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宫怨》求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宫怨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琴瑟工作室

角色:吴良辅多尔衮

简介:福临在朝堂上受到多尔衮刁难,练剑时遇见随母亲进宫的芫儿,有了兴趣,母亲布泰害怕耽误福临,极力阻拦,福林不听,依旧与芫儿来往,布泰另想她法,想让其将芫儿过继给她,被福林拒绝……

书评专区

天神禁条:字数不够接上文。主角梦醒已经800多万字了,要是在这里完结,那无疑是一本奇葩神作(虽然现在也挺奇葩)。所以作者又继续写,以梦境世界的经历为金手指在现实搞事,又写了600万字。。最终成为这本1400万字的大部头。。我看完第一感受是,特么终于看完了。第二感受就是真的佩服作者,没有反面意思,是真的心里佩服。这本书的成绩从质量和数量基本可以猜到,写到后面基本可以说是为了自己而写,从经济效益来说完全不值得。同为千万字的从零至少还有名气,而这本书除了我搜千万字以上的书以外就没见过,作者的毅力真的强,也可以看出来对自己的作品的感情,这一点就胜过无数草草太监的作者。

重生之悠闲:有毒慎读。读了二十章,实在没勇气看下去。糟糕的文笔,俗套的剧情,满是陶醉的文风,前世暗恋女孩跳楼,所以今日定要爱她,和某高富帅竞争,打脸的方式竟然是solo星际,然后女孩对他有好感。前世好兄弟车祸去世,所以今日我重生带他飞,其实还是solo星际,与其新般不如花点时间写写感情戏。真是无聊的剧情。挺反感的就是打脸时候,你不会觉得爽,而是感觉有点恶心,像个装逼犯一样。。。实在不如看兵王总裁文。开头这么差劲,后面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有神农继续拜读的话,请告知后续到底怎样。

此人根基深厚:嗯,为了恰饭迎合市场写弱智风小白文,始作俑者就是某糕点,却是作者的榜样,毕竟别人都靠写恶心人的辣鸡文混上大神了,有什么理由不学呢?是吧!

宫怨

《宫怨》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2章

京城的集市热闹非凡,但也难掩灾民遍地的景象,穿金戴银的人不在少数,可啃食菜叶的人也难以计算,心里正觉得难过,忽然瞧见前头有许多灾民聚在一起,便着了吴良辅前去打听。

“回皇上,这是鄂硕大人家在施粥。”福临蹙眉,脑海中闪现一白色身影:我阿玛是鄂硕。展了眉头,浮上笑意,转身对吴良辅道“咱们也去瞧瞧。”

果不其然,福临老远便瞧见了芫儿,今儿她穿了身藕色的旗装,似乎她总对清淡的色彩偏爱些。手中接过残碗,也不拘那些灾民手上秽浊,直直舀了粥递于他们。

福临从旁侧过去,在芫儿头上轻敲了一下,芫儿感觉头上一痛,只当是兄长,转过头做了样子佯要打人,一见是福临,立时收了架势准备行礼,却在还没蹲下时被福临一把拉起,悄声耳语“今儿在宫外,不必拘谨,只管叫我给你捕蝶便是。”

芫儿闻言两颊一红,扭脸继续盛粥,福临也不恼,只是开口道:“朝廷没有批粮,你阿玛怎的自己布施了?”芫儿见他正经起来便也回话“阿玛下了早朝便不痛快,叫兄长买了粮食布施。”听到不痛快,福临心下了然,对芫儿讲:“你只管回了你阿玛,叫他不要忧心,为今之计只有忍耐。”

见芫儿似懂非懂,福临更觉好笑“你只管传我的话便好,莫要揣测。”

芫儿听后不乐意,撇下福临继续施粥,芫儿的侧脸尤为好看,像宫里的钗花,精致的不像话,直叫福临盯得有些出神。“天色不早了,朕要回宫去了。”福临说罢拍了拍芫儿的头随吴良辅向宫中走去。

“什么,皇上来过了?”鄂硕一脸大惊,圣上躬临,臣子不迎驾乃是大罪,“你这孩子,怎不早些叫人来报,皇上一旦怪罪下来,谁能担待得起?”

“阿玛惯爱小题大做,皇上哪有这般不近人情?”芫儿见阿玛如此大惊小怪十分不解。

鄂硕本就在气头上,听了这话更是窝火。“小孩子家家懂什么,这伴君如伴虎,倘若皇上迁怒下来可如何是好?”“皇上平易近人,自是不会如此昏聩,连我这小字,还是皇上给取得呢。”

闻罢此言鄂硕怔住,他只知女儿那日从宫中回来说有了小字,素来偏爱这小女儿,也便随了她的性子,没有深究,倒未曾想过这小字与皇上有些渊源。“阿玛可还要听皇上说与你了些什么?”

芫儿见父亲哑然,自是得意万分,“皇上让芫儿转告阿玛说莫为此事忧心,还让阿玛要忍耐。”“皇上当真让你如是说?”鄂硕心下暗忖,凭他一小小的内侍大臣,有何资格受皇帝如此爱重,再看看一旁的芫儿,有些摸清了门道。

“皇上可还说了别的?”见芫儿摇头,鄂硕松了口气,还好皇上并未怪罪。“芫儿下去吧,阿玛还有事要处理。”看着芫儿退下的背影,鄂硕思忖了良久。

鄂硕府上松了一口气,慈宁宫内倒是剑拔弩张。

“不知母后今日叫了儿臣来所为何事?”

