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国风云》布洛德亚利克希亚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血国风云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帷间客

角色:布洛德亚利克希亚

简介:空气中弥漫着血腥与尘埃,四骑士正在守望
血族的皇帝啊,我是魔鬼的君王
不要再提你天赋的神力,不要再提你蔽日的旌旗,不要再提你的高贵与正义,不要再提你的血汗与功绩
纵是飞蛾扑火,亡者的冲锋亦无停止的可能
罪与痛相生,血与火相成
死亡是人类唯一的尊严
我的深渊,你的末日
这一战,无关大义
猜猜吧,在我化为灰烬前,这火焰可烧得到你?

书评专区

回到六零年代:带着随身空间穿回到那个奋斗的年代。本文最大的优点应该就是各方面都没有过,金手指有,但不会过大,女主穿越回去后,碰上的坏人有,好人也有,坏人没有没完没了的斯,好人也不是纯粹就拜倒在女主脚下的好人,在六十年代背景的对比下,女主虽然有金手指,在衣食住行方面有爽点,但也不会过于玛丽苏,思想行为方面的差异也让人不由一笑,值得一看。最近婚姻部分,作者的水准简直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到底多脑残才会让女主被骗婚逼婚后打着报复的名号送上门去让人睡让人使唤使脸色呢?即使最后作者圆回来,这段已经够恶心人了,再说看作者不准备换男主,那为什么要把男主写的那么恶心呢?正式弃文。

与天同兽:不知为何这本书我就是看不下去,文笔幼龄化,太干了,感觉拖泥带水,人物对白也相当令人无语,不给毒草都是看在作者以往的作品还不错的份上了看来是有类型限制的,可能这个写手就是不适合修仙文吧

幻想乡变奏曲:粉丝榜第三,可惜朱鹭子入宫了……

血国风云

《血国风云》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残羹剩酒、杯碗刀叉散落一地,外带一个人头。骑士侍从躲闪不及,只得支手抵挡,犹被掀来的餐桌撞退两步。

未等餐桌落地,面目狰狞的瑞卡瓦已从后闪出,挥刀便砍。骑士侍从视野受阻,这才反应过来,他的手臂因碰撞而酸麻,无力举剑格挡,只得后跃。

可是,刀还是重重斩在他的左臂上。他锁甲颇为精良,瑞卡瓦的重击竟只斩进一寸。鲜血顺刀锋流淌,骑士侍从惨叫一声,半跪在地。瑞卡瓦恶狠狠地拽出刀,高举头顶,眼看就要劈到他脑袋上。

此刻,左肩的剧痛与死亡的恐惧终于压过手臂的酸麻,骑士侍从咬牙挥剑,攻势如风,横扫而来。瑞卡瓦后跃闪开,狞笑着又压回去。瑞卡瓦感受得到,敌人实力很强,但他已受重伤,战力大损,要不了多久,瑞卡瓦就能取他首级。

“来人!救我!”骑士侍从勉强格开瑞卡瓦的三刀连攻,焦急地喊道。

什么?还有帮手?瑞卡瓦这才回忆起,骑士侍从来时,军士脚步确实不止一人。只是之前情势过于紧张,以至瑞卡瓦忽略了这点。

门外乱声一片,紧接着钻进一个布袍枪兵,提枪就刺。瑞卡瓦受身躲开,长枪刺空,隔于二人间。瑞卡瓦正待顺枪突去,砍死枪兵,却见其后又站出一持剑军士。

门外,人影幢幢。

“切!”瑞卡瓦暗骂一声,掉头就跑,沿路又掀飞一桌,把追来的剑兵砸到在地。

很快,瑞卡瓦窜出后门,扭头钻进暗巷。

按理夜晚僻静的巷道里应没人走动,谁曾想,瑞卡瓦没跑多久就看到一位少女。少女白衬黑裙,长发及腰,正负手而立,无聊地踢右脚蹬地。

小姑娘你大半夜在这发呆不怕遇到坏人么?瑞卡瓦腹谤。

听到脚步大作,少女转身看到瑞卡瓦,惊得一愣。

这一定是莉莉丝神不忍看我死去送我的人质!瑞卡瓦大喜。

瑞卡瓦毫不犹豫地握住她的手腕,拽着她继续狂奔。

“唉唉唉!你干嘛啊!你弄疼我了!”被拖着跑的少女痛呼。

“闭嘴!你被俘虏了!”瑞卡瓦随手把少女皮束腰上的匕首连鞘扯下扔了。

身后,追兵在呼喊。

“站住!快站住!”

