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以为夫君大人是反派》秦嬷嬷季子安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误以为夫君大人是反派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日出西方

角色:秦嬷嬷季子安

简介:她,被自己的未婚夫害死,意外重生到一个不受宠的二小姐身上
竟还被大夫人算计着嫁给一个病秧子冲喜?
前世的她好歹也是久经沙场的一代女将,又怎么可能任人摆布?
她一边跟原主的奇葩家人斗智斗勇,一边追查自己前世的真相,意想不到的是,她竟误会了她前世的未婚夫
然而今生,注定要与他纠缠不休……

书评专区

时空收割者:啥子玩意兒,我瞅瞅

我和女侠有个约会:近日戴公公的jj又重新长出,可喜可贺,戴公公的文香艳暧昧荤素不忌,放在成人网站里也是极好的,看点也就是这些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前两三百章粮草,后面转毒。主角开始是一个颇具正义感的人,后面突然变成了既没有同情心也没有上进心的人(没有同情心就算了,枭雄必备,可怕的是没有上进心,整个一日式轻小说废物渣子)。主角能赋予他人力量,他人升级,主角高一级。然后主角每天打情骂俏,配角打生打死,后面为了觉醒万花筒,强行写死一个孤儿院小女孩,配角绝望悲痛觉醒的能力,打情骂俏中白嫖的主角来了一句“能力好垃圾”。三点:1.现在开始强行限制实力(四百多章),水字数,原本是配角升级,主角比他们高一级,主角本该拿到永恒万花筒,但是突然变成配角被压制成三勾玉,主角万花筒。懂,才四百章,不好全面开战,继续水。

误以为夫君大人是反派

《误以为夫君大人是反派》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5章

“小姐,你醒了吗?”扣扣,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春花端着洗漱水候在外面,听到里面的声音,误以为她家小姐已经醒了。

“醒了,你们进来吧。”公孙楚粤搽了搽脸上的汗,把手中的帕子塞进枕头底下。

一番梳妆打扮后,公孙楚粤静静的享受着早餐。

“小姐,大夫人派人过来,说带你逛逛府中景色。”夏荷禀报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嗯,等会逛逛吧。”

“小姐,绫罗说以后院中大小事务都归她管,说小姐才回来,好多事还不明白。”在春花挤眉弄眼的暗示下,也没有拦住心直口快的夏荷。

“哦,她是这样说的?”公孙楚粤挑着眉,眼睛瞟了一眼夏荷。

“扑通。”夏荷看着小姐瞬间变脸,立马下跪。

“奴婢不敢骗小姐,说的句句属实。”夏荷保持着倔强,双膝跪地,挺直腰板,不卑不亢。

公孙楚粤弯腰直视她的双眼,注意她的神情变化,过了好一会儿。

“好,从今天起,夏荷就是本小姐身边的大丫鬟,院中一切事物交由夏荷来办,如有人不服,让她来找我。”公孙楚粤豪爽的声音响起,夹杂着难以掩饰的喜悦。她最喜欢这种能说实话的人,相处起来不累。

看着呆愣的夏荷,公孙楚粤忍不住笑了,唔,真是太可爱了。

“作为我的人,那就只能听从我的命令,我对你们没有什么要求,只有一个,忠诚,很好,夏荷做到了。”公孙楚粤满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至于你们,看表现,不要让我失望,机会只有一次。”

“谢小姐,奴才(奴婢)一定忠于小姐。”看着他们稚嫩的小脸上的认真,公孙楚粤有些动容,只是人心亦变,她赌不起。

“哟,二妹这是教训奴才呢,才刚回府,就摆出主子的样子了。”公孙嫣然款款而来。十四五岁的年纪,脸庞略显稚嫩,丹凤眼,柳叶眉,红嘴唇,真是完美的妆容。只是那略带嘲讽的神情,刻薄之极。

公孙嫣然身穿一袭红裙,轻薄通亮,一看就是上好的丝绸布料,裙边周围镶了一圈宝石,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肤如凝脂,白的通亮,阳光照射下更显剔透,五官明艳动人。

纵然见过很多美女的沈丘悦也不得不叹服,这个公孙嫣然真的很漂亮。

公孙楚粤偏向柔弱美,五官精致小巧,惹人怜惜,公孙嫣然则五官大气,面容娇媚,有很强的视觉冲击。

“姐姐早安,姐姐说的哪的话,奴才不听话,我教训教训她们,免得不知道主子是谁。。”公孙楚粤冲她行了个礼。在公孙楚粤的记忆中,这个长姐没少欺负她,轻则恶语讽刺,重则动手。

“妹妹几年没见,学这么伶牙俐齿了,看来乡下果然粗鄙之极,连妹妹这样柔弱的人都变成市侩了呢。”公孙嫣然嫌弃的看着她,不屑的眼神毫不掩饰。

“多谢姐姐夸奖,没有姐姐伶俐。”公孙楚粤笑着回答到,完美接过她的话。

“你……真是不知好歹。”公孙嫣然被她的话气到发抖,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和她说话。

以前公孙楚粤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公孙嫣然一有不顺心对她都是非打即骂,享受着其中的快感,只是现在这个人身体里住着的是沈丘悦,注定公孙楚粤不会乖乖被她欺负的。

“姐姐,我怎么了?”公孙楚粤迷茫的小眼神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只是微眯的大眼睛中闪过狡黠。

“公孙楚粤,你个贱人,我告诉你,,在我面前就不要再装了,父亲最疼的是我,公孙楚粤,你回来只是替家族联姻的,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念头。”公孙嫣然恶狠狠的说到,双眼瞪得如铜铃般大,火苗清晰可见。

