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柱神的新婚》安杰丽卡利昂斯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魔柱神的新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Nia Alter

角色:安杰丽卡利昂斯

简介: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但是最大的幸福是爱
(有问题可以发评论,做到共同进步)

书评专区

末世航海家:文青屌丝类小说,农村主角有一个服从的富家千金。而且写得没有人味,毒草不至于,干粮又觉得多了。实在没看的可以看看

星体意识:追完在等更新,看到下面这位说宅臭的兄台不忍要说几句:我认为这本书已经能是书客里最不污的那批书的其中之一了,为什么小女孩当主角就是宅臭?她面对文明时本来就得有个化身而她最初遇到的种族就是地球人,这点在整个剧情里都是很重要的。反而我在这部小说里看到了主角可说是无所待而逍遥游的境界,看到了各种各样令人惊异的生物,看到了无边无垠充满无数可能的宇宙…书里的逻辑框架可谓完整自洽,甚至第一、二章里就有着几百章后的伏笔。不得不提的是这本书看的不是爽点,似乎也没主线,剧情散散的。还有硬伤就是有些设定比如生物进化太违反常理了,故事类型也注定不会让读者看得热情澎湃热血沸腾什么的了,而且更新好慢…

重生算什么:耽美类,这本书很好看,喜欢耽美修仙类不可错过,另这作者的文都不错,全部!今天又在龙空看到好多直男喊晋江纯爱频道瞎了眼,首先是你们自己进去的,谁也没逼你们去。其次就算无意进去了,看书前先看评论以及分类是常识,不会游泳还事先不带救生圈活该被淹死。第三晋江糟蹋了纯爱两个字,哦,总比我现在看到老师秘书班花女总裁就反胃来的好。第四耽美就写耽美,纯爱就应该是纯纯的爱,请不要侮辱纯爱。这话我同意也赞成,去找晋江法务部会谈,屎盆子一股脑扣到晋江纯爱作者上算什么猫病?第五同性恋活该被烧死,说得好,还有那些不婚主义丁克家庭,恋足癖,恋物癖,简直通通都是异端。诺,火把给你!拯救世界就靠你了骚年!

魔柱神的新婚

《魔柱神的新婚》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6章

茉莉莉菡回来了自己的房间,这里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研究所,里面摆着各种瓶瓶罐罐,仪器,书籍等,茉莉莉菡走向一张书桌,上面除去书以外,还有一个小型的盒子,她小心翼翼地将它打开,抚摸着里面的东西,自言自语般:

“为了快一步复活姐姐大人,得加快研究了啊。”

盒子中放着的,不过是5个小瓶子,但是每个小瓶子都十分精致,在瓶子中,装着红色的液体,似乎是血液,并且每个瓶子上都写着4个字——路西菲迩……

安杰丽卡跟随路西法前往别处,看似已经离开了奥波利昂斯的领地,因为天开始没有那么的暗了,真是奇怪呢,为什么奥波利昂斯家的环境那么黑呢。

随着他们不断地前进,天也越来越亮了,各种各样的恶魔也出现了,看来这里是一条很风流的街么,吸血恶魔,小恶魔,炎魔,冰魔,巨大的恶魔湮灭者,这里到底是……

安杰丽卡毫无疑问吸引了周围恶魔的目光,先不提恶魔精灵的身份,她那傲人的身材和精致的脸庞,加上自己少女般的走路步伐,以及前方带路的恶魔,在这里确实很容易想歪掉。

安杰丽卡和路西法走到了一个高高悬挂的名牌面前,上面写着“天愚风”三个字。

“‘天愚风’是什么,路西法?”安杰丽卡发问道,“为什么周围的恶魔们看我的表情都很奇怪呢?”

