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武魂甲》小说免费全文阅读资源!

小说:武魂甲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卷章

角色:顼阳帝辛

简介:有人问我,“若杀一人而能救天下人,你杀是不杀?”
我笑答,“天下人不欲自救,即使坑杀万人,又有何用!”

书评专区

魏野仙踪:作者辞藻华丽,引经据典看出很高的文学造诣,文笔很不错,但作者的写作的基本功貌似差点,主谓宾用的有些混乱,阅读体验稍差,剧情的推动方式也很怪异,这本书真是无限流?看到第6章,确实出现了很多不该本世界出现的东西,但要是无限你就直说这么遮遮掩掩干嘛?。。。然后就是一股浓浓的雪中悍刀行的味道,感觉作者是个新人,潜力超大,但行文不够老道,剧情不够抓人, 高达7分的评分后面应该有所提升吧。。。唯一的毒点,故弄玄虚的太过了,大量无用的形容词让每一章看起来都很臃肿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男主从八十年前撂地卖艺的相声艺人穿越成现代花瓶偶像身上,开始他青年相声演员的娱乐圈之路。考据有模有样,各种相声段子描写也比较有趣,cp是乐队主唱。糖兔的文风格稳定,人物立体,对话生动,成熟的作者能把老套的故事都能写得趣味横生,更别说这个梗还是挺有趣的。

大宋有妖气:背景设定有意思,但是没什么爽点,越看越乏味

武魂甲

《武魂甲》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当第二箭朝前锋甲士射来时,他已然在这之前做好了应对准备,撒手抛下流云这个负担,侧身跳开寻找掩体。而对面的弓手却并不想给他躲藏的机会,箭矢连发,每次都与前锋甲士擦身而过。

“妈的!”前锋甲士依靠武魂甲的加持快速灵活的规避袭击,在认准的对方位置的瞬间,转身避箭的同时朝目标奋力投出长枪,“去死吧你!”

长枪出击,速度丝毫不亚于飞箭,且威力之强大足以贯穿任何挡在前方的一切。只是眨眼间便只听得那黑暗之处连续传来树木被斩断的声音,尔后被断木落地与睡鸟被惊醒的聒噪声所掩盖。

前锋甲士趁机向目标突进,一张手,那飞出老远的长枪又化做一道闪光出现在他手里。投枪不过是虚晃一招为自己抢夺进攻时机,而现在则是要至其于死地的时候,利用前锋甲远超远攻甲的速度优势一击必杀。

当一支箭刺进了他的胸膛时他依然还相信着胜利必将属于自己,直到第二支和第三支箭向他射来时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真的冲的太快了,快到已经难以避开。

前锋甲士的脚步慢了,停了,跪下了,手里的枪也落了。面甲遮住了他的表情,只能从他的眼神看到他的愤怒与不甘。他就这么看着已经不远的敌人,披着一身银色的魂甲,跪躺着,执弓搭箭对着自己。她就是这样躲过了攻击并及时反击的啊,输的真彻底。眼前一亮,只感觉眉心一热,一股强烈的冲击力瞬间将自己摁倒,然后,意识就消失了。

青璇站起身,走过前锋甲士的尸体,轻轻的瞟了一眼。看到他胸前,以及最后那射中眉心致命的一箭都开始碎作光屑。悠然飘荡,随风入夜。

长舒一口气,然后来到流云的面前。

流云就这么坐着,一只手抱着赤鬼甲,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女人,不知是敌是友,却并不害怕。

青璇也不理会他,相比之下她更关心的是这颗弃子怀中的染血魂甲,虽然是碎成块状,但只从样式中便可看出,这并非是他们要的龙骧。

“别看了。”流云有气无力道,“这只是一副丧失魂力的废甲,充其量只能当古董收藏,你,也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吧?”

青璇这才又将视线移到流云脸上,将死之人还有心情讲冷笑话,她倒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人,有点意思。

青璇蹲下身,伸手触碰到赤鬼甲上,事实如流云所言,他们算是白跑这一趟,而眼前的这家伙则是差点白白搭上了一条性命。

“我没那么好看吧姑娘?”面对青璇的直视,流云苦笑道。“既然不是来救我的就赶紧走吧,追兵可都在往这边赶呢!”

这话让青璇一时有些尴尬,什么话都让他说了,自己反而有些无足轻重的意思,不服的对流云说道,“你若是求我,兴许我会救你呢!”

“是吗?那求你救救我了女侠!”

