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山状元郎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将府小姐打遍天下无敌手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空留

角色:关山状元郎

简介:祝家有女初长成,温婉娴静弱柳扶风?
嗤~统统跟她不沾边,她只有拳头;
怎么你不服?来切磋一下?
看看我这沙包大的小拳头能不能打到你满地找牙!
一身武艺傍身,搅翻京城也不在话下!

书评专区

横行霸道:我是从神经过敏开始追真人的书的,当年为了这书,还追着去了个小网站充了钱,现在不要说账号了,连网站名都忘了

超时空大帝国:想爆粗口,智商(`Δ´)!

氪金魔主:这本书的书评区多喷三观,遂评分很低。然而可能是本人毒抗奇高又善于忽略毒点的缘故,感官与众多看官截然相反。这本书不算小白,充值变强的设定听起来无聊,作者却写出了新意。扣逼主角的设定同样称得上有趣。 于剧情来看,突出一个爽字,外加轻微的搞笑,作者骚话说的不错,为这本书增色不少。几年前我在优书看到过这样一个评论“如果一本书引起了争议,书评区吵成一团,那这本书一定有点开看看的价值”(记不清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没看过的,不妨入坑一试。

将府小姐打遍天下无敌手

《将府小姐打遍天下无敌手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8章

大皖国延续了前朝惯例,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长亭,三十里置驿。

长亭素来是道别的地方,此时便有不少人在等着。

祝茂年的失势出乎所有人预料,可作为一派系的核心人物,人走茶凉也不会这么快。

春天的雨连绵不绝,蒙蒙雨雾中马车摇摇晃晃着进入视线,长亭里的人皆站了起来,祝长敏更是提着裙摆就要迎过去,吴鹤忙将人拉住了。

“不可,你才生产不久,身子还弱着,不能受凉。”

祝长敏神情憔悴,她本想回娘家送行,娘却说来此顺便一见便好,她好怕,若是爹娘一辈子都回不来了,若是,若是病了,最好的大夫都在京中……

“别担心,不说岳父自身的本事,便是我爹他们也定会想方设法让他回来。”吴鹤看了父亲一眼低声安慰妻子,他深知此一役等于是断了他们最重要的一臂,便是为着自己,他们也定会在这方面齐心。

祝长敏摇摇头,“结果再好,我爹娘祖母还是要吃这一遭苦,这些是没有人可以代替的,他们会伤身,会痛,便是将来荣华富贵位极人臣也抵不了这些,若是病了倒了……”

“不要想太多。”

她怎可能不多想,祝长敏捂住脸,声音哽咽,“我大哥那身体怕是还比不得祖母,我怎能不想,二嫂还挺着那么大肚子……那些人,那些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吴鹤拍了拍她的背,这是官场,成王败寇罢了。

几句话的功夫马车停了下来,祝长宁率先跳下马车上前搀扶爹爹。

祝茂年步入长亭拱手团团一礼,比起其他人的凝重他看着反倒要轻松一些。

“爹!”祝长敏神情悲戚声音哽咽,吴鹤跟着喊了声‘岳父’,扶着妻子的手始终没有放开。

祝茂年看在眼里到底放心了些,两家结亲本也不止是门当户对,次子和他交好,无意中见过面上了心才有了两家结亲之举,如今看来倒也比那父母之命要牢靠些。

“长敏你去找你娘,她有话要交代你。”

“是。”祝长敏不敢耽误,擦去眼泪小跑着上了马车,看到母亲未语泪先流。

“现在不是流眼泪的时候。”章氏将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托起来递给她,那份量让祝长敏差点没拿住。

“娘,这是?”

“祝家所有家当。”迎着三女吃惊的眼神章氏交待,“长话短说,搬出来的东西全放在城南那座三进的宅子里,所有库房钥匙都在箱子里,祝家的铺面,庄子,明面上的暗地里的全在这里边。”

章氏双手按在箱子上,加重的份量让祝长敏手臂往下沉了一沉,她加了些力气稳住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母亲,将家业悉数交给出嫁女,她从不曾听说过这等事!

