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命传说》季左丘左丘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星命传说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蝶奕

角色:季左丘左丘

简介:天道主宰众生命运,命道之上乃是浩瀚星空
地精、奇兽、鬼魅
亲情、友情、爱情
身负重任,能否不忘初心
线索抽丝剥茧,真相扑朔迷离
当少年回到属于他的世界,一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书评专区

琅琊榜:没看过小说,电视剧看过十几集,拍得实在一般,和其他国产烂电视剧一个尿性,整个电视剧就是一主旋律的脑残电视剧,对政治一窍不通

仙灵图谱:才把《明夷于飞》弃了,突然想起这本垃圾。前世怀素与女主今生对比完全是云泥之别,前世是斩七情成大乘的丹霄帝君,今生是一只……舔狗。莫名其妙认为男主喜欢自己,接着莫名其妙认为自己喜欢男主,然后莫名其妙的开始舔男主。five男主恢复记忆变得更高贵冷艳,女主恢复记忆也还是舔狗。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舔狗就是怀素也救不了。配偶自杀也跟着自杀这种NC操作——别修仙了,又是靠金手指才能成的five。一对five,一只舔狗,一个被舔者,天作之合。ps.《明夷于飞》是因为:剧情太拖,屁话太多,女主被作者上了降智光环

完本之王:浮士德???不知道为什么钦定主角就算了,还告诉主角你可以抄?这主角也是莫名其妙,扑街死的作者,死了就能跟浮士德谈笑风生,有这心理素质活着会混那么惨?而且在浮士德知道的情况下做文抄公就不觉得羞耻吗?我是理解不了这种有知情人还抄书装逼的设定,羞耻PLAY很有趣吗?

星命传说

《星命传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8章

三足乌平稳的停了下来,当地精缓缓打开车门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季左丘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不断加速。

“小心点!”当季左丘正要踏出历史性的第一步,却被弘毅拦了下来:“看清路!”

三足乌停靠在半空中,脚下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森林。季左丘这才反应过来,触电般的收回了刚踏出去的一只脚。

如果刚刚那一脚踩空,可就真成了蹦极了。

“就停这儿?”季左丘疑惑的看着弘毅,“我们要怎么下去?”

爽朗的笑容再次出现在弘毅的脸上,他拍了拍季左丘的肩膀,“别急啊!”

他打了个指响,瞳孔变色。

脚下的树冠感应到了天命者的和善气息,开始不断的向上送出树叶。伴随着阵阵微风,树叶聚拢又平铺,慢慢形成了一步步台阶,径直伸到了三足乌门前。

一条长长的绿色走廊架在了天空与大地之间。

弘毅老大哥做派的一挥手:“走!”率先迈开步伐。季左丘紧跟着弘毅小心翼翼的踩了上去。

“好像在做梦!”季左丘有些兴奋的说道,“不会掉下去吧?”他的眼睛不敢直视下方,只好用余光瞟着。

“放心!”弘毅停下了脚步,回头安慰着季左丘,“你现在就算在上面乱蹦也没事!”说着,他一步三个台阶,笨拙而大力的旋转跳跃起来。

???你这样真的不会塌吗?

季左丘心惊胆战的跟在大开大合的左慈弘毅身后,哆哆嗦嗦的又走了二十余级台阶,终于安全的到达了地面。

青口市集终于露出了它本身的面目。一颗颗参天大树鳞次栉比的排列着,诺大的树冠将蔚蓝的天空遮盖了起来,只有几缕顽强的阳光穿透了树叶之间的间隙,洋洋洒洒的投射在青石板的路面上。

“这就是青口市集?”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在季左丘的脑海中不断的碰撞。

弘毅的脸上浮出了得意的神色,像介绍自己家一样拍了拍季左丘的肩膀,“没错!这里能买到你想要的一切物品!”

集市里人来人往,身穿各色袍子的人们都斜眼看着这位身着异服的少年,季左丘低下头瞧了瞧自己:“我这种打扮好像不太对!”

长衣长裤的规矩校服在一堆华丽或破旧的长袍群中实在太显眼了,“我们先去换件衣服吧。”他抬头看着弘毅,面对自己父母曾经存在过的新世界,季左丘想要快速的融入。

“你别急啊!”左慈弘毅也看见季左丘脸上的神色,拉着他迅速穿过人群,在错综复杂的树间路上拐来拐去,两人在一颗树前停下了。

弘毅指着一个树洞:“这就是任裁缝的店了!怎么样!”

季左丘不明所以,这么小的树洞怎么会是店铺。

弘毅看着他呆呆愣愣的样子,心中窃笑:“你先进去吧,进去就知道了!”

季左丘被人压着,强行从树洞口塞了进去。他滚过黑黢黢的洞口,迷迷糊糊的有种桃花源记的感觉:“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眼前豁然开朗。

树内别有洞天,一看就是主人精心修饰所致,老树中空,木壁烛火。蜿蜿蜒蜒的楼梯径直伸到了大树顶部,抬头望不到尽头的高大内部,一件件华丽的袍子正漂浮在每个角落。

“喜欢哪件?”

苍老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季左丘闻声望去,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缓慢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任裁缝!”弘毅赶忙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季左丘见他如此,也躬身行礼。

老人微闭着眼睛,仿佛什么也没有在看,可是身侧微微颤抖的双手却暴露了他内心如波涛般汹涌的情绪:“他乡遇故知,人无再少年。我是这家裁缝铺的掌柜,你跟着左慈小子叫我任裁缝吧。”

季左丘直起了身子,看着老人缓缓走到自己面前:“您认识我?”