“倒也没什么要紧的,多日不见皇上,想叫皇上来吃吃茶罢了。”福临眸子扫了一眼石桌,眼中霎时结了层冰霜,不见母后向来爱吃的桂花藕粉糕,倒是只摆了他爱吃的杏仁佛手,可见又是鸿门宴。

“即是如此,儿臣这糕点也吃下了,便回乾清宫了。”福临随手撂下剩了一半的杏仁佛手,作势要走。“等等!”布泰厉声开口,福临自嘲一笑,转了头去坐好,等待下文。

“你皇叔身体不好,修个庭院也是应该。”“连皇叔身体不好一事母后也知晓?”布泰脸上闪着的慌乱,一滴不漏的全都落到福临眼中,“常年东征西讨,身体必然亏损,母后也是听说。”

“听何人所说?”

福临咄咄逼人,布泰应接不暇

“这……”

“母后若是连这种小事也要过问,倒不如儿臣将这皇上让与母后去当,想到时多尔衮也必定不再刁难,你我母子都好过些。”

“放肆!”布泰不料福临今日说出此等不敬之辞,气得浑身发抖,精致的妆容在那张愤怒的脸上显得有些可怖。福临见了芫儿心情稍好些,此刻却是一分一毫也再欢愉不起来,撩起前襟,双膝一屈,跪了下来。

“儿臣出言不逊,还望母后莫要怪罪。”说罢也不等布泰做反应,出了慈宁宫,风拂过耳畔,隐隐还听得到声嘶力竭的斥责。

出了慈宁宫,福临又走到了璃藻堂,牡丹依旧开得艳,只是凭他怎么找,也不见那日的芫花,“皇兄怎么在这?”福临心下焦急,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实实吓了一跳,转头一见是博果尔,便松了一口气。“奶娘呢,你怎么跑到这里了?”博果尔年幼,小他五岁,时时刻刻都有奶娘陪着,福临心下的火气找不到地方宣泄,眼见奶娘不在,便借题发挥起来。“皇兄是找这个吗?”博果尔手里捏着一株芫草,福临看了更是着急,这花根茎有毒,所以宫里鲜有,这株花的意义更是不同寻常,此刻被他这样不考究的拿着,福临只觉最珍视的东西被人践踏了,表情瞬间狰狞起来,一把抢过博果尔手里的芫花,大声呵斥:“若是再让朕瞧见了你摘这样的花,就禁你的足。”博果尔年纪尚幼,又从未见过福临如此发怒,吓得大哭起来,奶娘急急跑了来,向福临行了礼,跪在地上惶恐万分:“皇上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福临本就气恼,一腔怒火无处宣泄,此刻见了这奶娘,更是怒火中烧。“内务府给你们月奉是要你们做什么的,来人,给朕将这没用的东西拖下去打二十丈。”吴良辅见福临气的不轻,不敢再劝,只管拖了奶娘下去,福临一看手中萎蔫的芫草,心下更气,不顾嚎啕大哭的博果尔,只身回了乾清宫。

“皇上,到了用膳的时辰了,可要传膳?”乾清宫内宫人站在一侧不敢妄动,生怕不小心又惹怒了盛怒中的皇上,“朕还不饿,退下吧,对了,你去养心殿将那粉彩锦鸡牡丹图给朕取了来。”福临回到宫中已一个时辰有余,一直拨弄栽种那株芫草,已经换了好些盆。吴良辅担心过了用膳时辰,硬着头皮劝道:“皇上,奴才瞧着这淡绿釉水仙纹盆甚好,乌云珠格格素爱淡色,况且这芫草不宜多次移栽,否则必定伤了根茎,倒是乌云珠格格瞧见了又要与皇上不开心。”福临听了此话,放下手里的活计,盯着吴良辅瞧了许久“你倒是越发会当你的差事了。”吴良辅心下一慌,急忙跪下“皇上恕罪。”“朕看你当这闲差久了,胆子倒是越发的大了,朕的行踪太后如何知晓朕不与你深究,只一点,今日之事若是再传到了太后耳朵里,你便不用再回御前了。”吴良辅大惊,向太后报告皇上行踪自是少不了好处,从前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不问,如今只是来了个乌云珠格格,皇上便如此谨小慎微,倒叫他明白了几分还皇上的心思。“奴才知罪。”“传膳吧。”“嗻。”烛光将人的影子拉得极长,福临站在烛下,盯着那株芫草,久久不动。

“还请谙达明白告知,太后宣小女进宫何事?”鄂硕一府人跪在前厅接太后懿旨,鄂硕心下摸不着头绪,惊恐万分“大人莫要为难奴才,做奴才的可不便揣测主子的意思,不过老奴瞧着该是喜事,断不会为难了令爱,老奴在这里先向鄂硕大人道个喜。”鄂硕烦乱不堪,无心寒暄,只得开口:“芫儿年幼,可要夫人同去?”“太后只喧了格格一人。”见没有商量的余地,鄂硕只得作罢,牵了芫儿交给那太监“格格生的着实俏丽,老奴在后宫伺候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样的美人胚子,鄂硕大人放心,既然格格交给了老奴,老奴便一定照顾好格格。”“谙达客气,我自然是信得过谙达的。”芫儿看着阿玛不安的样子觉得好笑,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可她我反倒觉得没什么可怕。“阿玛,你只管放心,芫儿不会淘气的。”

“奴婢不懂,太后为何如此抬爱一个内侍大臣之女。”苏茉儿跪在布泰脚畔,此刻正为她捶腿,布泰是个狠极的人,从不受宠的妃子到一朝太后,单纯女子绝做不到,“若是将她过继给了哀家,那就是福临名正言顺的族妹,鄂硕与多尔衮不和,倘若有一日她进了后宫,吹吹枕畔风,那多尔衮未必还能在朝堂上立足,终究是我欠他,此刻便该为他打算些。”慈宁宫的芍药开的最旺,就像这个女人,最懂得抓住时机。正出神时,太监带着乌云珠走了进来。“乌云珠拜见太后。”

继续阅读《宫怨》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