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皇上非要我做官》小说免费全文阅读资源!

小说:皇上非要我做官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阿尔

角色:范宛范夫人

简介:一场意外事故结束了范容的一生,再睁眼她发现自己穿越了,还变成了太傅府一个不受待见的小可怜‘庶子’
他是门阀豪族的家主,冷漠腹黑,权倾天下,且看两人如何从针锋相对,到惜惜相随

书评专区

虐渣指导手册:作者好像是天涯情感咨询师。男女主是私家侦探,专门接受婚内出轨案件的委托,帮助原配虐渣男争财产,里面有很多法律常识的科普。同时不失爽点。 这本书一边让我心凉于婚姻的脆弱,还有一旦沾上小三以后那跟坨*一样剪不断理还乱的财产关系,一边又感慨女主的手段太厉害了,硬生生地把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烂关系给剥的分明,像外科手术一样把烂掉的部分踢出去。

某科学的宅电磁炮:某科同人,主角是男人魂穿御坂妹妹10030。男变女是个人毒点,但是本书剧情和文笔还可以,主角化身的御坂妹妹和炮姐的互动剧情很有意思,剧情推演也可以,能够接受男变女的话很值得一看。粮草-

不死: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是看完这篇猎人同人之后才燃起对猎人的兴趣,回过头去追漫画的!猎人同人里面的经典啊!!!在当时看来非常新颖的脑洞(个人认为直到今天还是非常有创意),日系漫画一般的描写,看几遍都能够笑出声,结尾也收得干净利索,值得尝试~

皇上非要我做官

《皇上非要我做官》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8章

萧燃听着范宛的话气笑了,抽回手坐回去,说:“我不揍你。”

范宛虽然疑惑,但是松了一口气。

萧燃没有再说话,范宛当然也不会吭声,两人相安无事的到了皇塾,萧燃率先下了马车,范宛跟着下去。

皇塾前把守的禁军看到萧燃乘马车来,纷纷感到有些惊诧,毕竟平时太子殿下可都是骑马来的,这回没骑马,身边还跟了一个人。

仔细一瞧,禁军更诧异了,那不是范太傅家的孙儿范宛吗?

禁军等人其实已经得知了范宛要给太子做伴读,但是他们都觉得不会成的,毕竟皇上给太子安排伴读,太子很不高兴,觉得像是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几乎是回回都把人打跑,但是这回竟然一起来皇塾了。

太子殿下没有打范小少爷?

他们打量了一圈范宛,然后发现范宛好像真的没有伤,太子殿下好像真的没有打他,这就有点奇怪了。

莫非是因为范太傅?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萧燃带着范宛走了进去,禁卫军不忘行礼,当范旻和人说笑着看到范宛全乎的跟在太子身边走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太子怎么会允许范宛跟着?

范旻一脑门问号,他觉得太子应该会把范宛打的不成人样才对。

看着范宛还和萧燃说话,范旻心里复杂,他觉得自己完了,这要是让他娘知道,肯定打死他。

午时,众学子四散,都该吃饭的去吃饭了,该回府的回府了,该去玩的去玩了,今天也不例外,整天和萧燃玩的几个少爷喊萧燃去校场。

范宛看了看,这几个少年,和第一回遇到太子的时候他身后跟的少年不是一拨人。

这几个少年对待萧燃显然更像是朋友那般,范宛知道他们都是谁,事先也了解过。

现在和萧燃说话的蓝衣少年一个是齐国公家的小公子卫驰明,一个背弓箭的黑衣少年是永昌王世子萧敛,另一个烟青衣少年是丞相的孙子杨群,他们个头看起来和萧燃差不多,几个都是习惯舞刀弄剑的,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所以比旁的少年高大精悍许多,几个人说着去校场骑马的事。

范宛就在萧燃身边站着,努力降低存在感,心里在思考自己的午饭怎么解决。

太子殿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算去吃饭,但是范宛已经饿了。

本来萧燃贵为太子,轻易不能离开东宫,禁军必须一直跟着,但是萧燃是位不同寻常的太子,他才不管那些,旁的王公贵族子弟如何他就如何,出宫一起吃喝玩乐,当然不是没有遇到过刺杀,但是每次都因为刺客还没有萧燃厉害而没有了然后。

卫驰明看到了站在萧燃旁边的范宛,然后问:“太傅孙儿小范少爷?”

听到卫驰明的话,杨群和萧敛也看向范宛。

范宛见他们看向自己,便应了声,说:“几位公子好。”

卫驰明见范宛生得好看,就笑说:“别这么说,你可是太傅的孙子,范家的小少爷,跟我们不用这么说话。”

闻言,范宛就随意了,笑着应了声。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不用这么和他们说话,但是不是怕他们和太子一起揍她么,所以才这么说,也是有意试探一下这几位脾气,至少目前来看,好像是可以君子动口不动手的人。

见范宛笑,萧燃顿时心里不是滋味的微妙起来,这小子看到他就怕的缩着脑袋,对着旁人倒是随便起来了!

他多希望范宛也能随便的和他笑着说话。

萧敛这时说:“太子爷能把你留在身边,可见你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你是太傅的孙子,莫非武功也非常高强?”

范宛对武功一窍不通,她老实说:“我对武功一窍不通。”

杨群就说:“你确实看起来对武功一窍不通。”

说完,看向萧燃。

卫驰明和萧敛也看向萧燃,萧燃一脸霸道不容置喙的模样:“身边缺个拿剑的不行?”

太子说什么当然是什么,有些话不好当着范宛的面说,就岔开了话题:“去校场还是吃饭?”

萧燃说校场。

三人说行。

范宛见此,就说:“殿下,我先去告退了。”

萧燃立时说:“告什么退!去把那几个孙子喊来,还有,说了让你拿剑,你以为老子说着玩的?”

范宛:“··········”

范宛想说自己只是伴读,这个工作应该不包括拿剑,但是看看萧燃的脸,好吧,她惹不起,只好老实问道:“殿下,那几个孙子是谁?我不知道。”

闻言,卫驰明三人看着范宛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这小子有意思啊,卫驰明就说:“那几个孙子说的是王晧、刘文德,孔厚晔他们。”

最近太子爷爱揍的就这几个。

听此,范宛就说:“好。”

应完,范宛就走了。

等范宛走了,卫驰明三人就问萧燃:“你不会是真的看在老太傅的面上才没揍他,留他在身边的吧?”

萧敛和杨群也看向萧燃,萧燃没说话,他总不能说老子看上他了吧,不是怕吓到他们,是怕这几个人渣去吓范宛,而且他自己都还不明不白,心里乱着呢。

见萧燃不说话,卫驰明和萧敛还有杨群却不觉得萧燃是默认了,他们从小和太子一块长大,七岁时太子和他师父游历天下去了,几年后回来他们还是一块玩,虽然太子变化不小,但是这几年的相处,他们还是知道太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轻易不会为了别人而改变自己的意愿什么的,不太可能因为看在太傅的面上就留范宛在身边。

但是这不妨碍他们真的敬重太傅,太傅和一些人不一样,从来不敷衍他们,而是认真的想教他们好,武功还很厉害,不是说太傅不怕他们他们觉得好,而是太傅是真心的想让他们好,在为朝廷着想,不像其他人,只想不得罪他们,他们怎样那些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像在哄小孩子,让人瞧着不顺眼。

卫驰明不解:“太子爷到底为啥把他留下?”

萧燃没说什么,只道:“爷自有用意。”

卫驰明三人面面相觑,但是也不敢再问什么了,显然太子不想说,惹急了太子要揍他们,而他们仨又揍不过太子。

太子爷说自有用意那应该是真的自有用意,不然为什么把范宛留下,他们不觉得会有其他什么隐情。

于是卫驰明就岔开话题说:“太傅算咱们半个师父呢,这范宛这么说还是咱们小师弟了。”

萧敛和杨群笑着点头。

萧燃则一脸霜寒的扫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

范宛去找人,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人,或许那几个人已经去找太子拍马屁了,想着,范宛就又回去了,然后发现没有,就如实的对萧燃说:“殿下,那几个人没在皇塾。”

闻言,萧燃还没有说话,就见一个仆从模样的人来了,那是杨群派去和范宛一样去找人的人,只听他说:“孔厚晔等人因为在读书时夹不堪之画,被太傅发现,罚去面壁抄书了。”

范宛:“······”

不堪之画?是她想的那样吗?

只听萧燃骂了句,就去校场了。

见此,范宛也就老实的跟上去。

到了校场,萧燃和卫驰明还有萧敛和杨群上马,背着箭羽和长弓绕着靶心跑,范宛就远远的看着,然后饥饿的声音传来,范宛叹了口气。

卫驰明三人还在拉弓的时候,萧燃一个人下了马朝范宛走了过来,拿过旁边太监递来的帕子,然后站到了范宛面前,问:“会骑马吗?”

范宛摇头:“不会。”

萧燃也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盯着范宛看了一会儿,就在范宛快受不了的时候,他问:“你知道那不堪之画说的是什么吗?”

范宛听了,认真说:“回殿下,想必是关那勾栏瓦肆之画。”

萧燃:“······”

想必一定不只是关于那勾栏瓦肆之画,可能是更甚的,但是他知道,难道······他看过?

思及此,萧燃不知道心里怎么回事,就又酸又怒的,可范宛是男的知道也正常,但是一想到那些玩意儿入过范宛的眼,太子爷又想暴躁了。

咳嗽了一声,萧燃又问:“你看过?”

范宛点头说:“看过。”

原主当然没有看过,但是范宛前世是看过的,她有一个友人,喜欢收藏古代的东西,庄园里有一个藏室,摆满了古物,其中就有书籍名画,她偶然在书籍堆里见过类似春什么那东西,他们说的应该是一回事吧?

萧燃后悔问了,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殿下,你怎么了?”范宛见萧燃脸色不好,就问了句。

太子为何要问她这?莫非,莫非太子也想看?

想着,范宛打量了一下萧燃,想着要不要问问,最后还是决定不问了,毕竟这事不好明着说,而且祖父才罚了几个人。

萧燃差点爆炸了,没答又问:“你在哪儿看的?谁给你看的?”

他怎么看范宛怎么不像是会看那玩意儿的人,特别是范宛还说得一脸坦荡坦然,肯定有什么人渣想对他不好!要是真的有这么个人,他非得把那个人打死,萧燃认真的这么想着。

继续阅读《皇上非要我做官》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