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弃妃要休夫》颜薰儿顾淮川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纨绔弃妃要休夫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夏目秋素

角色:颜薰儿顾淮川

简介:一朝穿越到古代,成为了胆小懦弱的王妃,被白莲算计,被奴仆羞辱,更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只是某个女人的替代品
作为新时代女性,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从王府的宅斗,到后宫的宫闱之争,她处心积虑,步步为营,且看她如何权倾天下,夺得君心,成为一手遮天的女人

书评专区

一路拔剑:更新超慢,质量超高。可以看出作者的努力,说是字斟句酌,考证严谨一点不为过,而且情节紧凑,张弛有度,非常精彩。关于国术的描写,比《龙蛇演义》真实,比作者上本书精彩。语言凝练,情节紧凑,人物鲜明。收藏了它,即使书太监了,也不后悔。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就不说其他的,召唤流的通病,主角是个召唤师,然后就前面写了下召唤的东西,后面开始强化巴洛炎魔血统,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无双生涯

遮天之万古独尊:看了看书评,发现前期的套路毒倒了一片,这里说一下,这本书中期开始发力中后期开始超神,在东哥的架构上加入了自己的东西,以遮天同人来说评个仙草减绰绰有余,不要只看到前面的缺点,,,另外感情戏薄弱,后期开始不务正业,看到仙王后就可以了,后面开始注水。

纨绔弃妃要休夫

《纨绔弃妃要休夫》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6章

薰儿笑着,看了眼身上的衣服,是来之前去司琴坊找跳民族特色舞的姑娘借的,已有些乱了。

她道:“箭羽啊,就是那第一箭,我看到上面的小图腾了,箭身材质也像是一品西部才有的山竹,后来我借来这身衣服,刻意说少昊族话,居然被我碰对了,算是运气好。”

她说着,忽然想到下午齐王指责亲侍时说的“你们拿她当诱饵?”

当时听着还挺生气。

她解释,“齐王,我是觉得暗箭难防,而且羽箭出自外族,事情一定不简单,才私自和恩人还有那几位朋友商议的,您不要怪罪他们。”

该罚的他已经罚了,便没有接这个话题,只淡淡笑道:“你知三生花,知我酒量,知西部图腾,知少昊特产,连少昊族语都会说,颜薰儿,你还有何事不知?”

说到自己的知识库,颜薰儿就津津乐道起来,“看书的啊,齐王早年在西北征战,写了很多好词,我看的多,别说是您能饮多少酒,就连您当时什么心情,什么时节穿的什么都能分析出来。我从小也会看一些经传,各民族族史,野史,民间异闻录,等等等等,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本书,很朴实,叫《荒原山竹养殖法》,我无聊的时候看过好几遍,今天一看到那通体泛灰、带着鱼鳞式灰白纹的竹制箭身,就想到书上说过,那种竹只在少昊族高山荒原上有。”

她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多了,立马笑着打住,“是不是有点枯燥,还有少昊族语的发音技巧,我也是从各种奇异书籍上看的,和中原华大同小。这么一想,我小时候,倒也没白过啊,是不是还挺厉害的。”

齐王静静的听她说完,眉宇间泛着不明显的温柔,棱角分明的五官在月光相衬下,显得越发矜贵俊美。

他轻轻点头,“嗯,很厉害。”

“颜薰儿,你也是我的恩人了,明日,请你去我园中看三生花吧。”

颜薰儿没想到他忽然提这茬,幸福来的有点突然,一时间感到眩晕,她笑的合不拢嘴,连谢恩都忘了,傻乎乎的一个劲儿点头。

顾齐修起身,“已是亥时,早些睡吧,明日一同回宫。”

“好!齐王住哪间?”

“隔壁。”

“您先回去,我下去一趟。”颜薰儿起身便往外跑。

顾齐修实在是对她的倒霉有了阴影,生怕她一转身又出了什么事端,“颜薰儿!”

“无事,我只是下去向掌柜要个香薰助眠,这地方环境床被都不如皇城,齐王睡眠不好,不是吗?”说完,她笑着跑出去了。

顾齐修望着颜薰儿蹦蹦跳跳跑出去的背影,失神哑笑。

顾齐修回房,将门虚掩着,想着颜薰儿的话,心情五味杂陈,不知不觉脱了外衣和束发冠,坐到床边。

“掌柜说店里安神香不多了,而且我看这质量也只是中品,不算太好,您将就着……”薰儿见门没关,直接推门进去,猝不及防,看见床边坐的青衫公子,长发垂散,皎洁如暖玉,心就像无边浮尘撞上了什么,咯噔一声,愣住了。

颜薰儿在长乐殿上求齐王答应画丹青的时候,随口说了自己视力极好。

本来无处证明,直到现下远远看见了齐王眼角的美人痣,和他颈间淡到快要消失的淤青,她才发现自己的视力当真是很好的。

只不过烛火月光映衬下的齐王,实在比她见过的任何一处景色都要美,出自自己手下的丹青也是逊色很多。

“齐王,我,为您点上。”颜薰儿低下头,呼吸急促,脸上的红晕也从眼尾爬到了耳根。

颜薰儿就着烛火将安神香点上,道:“放窗边的桌上,您看可好?”

“放床边。”

“好。”颜薰儿小心翼翼的,把简易的香托端到床边的木柜上。

“您,您早些睡吧,明日回宫,可有要事?”