“抓住那个叛贼!内城重重有赏!”

瑞卡瓦听到骑士侍从声嘶力竭的咆哮:“你等着!你等着!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你你你你做啥了!”少女慌了,“怎么有人在追你啊!”

“哦,我犯罪了。”瑞卡瓦满不在乎地说。

“啥罪?”

“非法奴役少女。”

“……”

酒馆后门外,骑士侍从摁着受伤的左肩,咬牙切齿地来回踱步。

他的身体状况让他无法追杀瑞卡瓦,对复仇的渴望灼烧着他的内心。

没多久,一位小兵惊慌地跑回来。

“人逮住了么?”骑士侍从问道。

“没……还没……”小兵怯生生地说。

“那你还回来干嘛!”骑士侍从差点气得一巴掌糊他脸上。

小兵用颤抖的双手捧着一把匕首递到骑士侍从面前:“我……我捡到了这个。”

骑士侍从皱眉接过,疑惑地端详着,忽然神色大变。

“快追!”他怒骂着,“牵我的马来!再分点人到四下问问,那贼到底是什么来头!”

时尽深夜,逃亡仍在继续。

“刚刚刚才你是开玩笑的吧?你是不是杀人了?”躲在窄巷里暂歇时,少女问。

“我想杀来着。”

“你袭击了骑士的扈从吗?”

“关你什么事。”瑞卡瓦没好气地拽过她又开始跑,“走走走!别偷懒!”

“我们要去哪里啊?”

“妓院,我打算把你卖掉。”

“你敢!”少女气呼呼地捶了他背上一拳。

“我当然……呜!你劲挺大啊!”瑞卡瓦被捶得一个踉跄,“小姑娘没看出来啊!”

“这是对你无礼的惩戒!”

“切!”瑞卡瓦拉着少女拐向一处通向城中高地的石阶。他喘着气回头张望,下方黑暗的街巷中,火把舞动游移。“追兵挺多啊……”他自语。

“妓院在上面?”少女瞪着高地上的建筑,一间荒废的旧教堂,月光下,教堂外墙上焚烧的痕迹清晰可辨。

“别提妓院了!我逗你玩的!听着,安分点,我现在被人追杀,你是我的人质,明白么?”说完,瑞卡瓦径直冲向旧教堂旁的一间荒废小屋,踹开衰朽的木门,把少女拉入。

“你被人追杀,抓我当人质有什么用?”少女镇静地问,任凭瑞卡瓦掏出绳子绑住她的双手。

“着你就不懂了。即使撕票无威慑力,人质也能当肉盾啊!”

“……”

“况且我看你出身高贵,追我者又是官兵,想必你的人命还是值点钱的。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不知道对那只疯狗是否适用。”

“……你到底犯什么事了?”

瑞卡瓦没回答。正在为绳子打结的他,动作忽然停住。

“怎么了?”

“……我真蠢……似乎,牵连到朋友了……”

“到底怎么了啊?”

瑞卡瓦叹息一声,把结打死,在少女身旁颓然坐下。

“你听说茉伦的事了吗?”

“……茉伦是谁?”

“一个被吸干的可怜女孩。”

“吸干?哦哦,我明白了。听过,只是不知道那女孩的名字。”

“是我引见了兰若斯少爷和茉伦。我去找茉伦的未婚夫道歉。在酒馆里,她的未婚夫被兰若斯的侍从谋杀了。我盛怒下袭击了他,可惜,没能杀死。”

“这……这事情可难办了。等等!没出人命不是最好么。”少女疑问,“为何没杀死他,你反而可惜呢?”

“我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在麻烦袭来我选择静待而非第一时间逃走。从他看到我和维利安坐在一块开始,我就脱不开身了,即使苟且偷生,也得少半条命。既然无论如何都是死,当然有个垫背的最好。”

“额……道理我都懂,维利安是谁?”

“茉伦未婚夫……”

“你刚才说牵连朋友又是怎么回事?”

