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咏火

>

咏火

蔽火的飞蛾著

本文标签:

奇幻玄幻小说《咏火》,由网络作家“蔽火的飞蛾”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天辰天冥川玄,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毕竟没有比这个模型更加细致入微的地图了,只要拿到了这个模型的全部数据,就等于掌握了这座城市各地的路线以及设施分布情况,如果这种情报流露到外界是很危险的。所以展会上放出来的成品其实是阉割过的,主干道周围的建筑被替换成了各式各样的商铺,路线除开主干道也只剩下极少数地下岔道以及环城高速轨道的图像,而其完整...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林天辰天冥川玄   更新: 2022-12-10 04:52: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蔽火的飞蛾"的《咏火》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林天辰的突然登场,并没有激起剑拔弩张的氛围,他并没有多理面前的唐歌,而是回头在地上随便找了根小木棍戳着倒在地上的林煌星林天辰一边戳一边嘲笑着:"诶呀,还真是被打的破破烂烂的书呆子迟早被书读死,我早跟你说过你脑子里记那么多死知识一点用处都没有的""要你管,咳咳,每天都不按时起床的人就别学人家说教了"林煌星翻过身来,嫌弃地说道林天辰根本没在听,拿起终端机疯狂拍照,记录这难得一见的画面"真棒...

第4章 初次接触

整个模型是由四千万块大小不一的零件拼凑而成的巨型立体模型,这些数量庞大的零件由数十余人花费了两年多来进行测绘、3D打印、组装以及修缮,其毫不吝啬地为人们展示着这座城市最完整的样子。

构成城市基石的各个主干道、僻壤的小路、高耸的摩天大楼、交错环绕的空中立交以及犹如蚁穴的地下都市都栩栩如生,其难度以及完成度完全足以让它成为这个展会的焦点。

因为其本体的占地面积非常巨大,单论高度就有两米,长宽更是足足有四十多米的大小,这庞大的体型注定了它参展只能使用立体投影。

但就是因为它现在变成了可以任意拨动转向的数据体,这个东西的价值才真正的体现出来。

毕竟没有比这个模型更加细致入微的地图了,只要拿到了这个模型的全部数据,就等于掌握了这座城市各地的路线以及设施分布情况,如果这种情报流露到外界是很危险的。

所以展会上放出来的成品其实是阉割过的,主干道周围的建筑被替换成了各式各样的商铺,路线除开主干道也只剩下极少数地下岔道以及环城高速轨道的图像,而其完整的数据,则保存在安全局的秘密内网之中。

但就是这样被阉割过的模型,依旧会成为这群歹徒的目标,只有路线的信息他们也做不了任何的事情,毕竟这些东西在旅行指南上的地图就已经标识的一清二楚了。

越来越搞不懂了,信息差实在是太过巨大,为什么他们会为了一张半残的城市立体图而发动一场恐怖袭击,以及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连接到23层的VR游戏厅。

林煌星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但始终在部分地方卡壳,信息不对等。虽然一时半会想不明白,但他不能干愣在这里想问题。

他继续悄悄地摸到了紧急通道,慢慢地来到第23层。

林煌星没有走进安全通道之后再侦查,而是直接将耳朵附在墙上,监听着室内的动静,没有打斗的声音,说明自家老哥还没有来,八成是因为不知道楼层的原因跑错地方了。但是走廊也没有任何的脚步声,只有游戏厅里面喧闹的声响。

「居然还不留人看守,难道真的只是一群无谋的莽夫吗?还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呢?」林煌星心中吐槽着,要是前者的话他就不至于这么谨慎地处理,直接冲进去就莽完了。但如果是后者的话,他现在极有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只要不是个后天开拓者都好说,上天保佑,别整来这么一尊大神啊。」

心中乱想让林煌星的心率有些紊乱,本来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抢劫袭击事件,但到了现场却发现问题好像有那么点大。

开拓者也分为自然觉醒的先天开拓者和经过适应者训练过渡的后天开拓者,前者的上下限极高,觉醒的越早,其能力就越离谱。这个觉醒时间段以16岁为一个中线,在这个中线的前后一年觉醒都是正常数值,但是超过这个线两年之后觉醒就是一个很糟糕的信号了,成年后才觉醒的,其能力会直接触及一个非常低的下限。

为了预防这种情况,负责东大陆的玄黄以及负责西大陆的赫尔才联合在所属区域各个城市中都创办了道馆,当地的孩子会在十五岁的时候进行一场基因检测,检测出有成为开拓者的适应性的话,就会邀请你参与全方面的训练,后天性的去诱发你主动觉醒。

