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龙侠》求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龙侠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千猪

角色:石忆索尔

简介:这个城市,由我来守护,只要给我黄金的话……

书评专区

祸害大清:老狼的书里最喜欢的还是这本了,时机是利用三番之乱还是挺有趣的。最喜欢的还是主角在经营福寿膏的情节了。“八旗福寿膏”,“铁箍一桶万年青”,“康麻子马桶”这些情节都非常有意思

世婚:看过不下3遍的文,很经典。

重生之网红上位攻略:内容一如标题,当网红,引领网络潮流。我印象深刻的是女主给人做的几次危机公关。“女方出轨反咬男方事件”,“闹婚礼要把伴娘扔泳池事件”,“艳照门事件”。呵呵,紧跟现实题材。字里行间也能看出作者的三观。本文节奏明快,可充饥。

龙侠

《龙侠》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4章

“地球人类的躯壳,在所有位面的智能生物里,算得上是倒数前三,仅仅次于灵吸怪和史莱姆,但灵吸怪的精神力量是人类的数十倍,史莱姆还可以随意分裂……”冷冷在石忆脑中说话的,当然就是索尔,“我只是让你看看这本字典,了解一下什么是龙语。你居然就敢胆大妄为地自己练起来了……”

石忆捂着喉咙,痛苦地在脑中问:“我……我现在是怎么了?”

索尔的声音里充满了幸灾乐祸:“你的声带因为无法负荷龙语的压力,所以碎了。”

“碎……碎了?”石忆大吃一惊,“我……我得赶紧去医院!”

索尔继续嘲讽地说道:“以你们这个位面的技术等级,我很不看好你的声带能完美修复。”

“那要怎么办?”石忆不由得惊慌了起来。

声音,是语言的基础,可以说是石忆最值得骄傲的天赋之一。作为一个才初三的学生,未来还有非常漫长的岁月,石忆根本无法想象失去声音,自己该怎么才能活下去。

索尔此时却如狡猾的狐狸般嘿嘿冷笑了一声:“嘿嘿……要说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要付出小小的代价而已……”

石忆连忙追问:“什么代价?要跟你签订什么召唤契约、烙下灵魂印记吗?”

索尔愣了一愣,似乎思考了一秒,才回答道:“我要你这个废柴当召唤兽干什么?让我想一想,这个贫瘠的低级位面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有了!”

石忆听到这个“有了”,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

索尔接着说道:“这个位面的绝大部分东西,对修复你的声带都没有任何帮助。只有一样东西,不但可以让你学习龙语,甚至还能进一步改造身体,让你的肉体变得强大起来,直到可以承受高阶龙语法术的程度。”

“哇,这么好的东西,哪里有卖的?”石忆忘记了自己的疼痛,化身为电视购物里的白痴助手角色。

“黄金。”索尔说道,“只需要重量单位为……你们地球人计量一克的黄金,就可以修复你的声带,并且提升到可以承受龙语发音的程度。”

就算再不关心时事,石忆也能从母亲不时的唠叨里听到,现在黄金价格暴跌,一克只要两百来块钱。石母已经说了好几次,要把积攒的家底全都拿去买黄金保值,但总是觉得金价似乎还能再跌一跌,还要在观望几天。结果金价每一次向上波动,石母都会惋惜又错过一次机会,但每一次下跌,她又总会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自鸣得意。结果就是金价跌了几年了,她也一克都还没入手。

两百多块钱,对现在的初中生来说,根本不算个甚,多得是人一身名牌,每天零食饮料当正餐,花钱如流水一般。

不过,石忆却不在此列。

石母在单位负责财务,对数字极为敏感,尤其是在花钱方面。石忆每月的零花钱不但极为有限,而且每一笔的开支都要回家报账,一定要有发票或者收据小票才行。也就是石父偶尔回家,才会偷偷私下给他一点零花钱,但那也是从石父自己的烟钱里挤出来的,数额自然多不到哪里去。

石忆有印象以来,从小到大,很少买过什么玩具、零食。父母对他只有一件事非常支持,就是买书。

石父读得书少,少年从军,苦熬了大半辈子,因为学历混不上军官,这件事始终让他耿耿于怀,因此只要儿子在读书方面有需求,他都会尽力满足。为此还跟觉得小孩不应该看那么多课外书的石母好吵过几架,最终两夫妇达成一致协议,将石忆本来就不多的零花钱挪用为购书基金……

所以……当石忆知道只要一克黄金,自己不但能修复好声带,还能从此走上拳打蝙蝠侠脚踢绿巨人左拥猫女右抱黑寡妇的封神光明大道,却陷入了不算太深的纠结之中。

只要不再说话,声带的撕裂带来的疼痛也渐渐减弱。石忆一边盘算着钱的问题,一边默默拎着书包向家里走去。

几分钟前他还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这个世界,几分钟后却要为两百来块钱发愁,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你永远也估不到呀。

在石忆脑海中某个角落,隐藏着的索尔露出一丝狡计得逞的笑容。

“如果不是这样下套,你哪里会去拼命地改造身体?你不将身体改造完成,我又怎么好接收?喔……只是距离完全成熟,还要走很长的路啊。我还是要注意休息,不能浪费宝贵的精神力量……”

嘀咕完,索尔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即使是在沉睡,他依然分出一丝神识注视着石忆,同时搜集着这个世界的资料,与他印象中的旧有信息一一对照分析。

石忆的身影从河堤上走远,消失。

坐在岸边垂钓的那个老人,从刚才石忆练习发声时就开始一直在发呆,不过他看起来很是风度翩翩,因此即使是在发呆,也会被人说是在沉思。

老人突然醒了过来,自嘲地笑了笑,伸手去摸小马扎旁放着的玻璃水杯。

不料他一伸手,却只拿起来了半截杯子,而下半截杯子却在他碰触的瞬间,化为了一地的碎渣,杯子里的水洒了一地,两颗胖大海咕噜咕噜滚到了河水里。

“咦?”老人吃惊地看了看手中的半截杯子,又看了看脚旁的玻璃渣,突然眼神一亮,忍不住脱口说道,“难道真的是……他?”

