开。

但曹植的直觉告诉他,丁仪二人一定是暗中做了些什么事,因为他看见自己的三哥,鄢陵侯曹彰有些不对劲。

曹彰这个人向来是头脑简单,如果丁仪以自己的名义去和曹彰商量那天晚上聊起的事儿,曹彰一定以为这是自己的决定。

如果丁仪二人再用言语激之,以曹彰性如烈火的本性,一定会被骗进来的。

曹植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个傀儡,虽然自己之前也想过要去争一争世子的大位,但三年前立储之争失败之后,曹植就断了那个念头。

今年关羽围困襄樊的时候,曹植就是故意喝醉,不领军令的,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他不是关羽的对手。

但他更忌惮的是,自己领军的后果。首先,战败是必然的,那样一来,父王和世子的手中就握住了对自己爵赏由心的把柄。

倘若谋臣献策,将士用命,自己打赢了这场仗,那手握军功的自己,岂不是更加会受到二哥的忌惮?

因此,曹植在权衡利弊之后,硬生生的拒绝了丁仪兄弟所提供的详细的出征计划,以一场大醉,躲开了这次任命。

可是眼下的情形,曹植还真有些担心。

另一边,曹叡也是忧心忡忡。

虽然在之前的宴会上,祖父曹操不止一次的向三叔四叔和百官们宣布自己父亲的继承人地位,但据太医说,祖父现在的松快其实是回光返照,不是件好事。

曹叡花钱从太医那里买来的消息称,大王殡天,也就是半个月的事儿了。

如今洛阳城内外,除了魏王的亲卫,不到三千人的虎豹骑之外,宿卫城门的,都是三叔从长安带来的人马,曹叡即使想把这里的消息送到邺城,也逃不过三叔的眼线。

尤其是今天,曹叡发现三叔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年夜饭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没有什么异样。

直到曹叡和三叔曹彰敬了一杯酒之后,曹叡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起先,曹叡和三叔曹彰没有什么交集,曹彰常年带兵在外,而曹叡要么在邺城王都,要么在许都侍奉祖父曹操,叔侄俩甚至都没有怎么在一起吃过饭。

今天这顿年夜饭,算是曹叡成年以后,第一次和三叔列席同坐,自然要敬酒的。

但曹叡总觉得三叔看自己的眼神中,有一些敌视的情绪在里面。

当宴会结束之后,曹叡坐到曹爽身边的时候,便小声向曹爽求解。

“你不会是看错了吧?”曹爽先宽慰了一句,“鄢陵侯久在军中,自带杀气,应该是你会错意了。”

“不不不…”曹叡把头摇的跟大蒜一样,皱着眉头说道,“你说久在军中,杀人如麻,我三叔比子廉叔祖,元让叔祖如何?但我从未在他二人的眼神中感到不安。”

“那肯定不一样啊,相对于二位将军来说,兄长是君他们是臣,但相对于鄢陵侯来说,兄长是侄儿而他却是长辈,眼神中带些威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既然贤弟这么说,那为兄姑且放下疑虑。”曹叡有些不安,但还是挤出一抹笑容。

继续阅读《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