字字脱口而出不加思索。青璇吃惊的看着流云,看他面目从容,本该是低声下气的一句话却让说出了理直气壮的意思,那释放出的力量让人难以招架,不忍拒绝。这种为了生存而不惜抛弃尊严的胆量,她在另一个人身上也领受到过,并为之倾倒。

只是这一慌神,青璇难料一个身影极快突近,一点寒芒掠过,枪尖直刺青璇而来。亏得她反应灵敏,转身以弓格挡,长枪划过弓臂上的刀刃擦溅出星星火光。此时青璇也终于看清来袭的人,正是增援而来的昶国武魂甲士。

青璇荡开长枪,那甲士转身执枪横扫,青璇下腰躲过,顺势后翻跳开,腾空中拉弓急射一箭,甲士小辐侧身躲过。但青璇在落地之后亦不给那前锋甲士重整攻势的时机,追着他连番开弓,并追随着前锋甲士的移位游而击之,让前锋甲士难有通过移位靠近的机会。直到另一处射来一支蓄满魂力的强箭让青璇不得已跳开躲避,这支箭射中青璇身旁的树木时便发生爆炸,强大的威力将青璇震开,炸裂的碎箭四散,划过青璇的头盔和铠甲,刻下道道痕迹。

流云幸亏屈身背靠着大树才免受余难,但他也真真正正的亲眼见识到了,武魂甲士的对决,宛若天人之战,非常规军士能与之匹敌。

那前锋甲士早在同伴的箭发之时寻了一处低壑藏身,爆炸后又忙跳出来做出攻击准备警戒四周。

而这一边,同行的远攻甲士和近卫甲士小心的走向流云,同时四面探视,小心寻找青璇的身影。

“看来山彻和尹植就是被那个箭手干掉的!”近卫甲士小声道。

“都小心些,这人是个强手!”远攻甲士搭弓引箭的扫视那些黑暗处,提防着随时可能从中飞来的杀招。

近卫甲士看着地上的流云,“就是这小子盗的噬魂盅啊,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

“嘁……”流云冷笑一声,另一只手艰难的撑着身体坐直了,近卫甲士立刻对他竖盾横刀做出防御架式。“瞧你那德行,你要是没了那身壳可不一定能打得过老子呢!”

“你……”,流云的话成功激怒了近卫甲士,正要发作却被远攻甲士用话拦了下来,“别冲动,还有敌人在暗处,切不可因他乱了阵脚!”

藏身在树影覆盖下一块半人高巨石后的青璇小心探头注视着敌人的动向,她趁着爆炸的瞬间逃出敌人的视线范围,躲到了离他们颇远的此处。

空旷的山间能容易的听到那边的对话。见流云言语挑衅对方,心知他正是在吸引他们的注意为自己挣得出手时机,但对方已经占据主动,阵形到位可攻可守,还有一人不知隐匿何处。就差那么一点。

“对了……”流云又说道,“有件事我得澄清一下。噬魂盅,真不是我偷的!”

昶国甲士们并不理会,因为他们不信,不信一个拼命脱逃的人会跟此事无关。

“因为我偷到的是龙骧甲!”

此话一出让在场的昶国甲士都心里发紧,忍不住吸上一口凉气来平复。

“你说什么!”近卫甲士质问,身后的远攻甲士更加紧张的扫视周围,他已分了心。

“是,我偷了龙骧甲。可惜当我拿到手以后才发现……”流云将赤鬼甲显露在那二人眼前,“姬信公的甲冢中摆着的竟然是这副废甲。”

近卫甲士睁大的眼看着,远攻甲士余光掠过一眼后又忙警戒,同时提醒道,“别信他,他只想让我们分心……”

“而这副魂甲竟是姬信公一生最大的敌人烈山炎章的配甲赤鬼!”

赤鬼二字一出,在场的其他人都无比震惊,包括青璇。

流云提起赤鬼的胸甲大声说道,“看清楚这胸前的火云徽号……将敌人的魂甲供于宗庙之上,莫非是姬信公当年胜之不武,因羞耻而使然?”

“你他妈闭嘴!”近卫甲士再也忍受不了流云对武威公的“侮蔑”,举起刀砍向流云。

远攻甲士见之忙厉声喝止,“别动,小心暗箭!”