所以先天开拓者一般情况下不会特别可怕,天骄只属于少数人,那些天骄也不会屑于参加这种苟且的勾当。

但后天开拓者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稳定觉醒的,虽然能力的开发程度不会太高,但他们的身体数据会远远高出常人,个个都是徒手接子弹的狠人,虽然是仅限单发,但那反应速度以及身体能力以及不是他一个适应者能抗衡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林煌星通过了安全走廊,悄咪咪地摸进了23层游戏厅的内部。

在那块被炸开的地板旁边,他终于看到了几个人影,其中一个进入了与22层电缆相接的VR虚拟机中,现在恐怕正在VR里面摆弄着那个模型,他的身旁还站着两个同伙正在使用一个平板调节着机器的参数。

“挽枫,你要是找不到的话就出来,我进去找,你这都找了十几分钟了,太长时间做这种事很容易消磨掉你的耐心,大家换着来反而更加效率。虚拟仓外的中年人敲了敲仓门,示意里面的同伴换人。

仓门开启,里面的年轻人揉着太阳穴跳了出来,郁闷地说道:“这也太难了,光是这个大小就让人头疼,更别说找到入口了。

那名中年人等少年出来之后,不急不忙地坐了进去,一边坐里面翻看着手中平板的数据,一边问着少年:“你之前找的是哪片城区?

少年不假思索地说道:“东部城区,因为道馆在那边,我在想如果是为了安全和效率的话,肯定把入口安设在距离摆渡人最近的地方,不过看来应该是我想错了。

“或许他们就是用了这种心理,我也去找找其他地方。不论如何,我们都要抓住这个机会,错过这一次就很难再有机会接近她了。中年人皱着眉头看了眼手表,随后关上了仓门。

不远处的林煌星平静了下来,起码目前看到的三个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不过他们的对话内容却值得深思,入口?摆渡人?这就是他不知道的信息,也是最关键的内容。

但这时候一双大手却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全身的汗毛都感觉竖了起来。

“少年,好奇是好事,但是你现在还无法抵抗适应者的本能,过分的好奇会害死你的。背后的声音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敌意,感觉就只是在单纯地提醒着他。

林煌星缓缓回头,看着身后的这位看起来快四十岁的大叔,他的呼吸急速加快,汗衫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怎么还有一个人的?而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到了自己背后?

而且最糟糕的,这居然还是个中年人。

毕竟现在可没有拳怕少壮这一说法了,开拓者体内的细胞各个都有着堪比癌细胞的活力,但唯独外貌依然会老化,所以他们可能看着年长,但身体能力只会越来越强。

这就是越年长的开拓者就约等于越强的理由。

光是十几年的能力磨合经验和持续增长的技术运用就不是普通人能弥补的了的。

中年人收回了手,双手下压示意林煌星冷静,淡淡说道:“孩子,深呼吸,保持冷静。相信你也感觉得出来,我们对你并没有敌意,不然刚刚你就已经死了。

他说的是实话,这一点林煌星无言以对。

一旁刚出来的年轻人挽枫听到这边的声音,撇过头看了一眼,惊讶道:“居然真有人上来了,那个老头子预言还蛮准的。唐歌老师,他就是那个开拓者吗?

“并不是,只是个被本能引导过来的适应者而已,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能进来,但问题不大。被称为唐歌的男子摇了摇头,很平淡地说着,仿佛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了。“我在这里陪他玩玩,挽枫你看好老肖,他的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这次也算是拼命了。

“好嘞。挽枫很听话地走了回去,继续在平板上翻看着模型。

这一番行动下来,林煌星确实没有感受到敌意,不过看他们没有抓任何人质,而且这一层空气中也没有血腥味就知道,他们并没有杀人就可以看出,这群人的行动起码是有个原则的。

这个原则其一就是:不牵扯无辜群众。

但林煌星可不属于无辜群众,所以他并不能放松警惕,有时候没有敌意只是因为对方完全不把你视作平等的敌人。

“接下来,这边就只剩我们两个了,要不和气点聊聊?这么硬僵着对你来说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吧?。唐歌看着眼前那浑身炸毛的林煌星,用平和的语气说着。

不过林煌星并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依旧对他敌意满满。

“看来不是很容易交流的类型啊,不过气势不错,我还以为现在的小朋友的锐气早早的就被磨平了。不过既然你不想语言交流的话,那就肢体交流吧,正好也让我看看她的学生水平如何。语毕,他直接抬脚向着林煌星的头踢出一记鞭腿。

听到后半句的时候,林煌星瞬间将神经紧绷,这迎面而来的一脚几乎是靠条件反射去格挡的。

但是两者之间相差的力度,又怎么可能轻易弥补回来呢?