老人霍地一下站了起来,扭头往河堤看去,可是却早已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石忆回到家,母亲正在厨房里忙活着,一阵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石忆在厨房门口用鼻子哼了一声当作打招呼,顺手抄起一份扔在客厅茶几上的报纸,就飞快地溜回自己房间去了。

“唉呀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啊?你下星期最后一次摸底考试准备好了没啊?小忆啊,妈跟你说,中考一定要考好,中考考不好就上不了好高中,上不了好高中就考不好高考,考不好高考就上不了好大学,上不了好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找不到好工作就找不到好老婆……”

石忆飞快地关上房门,把母亲每天例牌的唠叨隔绝在了门外。

确认母亲还在将铁锅敲得叮当作响,石忆从书架角落抽出一本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硬皮日语字典,捏着书脊抖了抖,从硬皮缝隙里抖出几张钞票来。随后他又取出一本法语字典,如法炮制,又找出了几张零钱。接下来是俄语字典、德语字典……

在石母的眼中,一切与学习无关的书都是罪大恶极的,只有各种字典在她看来才是神圣无比的。因此不管石忆有用没用,学了没学,书架上一排过倒是摆了十几本不同语言的字典。除此之外,还有七八本电脑编程教材,都是介绍不同编程语言的。毕竟程序语言也勉强可以算是一门语言嘛。

从父母绝不会摸一指头的各种书籍中翻出自己所有的私房钱,尽管不用看也知道是多少,石忆还是认认真真地数了一次。

一百六十五元五角。

这是石忆所有的积蓄。

“今天的国际金价……”石忆飞快地翻开报纸的财经版,在一堆表格中找到了他想要的目标,“两百三十一元……”

“我还未成年,显然不能去银行直接买金,那就只能去金店。金店除了金价还要加手工费设计费什么的,喔,看来至少得准备三百块钱才行……”石忆马上计算了起来。

“要不要向妈妈坦白自己有了奇遇这件事呢?”这个念头在石忆脑海中一闪而过。但他马上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且不说妈妈会不会相信自己的话,就算她相信了,只怕会招来百倍于平时的唠叨。自己现在这种状态,想要跟她解释也解释不了。

唉,还是等自己恢复以后,再找机会吧。

不能发声这种状态可不能持续超过两三天,而且必须要在母亲面前掩饰起来。万一被她发现,肯定得把自己抓了押送医院。按照索尔大神的说法,庸医可是会毁了自己一辈子的啊。一百多块钱,对一般小孩也不算个什么事,怎么都能从家长那里坑蒙拐骗偷到了。可偏偏石家有个精于计算的母亲,又有个严格要求儿子的父亲,若是石忆敢打什么坏主意,下场未必会比声带破裂好到哪里去。

“对了,今天是……”石忆抬头看了一眼日历,立刻眉梢一挑,放下心来。

晚餐期间,石忆靠着“嗯嗯嗯”、“哼哼哼”、“嗯哼嗯哼”三种鼻音完美搭上了母亲所有的话题,包括石忆的学习成绩、石父整个月都没回家、单位里的鸡毛蒜皮吧啦吧啦各种事……直到石忆再度出门准备去上晚自习,石母也没发觉什么破绽,只觉得儿子今天特别听话,是不是该给他加点零花钱呢?

刻意提早回到教室的石忆,左右张望了一下,得意一笑,抬手打了个响指。

“石爷您来啦?”一个满脸堆笑的胖子,正丝毫不顾对方一脸嫌弃地腻在某女生身边,听到石忆的暗号,立刻抖动着一身肥肉,挤到了石忆身边。

可不正是在篮球场上唯一关心石忆有没有受伤,却又重色轻友半途跑掉的那个胖子?

石忆的性格不太合群,略微孤僻,爱好又与众不同,因此在班上并不讨好。只有这个胖子是他唯一的死党。

麦包,石忆的发小。

算起来,其实石麦两家可以说是世代交好。石父和麦父也是打光屁股就在一起玩到大的,后来石父去了从军,麦父留在村里学了一手杀猪的好手艺。后来麦父胆子与肚皮一样越来越肥,就开了个养猪场,生意越做越大,如今也算得上是个小土豪。

麦父平生最敬佩的人就是石父,因此专门在城里买了房,把麦包户口迁到市区,方便就近读书。虽然不能买到石家所在的政府家属院,却也相距不远。石忆和麦包两人同岁,也是一起玩到大的。

事实上,在得到龙语字典的第一瞬间,石忆就有想过,要跟麦包分享这个消息。但他随即想起一句成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没有能足够保护自己的能力,就将这件事泄露出去,尤其还是泄露给出名的嘴上无门守不住秘密的麦包,不用三天全地球人都能知道。那时候等待自己的分分钟就是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考虑再三,石忆还是打算迟点找个合适的时机再跟死党分享这一切。

石忆见麦包过来,向他摊开了手板。

麦包故意哭丧着脸,在口袋里掏掏摸摸地抱怨道:“石头你太不厚道了,也不挑个好时间,我差点就能约到小桃子跟我去逛街了……给,这个月的保护费!”

说着,麦包终于抠出了一张皱得跟用过的卫生纸般的红色钞票,啪地拍在了石忆手中。

继续阅读《龙侠》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