“为了追杀,他会打听我,然后去找我的朋友逼问,乃至抓他们当人质。”瑞卡瓦无奈地耸肩,“那疯狗找到我朋友,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呢。”

“……”

“死路一条,连累亲友……”瑞卡瓦扶额,“感觉我若现在去找那厮拼命,至少还能保住友人。”

“若追杀你的人真是疯狗……他们怎么都会被牵连的。”少女弱弱地判断。

“呵呵,回不了头了。”瑞卡瓦扶墙站起,走向窗边,“最好的对策,就是从头沉默到尾。”

“……你肯定不愿沉默……”

“没错,所以我走进死路了。”瑞卡瓦苦笑道,“从我拒绝缄默,冲动拔刀开始,我就死了。我当时怒气上头,没多想后果。切,真晦气,怎么神灵尽让我遇上这种事。”

“其实吧……听你的描述,我觉得即使你早知后果,以你的性子你还是会拔刀的。”

“无所谓了,反正我死了。”瑞卡瓦回身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幸好,我不是一个人上路。”

“你你你你有人质啊……”

瑞卡瓦怀疑地望着少女。少女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有我这个人质,他们肯定不敢杀你的……我保证!”

“有趣。”瑞卡瓦打量着跪坐在地的娇小少女。她的五官精致得就像洋娃娃,肌肤嫩白若半融的冰雪,透窗射下的星光中,一头长发呈现梦幻的紫色。

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瑞卡瓦不禁皱眉。

“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听起来地位很显赫么……”瑞卡瓦思索着说,“体力也不错,跑了那么久都不喘气。”

“额……秘密……”

“呵呵,随你,你大可把你的秘密带进棺材里。”

“你你你你你这人怎么三句不离死啊!生命在你眼里就那么廉价吗?”

“我是烂命一条,没什么值得苟活延续。至于你们的命么,应该挺金贵的……”瑞卡瓦顿了顿,说,“但我没经历过,没有体会。”

“你还真是标准的亡命之徒啊,你就不想想你的家人吗?你死了,你父母会伤心的。”

“他们早死了。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他们。”

“……怪不得,没啥牵挂的人,啥都做得出来……”

瑞卡瓦没理她。他走到石阶边,眺望着黑暗的城市中移动的火光,一语不发。站了有一会,他走到屋中,坐回原位。

“你出去干啥了?”少女问。

“看看情况。顺便思考一下,到底要不要下去。”

“你……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那位朋友。”

“你想报复?”瑞卡瓦面无表情地望着她。

“不不不不啦!我是想帮忙!帮忙你懂吗?”少女挺胸昂首,不服地抗议着。

“开玩笑,你难道还想和兰若斯家对着干?”瑞卡瓦被逗笑了。

“你还别不信!这件事我家绝对可以摆平!”

“我就不信,怎么着?”

“不信?不信我就咬你!”说完,少女气鼓鼓地咧嘴咬向瑞卡瓦的脖子。

瑞卡瓦随手把她的脑袋推回去:“你当你血族啊,还咬我。”

“哼,难道你就打算待在这等死吗?”

“额,有道理,我应该找朋友帮忙逃走。至于你么,在城外卖了当路费。”

“……我再咬!”

瑞卡瓦再次把少女的脑袋推走。

“疼!”少女呜咽。

“哎……”瑞卡瓦叹了口气,“你胆子真大,被绑架了还敢和我谈笑风生,换成一般女孩早吓得不要不要的了。”

“你手真重!”少女责骂道,“还不给我揉揉!额头都要青了。”

“拒绝。”

“讨厌!”

瑞卡瓦再次走出房屋。这次,他看到石阶的末端,火把密密麻麻地聚在一起。看来,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所在了。

“呵……”他苦笑一声回屋,径直走到少女面前蹲下,“勇敢的小姑娘,漂亮的小姑娘,有趣的小姑娘。你陪我死在这儿确实太亏了。这样吧……我信你一次,我的朋友名叫海吉,马车街的海吉。”瑞卡瓦用刀割断先前他亲手绑在少女手上的绳子,扶她起来,拉向屋外。

“你你你你有病啊!先前随随便便地抓了我,现在又随随便便把我放了!”

“没错,我有病,欢呼吧少女,你自由了。”

“我也是醉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啊咧?”

忽然停下脚步的瑞卡瓦转身对少女一个熊抱。

“你你你你变态啊!”少女尖叫。

“活了十几年,我还没抱过女孩子呢。”松开手,瑞卡瓦将少女轻轻推出门,“至少在稀里糊涂死前我得试试。”

走到石阶旁,少女转过身,看着瑞卡瓦。

“你倒是快走啊。”瑞卡瓦无奈道。

“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逃亡?拼命?我再想想。”

“……你叫什么名字?”

“无名之辈。你完全可以称我为绑架美少女的恶棍。”

“哦……”少女忽然笑起来,“绑架美少女的恶棍瑞卡瓦。”

“什么?”瑞卡瓦惊得怔住。

没等瑞卡瓦有所行动,少女跳下阶梯,轻快地跑开了。

继续阅读《血国风云》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