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姝王兰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农门商女:猎户娘子美又甜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浪耳朵

角色:王宝姝王兰

简介:别人重生都是大富大贵的千金小姐、一宫嫔妃,到她这却是凄凄惨惨贫穷狼藉
家徒四壁不说,还亲戚极品遍地……
背后谋划着想打她的脸?没门!
种田、采药、美食、酿造……都搞起来!
她穿越可不是奔着穷死而来的,只有暴富才是人生的终极追求!
还有那个克妻的相公,麻烦你打猎专心点,别老扒拉我!

书评专区

夜天子:【夜天子】4\u002F10披着历史皮的都市言情剧。菊花关明确在转型电视剧本,拍电视剧要省钱,两个人在一个场景你侬我侬一整集什么的最省钱最好了。整部书都在一小块地方打闹,场景少人物少,对(废)话超多,特效全省。合格的注水电视剧,然而作为历史只能不及格,看一小半就开始加速跳看。从回明之后对关关的言情小说评价是一路下降,电视剧转型可能比其他作者可能更快成功,但是快去女频吧别在历史混了。 【2018.8补充】哎呦我操还真改成电视剧了

锻仙:终于被毒翻,书荒再饿也实在扛不住了:1、作者性取向有问题:猪脚一开始就是伪娘,男扮女装去杀人;后来遇到个霞公主,互相交换了定情信物:霞公主喜欢女扮男装,说她其实是长了男人的东西的“龙阳之体”。2、取名字真的很破坏代入感:男主开始给自己取名紫依,然后到了魔界遇到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叫紫依,他第一个师傅叫紫依;异族人一个三兄弟叫卡门、卡其、卡徒;怎么不干脆叫卡巴斯基?类似很多。3、起鸡皮疙瘩的卖萌:猪脚是30来岁的金丹,对两个394岁的元婴女修说:在我心里你们就是未成年的小姑娘;都叫我哥哥。4、一半多其他人修为再高的前辈、同学都是奴才:和猪脚说几句话后,就叫猪脚少爷、主人了。

我是一个原始人:不错,最烦看到穿原始时代还要加玄幻元素的,往上古穿最大的爽点不就是上帝视角攀科技树吗?这本就没有,除了普及那些乡村科技的时候有些累赘,节奏也很慢,看起来还是挺有趣味的

农门商女:猎户娘子美又甜

《农门商女:猎户娘子美又甜》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2章

两个娃娃吓呆了,动也不敢动的站在原地。

王宝姝上前,一把拽住小山的衣服,不由分说便将缝缝补补的破棉袄扒了下来。

“不要打我哥哥,不要打!”小水哭着跪倒在地上,“我再也不乱说话了,不要拿走哥哥的衣服,他会冻死的。”

小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认命似的闭上眼睛,似乎已经知道自己躲不掉一顿毒打。

“衣服都脏成什么样了,还穿在身上也不洗洗!”王宝姝被两人气笑了,“今天虽说冷,但阳光好,我给你们把衣服洗了,你们在屋里趁着暖和喝面汤。”

“啊?”小水止住了眼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王宝姝,“那汤是给我们喝的吗?你不打我们?”

“喝完了记得刷碗。”王宝姝攥着两人的棉袄出了门。

外面冷风凛冽的刮在面颊上,她手上攥着单薄破旧的棉袄,一颗心好似掉到了冰窟窿里似得。

她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但孩子是无辜的。

王氏一家欺人太甚,小山小水的衣服都被他们挑选拿走,再送回来时,美其名曰是帮忙缝补,可实际上呢!

她将那两件破棉袄扔到水中,果真浮在上面,半天都落不下去,里面填的根本不是棉花而是柳絮!

王宝姝牙齿不停的打颤,倒不是寒冷而是被气的。

这原主奸懒馋滑,陆青行就好像个木头,要不是自己误打误撞的穿越过来,两个孩子估计要被两人给养死了!