“你是季宏方的儿子?”

“……我是。”

“错不了。你父亲当初也像你一样,从门口骨碌进来,一下子就选中了我做的袍子。当初我还是个学徒,手艺蹩脚,你父亲是第一个喜欢我作品的人。转眼不知多少年,我已经是个老裁缝了,而你接替你父亲走进店里来。”

季左丘看着老人睁开眼睛,浑浊的眼睛里映着烛火,跳动的火焰飘荡在回忆里,烧出了任裁缝类似追忆的神情。

“不过我看你只是和你父亲长得像,性格可不如你父亲。”怀念的气氛一下子散了,任裁缝又恢复到面无表情。

老人抬手轻轻一招,一件灰黑色的袍子从天而降,“虽然你看上去不是那么中用,但是礼数我还是要做到。就用这件报答你父亲知遇之恩,你收着吧。”

平整的衣面,完美的剪裁以及微微反光的领口都透露出这件衣服的价值。

“宝霖袍?”左慈弘毅目瞪口呆。

季左丘打量着眼前的袍子,一种熟悉的感觉在他脑子里不断放大,让他想要触摸这件衣袍。

他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当指尖触碰到袍子的一霎那,整个店面的烛火都随之闪烁了一下。

任裁缝挑眉:“还行,比看着中用一些。”

原本平整的袍子瞬间裹成了一团,像一个足球般,在空中上下飞舞,好像是在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随后又缓缓展开,如同温润的小猫紧靠在季左丘的手臂上。

季左丘惊喜的感觉到了宝霖袍对他的喜爱,他不停的抚摸着那光滑的缎面,“任裁缝,这袍子多少钱?”

“300刀币!”还没等任裁缝开口,一旁的弘毅接过话来,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袍子上,不曾离开。

“刀币?”季左丘疑惑的看着弘毅,随后从兜里摸出了仅有的20元大钞,“我能换多少?”

弘毅的嘴角咧了咧,耸了耸肩,“这大概能换1刀币。”

“那不是6000大洋了!”季左丘触电般的缩回了手,“有没有便宜的?”

“这袍子可不是说买就能买,”弘毅在一旁解释着,“你刚才已经让它认了主,既然它认了你,就不会再挑其他主人了。”

尴尬与失落在季左丘的心头弥漫开来,他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般垂着头,“分期付款可以吗?我会努力赚钱的!”

“荒唐!”任裁缝转身走上楼梯:“小老儿不想欠人恩情,我说了送你,你穿上便可。”

“这可使不得!”季左丘不停的推脱着,无功不受禄,面对如此大礼,少年连连后退。

“穿着吧!”弘毅在一旁插嘴,“任裁缝向来不喜欢别人推脱,尤其是他认定的事情。更何况宝霖袍可遇不可求!你可别辜负了他的一番美意!”

虽然贫穷,但季左丘的心中还是有着自己的原则,“不行!任裁缝要不你先把袍子留下,等我攒够了钱,我再来取!”

“你和你父亲真是一个脾气!倔!”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众人转头看向门口。身穿雪白袍子的北宫稚缓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群地精,当然还有那只高傲的猫。

“北……宫君……”弘毅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随后标准的90度弯腰鞠躬,将头埋了下去。

“不必觉得良心不安。”北宫稚走到了季左丘的身旁,“你父亲算是有知遇之恩于他,总要给人一个报恩的机会。”

季左丘摇了摇头:“我还是希望我能靠我自己的努力。”

“心性不错。”北宫稚拍了拍季左丘的脑袋,随后一挥手,季左丘只觉得袍子像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扑入他的怀中,反应过来时,袍子已经服服帖帖的穿在身上了。

季左丘扭身打量身上的宝霖袍,一脸惊异。

“倒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北宫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钱我付。任裁缝,这样你觉得如何,送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宝霖袍,已是天大的恩情了。”随着北宫稚的话语,她身后的地精也恭恭敬敬上楼,将300刀币交到了任裁缝手中。

“哼,多管闲事。”任裁缝拎着钱消失在楼梯尽头。

“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季左丘感激的看着北宫稚,“这衣服的钱我一定还你!”

“不用还了,”北宫稚笑了笑,“本来就是你的,我先帮你保管着,成年后就交给你!”

“我的?”一系列问号不停的在季左丘的脑中出现。

进入异世界就送英雄爸妈和暴富小金库,这怎么和小说里的桥段一模一样?

“对了!”北宫稚揽起地上的小猫,从怀里摸出了信封,“这是你的入学信。还有这些是你学期要用的东西,我都给你置办好了。”

几名地精唯唯诺诺的捧着书籍走到了季左丘面前,“我等会叫他们送去书院,你也不必费心去找了。”

面对北宫稚的恩情,季左丘不知道如何报答,只能木楞的点了点头。

“蓝黑瞳孔,小左慈是吧?”北宫稚收起了怜爱的口吻,转头看向了还鞠着躬的弘毅,“左慈一族的振兴之任可就在你肩上扛着,万不要辜负了你家族对你的希望!”

弘毅还是第一次和四圣人这么近距离接触。他战战兢兢的抬起了头,连声应答,“不负北宫君之命。”

“走吧,”北宫稚如同母亲般的看着季左丘,“衣服也置办完了,该去做最要紧的事了!”

“去哪?”

“判命!”意味深长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北宫稚的脸上。

继续阅读《星命传说》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