林煌星的身躯宛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出,直直地撞击在十米外的柜台上,但那木制的柜台怎么可能承受的住这种力度,仅仅在撞击的一瞬间就变的支离破碎,柜台之中存放着硬币的袋子也被尖刺划破,银白如雪的硬币也由此散落一地。

林煌星赶忙拨开压在身上的碎木板,抓起柜中仍有一半硬币的袋子直接向唐歌抛去。

看到迎面而来的硬币袋,唐歌并没有去接,也没有去打散它,而是侧身向右闪身,左手成掌向前方拍去,手掌从袋子下方掠过,掌中留下了几枚正在下落的硬币,随即精准的印在了试图遮蔽视野近身的林煌星的胸口。

而林煌星举起的右拳还未能挥出,便又再一次被重击。那股巨力再次让林煌星略微滞空,落地之后甚至还没有恢复平衡,他的右手腕就再次被唐歌的左手反手抓住,向后踉跄的林煌星再一次被拉了过去。

反观唐歌始终保持着游刃有余的微笑,他的左脚牢牢扎在地板上纹丝不动,身体向后微倾,同时右脚画圆,钩到了林煌星的腿后,右臂由身前向左侧弯曲上膛。

唐歌左手放开林煌星的手腕,紧接着全身就像是弹簧一般瞬间发力,右臂与其全身便是那颗被压入枪膛的子弹,顺势而出,一记结结实实的铁山靠直接将林煌星撞飞。

林煌星跌坐在地板上反复而又急促地呼吸着,但一时半会却根本缓不过劲,一直处在呼气多吸气少的尴尬场面。

“基础能力训练的不错,但是经验太少,导致你掌握的技巧都没办法熟练套用,有武器但无法挥出,那和赤手空拳有什么区别呢?唐歌打完这一套动作并没有追击,只是站在那看着躺着的林煌星。

林煌星看着天花板喘着粗气,颤巍巍地站起来。这一记铁山靠直直命中他的右半胸口,致使他的呼吸节奏被完全打乱,甚至还会时不时地剧烈咳嗽。

完全看穿障眼法的欺骗,并毫不顾忌的贴身一套重击,这种战斗意识你要说他不是个后天开拓者谁会相信,林煌星从来没有感受过自己原来竟如此的不堪一击,更何况眼前的这个人连他觉醒的能力都从来没有用过。

简直是个怪物。

但是……

林煌星猛的深吸一口气并憋住,强行压住肺部的剧痛,再一次看似无谋地冲了上去。

唐歌看到这一幕,表情稍微认真了起来,再一次右脚鞭腿甩出,一往无前的气势仿佛要碾碎面前的这个少年。

不过这次可不一样了,林煌星左脚点地轻跳,让自己微微离地,右腿由后半向右回转。全身迎着这一记鞭腿踢主动向右倾斜,借势将这一脚对自己的威力略微降低,并借此力加速回转,腾空的左腿借助这记鞭腿以及自己右腿带动全身的力道,向着唐歌的头部划出一道完美的转身回旋踢。

但他面前的男人,有着他不可能有的十余年的战斗经验。

唐歌在鞭腿被巧妙化解并让对方成功借力后,便直接举起了右臂斜向上护住自己的头部。与此同时,原先踢出的右腿也立刻卸力,忽的上抬猛地踏下,全身向前呈弓步,左手在腰间握拳。

由于身体向前,林煌星实际打击点又由小腿转变成了膝盖,所以他借此方式少承受了起码一半的力量。右臂牢牢架住林煌星的左腿后,全身向右上抬起,左拳再次向着林煌星的胸口挥出一记上勾拳。

这个画面出现在林煌星的眼中,他并没有惊讶,而是连忙用双臂护住胸口。

这次的林煌星并没有笔直地倒飞出去,而是斜向上撞击到了天花板,并将其撞出了个裂痕。

“这次的反应倒是还可以,不过你需要想到的不应该只是当下的这一招,更要想到接下来的各类情况,而只有将你所学习的技巧都融入全身,你才可以被称作掌握了他们。唐歌面带微笑地表扬着前方被撞得七荤八素的少年。

“用着开拓者的身体能力来欺负我这个适应者,也真亏你说得出来。

“这话说的也没错,我确实也有点胜之不武。对适应者而言,后天开拓者的基础能力就像是怪物一般,即使我只是个E级,那也有着不小的差距。但是,你要是想去玄黄的话,你会看到更多的怪物,就像我和你的差距一样,他们甚至是我无法仰望的存在。

“那就等我以后有机会去见识的时候再说了,现在让我一个人和这么一个怪物打实在有点牵强,所以……林煌星刚刚撞坏的天花板瞬间破裂,无数平滑的切口说明了它经受了什么,这个才是林煌星的目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这个开拓者的对手,所以需要交换选手了。

“怪物,就要交给怪物来解决。

“英雄参上!林天辰带着自信的笑脸从天而降,周围则是被砍得七零八落的天花板。而身为适应者却能够以单纯的身体能力抗衡开拓者的他,其存在本身也是一个怪物。

《咏火》资讯列表: