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昭唐岚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灵皇劫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南庭

角色:柳昭唐岚

简介:天石坠落后
从沉没苍澜国出逃的神秘少年带着一条天狗,正在晴凰帝国的王乐门派中接受心理疏导
“为什么修行者这么容易走火入魔?”
“因为他们的心理问题太多了

书评专区

主神的钟形编辑器:暂定可看

反叛的菜鸟鲁路修:这书其实比其他的都重口许多,毕竟肉戏太多。后期剧情也有些乱。鲁路修文里写的最好,主角最起码比较正常,整体故事无逻辑硬伤。能接受推土机主角的可以试试

神奇的淘汰:作者还是有所顾忌——扭曲了这篇文的本意——或者说我已经彻底变态了……

灵皇劫

《灵皇劫》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对不起。”无间竟然道歉了。

柳昭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俯身把他抱起来:“你少走路,我带你走。”

婆婆把棉衣披在无间身上,想把这衣服送他,柳昭连忙拒绝:“不了,这衣服你得留着过冬,接下来冬天冷,我们不怕冻的。”

无间却略微抬手:“我要。”

婆婆又热情地塞给无间,柳昭后退两步,再拒绝道:“不,他不要。”

无间:“我要。”

柳昭:“不,他真不要。”

“穿着,没什么好送你们的。”婆婆把柳昭逼到了角落,强行把棉衣塞给无间。

这次离开地下室,天已经大亮。柳昭抱着无间,轻声教育他:“你怎么不懂常识?别人的东西不要随便拿,更重要的是,这衣服实在太丑了,你要是穿着它站我五尺以内,我都没办法见人。”

无间把头别走,对这种程度的说教无动于衷。

“没关系,你以后慢慢学礼仪。”柳昭的语气又软下来,担心自己苛待了他。

无间表面上不想搭理柳昭的样子,等柳昭话音落了,却主动说道:“你想去哪里,我带你。”

“那个方向。”柳昭往西北方一指。

无数黑色丝线从无间身边发散,互相缠绕后形成黑色的庞然大物,快速向上隆起,把他们两人托举在上方。这次变化与先前不同,天狗成型后,柳昭和无间是坐在天狗背上的,有了极为开阔的视野。

在无间的意念操控下,天狗快速朝着西北方奔跑。

“你就是这样子一路跑来晴凰帝国的?”柳昭问他。

无间坐在柳昭前面,抱着棉衣,靠在他身上,迟钝地回应一声:“嗯。”

“虽然天狗跑得很快……不过路程还是很远吧?”

“嗯。”

“跑了多久?”

无间回忆了好一会儿:“一个月。”

柳昭想了想,一个月前是天石坠落之后:“那你接下来想做什么?”

“……”无间沉入沉思,低声回应:“杀水族。”

柳昭双手搂着他的腰,无奈地轻笑一声:“过几年再考虑反击水族吧?你现在还小,干这种事有害身心,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

柳昭再笑一声,抚摸无间头发:“我们待会儿就歇歇吧,找个好地方让你洗个澡。”

“不要。”

“你刚来晴凰,听我的。”柳昭再拍拍无间的脑袋,已经把这个人当宝贝,“前面那里是天武宗的分堂,过去停停,我们先落个脚。”

天狗越过山谷间的村庄,从一个山头跳跃到另一个山头。这整座山都是天武宗的势力,柳昭指示天狗绕转到山的背面,再让无间收敛天狗,一起徒步去天武宗分堂的正门。

无间的脚伤很厉害,因此他之前始终都在用天狗代步。柳昭背他走过去,对守门人展示了身份牌,立刻有人进去传报。

他们在长廊下坐了一会儿,见无间抱着棉衣,面无表情地瑟瑟发抖,柳昭还是不忍心地建议道:“衣服穿上吧,我不会再怪你的,相比于在别人面前发抖,宁可丑点儿。”

无间瞥他一眼,神色冷淡,似乎并不承认自己很冷。

柳昭主动帮他披棉衣:“穿上。”

无间再瞥他一眼。柳昭轻笑,伸手想拍他肩时,通报的门人回来了,邀请他们进去。柳昭吩咐无间:“待会儿我怎么做,你跟着做就行。”

柳昭进了屋,恭敬地向房屋主人行礼,待对方说声“请坐”后,他跪坐在褥子上,后背挺直,双手放在大腿上,一看就是极为有教养的后辈模样。无间站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学着柳昭的样子跪下了,一会儿就觉得腿麻,情不自禁地拱起后背,让重心前移。

柳昭已经跪坐习惯了,始终直挺挺地坐着,保持着优雅与端庄,详细地向二堂主解释:“两个月前,师父带我前往极乐城参加乐师聚会,结束后动身返回中院,不料天石坠落,地震频发,地貌改变,山脉崩塌,我们只得寻找新路,兜转大半月也没进展。就在五天前,我与师父走失,今日路经均山,便来拜访堂主。堂主消息通达,希望能够告知我天石坠落后,至今发生了什么。”

大堂主不在,这个二堂主就是均山分堂的主人。二堂主还年轻,看上去二十岁有余,眉眼轻佻,穿着华贵,较为随意地盘腿坐在兔毛褥子上 ,笑眯眯地打量着柳昭,回应道:“不好说,天原怕是已经被天石撞得粉碎,听闻王城都垮了,大哥被叫走开会,出去半个月了,至今没回来。”

柳昭惊奇地追问:“王城怎么……”

“传闻那天石掉下来,‘唰啦’一下斜擦过王城,再‘哐当’一下,王城当即就被震碎一半,大火烧了七天,剩下的也没了。”

柳昭俯头,轻声呢喃:“地震……”

他本觉得可能只有晴凰边界地区受损,没料到中部的王城面临的才是灾难。自己家族如何,中院又如何,他一无所知,顿时心情复杂,再请求道:“还有什么可以告知我?”

二堂主笑着摇头:“哪还知道?天武宗乱着呢,现在连传情报的人都不来了。”

柳昭点头沉思:“如此……”

无间面无表情地认真听着这两人对话,已经跪坐得双腿发麻,只能略微把屁股抬起来一点儿,过了一会儿,又把屁股靠回脚后跟上。

柳昭地余光掠过无间,知道他坐不住了,便想尽快结束话题:“多谢堂主接待,柳昭还得继……”

二堂主很有兴致地问:“你师父是谁?”

“唐月鸿。”

“乐帝?”二堂主惊奇地抬起一条腿,换了个更惬意的坐姿,身体向前一探,“百闻难得一见——你是乐帝的弟子?怪不得好姿色,今天我算是开了眼。”

柳昭腼腆地微笑:“不敢当。”

二堂主见他这幅诱人表情,更是兴奋地开口:“听闻王乐弟子都能歌善舞,你今晚就留下来住这里,给我们表演一场,如何?”

“……”柳昭略微抬头,神色变了。

“这有什么为难的!”二堂主丝毫不想给他拒绝的机会,语气中携带了一丝怒气。

无间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正目无焦距地欣赏空气,一听到对方语调变化,突然用凶恶地目光盯着二堂主看。

继续阅读《灵皇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