她气的不行,却还是将衣服洗干净,冰冷的水冻得手指发麻,可这种难得的刺痛感,却让王宝姝感受到了活着的滋味。

这一世,她身体健康有手有脚,绝对不能再虚度人生,在病床上葬送自己的大好青春。

屋内的小山和小水喝了一碗面汤,留了一碗给王宝姝,不是因为孝顺,而是被打怕了,两人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王宝姝从门外进来,看着桌上还剩一碗面汤,也不含糊,咕嘟咕嘟就喝了,随后坐在炉火旁烤火,面色凝重,也不知在想什么。

“我们……不能再多给一倍的银钱了,”小水鼓起勇气,上前拽了拽她的衣角,随后慌忙退到一旁,畏惧道,“求求您了,哥哥的腿还用钱呢,爹爹也是为了凑钱,才会冒雪进山的。”

小山的心瞬间揪起来,赶忙拽过小丫头,“我一会儿就出去捡木炭,连夜拿去镇上卖,如果捡的多,说不定……”

三十个木炭一个铜板,他最多能捡一百个木炭,才三四个铜板,根本凑不到钱。

王宝姝的目光在两个孩子身上扫了一眼,最后落在了小山的身上,“你爹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也不知道,王大姑明日定然会带人来闹着要钱。咱家的情况她知道,根本没钱,她要么是看上了咱家的房子,要么就是看上了小水。”

“什么!?”小山紧紧攥着妹妹的手,“小水那么小也不能干活,只会张嘴吃粮食,她要小水做什么?”

“我听闻镇上的李员外要给傻儿子找童养媳,”王宝姝嘴角微微上扬,胖嘟嘟的脸和微眯的眼睛,露着一股说不出的狡黠,“给十两银子。”

卖孩子,确实是挣钱的好法子,少了张嘴吃饭,也是好事儿。

小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我会给您赚钱,小水吃的很少,开春了我和爹爹一起去打猎,我的腿也不用治,求您别把小水卖了!”

小水颓然的抱着哥哥的胳膊,边哭边道:“怪不得今日给我喝了面汤,原来是趁着爹爹不在要把我卖了,我不走,我哪也不去。”

“别嚎了!你们那死鬼爹说不定已经死在山上了,不然怎么还不回来!”王宝姝摸了摸下巴,求人不如求己,想要摆脱王家那群吸血鬼,那就要一劳永逸,“我有个法子,不仅能保住小水,还能让王大姑把之前拿我们的都还回来!”

两个小家伙抱在一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心想着这是不是她的诡计?不然今日从醒了开始,怎么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对他们两人,也太好了一些。

“什么法子?”小水年龄小,一听不把自己卖了,哪怕当牛做驴都乐意。

王宝姝走到墙边,拿起一旁经常打人的荆条,在两名孩子惊恐的目光中抬起了手。

……

中午的太阳暖洋洋的,似乎风也小了一些。

厚厚的雪铺在地上,脚踩上去咯吱咯吱响,一群天真的孩童在村头嬉戏打闹,天真无忧。

“救命啊!别打了!哎呀~”

男孩惨痛的叫声和女人的叫骂声从远处传来。

好奇的孩童们爬上树,随后对村内人大声叫嚷起来,“哎呀!是小山在被王宝姝打!衣服都打烂了!”

“什么!这王宝姝太过分了!”

“快去叫村长来,这几日陆青行不在家,两个孩子肯定又被打惨了!”

“哪怕不是亲生的,也不能这么打啊!让村长来主持公道,好好惩罚这个毒妇!”

小山的腿有伤跑不快,好在王宝姝胖,也追得不是很紧,等两人跑到村口的时候,村长已经带了一大帮子人站在那里,面色沉重对她咬牙切齿。

“王宝姝!大白天的你发什么疯?”

小山跌倒在雪堆里,可怜兮兮的拽着冰冷的衣服,身上皮开肉绽似得泛着红痕,带着水的棉袄都被打的开了花。

王大姑站在人群中,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村长,这孩子太不听话了,您也知道陆家是什么情况,穷得都要揭不开锅,他爹还在山上不知死活,他居然敢把衣服弄坏了!”王宝姝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表情,手上还握着打人的荆条。

“孩子调皮,已经知道错了,你还这么打他,你的良心是让狗吃了吗?!”村内的妇人们顿时一言一语的埋怨起她。

王大姑也赶忙插嘴进来,“你要是不会养孩子,不如就把小水给我养,省得让你给养死了。”

“大姑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这两个孩子淘气,你看看,你刚送来的棉袄,就让他们给穿坏了,这白花花的好棉花都随风飞起来了!”王宝姝一边说着,一边从棉袄里拽出‘棉花’给众人看。

村长紧紧皱起眉头,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厉声呵斥,“混账东西!这是谁给的棉花!这根本就不是棉花!”

继续阅读《农门商女:猎户娘子美又甜》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