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出狱后我成了最强狂兵》求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出狱后我成了最强狂兵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大红大紫

角色:苏婉玥陈六合

简介:一代兵王,国之重器,却遭仇敌陷害,身陷囹圄;
一朝出笼,猛虎翻身,手握生杀大全,重回巅峰!
我归来之时,便是你葬身之日!

书评专区

 雷霆反击(原《国家意志》):这部作品可以说是在军迷中有相当大的名气,许多军事科普类的视频也推荐过此书。本书对现代战争场景描写相当优秀,尤其是空军空战,并且在有专业性真实性的同时,也兼顾了可读性和科普性,让军迷们看得过瘾,非军迷也能看懂并学习到一些知识(并发展成军迷)。喜欢现代战争的朋友们一定要看看这部作品。缺点,没有明确的主角,更偏重国家层面的宏观剧情,作为偏真实性的现代战争这样描写是必然,但也会造成剧情不如围绕主角那样紧凑,一些不习惯这种风格的朋友很可能中途弃书

猩红月光:为雨落菩提的睿智言论补一个五星。。

我的妹妹武则天:无视这个烂到爆的书名,这是大唐西游现代背景的无限流小说,老作者,文笔不错,第一个女儿国的副本就让人眼前一亮,话说头几十章让大家懂得了什么叫什么熊孩子,各种神展开,欢乐向作品,遗憾的是可能是因为成绩的原因,之后的几个无限世界明显写的不如前面,只能说前五分之二的部份可看。

出狱后我成了最强狂兵

《出狱后我成了最强狂兵》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0001章 重犯监狱

“桃花树上一根绳,桃花树下一双人,谁若动手要桃花,我便屠戮千万人。”

炎京某重犯临时羁押所内,一段幽幽轻语传出!

这是一个倾城绝世的女人,那般的光鲜夺目,让万物失色。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青年头发蓬松胡子拉碴,双手双脚戴着特制的钢铁镣铐。

他,便是那个三天前,惊动了整个世界的男人,也是在今天,被宣判囚禁终身的男人!

陈六合!无数次被称为举世无双的男人!唯一一个在这个年纪,便荣登将领职衔的男人!

倾城女人一脸冷漠的看着陈六合,道:“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恨不得杀了我,但很可惜,你做不到,从今往后,你将一无所有,会活的连狗都不如。”

“你真是一个蠢货,为了我,一人仗剑东去,一夜之间屠戮了瀛国皇室三十七人,其中包括了皇子,真的很伟大,但你以为我真的爱你吗?你只不过是我手中的一个玩物罢了,一个有利用价值的工具!”

倾城女人讥讽的说道:“你拼了命的去征服这个世界,而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征服你,踩着你的头颅,便能得到所有。”

“现在的你,是不是很痛苦?陈六合,你输了。”倾城女人一脸的得意与嘲笑!

女人脸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像是一根尖锐的刺一般,狠狠的扎进了陈六合的心脏当中,让陈六合疼得快要窒息!

不过他的脸上,却表现的异常平静,这或许就是悲痛到极致的漠然吧,是对这个世界都失去了希望的绝望。

“为什么?”陈六合毫无情感的说道,那种刺痛到灵魂最深处的痛,已经让他彻底麻木。

“很简单,因为你实在太过耀眼了,你的存在,让很多人都感受到了威胁,你活着,大家都会夜不能寐,只有让你陨落,大家才能过得更好!炎夏最年轻的将领,炎夏最炙手可热的国之重器,多么辉煌啊!”

倾城女人冷笑道:“如果用你一个人的牺牲,能换来大家的利益,太划算了!”

“这就是你的理由?”陈六合满脸的自嘲与凄凉:“我是输了,我葬送在了一个最不可能葬送我的女人身上。”

“哦对了,今天,我还带了一个人来,我想一定会让你惊喜的。”倾城女人忽然说道。

话音落下,房门推开,一个丰神俊朗的青年跨门而入!

当看到对方的时候,陈六合的目光猛然凝起,有血丝浮现!

诸葛铭神!他最大的劲敌之一!也是这一次,彻底把他打入万丈深渊的罪魁祸首之一!

“人生无常,陈六合,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吧?”诸葛铭神踱步走来,居高临下的审视着陈六合,道:“曾经的你多风光啊,万众瞩目、璨如星月,再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真是个连狗都不如的可怜虫。”

“跟我为敌,这就是你的下场,你只配被我踩在脚下,永远的踩着。”诸葛铭神轻蔑的说道。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陈六合目光通红,死死的盯着眼前两人!

诸葛铭神洒然一笑,手掌搭在了雨仙儿的香肩上,轻轻一揽,道:“忘了告诉你,现在,雨仙儿是我的女人了。”

这一刻,刚才还能平静的陈六合,猛然变成了一只陷入疯狂中的野兽,他一脸狰狞,豁然起身!

手脚镣铐晃荡,传来轻响。

陈六合的模样可怕到了极点,脸上和手臂上,皆是青筋暴起,他处于疯狂之中!

“砰!”陈六合一拳轰在了身前的桌子上,那坚实的桌子,竟被他一拳轰塌下去,支离破碎。

他已经一无所有,从云端跌落地狱,现在连曾经最心爱的女人,都被劲敌夺去,这种刺痛,根本就无法言语,陈六合只感觉自己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一般,满腔的汹汹怒火。

“啧啧,我就喜欢看到你这样的表情,恨不得把我碎尸万段又只能对我无能为力,可惜,你再愤怒都无用,我会让你这一辈子,都活得生不如死。”诸葛铭神狞笑的说着。

陈六合呼吸急促,浑身都在颤抖,怒火已经要让他失去了理智。

诸葛铭神揽着雨仙儿,忽然压低声音,凑近了一些,道:“炎京第一美人的姿色当真无双,你放心,你的女人,我以后会帮你照顾的,我会帮你好好的滋润她。”

“还有,你没用过的地方,我来用,你没解锁的姿势,我来解。”诸葛铭神一字一顿道。

每一个字,如针尖深刺,让陈六合心如刀绞!

陈六合身上狂暴恐怖,杀机汹汹,怒到极致,他发出了野兽般的低吼!

他手中那足有婴儿手臂般粗细的镣铐铁链,竟然硬生生的崩断了。

这一刻的陈六合,恐怖到宛若魔鬼,他是那个足以让这个世上任何一个人都忌惮的杀神!

铁门被人撞开,一群荷枪实弹的战士涌入,在陈六合发狂之前,十多把枪口指着陈六合的脑袋,瞬间把他控制了下来。

“哈哈哈哈,陈六合,蝼蚁也想与皓月争辉?我会让你连狗都不如的活一辈子,暗无天日的一辈子。”

诸葛铭神猖狂大笑了起来,揽着雨仙儿,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

而陈六合这个曾经举世无双的男人,却被十多名卫兵死死的按在地下,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开,什么也做不了……

羁押所外,雨仙儿用力的挣脱开了诸葛铭神的拥揽。

她毫不犹豫的反手一个耳光甩了出去,清脆响亮!

这一刻的她,与方才的神态截然不同,显得怨毒冷厉:“诸葛铭神,你记住,今天,将会是你这辈子所做过最错误的一件事情!我了解陈六合,他可逆天,他若不死,你必亡!”

时光荏苒,转眼,一年后。

西南边境,连绵大山之中,坐落着一座巨大的建筑物!

这里,就是让世界都闻风丧胆的“极度精神病院”!实际上就是一座重镇黑狱!

也是整个炎夏,煞气戾气最重的地方,没有之一!

这样一个重地,往往是与死神和恶魔划上等号的,能被关押在这里的,不是被判处了终身囚禁,就是在不久之后即将被悄然处死!

就是这么一座坐落在西南荒凉区域且充满了煞气、性质特殊的“精神病院”,今天来了几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一辆挂着特殊牌照的绿色越野车急停在了犹如野兽巨口般要把人吞噬的巨大建筑物的正门之外,下来两个人,分别是一男一女。

他们这个组合,别说是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即便是丢在热闹繁华的大都市,也极其吸人眼球。

只见那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身材挺拔气宇不凡,身上有一股子刚强铁血之气,一看就知道是个身份特殊很不普通的人。

而那女的,美丽无双、明媚动人,在一袭职业套装的包裹下,身段更是婀娜万千,绝对属于那种能让这座“精神病院”内的牲口引起动乱的祸水级别。

他们一下车,就跟着早就候在正门口等候多时的一位中年男子走进了这座令人闻风丧胆的重镇重地之中。

这名带路的中年男子,正是这座“精神病院”的院长!

跟在院长身后的男女行色冲冲,脸上都挂着焦急与不安,特别是那妙美女子,一双好看的柳叶眉始终紧紧皱着,有很重的心事。

“院长,人在哪里?”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神情严肃的问道,三人步伐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我已经差人去请了,很快就到。”院长淡淡的说道。

“请?院长,你确定是去请,而不是去提审?”貌美女子眉头一挑。

听到这略带讥讽的话,院长也只是笑笑,独自坐在窗口抽烟,也不愿意去多做解释,他们今天要见的这个人,没有人比他这个院长还了解,那个人曾经的辉煌与经历,足以称之为一生传奇。

他也从来没把那个人当作是一个被剥夺了终身自由的罪恶之人!

“婉玥,见到那个人后,务必收起你的轻视。”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皱眉提醒一声。

“刘叔叔,那个人真的能够救出我父亲?”苏婉玥有些质疑的问道,连一批又一批的强者都铩羽而归,她不相信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扭转乾坤,而且更荒唐的是,这个人还是被剥夺了终身自由,被关押在如此罪恶之地的罪人。

若不是有多条线索指明被关押在这里的那个人非同一般,她都想掉头离开。

“在整个西南地区,如果连陈六合都做不到,那么我们就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中年男子开口说道。

闻言,苏婉玥肩膀一颤,道:“刘叔叔,这关乎到我父亲的生死存亡,不能儿戏。”

男子想了想,看着苏婉玥,神情无比肃穆的说道:“婉玥,以你们家绿源集团的地位,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一些被封锁的信息,一年前,那次轰动性的巨大事件,你听说过吧?”

“我知道,国外某域出现血案,一夜之间死伤三十八人。”苏婉玥说完,神情一震,瞪着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男子点头:“你猜的没错,这件事情就是陈六合做的,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大,陈六合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家伙也不会落到被送入这个鬼地方的下场。”

“他身上的传奇色彩是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去否定的,时至如今,绿营中都有着不少属于他的传说,他的能力毋庸置疑,如果这次事情他都不能摆平,那么在眼前的形势下,就真的没人能够摆平了。”

男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他怎么会在这里关押?我一直以为这个人应该会在…….”苏婉玥讶然,一年前的那件事情她道听途说过,那是轰动性的大事件。

听到苏婉玥的话,男子轻笑了一声:“婉玥,你指的是天牢吧?有多少人不敢让他待在那座牛鬼蛇神齐聚的天牢啊!”

没等苏婉玥去琢磨这句信息量无比庞大的话,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

青年留着一头短发,看上去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并不是非常英俊,但那如刀刻般的五官却是异常硬朗。

“你就是陈六合?”看着青年,苏婉玥问道,说实话,看到陈六合本人,苏婉玥有些失望,因为从陈六合的身上她没感受到任何戎装男儿该有的铮铮铁血,反倒有一股子生无可恋随遇而安的懒散气,她很难把这么一个散漫的囚徒想的有多么伟岸。

“呵,稀客啊,看两位的气质不凡,都不是普通来头吧?”陈六合随意的扫视了一眼,眼神都没在苏婉玥这个足以让他打九十分以上的惊艳美女身上过多停留,便很自来熟的绕到院长的办公椅上坐下,操起桌上的香烟就点了一根,开始吞云吐雾。

“长话短说,陈六合,这次我们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紧急事件,想要请你出山。”中年男子站起身,开门见山的说道。

陈六合吐出一个烟圈,眼神在苏婉玥那曼妙的身姿上来回打量了一眼,才漫不经心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来自绿营吧,职位肯定还不低!你请我帮忙?我没听错吧?不知道我现在是这里的‘病人’,罪恶累累吗?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么你们可以回去了,我没兴趣也没时间。”

男子并不气馁,他盯着陈六合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只有你出山,才能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顿了顿,男子双手撑着桌子,上身前倾,一字一顿道:“有境外势力来犯,完成了恶性活动后还想离开,你也曾经身为一个身着戎装的热血男儿,最优秀的战士,难道这短短的一年绝望生活,把你身上的铮铮血性都磨灭了吗?”

“外敌来犯?”陈六合抬了抬眼皮,道:“这好办,直接调动强劲火力,乱炮轰死不就完了?”

“如果有这么简单我们就不会来找你了。”男子叹口气,指了指苏婉玥道:“这位是绿源集团董事长苏伟业的独女苏婉玥,这次那些境外势力来我国就是为了挟持苏伟业,而苏伟业的手中掌控了一些重要的商业机密与技术,我们坚决不能让苏伟业被劫持出境,让境外势力得逞。”

“现在,苏伟业已经在那支佣兵小队的手中,他们此刻正在西南边境,随时可能出境,到时候损失的可不是仅仅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机密,更是我国的颜面!”男子掷地有声。

闻言,陈六合才恍然的点点头:“原来是在杀人的同时还要救人,这个难度系数不小啊,难怪你们会找上我。”

“对方来头不简单吧?”陈六合问道。

男子凝重地点点头,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相片,陈六合一扫,顿时乐了起来,再次打量了一眼苏婉玥,才道:“呵,看来你们家惹上的仇人来头不小啊,连世界排名第十三的血狼佣兵团都请动了,没有一千万美金都不可能让血狼这几个家伙踏足炎夏大地,啧啧,真是下了血本。”

苏婉玥眉头深凝,有些厌恶陈六合那幸灾乐祸的调侃,她冷声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不要耽误我们宝贵时间!”

陈六合没有搭理她,而是说道:“谈谈条件吧。”

“完成这次任务,我们让你重获自由。”男子沉声说道。

陈六合神情一怔!

自由?

这一刻,他那颗已经沉寂了一年、几乎快死的心,燃起了不为人知的熊熊烈焰!

几秒钟后,陈六合歪头与院长直截了当的说道:“老唐,把我进来时上交的东西还给我吧,哥们该自由了。”

“好。”身为院长的中年男子咧嘴一笑,马上令人去拿,从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话。

陈六合的行头很少,就是一套普通的单衣,还有一把如月牙一般形状怪异的利刃。

“你什么也不问,就不怕我骗你?”绿营气质浓厚的男子有些好奇。

陈六合淡淡一笑:“你们不敢,你们敢骗别人,但绝不敢骗我!因为我叫陈六合!”这句简单的话语,透露出何等的自负与狂妄!

“需要什么资源什么武器?能满足的我们无条件满足。”男子说道。

陈六合摆摆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月牙刀,说着:“不用了,血狼这几个小崽子罢了,等他们知道是我去了,如果能够不吓得尿裤子,就算他们长了本事。”

说着话,陈六合站起身,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办公室,苏婉玥几人赶忙跟上。

森寒恐怖的精神病院外,看着吊儿郎当的陈六合驱车消失在了视线当中,苏婉玥不放心的问道:“他…..他真的能行?”

“婉玥,传奇可不是随便喊喊的,相信他吧。”中年男子说道,心中亦是没底。

“刘叔叔,我很好奇,他当初为什么要去血洗那个地方?酿下如此弥天大祸。”苏婉玥有些好奇。

身份特殊的男子似乎知道一些,他叹了口气:“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在他出事后对他弃之不顾、不闻不问,选择明哲保身的女人……”

自古红颜多祸水,可恨、可气、又可悲啊!

继续阅读《出狱后我成了最强狂兵》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