这也没办法,毕竟安杰丽卡相当于出生在相同于农村的地方,就算这是魔界中可以说是魔魔皆知的地方,但是对于她来说还是……

路西法转过身来,凑到了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这里是风流街。”

就算安杰丽卡再无知,“风流”一词还是知道的,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原来如此,这里是……嗯?!安杰丽卡突然双手抱在胸口前,蜷缩着四处张望,怪不得周围的恶魔会这么盯着自己看,再加上前面带路的恶魔……

“不是,不是!我不是新来的!”安杰丽卡不断地向周围喊着。

但是周围的恶魔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甚至还有一些恶魔流下了口水,因为对于他们来看,“恶魔精灵”的“滋味”是从来没尝过的,但是……

突然所有的恶魔收回了之前那种下流的神情,一股强大的气场将他们吓得不敢迈出一步,那种感觉是由自内心的恐惧,仿佛会被直接粉碎一般,这种感觉安杰丽卡已经体验过了两次,是的,路西法那可怕的气场。

路西法张开着翅膀,环顾着四周,喊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恶魔精灵’代表着什么吗?识趣的话给我安分点,听到没?”

没有恶魔敢回应他,这种气场一看就会明白这实力差距,连说话都没有勇气,那些恶魔都该干嘛干嘛去了,安杰丽卡也“呼”地松了一口气。

“走了……嗯?”正当路西法叫安杰丽卡往前走时,他的前方来了一个人影,人影越来越近……看清了,是一位独角女恶魔,穿着很华丽。

“路西法先生,请往这走。”女恶魔如是说道,“如果那位小姐和您是一起的话,也请跟上。”

跟随着女恶魔,他们继续往街的深处走,慢慢地看到了一座装饰比之前更华丽的屋子,如果按照华丽程度决定在其中的地位的话,毫无疑问是最高级的人物待在里面。女恶魔推开了门,很恭敬的摆出了“请”的姿势,两人便走了进去……

眼前一亮,这样说应当是最准确的,因为内部实在是太闪了,似乎周围都是由黄金打造的一般,在他们面前铺着红毯子,沿着阶梯往上看,可以看到一位貌美的女性,看她的样子似乎是化了浓妆,难道是第一妓这样的存在么?只见她慢慢起身,踱步走下楼梯,穿的似乎是高木屐,虽然头上有头饰,但是掩盖不住她那对向上竖起的灰色的狼耳,以及那长裙摆后露出的下垂的灰色的狼尾巴。

兽魂恶魔么。

安杰丽卡这么想着。兽魂恶魔是指动物转变为恶魔的类型,有的是靠一些恶魔法师使用魔力转变,但是那样的是智力十分低下的,单纯强化战斗力了的野兽而已,而像面前这位很明显是后者,但如何会拥有智力只有这些兽魂恶魔自己才知道。

美丽的女性慢慢地走下来,路西法也迎了上去,两人的距离不断地接近。

“好久不见呢,路西法。”她的声音很有魅力,充满着一种……奇妙的感觉。

“啊,是啊,好久不见了。”

两人在阶梯前对立着,女性慢慢的伸出手来,然后一下子抱住了路西法,一下子用撒娇的口气着说着:“呀!!!!!好久不见了路西法!上次来我这里已经是多少年前了啊!让我好好抱抱你!”

路西法也任由这位突然疯狂的女性抱着自己……10秒,他缓缓地推开了她,并用很温柔的口气说道:“差不多就行了吧,别忘记保持自己的矜持啊。”

女性往后退了两步,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咳了两声恢复到了之前那样淡定的样子:“不好意思啊,路西法。”

两人好像关系很熟啊……

女性往安杰丽卡那边看去,她那惊呆了的表情着实有些逗人,惹得女性捂着嘴低声笑了两声:“你就是安杰丽卡小姐吧?初次见面,妾身的名字叫纱烨纱·天愚,是这条街的主人,同时。”她看向了路西法,“是路西法的母亲哟。”

“哎?!”

安杰丽卡吓得不轻,首先是纱烨纱小姐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已经很奇怪了,第二,天愚……这条街的主人,居然是这么高位的存在么!第三……母亲?!母亲?!也就是说……

“初……初次见过,我……我我……不对,外婆好!”安杰丽卡支支吾吾地,说话一直打咯愣。

“唔哼……”纱烨纱轻轻抿出笑声,向安杰丽卡走去,安杰丽卡毕恭毕敬地站着,纱烨纱的身高比较矮,安杰丽卡一看这样俯视这条街的主人又是外婆怎么行,便准备跪下来,但是被纱烨纱给阻止了,她露出那迷人的笑容:“真是好孩子,来,到妾身的房间来吧,想必你应该想问我些什么吧?啊对了,路西法你也来吧。”