然而理性的声音却唤不回近卫甲士狂躁的心,却提醒了青璇时机已到,一支箭破空而至,直接刺进近卫甲士的左眼继而贯穿头颅。

角度,距离一切都计算的刚刚好。如此精准巧妙的箭法让远攻甲士震惊不已,只是这短暂的失神让他错过了躲避下一支冲他射来的暗箭,直到感觉胸口一热才发觉自己死期已到。

连发两箭让青璇位置暴露无遗,前锋甲士无所顾忌的跳出阴暗冲向青璇,心中的一腔怒火迸发,让武魂甲的力量加持到极点,移步的残影还未消失,人竟已经杀到了青璇眼前,而这一击,她避无可避。

可惜就在枪尖就要接触青璇时,前锋甲士却毫无预料的被一把凌空飞来的长柄巨斧击中,打飞,钉死在树上。他的半边身子都没了知觉,只知道自己的血在止不住的外泻,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渐渐模糊,直到再也看不见那面对自己走来的两个人影。

“嚯,真是惊险呐!”卫源一招手,巨斧随即飞回到手中。

听到熟悉的声音,青璇忙从大石后跑出来,见卫源与苍舒一前一后走来。

“少君你怎么来了!”青璇担忧的问道,“此地凶险异常,卫源你这愚忠的家伙也不拦着。”

卫源刚想喊冤,被苍舒给拦了下来。“你就别怪他了。龙骧甲追到手了吗?”

青璇叹了口气,对苍舒说道,“随我来。”

青璇带着二人走近流云这边,苍舒背的箱子突然震动起来。

“这是怎么了?”青璇问道。

“我们进了山林之后便开始有了这反应,越到这里反应越频繁。”卫源答道。

“也许是噬魂盅对武魂甲的正常感应吧,不碍事的!快走吧。”苍舒说。

流云抱着甲背靠着树站了起来,摒着气息才稍稍能缓解一下身上的痛感。

“你怎么样?”

一声关怀让流云抬起头,青璇已经到了身边帮忙扶住他。

流云强行挤出一抹笑容道,“我想,抢救一下的话应该还死不了!”然后转眼看着她身后的苍舒和卫源。更注意到苍舒背着的那震动不停的箱子。“不管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总之先离开这儿吧。后面的追兵也不远了!”

看到了流云手里的偏黑色的魂甲,苍舒带着失望的神情道,“这副魂甲是?”

“赤鬼!”青璇答道,然后看着苍舒卫源二人露出理所当然的惊诧表情。

卫源激动道,“真是炎章将军的配甲,赤鬼吗?天呐,哈哈……”卫源俯身凑到流云跟前,细看他怀里的碎铠,“火云徽号!没错没错,真的是啊……”

青璇郁闷的轻踹了卫源一脚,“行了武痴,收敛点!”

卫源忙起身,控制着自己兴奋的心情道,“失礼了,失礼了!”

“既然探明事实,咱们得赶紧离开这儿。”苍舒语气平淡,并不显露心中的可惜之情。“走。”

“少君!”青璇叫住转身的苍舒道,“那他……”

流云有些紧张,虽然青璇有承诺,但自己和她,和他们并没有半点交情,要甩了他只是一句话的事,还不需要任何理由。

苍舒回过头道,“有什么好犹豫的,咱们来不正是为了救他的吗?!”

青璇笑道,“是,少君!”

“卫源开路,咱们就从这林子取道离开昶国。”

“诺!”

“恐怕你们谁也走不了了!”

一句不善的言辞让苍舒等人心底一惊,立刻拉开了防御架势。遍观四周,十五名昶国甲士快速的站位,布下偃月阵。四名近卫在前,三名前锋辅之两翼,八名远攻占据树枝居高临下,将苍舒等人半包围,而且都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随时可以一拥而上,合围歼灭敌人。

带头的是一名近卫甲士,身上武魂甲形态与质感相对于其他甲士都要更高级。是当下昶国武魂甲中少有的“军”级铠甲。

只见这人上前一步用那浑厚的嗓音说道,“哦,这不是苍舒君嘛,久违了!”

“你,认得我?”苍舒冷静的应对。

“当然,苍国的质子,徐国的走狗!”甲士撤下面甲,模样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的男人,脸上的一道斜疤是他征战沙场的证明。“如今还转行做起了贼么?”

甲士的谩骂并没有激起苍舒一众的强烈反应,青旋和卫源在心思放在破阵上,而苍舒却是更加淡然,对甲士笑道,“原来是昶公的亲军统领厉权将军,只是去年在洛京朝贡天子时匆匆见过一面,没想到您至今还记得在下,真是有幸!”

厉权将军哈哈笑道,“一个能在‘窃国之敌’手下屈膝求存的后生,任谁见到也都会过目不忘的。只是不曾想,你这当狗当上瘾了,竟敢跑来我昶国撒野!”

“即知我等是徐国臣子,将军当先保我们周全,再递交国书知会吾主。这样便不会引起两国不必要的争端!”

“是,我也不想引发战事。所以我有个更好的法子!”厉权将军命令手下道,“把他们全宰了,一个不留!”

“诺!”

继续阅读《武魂甲》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