“朝会。”

“我知道了,您安心睡下,卯时我会来唤您。”

紧张迷离的气氛终于被这句话打破。

齐王笑了声,“你?卯时来唤我?”

语气中明显的不相信。

颜薰儿忽略齐王的本意,“对啊,我刚才转了一圈,见您没有留亲侍,只有我一人能供您使唤了,您别嫌弃。”

齐王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答了句,“好。”

一夜无事,梦中昏昏沉沉,忽然蹦出来一道声音:“颜薰儿你也太可笑了,平日午时都难醒的人,居然以为自己能卯时起床?睁大眼睛看看现在何时了,误了齐王的事可是掉脑袋的重罪!”

然后,哐当一声,她好像从床上翻了下去,极度失去平衡后的求生欲让她紧紧抓住什么,随后惊恐睁眼。

入目便是齐王,他端正坐着,闻声睁开眼。

似乎已是天色大亮。

“齐王!我不是故意起迟的!不要砍我脑袋啊!”

坐在旁边,被抱大腿的齐王,以及车厢外的车夫皆被吓了一跳。

颜薰儿僵着脸从卧榻上坐起,勉强弄清楚状况,“这是,马车上?”

齐王点头,面无表情。

“现在是……何时?”

“辰时三刻。”

颜薰儿把脸埋进膝窝里,彻底不敢看齐王了。

马车很快到达皇城,走的是离齐王寝殿最近的东门,齐王要换朝服,时间有些赶,便让司辰安排颜薰儿。

朝堂之上好久没有如此热闹了,最近那些趋附龙元的周边小国,乃至疆土之上的友族也蠢蠢欲动。

小国之力不足撼动龙元,哪些人一波波往上冲,都是直接冲着他这个天齐王来的,就算失算也没多大损失。

一旦成功,拿下天齐王首级,便是直接撼动龙元全国根基的大事。

齐王静静听着朝堂之上重臣亲贵们的争论,冗长的朝会慢慢演变成了“是否要被以侵犯为借口直接出征讨伐”的讨论,两派意见不同之人分庭抗礼,争议不休,顾齐修要考虑的却更多。

北离乱贼不过数百人,怎能神不知鬼不觉渗透入长乐殿,只是当日满朝庆贺审查不严之故?

少昊族人见他杀人不眨眼时慌了,为何齐齐看向九王爷顾慕枫?

无需真相,只按常理便知,他的宫闱中,出了里通外贼者,且位高权重,止于此人是谁,尚有待探究。

他不愿轻易下定论,不愿以君臣之位猜度兄弟,更不愿相信兄弟会为了权贵对他下暗手。

权位利益于他而言,非重于一切之物。

朝会结束,群臣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从长乐殿退朝,顾齐修立马赶回了寝殿。

龙元宫外,颜薰儿在竹桥中段坐着,赤脚戏水。

“你可知这莲池于是我如何珍贵呵护才长的如此茂盛?”

颜薰儿被顾齐修忽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本来是觉得这动作不得体,但脚来不及收就被他的话吓住了,这是,很珍稀的莲池?

她立马起身,结结实实行了个大礼,“请齐王降罪!我……罪女不是故意的!”

齐王有时真不懂她,呆呆傻傻,勇敢时不明情况就敢往贼窝里闯,怯懦时一句话就能吓着,他语气放缓,“起来吧。”

“我……罪女,罪女上回入宫,也……做了相同之事,不过不在这里,在御花园前面那一块。”

“你还挺诚实。”

“罪女!”

“好了,无事。你为何在这里等,没有到处去玩,我不是让司辰陪你吗?”

“我在等齐王,便想等到您回来,怕离开玩过了时间。”

“朝会很久,等着很无聊,我回来也无事,你玩够了再来便好。穿鞋,随我进去。”

颜薰儿这才赶紧蹲下穿鞋,也顾不上脚没干了。

齐王领她进了龙元宫,前厅有茶案,上面还摆着棋局。很空旷,门窗墙面全是檀木雕花,传说中的神兽各盘踞一方,细微处是草木微雕,相当精致,颜薰儿一进去便被吸引住了。

右侧拉门里应该是寝殿,不过无幸参观了。

往前,便是庭院,中间宽硕健壮的深棕色树干直直挺立,树枝像撑开的油纸伞,分布均匀,满树三生花开的繁盛,偶有微风,还片片飘落。

薰儿惊呆了,以往十年,她从齐王陛下的诗词画幅中一点点拼凑出来的,对三生花冰山一角的认知被推翻,它确实美丽,却不是生于细枝干的矮树,或小灌木丛,而是长在这样壮硕的树上,仅此一棵。

薰儿看着满满一地的花瓣,铺在生着小花小草的泥土上,别有一番风味。

“原来您诗里的三生花海,是这个意思,我想了十年,都错了。”

“是我故意写的隐晦,年轻时,写诗渐渐成了习惯,有的随手写了,连自己都不会看,叶公公会随手收集,偶尔制成诗集,枯燥的几乎无人问津,没想到你还会刻意收集。”

“因为仰慕陛下啊,小时候喜欢一个人的象征,便是学他喜欢的一切,大概所有女孩子都会经历吧,我的心慕之人的竟是一国之主,从小眼光便好,真是荣幸之至。”

纵然这喜欢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也愿意。

齐王没发声,颜薰儿以为他介意了,有些害羞,赶忙转开话题。

继续阅读《纨绔弃妃要休夫》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