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先生又发糖了!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沈先生又发糖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温若离

角色:陆慕寒沈廷森

简介:他是商业帝国的王,神秘低调,却掌控着整个业界的金融命脉
她是落魄的千金小姐,被枕边人踢爆肚子的那一刻,终于看破人心,不再有爱
那天,她放下最后一丝尊严,匍匐在他的脚下
“沈先生,求你帮我

“我沈廷森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只会当花瓶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求我帮你?”
“我会用实力向你证明,我的资本不输任何女人

书评专区

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冰与火同人幼苗,无限流粮草。不同于其他走正统攻略的冰火同人,本文通过主角一次次穿越去雄鹿王朝建立早期,通过参与及改变历史极大的丰富了世界,让迷雾后的传说变成一段段历史。目前的缺点在于穿越故事越来越真实,故事节奏也变得有些缓慢,更糟糕的是36万字,主角才6岁,等到风起云涌时,本书估计得写个千万字。^_^。

莽乾坤:穿上你的野猪皮,留着你的老鼠尾巴,滚回通古斯吃屎吧

合格的资本家应当剥削怪异:脑洞、玩梗之作不必太过在意合理性,欢乐为第一要务,这正是本书的成功之处。但由于缺乏明确清晰的主线,类似的作品难以逃脱后劲不足的困境。类似的我看过一本《我的姐姐是富江》,深邃幽暗,毛骨悚然,同样因为缺乏主线变得平庸。依然是很不错的书。

沈先生又发糖了!

《沈先生又发糖了!》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梁羽墨一把揪住棠栗的头发,脸上表情异常狰狞:“反正你也完了,不妨再告诉你,你老爸的车祸也是慕寒找人做的,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特别难受,哈哈哈!”

她冷笑着说完,便抓着棠栗的头发往地上甩,棠栗身子一转,突然掏出一把水果店,狠狠的划在梁羽墨的脸上。

刀子很锋利,梁羽墨那张画着大浓妆的脸,登时便被划出一抹血红的口子。

梁羽墨捂着被划伤的脸,突然崩溃一般的朝棠栗扑来。

“你居然敢毁我容,我杀了你!”

脸对于女人来说很重要,尤其是靠小三上位的梁羽墨,毁了她的脸,和要了她的命也没区别。

棠栗冷静的握紧手里的刀子,威胁梁羽墨道:“梁羽墨,你敢过来,我就捅死你,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不在乎拉你陪葬。”

望着棠栗手里明晃晃的刀子,梁羽墨虽然咽不下这口气,但终究是没有生扑过来。

“棠栗,你个贱人,你给我等着!”梁羽墨一边捂着脸,一边打电话给陆慕寒。

然而陆慕寒在忙于应酬,根本无暇顾及她这里,随便几句话就给打发了。

“梁羽墨,你在那个人渣眼里也不过如此。”那一刻,棠栗觉得特别大快人心,渣男贱婊,从来不会有好下场。

梁羽墨怎么可能就此善罢甘休,她立刻打了报警电话:“棠栗,你现在就是个废物,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只要棠栗被抓,她就能让人在监狱里把她搞得生不如死。

警车很快就赶到了,稍作询问后,就将棠栗押送上车带走,梁羽墨也随即上了车,去医院处理伤口。

警车一走,一直坐在车里看热闹的沈景瑜忍不住看了眼老僧入定的沈廷森。

“棠栗被抓走了。”

“知道。”

沈景瑜有些急了,连忙又问道:“要不给局里打个电话,关照一下。”

“不用。”

沈景瑜无语的翻翻白眼,这尼玛抓的是你的人,搞得跟动了我小情人一样,还真特么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了。

“哥你到底怎么想的,棠栗现在孤家寡人的,真进去了不是等死吗?”

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沈廷森缓缓开口道:“如果没有做好被报复的准备就正面交锋,那是愚蠢,给她上一课也不错。”

询问室里,女警拿着笔录质问棠栗道:“为什么要伤人?”

“因为她抢了我的丈夫,还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

说完,棠栗故意红了眼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女人的心都比较柔软,很容易被拉成同一阵线,听到棠栗身世这么可怜,女警眼里顿时闪过同情的光:“那你也不该拿刀子划伤她的脸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就犯罪了?”

棠栗一脸无辜的看着那个女警,又说道:“我是在自卫啊,当时她要用车子撞我,还打我的脸,我没办法,才动了刀子的。”

“这样啊,那她也的确是不对,不过,既然你已经伤害了对方,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样吧,我看看那边伤势如何,如果可以,尽量帮你协商私了。”

女警也是出于对棠栗的同情,和对小三的痛恨,才故意偏向于棠栗这边。

但,梁羽墨现在嚣张的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棠栗?

虽然她脸上的伤只有两厘米长,论罪,根本不构成伤残等级,但是她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便给陆慕寒打了电话,要他找人直接给棠栗定重罪。

伤残等级这玩意,还不是钱说了算?只要她钱给的足,让棠栗那个贱人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都没问题。

可陆慕寒并没打算将此事做的人尽皆知,道理很简单,眼下棠栗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如果被抓坐牢,他和梁羽墨做的那些龌龊事,很快就会揭于人前。

能暗地里弄死棠栗,陆慕寒绝对不会来明的。

“羽墨,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你现在先忍忍,不要把事情搞大。”

“什么?你有没有搞错,我的脸都被她毁了,你居然让我忍着?”梁羽墨当场崩溃的大吼。

旁边护士听她说的矫情,忍不住嘲讽道:“小姐,你要再来晚一点,伤口都要愈合了。”

陆慕寒不想和梁羽墨解释太多,他周围都是棠氏的股东,眼下正是树立威信的时候,所以他的名声,最好一点瑕疵都不要有。

“你先回来,稍后我给你交代,听话。”

打发了梁羽墨之后,陆慕寒又急忙给警察局打了电话,意思是,想保释棠栗。

继续阅读《沈先生又发糖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