简直有着说不清的魅力,这种感觉是安杰丽卡从来没体验过的,对,之前她那和路西法说话的口气也是安杰丽卡从未体验过的,那就是母亲的感觉,是母爱的感觉。

和外边那华丽的样子不同,纱烨纱的房间异常的……朴素,不对,应该说是温馨,房间虽然没那么华丽但是却十分干净,整洁,房间不是特别大,三个人围坐在一张小桌周围,上边放着一些小点心,一瓶酒和一个茶壶加上3个小杯子……怎么感觉有种小家庭的感觉。

“安杰丽卡,你酒能喝么?”纱烨纱握住了酒瓶,向安杰丽卡发问。

“嗯……少量的话是没问题的。”安杰丽卡十分乖巧地回答。纱烨纱慢慢地为她倒酒,这让安杰丽卡有些紧张,从礼仪上来讲应该是自己为外婆来倒酒才对,她瞟了一眼路西法,他居然在给自己倒茶!哎?这壶茶不是怕自己不能喝酒而准备的么?

“嗯?”纱烨纱看了眼安杰丽卡,她边倒酒边说着,“路西法他喝不了酒哦,他的酒品太差了。”

“啊……哈……”原来这茶水本来就是给路西法准备的啊。

三杯都装满了,先喝一杯是肯定的了,就是两杯酒一杯茶总感觉有些违和感……

“那个……外婆?”安杰丽卡放下杯子。

“你其实不应该叫她外婆。”路西法突然道出这么一句。

“唔哼……说的也是呢,安杰丽卡,准确地说妾身是路西法的义母哟,说的也是呢,那就叫我……”

“天愚之主。”路西法突然抢口。

“这样子太过了吧路西法,叫妾身纱烨纱就可以了。”纱烨纱鼓着脸萌萌地说着。

“那,纱烨纱小姐,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而且从这来看,您早就知道我们要来了,是怎么做到的呢?”安杰丽卡还是无法摆脱这长幼辈的关系差距……这让纱烨纱有点伤心。

“其实呢,妾身是有一种预知的能力,妾身每一天晚上都会用这个能力来看看明天路西法会不会来,所以我知道了这个时候你们要来,也同时知道了你的名字,不过这样做了之后未来已经改变了呢,路西法已经不用告诉了我名字了呢。”虽然她这话是对着安杰丽卡说的,但是纱烨纱中途开始就一直看着路西法。

“也因此,路西法,你想让我做的事我也知道了。”纱烨纱又转过头来看着安杰丽卡。

“那么,请你开始吧。”路西法的神情似乎有点变化了。

纱烨纱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将气吐出之后过了2秒,她睁开了眼睛,那眼睛闪烁着白色的光芒,这是能力发动的象征么?她将手从桌上慢慢向安杰丽卡处。

“将手盖在她手心上,安杰丽卡。”如同命令般,这说明对待这件事是有多么认真啊,路西法……安杰丽卡赶紧将手掌盖了上去。

……

纱烨纱突然开口了:“命运的多揣;忘却了灵魂;亲爱的人或是最恶之人;红色的火焰在你眼中燃烧;灵魂将会为你指引方向,灵魂将会为你寻回迷茫之人;囚禁者会让你觉醒 ;回忆起的时刻,苍蓝的火焰……唔嗯?!”

突然停了下来,纱烨纱脸上浮出了汗珠,喘着粗气,似有往下倒的趋势。

“怎么了!”路西法赶紧起身跑到纱烨纱身边,扶住她。

“抱歉啊……路西法,唔嗯……好像有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在阻碍我往后看……我看不到后面了……”纱烨纱仍喘着气,似乎刚才的预言对她的负担特别大。

安杰丽卡将手拿开,也赶到纱烨纱旁边,用很担心的目光看着她。纱烨纱看了一眼安杰丽卡,勉强挤出微笑:“没……没事的孩子……比起关心妾身……请快用一旁的笔墨将我刚才说的写下来。”

