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乐公主凌倾寒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傲娇权王他不好撩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六鲤

角色:永乐公主凌倾寒

简介:心理咨询师穿越能做什么?
公主她惊吓过度,能救!
皇妃她抑郁成疾,能医!
王爷他失眠惊惧,能帮!
且看祝星河如何从浣衣局宫女逆袭!
她的人生规划是:一步步成为大宫女,在京城站稳脚跟!
但是……等等!怎么就成了寒王妃?
以及这个阴晴不定的寒王的粘人症应该怎么治?!

书评专区

异界的艾泽拉斯:太监算了,你憋的满脸通红,我忍的五劳七伤,何苦互相伤害。几本能看的wow同人,不是便秘流就是肾亏流,一个憋不出来,一个尿不尽。

超级盗贼:很好,而且越写越好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在偶像节目中穿女装,扮演导师闺蜜的兵王。

傲娇权王他不好撩

《傲娇权王他不好撩》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却忽而感觉到一旁的凌倾寒起身,对凌妃娘娘道:“母妃,她治好永乐,便罢了吧。”

凌妃娘娘诧异地看了凌倾寒一眼,神色才舒缓几分:“本宫原就没想将她如何。瞧着她年纪不大,倒是也经得住吓。”

她挥手示意祝星河起身,而后对一旁吓得脸色煞白的蒋姑姑道:“明儿开始,将她送去公主殿吧。”

说罢,却又瞧了祝星河一眼,语带警告:“若再惹事,绝不姑息。”

小命算是保住了!

祝星河抬眸,感激地看了一眼凌倾寒。

出了凌云殿,祝星河已然一身冷汗。

回到浣衣局收拾行装,倒是有许多的不舍。

来到东元朝的二百天,她一直都在浣衣局。凭着这张人畜无害的脸,和大家都相处不错。

便是今儿害的整个浣衣局都没了三个月的月俸,也不曾有人真的怪罪她。

蒋姑姑给她收拾行李的时候,更是红了眼眶:“本想着将你培养成我的接班人呢,如今你就要走了,还真是不舍。不过你且放心吧,我会和上头的姑姑禀报的,将你的月俸都扣下来,还清了咱们浣衣局的才是。”

于是祝星河前一刻的不舍和感动,很快就变成了无奈和无助。

祝星河以为,她去公主殿里头是“升职”。

没成想,一早到了公主殿,就被长珠关在了殿门外头:“别以为你救了公主殿下,就能来抢咱们的风头了!我告诉你,凌妃娘娘虽说是将你送了过来,不过也就是做个外头花园的粗使罢了。如今公主且还睡着,你若是进门只怕扰了她安宁。倒不如在外头等着,公主什么时候传你了,你再什么时候进来便是!”

永乐公主娇纵,果然下头的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祝星河也不和她吵,只对里头笑道:“是,听长珠姐姐的便是。不过我站在这殿门的正中,只怕也扰了旁人。不如站到后门去,姐姐看可好?”

她的声音细细软软,叫长珠也不好“伸手打了笑脸人”,只冷哼一声:“随你,反正你不能进门!”

于是将包袱背在背上,祝星河绕了个圈儿到了后门,正瞧着有水车要进去,便即刻上前,拦了那送水车:“哎呀,你们不知道吧?永乐公主可还没睡醒呢!你们这会儿子进去,岂不是扰了公主的清净?”

她刻意将自己的声音放得很大,叫里头的长珠听得到,外头路过的宫女太监也听得到:“长珠姐姐都说了,为了公主着想,我这个粗使的丫头都不能进去,你们自然要在门口等着就是!”

送水的太监面面相觑,也害怕招惹永乐,当真停在了外头。

里头的长珠一时哑口无言:若此刻放了送水的进去,就没有理由将祝星河拦在外头了。

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公主殿的后门口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送水的、送蔬的、送胭脂头油的、甚至还有皇上派来送小玩具的太监,统统都被祝星河拦了下来。

面对祝星河那张人畜无害笑眯眯圆嘟嘟的脸,他们谁都没有怀疑祝星河的话。

永乐公主起身的时候,热水也不够了是早膳也没备好。

祝星河在后门都能听到里头永乐公主砸杯子的声音,那长珠是不放他们进门也不成了。

谁也没看到,在公主殿不远处的花丛长廊之中,站着一个一身玄衣的男子。

他负手而立,盯着那轻快地跑进了公主殿的小丫头的背影嗤笑:“她日后必成大器。”

给祝星河开门的是个小太监,瞧着衣服的模样,应当也是贴身伺候公主的。

他倒是好脾气,笑着拉了祝星河进门:“我叫德贵,是公主殿的总管太监。你日后便跟着我,先在花园做着吧!”

他笑的和善,给的差事却是最苦的。花园里做活的不论春夏秋冬,都是起早贪黑。春日照料百花初放,夏日除虫浇水,秋日扫叶拔枯枝,冬日里还得移栽梅花和杏花,风吹日晒都得扛着。

祝星河却坦然接受,还对德贵福了个礼:“多谢公公了!”

她没有半分抱怨,叫德贵意外:“你这小丫头,倒是不挑活?花园最苦,你若做不来,可是要受罚的。”

被人夸赞,祝星河总是不自觉地脸红几分:“浣衣局的活计是宫中最苦,如今到了公主殿,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劳烦德贵公公照顾。”

祝星河在这二百天里,早就学会了“既来之则安之”这个道理。

来之前蒋姑姑也千叮咛万嘱咐,叫她一定好好做事不能偷懒,才能保住小命。

德贵瞧着她虽十一二岁的年纪却也通透,笑着点头将她往宫女住所引:“皇上对主子宽厚,所以咱们公主殿的宫女太监的住处也宽敞。你就去和吉梅她们几个住,都是小宫女,和善的很。不过少去招惹长字辈的宫女,那长珠我瞧着就对你很是不喜,你尽量少惹她便是。”

其实已经惹到了。

祝星河吐了吐舌头,从包里摸索出了一颗琉璃糖出来塞到了德贵的手里:“多谢德贵公公!”

琉璃糖名字是好听,不过却也不是真正的糖。是宫女儿们用主子剩下的甘蔗挤出糖水之后混了点儿花瓣,自己捏出来的小玩意儿。吃来解馋,却要不了几个钱。

祝星河的琉璃糖因为过了几道筛,又用了心思添了花粉,所以倒是比旁人的瞧着更晶莹剔透,也更有滋味一些。

她塞给德贵,有些像是哄小孩,却让德贵不由地有些心疼这小丫头。

公主殿的宫女儿是住在距离后门不远的下房,太监宫女分开,十人一间,整个公主殿光是下房就有五间。

德贵将祝星河送到了最靠后门的那间之后,就不再往前。

祝星河进门,却发现没有自个儿的位置:十张铺子上全都被摆满了东西。

此刻有五个宫女聚在一起休息聊天,其余的大约是当值去了。她们见着祝星河来了,却也不搭理祝星河。

祝星河也不恼,只是就着门口的一个小案几,打开了自个儿的包袱:“祝星河初来乍到,还望能和各位姐姐好生相处。给姐姐们带了些小玩意儿,还望姐姐们别嫌弃!”

继续阅读《傲娇权王他不好撩》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