“姐姐,我知道我回来是要嫁给二皇子的,我很满意啊,能为父亲做事,我很开心,到是姐姐,你和我也一样哦”公孙楚粤略显俏皮的声音响起。

公孙嫣然听到这句话,平地一声雷,“轰”的一声,炸懵了她。

“你个贱人,你怎么能和我比,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公孙嫣然说完气愤的转身走了,她要急着去求证一件事。

公孙嫣然急匆匆的赶到父亲书房,此时公孙恭刚下朝。

“爹爹,爹爹。”

“毛毛躁躁像什么话,一个女儿家,要端庄贤淑。”公孙恭看着大女儿的举动,气不打一处来。

“爹爹,你会把我的婚姻当做筹码联姻吗?”公孙嫣然紧张的望着公孙恭。

公孙恭看着她,没有及时回答,好大一会儿后。

“怎么会呢,我们嫣然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才好。”

“我就说嘛,爹爹最疼我了。”公孙嫣然激动的搂着公孙恭的胳膊,并没有发现公孙恭眼底一闪而逝的冷漠。

“爹爹,刚刚我看到妹妹在院中惩罚下人,我说了她几句,她不听,还和我顶嘴。”顺杆子往上爬的人说的就是公孙嫣然这种人。

“粤儿刚刚回来,需要在下人面前立威,没事,顺着她心意来吧。”公孙恭内心偏公孙楚粤。

公孙嫣然是在手心中捧大的,受不的一丝委屈,性格骄阳跋扈。而公孙楚粤刚刚回府,在乡下养了那么多年,不可能会对上嫣然的。

“爹爹”公孙嫣然晃着公孙恭的胳膊不停的撒娇。

“好了,别胡闹了,去多学些女红,爹爹还有公务要处理,乖。”公孙恭象征下的拍了拍她的头,表情颇为无奈。

哼,公孙嫣然扭头走了。看着孩子气的公孙嫣然,公孙恭笑了笑,转身离开。

夜幕降临。

此刻公孙府的小院内的角落里,有个黑色人影翻墙而出,身形纤细,骨骼瘦小,女子体型。定睛一看,不是公孙楚粤,还能有谁。

公孙楚粤走到一阴暗角落,脱掉身上的夜行衣,换上装备好的公子哥的服装,便于行动。

公孙楚粤走到拐角时,和迎面而来的人相撞,摔的四仰八叉。

“你没长眼睛啊。”捂着受伤的胳膊,公孙楚粤冲那人大声嚷嚷。

“咦,是你。”男子惊喜的声音传来。

公孙楚粤定了定神,向他望去。“季子安?”公孙楚粤的声音带着迟疑。

“姑娘,是我,你这是?”季子安望着她的打扮,疑惑的问到。

“我有些事情要办,女装不方便,不准透漏出去。”说着公孙楚粤上前勒着他的脖子威胁他。

“放心,放心,我不会说的。”看着和白天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她,季子安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女子身上散发着属于她独特的体香,香气萦绕在鼻前。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脏“砰砰”

的跳个不停。

“姑娘,相逢即有缘,更何况我们还见了两次,你相信我,我不会说的。”公孙楚粤看着他干净的眼神,鬼使神差的放了他。不由得,公孙楚粤心里的声音告诉她,可以相信他,可以相信他。

“嗯,我就信你一次。”公孙楚粤认真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上次匆忙离开,你还没告诉我。”季子安在她身后大声喊道。

“楚粤。”公孙楚粤故意说错名字,毕竟公孙家太有名了。

季子安听着前方传来的声音,暗自呢喃。

“楚粤?”皎皎明月,胡语琵琶,果然是个好名字,他望着远方的身影,眼神迷茫。

公孙楚粤漫步走在街头,毫无头绪。她想打听她的母亲和弟弟怎么样了,可是现在她是公孙楚粤,以前的属下现在还不能用,她还不知道到底是谁陷害了沈家,现在还不能够打草惊蛇。

自古以来青楼和讲书的地方消息最为灵通,只是鱼龙混杂,可信度不是太高。公孙楚粤走进城中最大的讲书楼,独自坐下靠窗的角落。

“唉,你听说最近城中大事了没?”

“什么大事呀?”

“听说闻人先生性格大变,对人冷漠,现在谁都不见。”

“不能,闻人先生一向温润,待人谦和,好多人都很喜欢他的。”一听众激烈的反驳,不可置信。

“那是以前,听说闻人先生的未婚妻死了,而且死的很惨,尸身被野狗咬的满目全非呀,闻人先生受不了这个打击,性格大变。”一人绘声绘色的把事情经过描述出来,吸引了众多听众。每个人七嘴八舌的,越来越激烈。

好大一会,才听到母亲和弟弟的消息。

“而且,沈夫人和沈小公子也没有避免呢,沈家一家军功无数,沈老将军一生为国,没想到最后最后竟不得善终。”另一人惋惜的说到。

“对呀,对呀。”众人符合。

公孙楚粤默默的听着百姓的讨论,没想到,这些百姓竟然还能为沈家说话,沈家也不算冤。

公孙楚粤放下一锭银子悄无声息的走了。一路顺畅,回到公孙府。公孙楚粤脑海里想着听来的消息,她明明记得记得母亲和小弟还尚有一丝气息,是生是死无法定论,但总归让她有个盼头。

司徒衡尤其注重自己的形象,怎么会因为她性格大变,嗤,指不定出什么幺蛾子。这世界已经没有让她相信的爱情了。公孙楚粤整理好思绪,不一会进入梦乡。

在梦里,她梦见了沈夫人,梦见了父母恩爱,小弟调皮的景象,还有穿一身洁白素服的司徒衡耐心教导她武功的场面,温馨无比,沉溺其中。

继续阅读《误以为夫君大人是反派》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