“所有能带走的银钱我都带着了,这方面暂时不用你接济,长敏,你要替娘,替祝家把这些打理好,若有需要我会给你写信,除祖母爹娘兄弟外,任何人的话你都不可信,已经放走的下人和跟我们前去的、以及留下给你听用的我各写了一份名单,你要有所防备,便是曾在祝家听用多年的也不可尽信。”

“娘……”

“其他话我都不想听。”章氏撩起帘子看了眼外边,刚出京城,不知多少眼睛在盯着,老爷必不会多留,“你只需要告诉我,能不能替娘当好这个家!”

祝长敏抱紧箱子,心一横用力点头,“我可以,娘,女儿可以!”

“娘信你,我们都信你。”章氏欣慰的笑了,“要聪明些,便是吴家有所退避你也需得理解,不要拧着来,无论何时都要先把自己顾好,可记住了?”

“是,女儿谨记。”

“去吧,别淋着雨。”

祝长敏抱着箱子跪坐起来,在狭窄的马车内和母亲磕头拜别,撩起帘子就看到了在外边等着的小妹。

祝长乐先接了箱子扶她下来,然后才又递回去给她,“三姐你放心,有我呢!去了外边就是我的天下,没有什么是我应付不来的!”

平时听着这大言不惭的话祝长敏定要臭她一句不要脸,可这会听着她添了心安,长乐在外边这许多年,五六岁时便只得一个凤姑跟着她来回,这次长途奔波,比起爹娘和未曾离京过的兄长,她更相信长乐。

把头抵到小妹肩上,祝长敏低声拜托,“长乐,家里人就交给你了。”

“恩,交给我。”祝长乐将三姐轻推到执伞过来的吴鹤身边笑眯眯的问,“姐夫,你知道我爹为什么能打败那么多人成为状元郎吗?”

吴鹤一愣,他和这小姨子接触不多,但也耳闻过她的淘气,这会便谨慎的道:“自是因为岳父聪慧。”

“是也不是。”祝长乐看着她爹拱手道别准备回转:“因为他要回到这里,让曾经欺负了他和祖母的祝家人得到教训,结果你也看到了,祝家这些年谁敢不敬我祖母?”

朝看过来的父亲挥手,祝长乐声音轻缓,“而这次他不再是单枪匹马,文有大哥二哥,武有我,内有我娘,上有祖母坐镇,你说,我们回不回得来?”

祝长乐越过两人扶住她爹,“爹,可以走了吗?”

“恩。”祝茂年看向夫妻二人,拍了拍吴鹤的肩膀上了马车,没有多说半句托付的话,官海浮沉这许多年,他早就没了会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的天真。

马车晃晃悠悠的再次动了起来,看着撩起帘子挥手的小姨子吴鹤回过味来了,刚才那是在……警告他?这警告可比放狠话有用多了。

“我怎么觉得长宁看走眼了,这可不止是淘气。”

祝长敏哭着笑了,二哥和长乐一直就是互相嫌弃,她都能想象出来二哥说这话时的神情。

吴鹤看她这样也松了口气,看她怀里偌大的箱子一手执伞一手去接,份量十足的让他一时没防备,抬起脚用大腿抵了一下才拿住了,“怎么这么重,是什么?”

“夫君。”

“恩?”

“你会拦着我接济娘家吗?”

“自是不能,你放心,娘那里我会替你圆话的。”

祝长敏将手放在箱子上来回摩挲,“这是祝家的所有,娘交给我打理。”

吴鹤大惊,立刻又因为岳家对他们吴家的信任而欣喜,这比任何口头上的称赞更能说明他吴家人品端方,值得信任。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定会站在你这边。”

祝长敏眼泪再次滑下,看似是她替娘家忙活,可这些东西何尝不是她在吴家的立身之本,无论她替娘家做多少都没有动用吴家半个铜板,不用任何付出就能尽得美名,这样的事来多少吴家都不嫌多,将来公公婆婆只会更看重她,这些娘岂会没有考虑到。

继续阅读《将府小姐打遍天下无敌手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