安杰丽卡看着她啊虚弱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最好的行动就是照她的话去做。

路西法感到了一丝奇怪,这个样子好像……

“失礼了。”路西法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慢慢地让纱烨纱趴在桌上,将她后领口向下拉了一点,并且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她的左背上……

“果然,这是一部分的灵魂被打散了。”

路西法心里这么想着。心脏处是灵魂的核心区,通过那里的话可以掌控到整体灵魂的情况,正面实在太不雅,也因此从背面触碰是最好的方式,灵魂能力者要探测对手的灵魂必须亲手触碰到对方的肉体的。

“喉咙口处的灵魂被打散了么……”

路西法闭上了眼睛,他似乎在冥想着什么……突然的一睁眼,似乎做了些什么,纱烨纱的呼吸慢慢平稳了些,路西法轻轻地将纱烨纱扶起来,他看着自己的义母那难受的表情,心中想的是:你想要隐藏什么,姐姐,这种手段都使得出来。

“谢谢你啊,路西法。”气息平允了。

“你没事是最好的了。”路西法回答时是微笑着的,但随后又回到了那种严肃的表情,考虑着什么……

“写好了。”安杰丽卡将写好的东西递给纱烨纱。

纱烨纱一边接过纸张,一边说着:“不好意思啊,妾身为他人预知的时候的内容是妾身自己也不知道的,所以请你写下来了。”便开始阅读了起来。

“亲爱的人或是最恶之人;红色的火焰在你眼中燃烧……”

看到这两句话的纱烨纱若有所思,不自觉地念出了口,并且目前看到的句子中“灵魂”一词竟出现了三次,这个“灵魂”是指什么?忘却了,却又在指引?

“不好意思啊,本来想替你解读的,不过果然妾身还是无法解读他人的预知啊……”纱烨纱将纸张交还给安杰丽卡。

“不不不,您能为我预知我已经很高兴了……”安杰丽卡接过纸张说,不过她刚才也只是囫囵吞枣般把刚听的一股脑儿写上去而已,自己也没有好好看过,看看好了……

“忘却了灵魂,亲爱的人或是最恶之人……”

安杰丽卡小声地念了出来……忘却了么……最近确实有这种感觉,亲爱的人也可能是最恶的人么……难道说?

“那个……纱烨纱小姐,您的这份预言有出错过么?”安杰丽卡很认真地询问道。

“如果你没有刻意改变的话,是100%正确的,遵循你内心的真实想法行动的话,就不会改变。”纱烨纱如是说道。

原来如此,之前通过预知知道了今天自己的义子将会前来的事情,并且提前知道了将会发生的事情,若自己不做声的话,就什么也不会改变,知道了未来之后相应地做出了变化么……亲爱的人或是最恶之人……如果没猜错的话……

“呐,路西法。”安杰丽卡的语气突然犀利了起来,她那眼神也是十分严厉的样子,她将纸张放在路西法面前,“你来看看。”

“不需要,我已经记住预言的内容是什么了。”看来是刚刚说的时候已经记住了内容。

“是么。”安杰丽卡也就将纸张收了回去。

……

突然沉寂了,这份预言似乎对安杰丽卡和路西法两个人产生了些许的影响。

“那么,这次的支付的报酬是什么呢?”路西法对向纱烨纱问道。这份能力是魔界独一无二的,也不可能随便使用,肯定是需要一些报酬的,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唔哼……”纱烨纱慢慢将手放在路西法的脸庞上,指尖从他的脸上慢慢滑下,她温柔的眼神似乎能治愈一切:“傻孩子,妈妈帮自己的儿子还需要什么报酬么?”

“哼嗯……看来我也是这么多些年变得很世俗了啊,不,应该说是你没有什么变化么……”路西法突然想到之前自己对街上那些恶魔们……没想到自己也和他们一样世俗了么……

“不过,如果真的要报酬话……明早再回去怎么样?”纱烨纱说完又转向安杰丽卡,对她微笑着。

“安杰丽卡同意的话,我就……”路西法还没说完……

“留下。”斩钉截铁的回答,安杰丽卡丝毫没有犹豫……

“那么我先给茉莉莉菡传一下你们不回去了。”纱烨纱微笑着,看上去很高兴。

继续阅读《魔柱神的新婚》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